第一一零九章 拼了!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2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喝了赵王殿下的凉茶,熊将军心中咯噔一声,暗道:‘这是什么意思?嫌我来迟了不成?’

看到熊将军的异常,赵王眉头微皱,旋即舒展开来:“熊将军来见本王,所为何事?”

熊将军忙压下心头的慌乱,满脸小心道:“王爷,末将是来求救的。 ”

“求救,莫非将军也被东厂盯上了?”赵王玩味的看着熊将军。

“哎,俺在金吾左卫多年,常在宫门把守,难免和守门太监称兄道弟,年节里也有些馈赠。”熊将军苦着脸道:“可这都是正常的人情往来,俺从来没有和他们勾结的念头,也没干过不法的事儿,可那帮阉竖却胡乱攀咬,非说俺和他们是一伙的。”说着满脸掩不住的惶恐道:“这两天,东厂里的熟人透出风来,说上头已经准备拿俺去诏狱讯问了!王爷,救救俺吧,俺是冤枉的!”

“熊将军真没有问题的话,我想东厂也只是例行公事了,和他们说清楚了就是,不必太在意。”赵王不慌不忙的淡淡道。

“王爷,那是个说理的地方吗?”熊将军苦着脸道:“王爷,俺求求你了,帮俺这一次吧!”

“唔……”赵王一脸为难道:“熊将军太瞧得起小王了,东厂办案,素来惟上是从,本王就算担着藩王干政的骂名替你说话,恐怕也不好使啊。”

“王爷……”熊将军看似憨厚鲁莽,实则精细非常,哪里不知道赵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扑通一下跪在他的面前,一把鼻涕一把泪道:“只要王爷能救俺这一把,末将日后便为王爷的马首是瞻,火里来雨里去,眉头不带皱一下的!”

“哎!”赵王满脸无奈道:“熊将军呐,你这不是让本王为难吗?见死不救也不是,越权干政也不是……”

“王爷,末将不才,在上直卫中尚有一票兄弟,愿为王爷说和,让他们一同效忠王爷!”熊将军知道,不拿出点干货来,赵王是不肯松口的。

“你把本王当什么人了?我是那种野心勃勃之辈吗?”赵王假假的说一句,然后好似下了多大决心似的道:“好吧,我尽力替你说和,成不成不敢保证。”

“多谢王爷!多谢王爷!”熊将军赶忙磕头如捣蒜。

“起来吧,回去耐心等着,成不成本王都会让这位公子给你个信儿。”赵王微微歪头,让韦无缺进入熊将军的视线。

“俺静候佳音,静候佳音。”熊将军知道,自己不用再担心东厂了。不过等那赵王身后之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时,肯定会有天大的烦心事等着自己。

管不了那么多了,只能先顾眼前!

待熊将军千恩万谢退下,赵王冷冷瞥一眼那满脸心虚的小太监,淡淡道:“把他拖出去,乱棍打死。”

“啊!王爷饶命……”小太监早知道赵王从熊将军的异样中,明白了自己的小把戏。但仗着素来受宠,也没有太担心,以为顶多挨顿斥责罢了,谁知竟要被处死?!赶忙尖叫着跪地,哭喊着向赵王求饶。

赵王却毫无反应,任由侍卫将小太监拖出去杖毙。

待花厅的惨叫声戛然而止,赵王才冷声道:“但凡有恃宠懈怠者,以此为例!”

花厅内外的宫人无不心惊胆寒。

“下一个。”韦无缺淡淡说道。

西苑,内阁值房中一片愁云惨淡。

尽管宫里宫外的混乱,暂且没有波及到内阁之中,三位大学士还是被局势压得喘不过气。

“哎!”金幼孜满脸苦闷道:“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留着王贵妃,总比现在他们只手遮天,肆无忌惮的党同伐异强!”

二位杨学士虽然没有叹气,但满脸的苦涩透露出他们此刻的无奈和绝望……

当初三位大学士通过谋杀来阻止王贵妃称后时,便预料到很可能会导致赵赢兔死狐悲,和赵王合流。但一来,当时的形势下,迫不得已,只能如此,否则任由王贵妃当了皇后,太子将全面被动,后果十分严重。二来,三人也没想到,赵王居然如此凶狠,先利用噩耗使皇帝再度中风,陷入昏迷。再让东厂掀起大狱,编制一张恐怖的大网,笼罩住京城,使文武百官人人自危,不投靠赵王就要被投入诏狱,十死无生!

“如今京城已经尽在赵王掌握,咱们手里没有兵权,徒呼奈何?”杨荣苦着脸道:“等赵王布置完毕,恐怕再也没人能阻止他了!”

