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零六章 归顺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1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让皇上驾崩,用遗诏说话!”

听了老太监的话,赵王平白打了个寒噤。 倒不是他胆怯了之类,而是他的想法被说中了。

“旁边有郑和盯着呢。”但赵王不会轻易附和,反而一脸苦笑道:“本王实在拿他没办法……”

“王爷要行大事,需要想办法把郑和从皇上身边调开……”赵赢沉声说道:“我这个徒弟是无法收买的,他手里掌着内官监和御马监,不把他调走,大事难成。”

“难!太难!”赵王摇头道:“郑和寸步不离父皇身边,父皇信任他远胜过信任我,一时看不见郑和就会不安。无法离间,也调不动……”

“哎……”赵赢一时间也没什么好办法,只能轻声道:“总会有法子的。咱们可以先做好准备,等待时机……”

“本王正是此意。”赵王点点头,对赵赢透底道:“当初纪纲秘密搜集百官罪证,后来被一把火烧光,但本王那里还有一份备份。”

“哦?”老太监吃了一惊,他隐约知道纪纲多年来搜集百官不法的罪证,藏在南京白云山庄之中,用来敲诈要挟百官。后来王贤派人攻打白云山庄,纪纲的手下逃走时将整个山庄付之一炬,那些藏在山庄里的罪证也化为灰烬,让朝中官员们暗自庆幸不已。

没想到纪纲搜集的百官罪证居然还有备份,而且落在赵王手中。赵赢大喜道:“这样就不愁百官不服从王爷了!

赵王颔首道:“本王正让人利用此物秘密联络官员,虽不敢保证百官会一起拥护本王,但至少,到时候不会有太多反对的声音。”

“确实,文官是事后擦屁股用的,真正能真刀真枪办事的,还是军队!”赵赢点点头,对赵王头脑如此清醒,感到很是高兴。他也要适时展示自己的力量,好争取更大的功劳:“老奴如今手中有厂卫,当可为王爷控制京中的局面。”

“有劳公公了!”赵王大喜点头。他最看重赵赢的,自然是那多达两三万之数的厂卫力量,有这股横行霸道的特务势力支持,京中将无人能和自己争锋。但他还希望赵赢能贡献的更多,遂沉声问道:“公公在御马监多年,应该有许多故旧门生吧?”

御马监顾名思义职掌御马,但职责绝对不止养马而已,还掌握着宫中禁军,这是洪武朝便定下的规矩。毕竟天下的皇帝都是有受迫害妄想症的,尤其是那些从别人手中夺取江山的皇帝,更是害怕会有将领仿效自己,拥兵造反,祸延子孙。所以在五军都督府统辖的天下兵马之外,又设有更精锐的上十二卫,以及从天下卫所官军中,精选忠诚强力者数千人,组成勇士营。上十二卫加上勇士营,统称禁卫,由皇帝直接统率,负责保卫皇帝和皇宫的安全,执行皇帝的命令。

但皇帝显然没工夫真正统兵带兵,故而只能将禁卫兵权交给心腹内外大臣来代管,成国公、阳武侯、安远侯便曾长期替皇帝统领禁卫。但皇帝对外臣始终难以彻底放心,故而十二卫中最精锐的一部分兵马,以及勇士营,皇帝还是交给心腹太监来代管。

御马监便是替皇帝统领这部分禁兵的内廷机构,尤其是山东事变之后,安远侯柳升自绝于皇帝,让朱棣对公卿大臣十分不信任,更是将绝大多数兵权,都转移到御马监旗下,由忠诚可靠的三宝太监来掌管。

如今御马监旗下足足有八卫禁卫兵马以及勇士营,皇宫中绝大部分兵力都在郑和手中,是货真价实的大内统领。

赵赢在建立东厂之前,曾长期担任御马监总管,统领宫廷禁卫近十年。

“不错,老奴离开御马监年岁不长,郑和又新来乍到,未曾将领兵的内外官员替换多少。”老太监点了点头。

“那太好了!请公公趁着郑和困于寝殿之中,多多与旧部联络,真有用处时,必是一路奇兵!”赵王闻言大喜。

“老奴自会尽力而为,但王爷也不要太过寄希望于此。”赵赢不敢把话说满道:“毕竟十二上直卫中,尽是公卿子弟,这些人机警异常,盘根错节,不搞掂那些公卿大臣,很难调动他们为我所用。”

“本王只求公公尽力掌握一道宫门,至于其他,自然落在本王身上。”赵王知道赵赢说的是实话,想要十二上直卫背叛皇帝和郑和,跟着自己造反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说着笑笑道:“不识时务者终归是少数。”

“这老奴还是能办到的……”老太监点点头,不再操心此事。两人在这园子里说的时间够长了,赵赢准备告辞离去,临走前突然想起一事道:“不知王爷准备如何处置那人……”

赵王自然知道他指的是王贤,眉头紧皱道:“难办。杀了他会天下大乱,本王也不想接一个烂摊子。可是留着他,总是让人惴惴不安……”说着看看老太监道:“公公何以教我?”

