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七章 杨员外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1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杨员外看到王贤,王贤也看到了他。

见到这个罪魁祸首,王贤的目光霎时阴冷起来。

杨员外也不甘示弱的回瞪着他。

王贤并指如刀,横在喉头一划,冷笑里多了丝丝残忍气息。

尽管是江南仲春,暖风醉人,杨员外却遍体生寒,不禁打了个寒噤……

马车交错而过,一直驶出几条街,杨员外才回过神来,旋即自嘲的笑了,老子连知县都不怕,怕个吏员干球?

但转念一想,又有点小小担忧,按说王二现在,应该在苏州求告无门、焦头烂额啊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

莫非他知难而退了?那怎会如此嚣张?莫非是输不起、恨极了,要打击报复?

杨员外越想越觉着有可能,便盘算着要嘱咐家里人,这段时间不要惹事,以免成了人家的出气筒。

不过小插曲不足以影响杨员外的心情,待马车驶入家门时,他的脸上重又挂满了笑容,是啊,今天是个必须要大肆欢庆的日子,那些小事还是过两天再说吧。

果然,家里满是欢声笑语,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。更夸张的是,也不知谁的主意,竟然张灯结彩,弄得跟过年似的!

全家几十口都在堂屋等他回来,一边兴奋的讨论着,到底该要哪几个山头,一边打着自个的小算盘,看看自己能得到多少亩。

杨员外在轿厅下了马车,全家人齐刷刷起身,摆出最亲热的笑容,用最甜蜜的语言,将他包围在爱的海洋里,差点没把一宿没睡的杨员外淹死。

最后还是他弟弟为他解围道:“大哥累了,先请他去休沐,午宴时再和大家说话。”

众人纷纷附和道:“是极是极,休息为重,可不能把大爷累着……”

杨员外这才得以回到后宅,便见管家迎上来,小声禀报道:“苏州大老爷派人来了。”

“哦?”杨员外一下就精神了,“在哪?”

“把他请到老爷书房了。”

“不早说!”杨员外三步并作两步,前脚刚迈进书房,便热情洋溢的笑道:“哈哈,我说早晨怎么喜鹊儿老是闹枝,原来是张大哥来了。”对方不过是杨同知的一名长随,杨员外却丝毫不敢怠慢,比见到亲哥还亲。

“呵呵,员外有礼了。”那张大哥却没笑,低声道:“你确定那是喜鹊,不是老鸹?”

“哦…哈哈哈……”杨员外大笑起来:“想不到张大哥,也爱说笑话了。”

“我从不说笑话。”张大哥依旧板着脸道:“我是奉我家大老爷之命,来给员外送信的。”

“哦?”杨员外只好敛笑容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是口信。”张大哥沉声道:“我家大老爷让我把这段话,原封不动说给员外听,员外最好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“在下洗耳恭听。”杨员外肃容道。

“好,”那张大哥便清清嗓子道:“杨简你个白痴,日你先人板板,可把老子害苦了!惹谁不好,你惹姓王的小子!”

杨员外听得目瞪口呆,一时竟想不起,是哪个姓王的?便听那张大哥接着道:“老子不管你的破事儿了,已经放人放船,你好自为之吧。另外奉劝你一句,你们有什么恩怨,在县里解决,别闹大了,不然我也救不了你们,没人能救得了你们……另外,让老张替我抽你两耳光解解恨。”

张大哥复述完了,见杨员外好半天呆若木鸡,只好轻咳一声,“得罪了,员外。”说着抡圆了胳膊就是一巴掌,打得杨员外一张脸都变形了。

张大哥反手又是一巴掌,他的脸又向反方向变形,两颊浮现出两个鲜红的掌印。

杨员外却顾不得鼻血直流,拉着张大哥的手,惶然道:“张大哥,到底是怎么回事?王二区区小吏,怎能让大老爷如此忌惮?”

“他是小吏不假,但后台硬。”张大哥平时没少得杨员外的好处,只好点拨他道:“连大老爷都惹不起。”

“啊!”杨员外是彻底震惊了,“怎么可能?大老爷不是说,天下他惹不起的,不到一只手么?”

“可惜人家正是其中的一个。”张大哥叹道:“跟你说实话吧,千万别往外传……那王贤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,竟有郑公公替他说话。”

“哪个郑公公?”杨员外瞪大眼道。

“还能有哪个郑公公?”张大哥道:“就是那个率我大明水师三下西洋的马三保呗。”

“啊……”杨员外的脸渐渐肿起来,表情愈发难看道:“郑公公是大内总管,大明朝云端上的人物,怎么会认识王二那种小罗喽呢?”

