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零一章 无人不沾泥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1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封后的旨意一下,礼部鸿胪寺便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。通常来讲,封后大典起码要筹备半年之久,但因为是给皇帝冲喜,加之国用匮乏,一切都只能从快从简。官员们担心的是,万一要是准备太过冗长,皇帝提前驾崩了,可就罪过了……

“钦天监已经看了日子,三月十七,黄道吉日。”金幼孜为二位大学士带回了最新的消息。

“还有六天……”杨荣眉头紧皱,看看杨士奇道:“王贤那边,还没有消息?”

杨士奇忧虑的摇摇头。

“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,”金幼孜向来不认为王贤有那么大本事,“他被东厂的人严防死守,恐怕到现在还没得到信儿!”

杨士奇叹了口气,刚要说话,这时中书舍人送公文来了,三人便打住话头。

中书舍人将一摞奏章放在杨士奇面前,然后抱起已经看完的,躬身退出。

待中书舍人退下,杨士奇拿起最上面一本奏章,对金幼孜道:“再等等吧,我相信他不会误事……”说完便看起了奏章,他虽然心里长草,但公务依然不能耽误。

“哎……”见杨士奇都无话可说,金幼孜一阵灰心丧气,一屁股坐下端起茶盏,也不管茶水已经凉透,一口气便灌下去。

这时却见杨士奇‘咦’了一声,从奏章中拿起一张纸片,在那里愣住了,脸色渐渐苍白起来。

“怎么了?”金幼孜放下茶盅,看向杨士奇。杨荣也看向杨士奇,不知什么事,让这位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宰相之才,脸色变得这么难看。

“王贤回话了。”杨士奇将那张纸片递给一旁的杨荣,杨荣看了也是一脸凝重,然后又递给了金幼孜。

金幼孜定睛一看,只见上面只有两行简单的小字,第一行是两个菜名‘海蟹’、‘大枣’,

一个药名‘麻黄细辛附子汤’,一共这十一个字。

金幼孜反复看这十一个字,怎么也看不明白,只好抬头问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莫非是字谜不成?”

“不是……”杨荣精通养生,对医道也有涉猎,轻声说道:“海蟹与大枣同食,会引发寒热病。而‘麻黄细辛附子汤’出自医圣的《伤寒论》,主治伤寒少阴病。”顿一顿,一阵寒意涌上杨荣心头道:“而这两种病的症状,几乎一模一样,医生稍有不察就会张冠李戴,一旦用错了药,病人凶多吉少……”

“王贤这是在指点我们,该如何解决王贵妃这个大麻烦……”听了杨荣的话,杨士奇愈发肯定自己的判断道:“这十一个字,应该是可以要了王贵妃的命。”

金幼孜一惊,然后下意识道:“他为什么不自己动手?”说完,见二杨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,他咽了口唾沫道:“我们真要如此?”

“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杨士奇神情凝重道。

“王贤这是要拖我们下水……”杨荣幽幽一叹道:“我等双手不可避免要沾上鲜血了……”

二杨皆是心志坚定、多谋善断之辈,想明白其中的关窍,便知道此事不可避免。他们原本还抱有幻想,指望王贤能把这份脏活揽过去。但现在看来,这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,对方只肯指一条路,告诉他们该怎么办,但绝对不会插手。只有自己的事情自己办了。

“真要如此?”金幼孜又重复一句,此事与他的理念实在太过违背,让他难以接受。“王贤明明不过是举手之劳,干嘛非要我们去做?”

“他这是要我们献投名状。”杨士奇神情恹恹道:“杀了王贵妃,我们就只能********和他合作,再想对付他,就要小心自己先身败名裂了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我们更不能干!”金幼孜咬牙道:“一旦干了这件事,我们和他还有什么区别?莫非真要沆瀣一气下去?”

“可是不做的话,我们就要出局了……”杨荣站起身来,走到门口,看看略显逼仄的内阁小院道:“诸君,为了我们的理想,我认为可以做……”

“我们的理想……”金幼孜一时有些痴了。

三人的理想,是内阁所有大学士的理想,也是全体文官的共同理想。

熟读历史者都知道,中国自古就是君与士大夫共天下。但这个士大夫的含义,却随着历史的变迁不断变化,在春秋战国时,是依附于天子诸侯的士人阶层,到了两汉两晋南北朝,是世袭的贵族地主阶层。隋朝开科举后,士大夫便渐渐成了通过科举考试脱颖而出的庶族地主的专利。

到了宋朝,国家政权更是为这些庶族士大夫所把持,皇帝则几乎不直接处理国政,而是交由士大夫的领袖——宰相来代为处理。这给了庶族士大夫们莫大的荣耀,极高的地位,以及伴之而来的无数财富……当然,饱读诗书,以圣人子弟自居的士大夫们,是不会这样认为的,他们心中洋溢着的是以天下为己任,积极参与政治的强烈责任感!