杨士奇阴着脸,手指无意识在桌案上轻轻磕动,似乎在盘算着什么。

“不能坐以待毙!”金幼孜猛地站起身来,沉声道:“我要再去寝宫一趟!”

“没用的,皇上昏迷不醒,你去有什么用?”杨荣摇头叹气,他终于感受到,手无兵权的文官,在这种乱局中是何等的无足轻重。

“要去!趁着赵王和赵赢都不在宫里,搏一线生机出来!”杨士奇却突然抬起头来,扶着桌案站起身,“我跟你一同去。”

“你们去干什么?”杨荣不解的看着杨士奇。

“就算皇上没醒,还有郑和呢!”杨士奇道:“我不信堂堂三宝太监,能对眼下的局面视若无睹!”

说完,杨士奇便和金幼孜联袂出门而去,杨荣跺了跺脚,跟了上去。

三位大学士来到寝宫门口,不出意外侍卫把他们拦下。杨士奇冷声道:“让开,本官有紧急军情需面奏皇上!”

“不行,上头有旨,任何人不得入寝宫一步!”侍卫板着脸。

“你奉的是谁的旨意?”金幼孜厉声喝道。

“这……是赵王的。”侍卫有些心虚,退缩道。

“赵王殿下在宫中担任何等职务,可以对尔等下旨?!”杨荣虽然不赞成两人蛮干,但真到了行动上,依然和他们站在一起。

“这……”侍卫一时语塞,赵王在宫里根本没有任何职务,只因为他是皇帝唯一在身边的儿子。但显然,这一条没法拿出来当理由用。

“三位大学士何苦难为一个小侍卫?”杨太监听到动静,从里头出来,皮笑肉不笑的站在三人面前。

“杨公公,我等有紧急军情,需要面陈皇上!”杨士奇沉声道:“按照大明律法,阻拦者以谋反乱!”

“这个……”没有赵王在宫中撑腰,杨太监终究底气不足,还没胆量直接撵人,只好换上一副无奈的表情道:“不是咱家有意阻拦,实在是皇上……还没醒呢,你们进去也白搭。”

“自那日朝会后,我等已经近两月没见过皇上!”金幼孜沉声道:“怎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?”

“不信你们进去看看就得了!”杨太监跺脚让开,反正皇帝跟死人一样躺在床上,看两眼也少不了什么,还能省他不少口舌。

“早该如此!”杨士奇立即迈步进入寝宫,杨太监果然让开了去路,二位大学士赶忙跟着进去。

进去内殿,三位大学士便看到骨瘦如柴的皇帝一动不动躺在龙床上,面色灰败、气若游丝!

三人眼泪夺眶而出,踉踉跄跄疾走几步,噗通跪在龙床前,痛哭失声道:“皇上啊皇上……”

然而任他们如何呼唤,朱棣都毫无反应,杨太监跟进来,皮笑肉不笑道:“咱家说什么来着?三位大学士请出去吧。”

杨士奇却不理会杨太监,直起身子,将手中的军报放在皇帝的桌上,看了看立在皇帝床侧的郑和道:“郑公公,请借一步说话。”

郑和迟疑一下,点了点头,这些日子他一直沉默不语,声音都变得有些笨拙道:“学士请讲。”

“请屏退无关人等。”杨士奇站起身来,淡淡说道。

“杨学士,你想干什么?!”杨太监这才意识到,杨士奇很可能是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他的真实目标根本就是郑和!

“杨公公,请你出去一下。”郑和出奇的配合杨士奇。

“这……”杨太监傻眼了,不听命吧,郑和乃********,自己的顶头上司。听命吧,赵王又下了死命令……

“出去!”郑和低喝一声,见他要发作,杨太监只好低下头,灰溜溜出去,心中自我安慰道:‘王爷只让俺自己看好皇帝,可没嘱咐连郑和一并看好啊……’

待杨太监出去,郑和看看三位大学士道:“你们有什么事?”

“公公不是明知故问吗?”杨士奇沉声道:“您一直守在皇上身边,难道不知道皇上已经被彻底篡权了吗?!”

“哎……”郑和沧桑的脸上,升起浓浓的忧虑之色,点点头,叹气道:“咱家也知道,有人借着皇上病重,在那里搅风搅雨,可咱家必须寸步不离皇上身边,也没能力管得了许多。”

“不!”杨士奇低声道:“为今只有公公能救江山于倒悬!”

“咱家能做什么?”郑和皱眉道:“若是不法的勾当,咱家是不会掺合的。”他虽然一直在皇帝身边,但也隐约能猜到,王贵妃的死和******有关系……而眼前这三位大学士,正是隐蔽的******。

“绝对是有利于社稷!”杨士奇沉声道:“本官回去后,会立刻拟旨,召太子和太孙殿下回京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