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零零章 乱投医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1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王贤?”听了这个名字,金幼孜不住摇头道:“他被关在东厂的牢里,能有什么办法?”

“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……”杨士奇赞同杨荣的主意。

“二位仁兄,你们真当他无所不能不成?”金幼孜无奈的看着二杨。

“这样说是有些夸张,”杨士奇叹了口气道:“但也相去不远。”

“嗯。”杨荣点点头,沉声道:“到现在,已经不需要怀疑此人的能耐。”

“可他被东厂关着啊!”金幼孜失声道。

“那是他自愿被关的,目的是把所有人的注意力,从他那儿转移到皇上身上。”杨士奇道:“他被关进去的当天,赵王果然就跳出来,咱们也不得不绞尽脑汁应对,哪还有招惹他的闲心。”顿一顿道:“而且他在里面,所有手下可都在外头,只要他想办的事,一样都不耽误。就看他愿不愿意出手了……”

“应该会同意吧。”杨荣缓缓道:“毕竟王贵妃当上皇后,谁都制不住赵王了。而这,一定是他不愿看到的。”

“就怕他会拿乔……”杨士奇苦恼的揉着额头的皱纹:“我以为,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,给别人当枪使了。”

“是啊……”杨荣也陷入了苦恼,他十分清楚,今日之王贤,已经不是昨日那个,为了大明,为了太子太孙,可以做任何事情的王贤了。

“算了,多想无益,先和他联系上吧。”杨士奇双手一合,沉声道: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“东厂可不许他见人,士奇兄去哪联系他?”金幼孜在杨士奇背后问了一句。

“这不是问题。”杨士奇丢下淡淡一句,便出门而去……

杨士奇出了西苑,回家换上便服,写了一封帖子,让家人拿去前门内一家粮铺,然后便在书房读书坐等。

夜半三更,窗外突然有人敲了几下,杨士奇并不惊慌,沉稳道:“请进。”说着探手将窗户打开。

一条人影从窗外进来,杨士奇关上户,打量那人一番,缓缓道:“尊驾是闲云公子?”

来者正是闲云,他有些意外的看一眼杨士奇,没想到这老倌儿居然认识自己。

“呵呵,闲云公子不必意外,乐安侯身边的兄弟,老朽基本都认得。”杨士奇笑笑,为闲云释疑道:“如果对皇上最关注的目标都不熟悉,老朽这内阁学士未免也太不称职。”

“你有什么事?”闲云皱皱眉头,惜字如金道。

“老朽有事要拜托乐安侯。”杨士奇根本不问闲云,能不能联系上王贤,直接将宫中的事情讲解一番。末了叹口气道:“如果不阻止王贵妃封后,太子太孙的处境就危险了……”

“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闲云却无动于衷,一脸冷漠道。

“呵呵,”杨士奇不以为意的笑道:“有没有关系,还是请乐安侯来判断吧。万一要是乐安侯认为关系重大,闲云公子岂不误了侯爷的大事?”

“……”闲云沉默一下,点点头道:“你等着吧。”

“何时能有回信?”杨士奇问道:“一来时间紧迫,恐怕本月之内便会册封。二来老朽常在内阁,在家时间很少,烦请公子给个准确的时间。”

“你该干嘛干嘛。”闲云淡淡道:“到时候自然会知道信。”说完便打开窗户,无声无息跳了出去。

望着黑洞洞的窗口,杨士奇愣了一会儿,他有些不好的预感……直到一阵夜风吹进书房,杨士奇打了个寒噤,才赶忙关上窗户……

清早,王贤刚刚起床,正在帮顾小怜梳头,外头响起戴华的敲门声:“大人,送菜来了。”

“送就送呗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”王贤皱着眉头,替顾小怜戴好发钗。他怎么说也是个侯爷,现在只是被软禁,吃食用度上被东厂的人克扣的再狠,也得三天给他送一次菜,十天给他送一次粮。

“您还是出来亲自看看吧。”戴华却坚持道,语气中透着丝丝兴奋。

“怎么了?”王贤只好穿鞋下地,出了内间,放下帘子。“进来吧。”

门被推开,便见戴华手中提着一篮子鸡蛋进来。

“大人您看!”戴华献宝似的举起篮子。

“哦?”王贤竟也来了兴趣,一把接过篮子,放在方桌上,把那些鸡蛋挨个拿起来仔细欣赏。

要是让外人看到,堂堂侯爷居然把鸡蛋当成了不得的宝贝,肯定替他心酸不已……不知他遭了多大的虐待呢……

王贤挑来捡去,捻起一枚样子十分普通的白色鸡蛋,对着晨光看了看,很肯定道:“这枚!”