“不光你觉着奇怪。”张大哥苦笑道:“我家大老爷也想不通。”顿一下道:“但是我家大老爷不会认错人,确实是如假包换的郑公公。那可是永乐皇上最信任的近臣,连汉王殿下都要敬他三分,我家大老爷自然要给他个面子,放船了事。”

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杨员外瘫坐在椅子上,喃喃道:“谁能惹得起三宝太监?”

“你也别太担心。”张大哥安慰他道:“郑公公何许人也?怎么可能管你县里的一点破事儿。我家大老爷说了,你们在县里该怎么干怎么干,替他好好教训下姓王的,只要别把他往死里整,都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杨员外缓缓点头,不禁万分庆幸道:“好在契约已成,他回来也无济于事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张大哥点头道:“大老爷这次什么也不要了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说完便告辞离开。

杨员外赶忙封了银子,又说了几句感激不禁的话,才送张大哥离开。也不知感激他什么?感激他把自己打成猪头?

送张大哥返回,已经快到中午了,前面酒席已经备好,家人也都等着他了。他兄弟过来请他去吃饭,却看到他的两边脸肿得像发糕似的……

“咋啦,大哥……”

“摔得。”杨员外没好气道。

“摔只能摔一边,怎么两边都摔了?”

“摔完又撞墙上了。”杨员外怒道:“你问个屁!”

“那还去吃饭么?”他兄弟心说,八成是不吃了。

“吃个屁。”杨员外接过管家递上的斗笠,坐进马车里,对车夫道:“去李员外家!”

那厢间,王贤也回到衙门。

魏知县一看见他,眼泪都下来了,一把揪住王贤的领子道:“你早回来半天,又何至于此?”

“属下已经日夜兼程了。”王贤见他情绪激动,没有拍开他的手。

“那就是苍天不仁了,”魏知县垂泪道:“昨天才刚把地卖出去。”

“才卖出去?”王贤惊奇道:“不是早就让老师卖地么?”

“大老爷一直坚持不肯贱卖,直到县城断了粮,老百姓开始骚乱,才不得不妥协。”吴为在一旁叹气道。

“唉,大老爷还是不信我的话。”王贤也叹气道:“您忘了我当初的保证了?”

“我没忘你的话。你当初保证说,只管把那些官田卖掉,又不是真给他们。不过是让他们过过手,等咱们的粮食到了,再把田拿回来就是。”魏知县又叹气道:“可是那些大户贪婪如狼,他们吃下去的东西,岂有吐出来的道理?我担心你失了算,县里的损失可就大了。”

“如果肉里藏着刀子呢?”王贤却冷笑道:“那群中山狼,不吐也得吐!”

“怎么讲?”魏知县精神一振。

“契书拿来。”王贤一伸手。魏知县赶紧打开抽屉,取出他视为耻辱的那份契。

王贤仔细看了一遍,一口气彻底松下来道:“还好,主要条款没变!”

“那是当然,”魏知县苦笑道:“为师啥时候都没忘你那番话,就算为了保留一线希望,也不敢改动你定的条款。”

“嗯。”王贤兴奋的点点头,指着契书上的条款道:“就怕他们光买了那两千亩成田,没买那八千亩假田!现在他们都吃下去了,就等着闹肚子吧。”

“假田?”魏知县和吴为都瞪大眼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难道是真田么?”王贤反问道:“那些图纸上规划出的山头,现在有梯田的影子么?”

“一片荒山而已。”吴为有些明白了,眼前放亮道。“司户的意思是,不让民夫继续开田了?”

“但已经写进契约里了。”魏知县毕竟是端方君子,摇头道:“官府岂能失信于人?”

“我们没说不开啊,只是暂时不开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这是没办法的,因为四月到了。”

“四月到了?”魏知县愣了一下,旋即恍然道:“是了,必须要停工了。”

江浙一带将四月叫‘蚕月’,顾名思义,是蚕宝宝吐丝作茧的关键月份。所谓王政之在农桑,桑就是养蚕纺织,尤其是对两浙一代,更是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。江南几乎家家养蚕,养蚕是精细活,蚕苗娇嫩,对温度湿度气味声音都很敏感,一旦养蚕人掉以轻心,防范不到位,就会遭受损失。所以养蚕又是个体力活,一到这时候,就得全家齐上阵,日夜照料,大街上都没了人影。

为此,官府明规定,蚕月不得婚丧嫁娶、不得喧哗吵闹、甚至连夫妻同床、串门访友、大声说话都被禁止。至于官府身,也停征罢讼。还规定衙门里除了必要值班人员,都回家伺候蚕宝宝去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