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九六章 新局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0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请殿下让一让,臣要进去冒死直谏!”杨士奇向前一步。

“不行!”赵王寸步不让,疾言厉色道:“皇上被王贤那厮气的中风,眼下才刚刚醒来,你又要进去惹皇上发火,你要逼死皇上吗?!”

“事关国体,就是粉身碎骨,为臣也必须进去!”杨士奇十分坚决道。

杨荣和金幼孜也站在杨士奇身后,一起沉声说道:“请殿下让开!”

“不让!”赵王冷笑一声,厉声道:“莫非你们要逼宫不成?!”

“都住嘴!”双方正在针尖对麦芒,王贵妃从宫中出来,横眉冷目斥责道:“你们心里还有没有皇上?吵吵闹闹是何存心?!”

“娘娘……”三位大学士看到王贵妃满面怒容,便知道今日只能罢休,气势登时散去。

“还不快滚!”王贵妃黑着脸,将一众王公大臣统统赶出去。

王贵妃是实际上的后宫之主,发起火来,一众王公也只能退避三舍。。

出了皇帝寝宫,赵王向三位大学士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瞥,便施施然离去了。

看着赵王的身影,杨士奇眉头紧锁,神情严峻。

“士奇兄,您今日是怎么了?”金幼孜有些不解的问道:“为何要跟赵王起冲突?”

“哎……”杨士奇叹了口气,抬头看看阴沉的天色道:“要变天了。”说完这没头没脑一句,便转身离去了。

“勉仁兄,士奇兄什么意思?”金幼孜被搞糊涂了,只好再问杨荣。

“幼孜兄,士奇兄的意思是,从今天开始,咱们得为将来打算了……”杨荣低声说一句,也跟着杨士奇离去了。

“难道我们以前,不为将来打算吗?”金幼孜摇摇头,赶紧跟了上去。却见二杨前进的方向不是回内阁,“我们去哪?”

“太医院。”杨荣淡淡说道。

太医院和内阁都是专门为皇帝服务的机构,也设在西苑之中。三位大学士步行到了太医院中,正遇上赵王从金院判的值房出来。

见又碰上赵王,金幼孜一下子瞪大了眼睛,全都明白过来。

“三位学士好巧啊。”赵王看着三人,笑道:“晚上本王在******设宴,请三位大学士务必拨冗光临。”

“臣等公务繁忙,只能心领王爷的好意。”杨士奇淡淡说道:“再说王爷,皇上如今还病着,大张筵席不合适吧。”

“怎么不合适?父皇逢凶化吉,我这个做儿子的正要好好庆祝一番。”赵王笑道:“大杨学士不来就算了,小杨学士和金学士可一定要来。”

“我等恐怕也没时间……”二人自然和杨士奇共同进退。

“实在太可惜了,那咱们回头再约吧。”赵王大有深意的看看三人,摇摇头,拱拱手离去。

“皇上刚躺下,他就开始拉帮结派了!”看着赵王的背影,金幼孜恨恨说道。

“我等势单力孤,如何斗得过他?”杨荣忧心忡忡道。

“我等拼上命也得为皇上为太子,看好这个家!”杨士奇目光坚决的沉声说道:“进去吧。”

“嗯。”二杨并肩进了金院判的值房。

金幼孜落在后头,有些不可思议的想道:‘怎么转眼之间,敌人就从王贤变成了赵王,这变化也太快了吧!’。

太医院,金院判值房中。

三位大学士板着脸坐在金院判面前,好似三堂会审一般。

“金太医,我再问你一遍,皇上的病,到底能不能好起来?”杨荣冷声问道。

“三位学士就别逼我了,皇上的病情是太医院的最高机密,下官不能说。”金院判苦着脸道。

“那你为何告诉赵王?”金幼孜逼问道。

“下官也没有告诉赵王啊。”金院判连忙摆手道。

“你骗谁呢?”金幼孜冷声道:“我三人和赵王前后脚进来,相差不过盏茶功夫,你要是没告诉他答案,他岂能轻易放过你?肯定还在这里软磨硬泡!”

“我真没说……”金院判被说中了,心虚的低下头道:“没说……”

“金院判,”一直默不作声的杨士奇这才开口道:“现在情况你也清楚,太子和太孙殿下都不在京中,山东各地又乱成一片。稍有不慎就会被乱臣贼子抓住机会祸乱社稷!到时候天下大乱,黎民倒悬,我们这些做臣子的无能为力则罢,可要是明明可以为保全社稷出一把力,却因为这样那样的顾虑不肯出力,真到了追悔莫及的那一天,纵使以死谢罪,又有何颜面去见太祖皇帝?”