戴华接过那枚鸡蛋,横看竖看,也没看出和旁的鸡蛋有何区别来。只好拿个空碗过来,把那鸡蛋往碗沿上一磕,蛋壳应声破碎,落入碗中的,却不是蛋液,而是一团果冻似的胶状物,就像煮的半熟不熟的鸡蛋一样。戴华不由惊喜的叫一声:“这帮家伙还真有本事,把个鸡蛋做的以假乱真!”

自然,这是一枚出自六处之手的假鸡蛋。蛋壳是用石灰粉、石蜡和一些胶黏质构成的,里面是用海藻煮出来的凉粉,添加一些牛奶冒充蛋清,而且还有用面和油团成的蛋黄,哪怕是碎在地上,不仔细看都瞧不出是假的来。

王贤却不太满意的摇摇头,这蛋清还是太假,万一东厂的人雁过拔毛,好死不死顺去这一枚,又好死不死要炒个鸡蛋吃,说不得就会露馅的。还是后世用工业原料做出来的逼真啊……

不过想想,能在这大明朝就做出这样的假鸡蛋,六处也的确足以自傲了。至少,这鸡蛋可是纯天然的……。

戴华将蛋黄捞出捏碎了,里头出现一个小小的黄色蜡丸,然后将蜡丸捏开,展开藏在其中的密信——那信纸薄如蝉翼,展开后不过铜钱大,叠起来只有一粒大米大小。

之所以需要如此煞费苦心,实在是因为东厂的人看守太严,非但外界的任何物品不能送入,就连提供给王贤等人生活必需品,也必须由东厂的人采购,而且入府前,还会遭到比科举入场还严厉十倍的搜查。

送入府中的米面都需要先用细细的筛子过一遍,确定没有夹带,才能送进去。任何有可能夹带纸张的食物,比如卷心菜、整鸡、整鸭之类,都严禁提供给王贤的。就连芹菜、韭菜之类没法藏东西的,都要一根根挑过,严防死守到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为了减轻工作量,负责看守的东厂头目,要求送菜的尽量送一些鸡蛋、南瓜之类,个又大又没法夹带的东西给王贤。谁知道,六处的人居然造出了假鸡蛋……

戴华将密信递给王贤,王贤拿在手中,眯眼看那些比蚂蚁还小的字,看完后递还给戴华,哂笑一声道:“还以为,三位大学士有多大本事呢。这才几天,就让赵王给玩儿坏了。”

戴华看了看密信,轻声道:“杨士奇求到咱们头上,也可能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。”

“那我就该替他杀人?”王贤冷笑一声道。

“需要杀人吗?”戴华微微一惊。

“这么短的时间,想要阻止王贵妃封后,除了杀人,还有办法?”王贤冷着脸,手指敲击一下桌面。

“那我们不管这事?”戴华试探着问道。

王贤沉吟许久,缓缓摇头道:“赵王这神来一笔如果成功的话,后续就很难在我们的掌控中了……”

“是啊。”戴华点头道:“有了皇后的帮忙,赵王就彻底掌握主动了……”说着看看王贤道:“那么……杀?”

“只能如此了,”王贤恹恹的叹一声,话锋一转道:“但我们不动手,让他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办……”

“指望那些书生?”戴华难以置信道:“他们行吗?”

“别小瞧他们,几位大学士狠毒起来,连我都自叹不如。”王贤冷笑道:“这点事情对他们来说,不在话下。”

拿定主意,王贤轻声对戴华吩咐几句,戴华点点头用心记下,起身出屋。

看着戴华离去的身影,王贤叹了口气,王贵妃并非他的仇人,但既然选择了和他的仇人结成同党,就只有死路一条了……

戴华将密信封入蜡丸,一名侍卫提过一个笼子,掀开罩着笼子的黑布,里面竟是一只黄鼠狼,这是王贤他们当初带进来的。

戴华将黄鼠狼从笼中提出,捏开它的嘴,将蜡丸送入其腹中,然后抖手送入院中。

那黄鼠狼落在地上,起先有些迷茫,但很快便辨明方向,倏地一声,钻入墙角一个排水的小洞,转眼无影无踪。

外院中,森严戒备的东厂番子只觉眼前一花,有什么东西从院子里窜出来,定睛一看,原来是一只黄鼠狼。那黄鼠狼快如闪电,待看清的同时,便已消失在番子们的视线中。

众番子也不以为意,更没有人想去追打,毕竟这货在民间传说中,可是黄大仙啊!

那黄鼠狼便一路畅通无阻,从院子的下水道中跑了出去,然后穿街过户,回到了自己的老巢——一个制作十分精美的笼子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