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零七章 局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1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王贤和三位大学士都很清楚,杀了王贵妃,并不会扭转局势,反而很可能会让赵赢向赵王靠拢,还有可能会引来皇帝的雷霆震怒,大大削弱太子一方本就羸弱的实力。

但他们都不在乎,王贤需要用这件事,把三位大学士拖下水,拿住他们的把柄,让他们日后不敢跟自己撕破脸,便于讨价还价。

三位大学士需要的,是为太子立下奇功,日后才能得到想要的权位。至于这样做引发的后果,他们自问做的隐蔽干净,不会被怀疑到自己,这样就足够了……至于其他,本就不是他们能阻止的,自然也没必要顾及。

“大人,如果赵赢真的如您所言,成了赵王的人,咱们会不会有危险?”戴华小声问道。

“以朱老三的性格,最快也得等他们发动之前,咱们才会有危险。”王贤拍拍手上的土,笑道:“如果是朱老二,咱们现在估计就要人头落地了。”

“当然,要是把赵王换成汉王,大人也不会自投罗网。”戴华笑着送上一句马屁。

“那是当然。看人下菜是最基本的。”王贤坦然受之道:“赵老三多谋寡断,最适合躲在后头阴人,却非要学人家站上前台,干自己最不擅长的事,我才敢如此兵行险招……”

王贤当初进京,实属无奈之举。他看似手握大半个山东,好像有拥兵自重的本钱,但仔细一分析,就会发现他其实弱的可怜……非但官府的军队是柳升的,连白莲教的军队也不属于他,他真正的班底不过从锦衣卫体系中脱离出来的三千人不到而已。

当然,如果他放弃官员的身份,加入白莲教,刘俊的四万兵马很可能会归属于他。但一旦如此,柳升和魏源、储延那些人就一定会和他划清界限。不是眼下这种表面功夫,而是真正的划清界限。因为这些高官显贵不过是担心被皇帝清算,才选择与他合作,实际并没有背叛朝廷的意图。

而且在士绅士大夫阶层心中,白莲教终究是邪教,?时利用可以,要真是和他们沆瀣一气,必定会被士大夫集团抛弃。王贤还从未见过,有不靠着地主士大夫造反成功的先例呢。

至于朵颜三卫那些蒙古人,更不过只是各取所需的互相利用而已,一旦事毕,大家便老死不相往来。甚至朝廷如果下决心调他们入关平叛,蒙古人一定会很乐意把山东踏平……

倒是宝音的博尔济吉特部更值得信赖,但王贤岂能将他们拖入战火?何况河套那边,也不是宝音一个人就能说了算……

所以细细算来,当时王贤看似奥援无数,烈火烹油,但其实根基十分浅薄,根本不具备与朝廷抗衡的本钱和可能。

这根本就是一盘死棋,王贤只能孤身进京,试图死中求活。所幸,他在葫芦谷之后,有充足的时间思索未来,已经及早的预见到这一局面,并提前许久布下棋子,让胡道士给皇帝炼丹,这才有扭转乾坤的一线机会。

之后王贤一面制造自己束手就擒的假象,一面暗中精心布置,虚张声势,让八方噩耗一齐传递到京城,让朱棣在朝会上大失颜面、震惊无比!

其实他只能让朱棣震惊一时,一旦皇帝回过神来,仔细思索局势,就会看穿他的空城计。但服了胡道士的丹药,朱棣已经没有回过神的机会,一气之下深度中风,使朝局彻底改变!

皇权时代,朝局的稳定、势力的均衡,均系于皇帝一身,一旦皇帝病危,局面将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!所有人的心思都会发生变化,所有人都不得不将皇位更替给自己带来的危与机,作为头等大事来考虑!其他一切都得为这件事来让路!所以赵王才会一下子就炙手可热起来。

赵王之外,王贤也是最大的得利者。随着朱棣倒下,山东的柳升、魏源、储延等人,会毫不犹豫的团结在王贤旗下,与白莲教展开更紧密的合作,最大限度的提升集团实力,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种种局面。那些与王贤若即若离的亲太子势力,也会尽可能的向他靠拢,因为谁都知道,一旦太子上位,王贤将成为大明朝最有权势的臣子!没有之一!

王贤之前虚弱松散的势力,一下子变得强大紧密起来,再也不是之前只是看似强大,而是由虚转实,变得真正强大起来!

这就是王贤必须要进京的原因,只有进京,才能将实力兑现夯实,才能真正成为举足轻重的强大力量!

当然,这也必须要付出代价,代价就是他如今被困在京中,形同囚禁。不过王贤也不是生死都捏在别人手中,因为此刻,他的那些虚张声势,已经变成真的实力。谁要杀他,都得掂量掂量,能不能承受得住天下大乱的代价!

