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九七章 春日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0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今时非同以往,老太监也得为己做打算……”

听了赵王的话,韦无缺点了点头。确实,今时非同以往,在这旧王行将就木之际,赵赢肯定要考虑朱棣驾崩后,自己和东厂的命运了。老太监素来秉承皇帝的意志,与太子处处为难,若是让太子当了皇帝,岂有他的好果子吃?

“你有把握说服他?”韦无缺看向赵王。

“事在人为。”赵王笑道:“何况我也想不出,除了和我合作,他还有别的出路。”

“嗯。”韦无缺点点头,终于挤出一丝笑容道:“那就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“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赵王这才宽心,让小太监帮自己穿戴整齐,对韦无缺道:“我这些日子,会一直守在宫里,宫外的事情还要拜托你多上心。”

“我尽力而为。”韦无缺应承下来。

“是全力以赴。”赵王定定看着韦无缺,沉声说道:“以前失败多少回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次一定要赢!”赵王的目光变得火热起来,“无缺,这大好的江山,一定会属于我们的!”

在赵王的注视下,韦无缺缓缓点了点头,双目中终于有了点神采……

过了二月,天气明显转暖,柳条开始泛黄,河水渐渐变绿。北京城短暂的春天来临了。

重兵把守的小院中,高大的槐树窜出了第一片嫩叶,让王贤好一个开心。他活了两辈子,还从没有关注过这些细微的变化,实在是软禁的生活太过闭塞,外界的消息完全隔绝,才会如此关注起身边的点点滴滴……

当他把这件事告诉顾小怜,她的嘴角也牵起浅浅的笑容。这阵子让王贤最高兴的,就是顾小怜的恢复很是明显,在他日夜不停的聒噪下,顾小怜的听觉已经基本恢复,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生动,还可以渐渐开始和他互动。她最喜欢依偎在王贤怀里,用纤细的小指,在他的掌心轻轻划动,来表达自己对他的依恋……

虽然她仍然口不能言,目不能视,似乎也忘记了如何写字,但是王贤坚信,不久的将来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……

“再过一个月,满树的槐花就开了,到时候我给你摘槐花,烙饼子,一定很好吃。”王贤牵着顾小怜的小手,仰头看着高大的槐树,认真的盘算起来。听的顾小怜嘴角上翘,依偎在他的肩头,娇躯微微颤抖,似乎在强忍着笑。

“想笑就笑吧。”王贤嘿嘿笑道:“民以食为天嘛,何况总要找些事做。”他指一下南墙根道:“我让戴华他们把地砖都起了,这两天翻一翻地,就是个不错的菜园子。”说着有些气恼道:“就是东厂的番子太可恶,让他们送些菜种子进来也不肯!”

顾小怜微微蹙眉,脸上分明流露出疑问的神色。王贤照顾她时间长了,自然明白顾小怜的意思,得意洋洋的笑道:“这当然难不倒你家官人我!他们送进来的黄瓜胡萝卜,葱蒜豆芽菜,只要稍微处理一下,就可以当种子种到地里,一样能长出菜来!”

顾小怜佩服的笑起来,笑容里却还带着一点疑问。王贤会意道:“这都是跟你婆婆学的,当年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,她老人家这样的招数有很多。”说着抬头望着天空北归的雁阵,轻叹一声道:“也不知老爹老娘现在可好,让他们担惊受怕实在是不孝……”

尽管王贤命人对家中父老封锁消息,但如今自己闹得沸沸扬扬,南京的父母肯定早就有所耳闻……

感受到王贤心中的担忧,顾小怜轻轻握住他的手,在他的掌心温柔的滑动着。

王贤伸手在顾小怜凝脂般的小脸儿上轻轻摸了一把,笑道:“快点儿好起来,不然等见到老爹老娘,他们会怪我没照顾好你的……”说着压低嗓子,声音有些异样道:“我也盼着你快点儿好起来,咱们好做些爱做的事……”

顾小怜明显愣了一下,俏面一阵火烧,突然掐了王贤一把,抽回手去,把脸别向它处。

王贤便知),自己这番话肯定被第三者听到了,顾小怜原先六识超人,哪怕是现在,听觉也比自己好不少。王贤估计,这也是她听觉最先恢复的原因。

回头一看,果然见戴华端着个盘子,神情古怪的站在后头。戴华尴尬的摸着脑袋道:“属下,是想让大人看看,黄瓜发芽了……”

王贤狠狠瞪这个不长眼的家伙一眼,但这小小的院子里,住了十二个人,哪有什么私人空间可言?也只能闷哼一声道:“真以为自己是菜农啊!”

