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九九章 宫心计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1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翌日天不亮,王贵妃便过来侍皇帝。

刚进外殿,便被赵王拦下,柔声道:“娘娘,请借一步说话。”

“这……”王贵妃看看内殿,本能的想拒绝。

“父皇还有小半个时辰才起床。”赵王淡淡一句,堵住了王贵妃的借口。然后做了一个恭请的姿势。

王贵妃只好随他到偏殿。

偏殿中,赵王也不废话,定定看着王贵妃道:“娘娘,他们能给你什么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王贵妃话虽如此,却已神情大变,很显然,赵王已经知道她答应三位大学士的事情了。

“好吧,我再问的明白点儿。”赵王悠悠说道:“娘娘是想当贤妃,还是太后?”

“……”王贵妃这下不吭声了,她又不傻,自然能听明白赵王是拿太后之位来诱惑自己。但凡是宫里的女人,谁能受得了这份诱惑?尤其是王贵妃这样已经统领后宫多年,却总是无法更进一步,当上皇后的女人。对那个位子,更是朝思暮想,渴望至极!

“娘娘应该很清楚,我父皇圣寿不暇,数月之内便将升仙。”赵王压低声音,字字如刀。

王贵妃登时目瞪口呆,她以为金院判会保守秘密,不会告诉第三个人呢!

“正常来说,您是没有任何机会当上太后的。”时间紧迫,赵王也没工夫跟王贵妃啰嗦,句句直捣人心道:“因为您无所出,又不是皇后。一旦新皇登基,娘娘运气好的话,交出后宫的权力,搬出紫禁城,到尼姑庵中青灯古佛,度此残生。运气不好,为皇上生殉也是可能的……”

王贵妃被赵王描述的前景,吓得两股战战,面色惨白,好一会儿才像抓救命稻草一样,一把抓住赵王的胳膊,颤声道:“本宫要当上太后,你能办到吗?”

“只要娘娘站在我这边,本王保证你将来能当上太后。”赵王看着被吓坏了的王贵妃,心中充满讥讽。

“不行,将来的事情谁说的准?”王贵妃却使楸摇头道:“万一你将来不认账怎么办?”

“本王可以立字据。”赵王心说,这妇人倒也不算太傻。

“也不行,”王贵妃这时候,反而镇定下来,松开赵王的胳膊,摇头道:“你心狠手黑,到时候连我都会一起灭口,要字据有什么用?”

“那我让皇上,现在就立你为皇后,如何?”赵王有些不耐烦的皱着眉头。

“你真能做到?!”王贵妃一下子又方寸大乱起来,只是这次是激动所致。“你能让皇上现在就立我为皇后?!”王贵妃焉能不知,这是让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办法。只要她能当上皇后,皇帝驾崩之后,不管谁继承大统,都得给她升格为太后,尊着敬着,让她风风光光过完这辈子。

“当然。”赵王点点头。

“怎么可能?”王贵妃反而难以置信。

“如果我做不到,你尽管当你的贤妃好了。”赵王冷哼一声道。

“成交!”王贵妃难掩喜色的看着赵王道:“你帮我当上皇后,我全力帮你夺取皇位!”

“好。”赵王看看内殿,淡淡道:“皇上马上就起来了。”

“好,我进去了。”王贵妃点点头,离去的脚步都明显轻飘飘了不少。

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杨太监凑到赵王身后,小声道:“王爷真要让她当皇后?”

“如果有个皇后帮着你,我们的胜算会大很多。”赵王淡淡道:“既然没有,我们就创造一个。”

“确实。”杨太监点点头,皇后可是国母,在皇帝病危的情况下,地位异常重要。等到皇帝驾崩,皇后自然进为太后,太后可是有废立的权力!完全可以抵消太子太孙在法理上的优势!

“王爷神来之笔啊!”想明白了这一点,杨太监称赞不已,但再一想,又有些犯愁道:“可是,如何能让皇上同意,立她为后呢?”

“我自有办法。”赵王双手拢在袖中,神情古井波……

两日后的一个下午,赵王给朱棣按摩之后,皇帝难得的清醒了一会儿,歪在床上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往年这时候,都会大有好转,今年毫无起色,看来是真不行了……”

“父皇千万不要这样说,您的龙体素来康健,这点儿小病小灾算的了什么?”赵王赶忙跪在皇帝床前,垂泪道:“儿臣给父皇求过签,是否极泰来!”

“哦?”朱棣神情一动道:“签文是这么说的吗?”

“是。”赵王赶忙将一枚签子奉到皇帝面前,笑道:“这是儿臣在后面佛堂中求的。”

朱棣看了看那签子,好一会儿才吃力道:“拿签筒来……”

“是。”赵王给皇帝擦了擦口水,赶忙吩咐侍立在门口的太监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去拿呀!”