“老奴愚见,必须将他除掉。”老太监幽幽道:“此人党羽众多,才能兴风作浪。哪怕他被囚禁,也不影响那帮人因他而聚。所谓鸟无头不飞,人无头则亡,只有将他彻底消灭,才能散掉他的党羽,除掉这个心腹大患。”

“公公所言甚是,本王何尝不知,”赵王叹气道:“可我担心适得其反,他的手下狗急跳墙,闹得天下大乱,老大也会趁机作乱,到时候难以收拾。”

“也是。”老太监点点头。赵王毕竟根基太浅,难以跟二十年的太子抗衡,只有尽力保持朝局稳定,才有可能使太子无从反抗。要是杀了王贤,说不得会激起什么样的滔天巨浪!届时恐怕不是赵王这艘小船能承受的起的。

“既然王爷体恤苍生,留他一阵也无妨,反正他身在天罗地网中,没有兴风作浪的可能。”老太监不再劝说,淡淡道:“但发动之前,必须将他杀掉。”

“那是当然,本王需要的,不过是一段准备的时间,到时候本王已经准备充分,足以应付天下大乱!第一件事就是杀他祭旗!”赵王咬牙切齿道。

“老奴等王爷的命令。”赵赢点点头,向赵王行一礼,飘然而去。

赵王又在亭子里站了好一会儿,他要先压下收服赵赢带来的狂喜,酝酿出悲痛的情绪,才好去跟朱棣报丧。

等赵王彻底冷静下来,却又改变主意,不打算立即禀报皇帝这一噩耗……

小院中,王贤挽着袖子,蹲在菜地旁,小心的侍奉着刚刚窜出的一排排嫩芽。

顾小怜空谷幽兰一般,安静的坐在他身旁,面上的神情明显比从前灵动许多,甚至可以拿着帕子,不时为王贤擦擦额头的汗水。

戴华蹲在王贤对面,手中也拿着小铲子,却明显有些心不在焉,问道:“麻黄细辛附子汤用了千百年,也没听说毒死几个人,吴大人怎么就用它杀人呢?”

王贤只管决策,至于如何策划执行,自然落在外头的吴为等人身上。这个法子自然是家学渊源的吴为所出,让戴华很是不明觉厉。

“细辛属于神经毒物,细辛中毒能够使人意识不清而呼吸麻痹致死;而附子属于心脏毒物,附子中毒能够使人心脏停止跳动。”王贤一边摆弄作物,一边对戴华答疑解惑道:“若是王贵妃没有吃大枣和海蟹,还不致命,但那两样东西混到腹中,可以加剧细辛和附子的毒性,就是一头水牛也要死翘翘……”

“大人懂得还真多……”戴华一阵毛骨悚然,干笑道:“属下还是第一次听说可以这样要人命的。”

“那是你懂得太少,吴大夫有一千种用日常吃食要人命的法子,吴为起码学了五百种。”王贤促狭一笑道:“所以你以后,到他家吃饭要当心。”

“我哪还敢……”戴华连忙摆手,手中的小铲乱甩,不慎铲坏了一株嫩苗。

“你小心点儿!”王贤从他手中夺过铲子,瞪戴华一眼。

戴华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,赶忙转个话题道:“这件事之后,局势会有什么变化吗?”

“不会。”王贤露出一抹冷笑道:“虽然王贵妃梦破人亡,但赵赢八成会兔死狐悲,跟赵王走到一起去。说不定,现在两人就勾搭到一起去了。”

若是赵王听到王贤这番话,必定毛骨悚然,不顾一切也要将这个洞悉天机的家伙杀掉再说!

“要是那样,赵王也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。”戴华道:“老太监虽然没有大义名分,但对赵王的帮助只大不着叹气道:“那几位大学士,这下可真是得不偿失,早知这样,还不如不动王贵妃呢,白白给咱们一个把柄。”

“你道他们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?”王贤云淡风轻的笑道:“他们是别无选择。作为防守一方,他们必须得阻止王贵妃当上皇后,至于后果,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……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