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零二章 病从口入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1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西苑。

与愁惨淡的寝宫迥异,椒园中却是喜气洋洋。太监宫女们脸上,都挂满了发自肺腑的喜色,进进出出一片欢声笑语。往常御下严厉的管事牌子马公公,也只是随便呵斥几句,可他自己尚且满面春风,怎么能镇住下面人?

这一点都不难理解,因为还有三天,贵妃娘娘就要册封为皇后了!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这宫里上上下下全都要跟着沾光了!尤其是马公公,本来一直担心,皇上这要是一去,贵妃娘娘变成没人理会的太妃,自己要么陪着她一起守寒窑,要么就得出宫另寻生路。

虽说这些年贵妃娘娘主理后宫,他着实捞了好些油水,出宫也不怕饿着。可大半辈子已经习惯了在宫里的生活,一想到出宫之后,要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,马公公就觉着十分恐怖。

这下可好了,娘娘当上皇后,回头就是太后。马公公作为太后最信任的大太监,到时候虽然比不了新皇帝身边的心腹太监,可也是宫里排名前几,没人敢得罪的实权派。那地位又是现在不能比拟的了。

想一想美妙的前景,马公公就浑身燥得慌,对贵妃娘娘的侍奉,自然比往常殷勤百倍。

这几日,贵妃娘娘也是格外忙碌,除了要去寝宫侍奉皇帝,又要接见鸿胪寺官员,听取封后大典的相关安排,还得抽空接受一大堆后妃的恭维讨好,忙的连饭都顾不上吃。虽说贵妃娘娘甘之若饴,但累还是要喊的……

这天忙活完了,已经是过午时分,贵妃娘娘疲惫的坐在榻上,让宫女摘下自己的头饰,对正给自己捶腿的马公公道:“真是累死个人啊,本宫是头晕眼花……”

“老奴已经吩咐御膳房,马上就给娘娘排膳。”马公公忙轻声道。

“算了,不早不晚的,吃了难受。”贵妃娘娘手肘支在榻几上,手指轻轻揉着太阳穴,慵懒道:“随便吃点甜品吧。”

“也成,娘娘先点心一下。”马公公讨好笑道:“回头老奴吩咐御膳房,把晚膳弄得好一点。”

虽说是随便吃点甜品,但不一会儿,榻几便被精致的小瓷碟摆满了,里头各式各样的精致宫廷点心,每一道都色香诱人,等待贵妃娘娘品尝。

贵妃娘娘看着玲琅满目的点心,一时都有些挑花了眼,最后还是那红彤彤惹人爱的夹心枣,最先得到贵妃娘娘的欢心。

顺着贵妃娘娘的目光,宫女赶忙将那盘点心送到她的面前。贵妃娘娘信手捻起一枚夹心枣。此乃用贡品和田枣去核,内里藏着各种精致的果品,但里头是什么,只有咬开才知道。

贵妃娘娘一边优雅的吃着点心,一边对马公公抱怨道:“礼部鸿胪寺那帮官员忒不像话,见本宫好说话,竟然又想将大典用度再削减一块。”

“那不能忍啊!”马公公气愤道:“娘娘不方便说,老奴找他们去,问问他们历朝历代,有这么寒酸的封后大典吗?”

“不用去了,本宫也不过只是和你说说。”贵妃娘娘发现,夹心枣里竟然是乳酪,口感外甜内香,十分诱人。她平素最喜欢乳酪的味道,只是注意身材,不敢多吃,此刻正好饿了,心说多吃几个也无妨。“赵王说的对,如今皇上这个样子,仪式越是从简越是能得到百官和老百姓的好评。等将来当太后的时候,他会加倍补偿本宫。到时候是他一片孝心,旁人却也说不得什么……”

“原来如此,倒是老奴见识短浅了……”马公公明知道赵王这是怕准备的时间久了,夜长梦多,但也只能装着糊涂道:“关键还是娘娘体恤天下子民,这就叫母仪天下啊!”

听到‘母仪天下’四个字,王贵妃感觉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,没一个不舒坦,连带着胃口也好了很多,接连吃了七八枚枣子,感到有些腹胀才意识到,自个儿别的点心一点儿没动,端起茶盏喝了口茶,吩咐宫女将盘子撤下。

两名宫女将小碟子放在托盘中,端出了暖阁。这些点心自然不会再端回来给娘娘,按规矩,便由宫里的宫女太监享用。

两名宫女先问过几名管事的姑姑,几人挑了几样中意的点心,便让二人将剩下的拿到后院房中,往桌上一搁,十几个小太监小宫女围上来,欢快的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叽叽喳喳的聊天。

一名小太监凑到两名宫女身边,先装模作样看一眼那些点心,然后一脸惋惜道:“怎么夹心枣没有了?记得几位姑姑不爱吃的……”