小太监应一声,赶忙去佛堂取签筒过来。

朱棣垂着双目,一动不动的等待着,不一会儿就昏睡过去。

等朱棣醒过来,签筒早就摆在皇帝面前,皇帝愣了一下问道:“干什么?”

“父皇要求签啊。”赵王轻声说道。

“哦……”朱棣抬起颤抖的右手,吃力的想要握住签筒,可哪里能握得住?啪的一声,签筒便摔落在地上,一枚签子从签筒中摔了出来。

赵王拾起那枚竹签,看了一眼,兴奋的说道:“果然也是泰卦!”赶忙将那支卦签奉到皇帝面前。

朱棣对卦象颇有研究,瞥了一眼,点了点头,淡淡道:“但不是否极泰来,是三阳开泰。”

“是儿臣不学无术了。”赵王马上承认错误道:“是三阳开泰。”

“这卦有些意思……”朱棣又缓缓的闭上眼睛:“为什么三阳已过,仍未开泰?”古人发现冬至是一年中白昼最短的一天,往后白昼渐长,故认为冬至是‘一阳生’,十二月是‘二阳生’,正月乃是‘三阳开泰’,至此阴气渐去,阳气始生,冬去春来,万物复苏。往常朱棣的宿疾,也会在正月以后大大好转,但如今二月已过,却反而沉疴日重,让皇帝好生丧气……

赵王已经习惯了皇帝这种时醒时睡,静静地等在一旁,等到朱棣再次醒来,他便轻声道:“父皇,天时不足,可靠人力来补。”

朱棣想了好一会儿,才缓缓道:“怎么补?”

“动能生阳,善能生阳,喜能生阳。”赵王说完便缄口不语。

朱棣又想了好一会儿,缓缓说道:“立王贵妃为皇后,大赦天下……”

“儿臣遵命,儿臣这就传旨。”赵王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,马上应声,让人出去传旨。

所谓动能生阳,朱棣如今瘫痪在床,自然是动弹不得。至于善能生阳,无非就是大赦天下、减免税负之类,以如今的财政状况,减免税赋办不到,只能是大赦天下。再者喜能生阳,便是民间所说的冲喜了,这更简单,无非就是立个皇后而已,而王贵妃自然是皇后的不二人选……

所以赵王早就料到,朱棣一定会这样选。而且签筒也是做了手脚的,无论朱棣怎样抽,都会抽到泰卦……。

内阁值房,杨士奇和杨荣正在心不在焉的办公,这已经是他们和王贵妃谈话的第三天。三天时间,几位大学士一直苦等,终于等到寝宫传来旨意,让当值大学士前去拟旨。金幼孜说了一声:“看来有戏!”赶忙急匆匆过去,剩下二杨在那里心急如焚等待结果。

等了小半个时辰,门被猛然推开,金幼孜黑着脸,气冲冲进来。

“怎么样?”杨荣和杨士奇望向金幼孜,脱口问道:“见到皇上了吗?”

“见到了……”金幼孜点点头。

“皇上怎么说?”杨荣追问道。

“……”金幼孜咬牙切齿道:“王贵妃被赵王收买了,赵王也不知怎么说动皇上,居然要立她为皇后!”

“啊!”二杨震惊的目瞪口呆,好一会儿杨士奇才缓缓道:“你没有趁机跟皇上说上话?”

金幼孜颓然摇头,嘶声道:“皇上下旨之后,就昏睡过去了,赵王随即将我撵出寝宫,根本不给我等着皇上再醒过来的机会!”

“哼!”杨荣重重一拍桌案,怒道:“朱高燧这厮,是在利用皇上的病情!他是要谋朝篡位!”

发完一通火,三位大学士又陷入了沉默的苦思。如今的局势愈发危险,王贵妃非但不肯帮忙,反而成了赵王同党。一旦赵王帮助王贵妃当上皇后,王贵妃必然帮助赵王谋夺皇位,那样恐怕太子和太孙也抵挡不住!

“这下可真麻烦了……”一想到这些,金幼孜便有大祸临头之感,惶恐的巴望着杨士奇道:“士奇兄,咱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啊!”

“是,不过皇上下了这道旨意,我等若作梗封驳,必定会把王贵妃得罪死了。”杨士奇叹气道:“况且我能猜到,皇上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立王贵妃为后,肯定是为了冲喜,谁能拦得住?”

“那就真没办法了吗?”金幼孜嘶声道。

“或许有一个人有办法。”杨荣沉默许久,突然开口道。

“谁?”金幼孜马上看向杨荣。

“王贤。”杨荣轻声说道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