然而,到了本朝,权力**极其强烈的朱家皇帝,却绝不同意以‘人肉图章’自居,开国皇帝朱元璋废除宰相,大权独揽,将百官视为奴仆,把士大夫踩在脚底。这自然引起了士大夫们强烈的反弹,但对朱元璋这位铁血皇帝来说,解决的办法十分简单,无非就是——杀!杀!杀!

胡惟庸案、空印案,几乎杀光天下官员,彼时因为官员奇缺,甚至出现堂下的囚犯戴枷受审,堂上的官员戴枷问案的千古奇景。但朱元璋再强横,也没法一个人处理全国的政务,到了晚年,只能设立内阁,选一些官职低微的文学之臣充当秘书,扶住自己处理国政。

朱元璋过世以后,朱棣因为常年征战在外,又不信任太子,不得不将国政交由内阁处理,内阁的地位和重要性登时暴涨,让士大夫们看到了重新恢复权力的希望。

恢复宋朝时士大夫的地位和荣光,是全体文官的梦想。重获宰辅地位,更是历任大学士心中的渴望,然而这条路注定极为艰难,一来,朱棣的权力欲并不亚于朱元璋,二来朱棣更信任和他一起夺天下的勋贵武将,三来,有‘后世子孙不得立宰相’的祖训镇压,四来内阁大学士官职低微,难以统帅文官集团,所以若不行些非常手段,指望水到渠成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二杨对严峻的现状认识的十分清醒,他们早就明白,在朱棣朝是不可能有任何作为,只能指望新君登基后,会有另一番局面。而太子殿下素来亲近文官,是二杨心目中不二的新君之选。其实他们俩早就与太子暗通款曲,暗中帮了太子许多忙,也早就各自表了忠心。只是他们手段高超,一直无人察觉罢了……

但这还远远不够,他们要想将大学士变成实际上的宰相,必须要在太子登基的道路上,立下不世之功,才有资本在未来得到想要的权位——眼下太子太孙被发配在外,赵王一旦有一个皇后做帮手,太子和太孙将面临不可预料的结局。如果能避免这一局面出现,那就是不世之功,不择手段又如何?。

本来几位大学士想的是,利用王贤对太子的忠心,借他的手来完成这件事,这样可以既达到目的,又不用沾染因果。但显然王贤看穿了他们的意图,根本不上钩,只是告诉他们该怎么做,让他们亲自动手!

既然如此,那也只能亲自动手了……

三位大学士很快达成一致,杨士奇沉声道:“要办成这件事,得分两步走,先在她的膳食中动手脚,然后待其发病,再让太医开那个方子。”说着看看杨荣和金幼孜道:“太医院那边交给老夫,至于椒园和御膳房那边,就拜托二位了……”

椒园是皇帝寝宫之后的一处园林,原名五雷殿,王贵妃随皇帝搬过来之后,嫌原来的名字刺耳,便改称椒园。

“椒园那边……”杨荣看看金幼孜,先说道:“我倒有个同乡,可以信任……”

“御膳房就交给我吧……”金幼孜咬牙道。

内阁乃皇帝的秘书机构,向来设在宫中,三人都是多年的大学士,又都刻意经营,在宫里的人脉深厚,却不是一般外臣可以比拟的……

“好!”见两人痛快的领了任务,杨士奇重重点头道:“我们这就分头行动,记住,千万要做的隐秘,不要留下把柄……”

虽然王贤给的法子可谓杀人于无形,就算最后王贵妃死掉,也几乎没法查证。但这种事情,一切还是小心为妙,一个不慎,就是身败名裂,满门抄斩啊!

“想不到,”金幼孜嘿然道:“咱们竟然也要做这种损阴德的事了……”

“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,”杨荣是信佛的,此刻却做金刚怒目状道:“我们是为了大明的国本,为了江山社稷,怎么会损阴德呢?”

“也是……”听了杨荣的话,金幼孜心里舒服多了,点点头道:“那就干吧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