“今日夹的是乳酪,娘娘都破天荒的吃了七八个,你还想有的吃?”一名宫女笑道:“有蜜饯吃就不错了……”

“也是,也是!”那名太监脸上的喜色一闪而过,便拿几块蜜饯,悄然离去了……

天刚擦黑,晚膳便备好了。马公公请贵妃娘娘到前面用膳。

王贵妃贪吃了一肚子枣,又喝了茶,感到有些腹胀,但中午没吃,晚上不能也不吃,便神情恹恹的扶着马公公到餐桌旁坐下。

一道道精致的御膳,摆满了长长的餐桌,如今皇帝病重,几乎什么也吃不得,这西苑中的御膳房,竟似给贵妃娘娘专设的一般。

但看着那满桌的山珍海味,贵妃娘娘却没什么胃口,直到马公公揭开一个银制的罩盖,露出里头红色的大海蟹,王贵妃才眼前一亮。

这时节正是吃蟹的时节,但北京城地处内陆,新鲜的海蟹却是几乎没有。而且御膳向来稳妥为主,对于容易吃坏肚子的海鲜,更是敬而远之。王贵妃来北京几年,还是头一回在餐桌上见到螃蟹呢。

“这是御膳房的人,专门派人去天津,快马加鞭不停歇的运回来的。”马公公献宝似的笑道:“老奴专门去看过,都活蹦乱跳的呢……”

“既然是一片心意,那就尝尝吧。”王贵妃不禁心中畅快,知道这是御膳房的人挖空心思讨好自己这位未来皇后。

“好嘞!”马公公得令,便夹一个大螃蟹放到面前的盘中,拿起金质的小钳小剪,熟练的将螃蟹大卸八块,把白嫩嫩完整的蟹肉送到王贵妃面前。

王贵妃这才拿起象牙筷子,夹了一块蟹肉送到口中,蟹肉入口即化,鲜美至极。王贵妃一下子眉头舒展,再也感觉不到食欲不振了。

螃蟹这东西鲜味霸道至极,先吃了螃蟹,旁的东西就一点滋味都没有。何况王贵妃也没打算吃别的,在马公公的服侍下,接连吃了四五只大蟹子,才心满意足结束了晚膳。

谁知半夜里,坏事儿了……

值夜的宫女听到贵妃娘娘的呻吟声,赶忙拉开帷幔一看,只见娘娘面色惨白,脸上满是汗珠,身上紧紧裹着被子,捂着肚子在床上呻吟。

“娘娘,您怎么了?”宫女惊叫起来:“太医,快传太医!”

原本一片安静的椒园,登时乱成一团。小太监像屁股着火一样,狂奔到太医院,让太医赶紧过来给娘娘看病。

因为皇帝的病,众太医全都在太医院中值夜,听说未来皇后突发急病,金院判赶忙带了两名资深的太医,满头大汗跑到椒园。

这时候,贵妃娘娘的病愈发厉害起来,身上盖了三床被子,还是不住打哆嗦。更难捱的是腹痛,难耐到整个人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……

金院判和两名太医给贵妃娘娘诊脉,又仔细询问了马公公一番之后,退到外殿,面色严峻道:“娘娘的病,二位怎么看?”

“娘娘这是典型的伤寒少阴之症。”一名太医很肯定道。

另一名太医却有不同看法道:“听说娘娘晚上吃了不少蟹子,不会是食物中毒吧?”

“那应该是上吐下泻,娘娘没有丝毫症状。”之前一名太医摇头道:“不可能是吃坏了肚子。应该就是伤寒。”

“院判怎么看?”第二名太医看向金院判,太医院中以医术为尊,金院判是公认的国手。

“还要再看看……”金太医神情凝重道:“如果到天亮,娘娘还是这个症状,那就是伤寒无疑。”

“如此甚为妥当。”两名太医尊重权威,都点头。

“王太医,你先帮娘娘针灸一下,缓解痛苦。”金院判吩咐一声,第一名太医便遵命进去。

金院判便和另一名太医,在外殿坐等。

长夜漫漫,只能听到殿中王贵妃时断时续的呻吟声,金院判和那名太医也没有说话的兴趣。便各自坐在椅上神游天外。

如果谁仔细端详此刻的金院判,会发现他神情无比挣扎,眼睛里满是恐惧和犹豫……

金院判人在深夜的椒园,心思却回到了昨日的太医院……。

昨日过午时分,杨士奇到了太医院金院判的值房,这些天他每日都过来了解皇帝的病情,所有人早就习以为常。

金院判却发现,这天的杨士奇非同往日,好像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讲,却又难以启齿一般。

还是金院判主动发问,‘学士有何吩咐,但讲无妨。’

如果再给金院判一次选择的机会,他一定不会多这句嘴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