金院判是朱元璋时期的太医,深知太祖皇帝平定天下、重塑社稷之不易,杨士奇这样一说,他果然深受触动,神情纠结起来。

“这样吧,”杨士奇变通道:“我来提问,你不用回答,只需要摇头点头,就不算是违反原则了吧?”

金院判纠结良久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

金幼孜和杨荣大喜,紧紧盯着金院判。

“皇上的病,还有没有复原的可能?”杨士奇沉声问道。

金院判颓然摇摇头。

三位大学士神情一黯,金幼孜嘶声问道:“皇上难道要一直瘫下去?”

金院判点了点头。

“皇上还有多长时间……”杨荣低声问道:“一年?”

金院判摇头。

“半年?”杨荣追问道。

金院判眼里含泪,终于忍不住嘶声说道:“最多半年,还得是老天保佑,不然皇上随时都可能……”说到这儿,他已经泣不成声说不下去了。

杨士奇三人却暗暗松了口气,他们最担心皇帝会撑不过十天半个月,那样连给他们布局反制的机会都没有!

“赵王都问了你什么?”定定神,杨士奇沉声问道。

“一样的问题。”金院判用袖子擦擦泪,低声道:“我告诉他皇上的病还有好转的可能,但他压根不信,拿了我的医案去问别人了……”

“你要尽全力医治皇上,最起码要让皇上把这半年撑过去!”杨士奇定定看着金院判,一字一句的嘱咐道:“让皇上撑过半年,你就是大明的功臣!将来我送你一个伯爵!”

“不用杨学士吩咐,老臣也会用尽全力延长皇上的圣寿的……”金院判点点头,向杨士奇三人抱拳道:“我会随时向学士禀报皇上的病情,也请三位学士全力保全社稷吧!”

“怎敢不尽心竭力!”三人郑重的向金院判还礼。。

赵王府,朱高燧回府之后,第一件事便是沐浴,洗去身上沾染的淡淡药味,然后换一身崭新的袍服,出来和韦无缺相见。

比起在山东时,韦无缺又消瘦了不少,昔日洋溢在眉宇间的自信也不知去了哪里。他手中拿着那份医案,坐在那里默然不语。

“无缺,怎么样?”赵王坐在梳妆台前,貌美如花的小太监,为他梳理着如瀑的长发。

“从这份医案看,皇帝的脑卒中是不可能好转了。”韦无缺缓缓说道:“无非就是能苟延残喘多久罢了……”

“多久?”赵王一点都不怀疑韦无缺的判断。韦无缺是罕见的杂家,奇门遁甲、医卜星象,单拿出哪一项来,都是一流水准。

“最多半年,快的话说不定明天就蹬腿。”韦无缺神情恹恹道。

“能不能更精确一点?”赵王微微皱眉道。

“不行。”韦无缺摇摇头,“你当我是神仙?”

“嗯……”赵王感到有些气闷,挥手让小太监退后,然后站起身来,走到韦无缺的面前,伸出修长的食指,勾起韦无缺尖削的下巴,痛惜的凝视着他,柔声道:“无缺,这不像你。”

“怎么不像我?”韦无缺感觉就像被毒蛇的信子舔上一般,心头一阵厌恶,不着痕迹偏过头去。

“从前的你,是多么的自信,整个人就像能发光。”赵王倒也不以为意,轻声道:“可看看你现在,遇到点打击,整个人都蔫了。”

“是么?”韦无缺露出一丝苦笑道:“也难免,是谁一次次败得体无完肤,都有受不了的时候。”

“答应我,再振作起来好吗?”赵王温柔的看着韦无缺,沉声道:“这一次,我们一定会赢的。”

“会么?”韦无缺轻声反问一句。

“一定会的!”赵王加重语气道:“这次不同以往!”顿一顿,他沉声道:“父皇一病不起,时日无多。太子太孙都不在京里,我二哥也已身亡。这是老天赐予我们的绝佳机会!天予弗取,反受其咎啊无缺!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韦无缺点点头,语气中却没多少信心。

“你是担心姓王的会坏我们的好事?”赵王轻声问道。

“嗯。”韦无缺又点了点头,黯然道:“你说我没用也好,丧门也罢,总之只要有王贤在,我就没什么信心……”

“他已经插翅难飞!东厂的人马森严戒备,他翻不起任何风浪来了!”赵王沉声道:“你要是还不放心,我便取他的性命,如何?”

“取他性命?那老太监能答应你?”韦无缺却是不信的。

“换做以往,他自然不会答应。”赵王笑了起来,脸上洋溢的自信和锋芒,却是前所未见的。“但今时非同以往,老太监也得为自己做打算……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