不过要是把赵王换成汉王,王贤绝对不敢冒这个险,只是因为赵王多谋寡断,顾忌太多,他才敢这么做……。

三日后,原本是封后的日子。

赵王以不能让父皇太过悲痛为由,至今阻止人将王贵妃薨逝的噩耗禀报皇帝。郑和虽然觉着有些不妥,但赵王所言终究也有道理,以皇帝现在的情况,确实承受不得一点风波了。只能寄希望于朱棣彻底糊涂,忘记了封后冲喜之事。

然而事与愿违,这一日朱棣明显很不安生,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不起来,他一直努力睁着眼,喉咙嗬嗬发着声音,好像在苦思到底有什么事一般。

赵王从旁伺候,故意装作没有察觉皇帝的异样,收拾起桌案上散落的几本书,那是他给皇帝读书解闷用的。‘一不小心’,一枚竹签被他扫落在地上,发出啪的一声。

赵王忙弯腰去捡,余光却紧盯着皇帝,果然见朱棣死死盯着那竹签。赵王的嘴角微微上翘,得意的笑容一闪即逝。

站在一旁的郑和,见状面色巨变,但此情此景,容不得他多嘴。

“冲喜……”果不其然,朱棣一下子想了起来,口中含糊道:“今天,是冲喜的日子吧?”

赵王身子一僵,肩头微微抽动,似乎在背对着皇帝抹泪。

“王贵妃呢?”朱棣这才想起,已经有三天没见到王贵妃的人影了,“怎么大典还没开始?”

“父皇……”赵王哽咽道:“贵妃娘娘病了,大典今日举行不成了……”

“为什么?”朱棣嘴角抽动,神情焦躁起来。

“贵妃娘娘病了……”赵王又重复一遍。

“那也不能误了冲喜……”朱棣声音含糊,但语气不容置疑道:“今日必须举行。”

“举行不了了父皇!”赵王猛地转回头来,满脸都是泪水,神情沉痛无比。哆哆嗦嗦的哽咽道:“贵妃娘娘薨了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朱棣如遭雷劈,一下子竟挣扎着要坐起来,当然毫无疑问,又重重摔在床上,若非一旁的郑和眼疾手快,非得从龙床上掉下来,摔个再度中风不成……

“他……他说什么?”朱棣喘息如拉风箱一般,死死盯着郑和,嘶声问道:“真的吗?”

“皇上,保重龙体节哀啊……”郑和只能含泪点头道:“三日前贵妃娘娘暴毙,为了皇上的龙体着想,一直瞒着皇上没禀报……”

“嗬…嗬……”朱棣两眼发直,剧烈的喘息着,大量的口水从歪斜的嘴角淌下,郑和赶忙给皇上推宫活穴,赵王也上前给皇帝擦去嘴边的涎水。

“是谁干的?!”朱棣喘息稍定,无力的看着赵王,从牙缝中挤出这四个字。朱棣再糊涂,也明白王贵妃此时暴毙,肯定不是意外。而是因为有人不想让她当这个皇后!

“赵公公已经在彻查了……”赵王跪在皇帝面前,沉声说道:“儿臣斗胆怀疑,是有人想阻止冲喜!不希望看到皇上龙体好转!”

朱高燧巧妙地偷梁换柱,将封后和冲喜偷换概念,朱棣竟没有察觉出来,咬牙切齿道:“太子,就这么等不及吗?!”

“还不能认定是大哥,他人在南京……”赵王竟然替太子说情开了。但那是因为他太了解朱棣的刚愎自用,这时候越是说情,就越是把太子往火坑里推。反而自己落个好名声。

“不是他还能是谁?!”朱棣发直的眼冒着寒光,颤抖的声音透着彻骨的冷冽:“他真以为朕已经是死人不成?!”说着嘶声咆哮道:“连朕的贵妃都敢杀,下一步就是弑君了!”

“皇上!”郑和和赵王几乎同时跪在皇帝面前,前者哽咽道:“太子仁孝,断不至于干出这种事来,皇上……”

“你闭嘴!”朱棣目光冷峻的扫了郑和一眼,郑和一下子便不敢出声。

“父皇,不管是不是皇兄指使,但宫里肯定有内鬼,朝里也一定有贼子!”赵王厉声说道:“那些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都干得出来!”

“查!给朕彻查!”朱棣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一双眼,一张脸都胀的通红,近乎发紫。“他们要让朕死,朕先让他们死!”

“由谁查,从谁查起,先抓哪些人?还请父皇示下!”赵王急声追问道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