戴华知道自己触了大人的眉头,讪讪道:“属下这就进去。”

“拿过来看看!”王贤一把把盘子夺过来,果然看到盘中黑色的土壤里,窜出了七八对嫩绿色的小芽,不由欣喜道:“我说什么来着,这个法子肯定能成!”说着拉过顾小怜的手,让她抚摸一下那些嫩芽,开心道:“回头咱们就能吃上自己种的黄瓜了!”

顾小怜小心的抚摸着娇嫩的幼芽,脸上终于不那么红了……

见大人成功的化解了尴尬,戴华凑上来问道:“大人,也不知道外头怎么样了。”

“你都问了我一百遍了。”王贤没好气道:“我又没长翅膀,哪知道外头怎么样了!”说着他气不打一处来道:“不是让你安排好秘密接头吗?怎么就一点消息都传递不进来!”

“东厂这次查的实在太严了……”见自己一张嘴,又成了大人的出气筒,戴华忙小心道:“外头的弟兄们正在想办法……”

“哼……”王贤哼一声道:“指望破鞋扎烂了脚……”

“哎……”戴华心说,我怎么就成了破鞋,不由苦笑道:“当属下没问。”

“问了就是问了,当没问就能没问吗?”王贤发作完了,这才沉声道:“皇帝应该已经醒了……”

“是吗?”戴华有些吃惊的看着王贤。

“如果皇帝已经死了,或者还昏迷着,咱们的日子不会这么太平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肯定会有客人上门。但现在没有客人上门,就说明局面没有恶化,不管皇帝恢复了多少意识,但肯定是醒了,才没人敢轻举妄动……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戴华咋舌道:“想不到皇帝老儿的命这么硬,这样都能活过来!”说着不无遗憾道:“那胡道士怎么就不把药下重点,让皇帝直接归西了多利索!”

“你是不是被关傻了?”王贤瞪戴华一眼道:“那样气死皇帝的罪名,可就要落到老子头上了!”

“也是……”戴华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道:“整天在这小院子里憋着,确实有些傻了。”

王贤倒也不好意思再说戴华什么,他被关了这些天,明显感觉火气大了不少,除了对顾小怜一如既往的温柔,对其余人说话都像吃了炸药一样。

“外面的局面,应该已经控制住了吧……”虽然被王贤训得满头包,戴华还是继续问道。

“应该没有恶化,不然咱们还能安稳住在这里,早就换到诏狱去了。”王贤收敛一下火气,吐出一口浊气道:“吴为他们,应该已经在准备下一步行动了吧。”

“一定的。”戴华点点头,“吴大人又没有被关傻,肯定误不了事……”

说出这有些傻气的一句,戴华心说要糟,这不找着挨骂么?

但王贤只瞥了他一眼,忍住了没骂。让戴华好是庆幸……

王贤所料没差,朱棣苏醒之后,所下的四道旨意,可谓对症下药。先是沧州的蒙古骑兵接到旨意后,马上乖乖交出了河关,然后迅速转移到天津大沽口上船,回了关外。

关外的朵颜部见大明送回了自己的部族,也马上就收兵,几个蒙古王公还装模作样的上表请罪,恭祝皇帝万寿无疆。

二月底,山东方面的局势也明朗了。柳升返回了济南,接替张辅重掌帅印,被摆了一道的英国公,尽管依然保持着国公的优雅气度,但交出帅印后,当日就出了济璾,返回北京城。显然一刻都不想在这让自己颜面扫地的伤心处停留。

柳升回到山东,很快重整了军队,挥军济宁。几次交战后,击退了白莲教,救出了被围困的郑和军队和太子殿下,彻底解除了大运河的危机。

不过白莲教也不是一无所获,他们趁机夺取了青州城,重新打通了和胶东的联系,便果断放弃了乐安州,全员退回到青州,背靠着胶州大本营,再无随时被扼杀在外的危机了……而且被朝廷****后,佛母也公开露面,约束军队,号召教徒安心生产,争取早日恢复胶东的生机。

魏源、储延等人也在鲁北鲁西南一带打击豪强,将因为战乱无主的荒地重分给农民,提供种子耕牛,大力发展劝农劝桑。

老百姓才不管谁当皇帝,只要能给他们带来安宁,让他们有地种,有饭吃,他们就拥护。随着春耕开始,山东境内彻底熄灭了战火,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热火朝天的劳动景象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