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九五章 天变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0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他什么都没说,就乖乖搬家了?”赵王一扫恹恹的神情,满面疑惑道:“又来这套逆来顺受的把戏?”他可是亲眼看了王贤对朱棣逆来顺受,最后突然翻盘,把皇帝活活将死的全过程。一听说王贤对自己也来这套,整个人都感觉不踏实。

“是。”杨太监轻声道:“他手下人还有些不满,想要争辩几句,也被他拦住了。”

“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?”朱高燧眉头紧锁。

“甭管他卖的什么药,一关到那里头去,就是个叫天天不灵、叫地地不应。”杨太监轻笑道:“王爷还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“父皇当时也是这么想……”朱高燧轻哼一声,要是到现在他还相信王贤束手无策,就是实在是太过天真烂漫了。他相信王贤示之以弱不过是蓄势待发的策略而已,任何人就此以为可以随意蹂躏王贤,必定会遭到最猛烈的反噬,就像他的父皇……

不过朱高燧想破脑袋,也想不明白王贤有什么后招,只能先放在一边,点点头道:“去吧,严密监视。”

“要不要在他的饮食里加点儿料?”杨太监阴测测道。

“不要轻易招惹他。”朱高燧却断然摇头道:“他既然乖乖进了笼子,大家还是相安无事的好……”转念之间,朱高燧已经想清楚,留着王贤吸引所有人的目光,正方便自己暗中做一些事情。要比冒险杀了王贤,承受不可预料的危局,来的更划算一些。

杨太监还要说什么,突然听帷幕内王贵妃一声惊喜的尖叫:“皇上醒了!”

赵王闻言,摆手示意杨太监退下,便急匆匆穿过层层帷幄,跑到皇帝的龙床前。

果然见朱棣睁开了右眼,眼珠缓缓转动,右半边嘴唇微微颤动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。但皇帝的整个左半边身子却没有一丝动静……

“皇上还是抓紧休养要紧,什么事等好了再说不迟。”王贵妃忙抹泪劝道。

朱棣却不理会王贵妃,吃力的从牙缝中挤出几个糊不清的字节:“张虎……增么会派?”

众人一片愕然,不知道皇帝在说什么。还是赵王最先听明白过来,沉声问道:“父皇是不是要问,张辅怎么会败?”

朱棣吃力的微微点头,显然赵王说对了。

“回禀父皇,英国公到军中时间太短,官兵不肯真正效力,而且明显有放水的迹象,张辅焉能不败?”赵王沉痛道:“后来送到的详细战报上说,当时英国公接到情报,说白莲教军队倾巢出动,要去攻打青州城。但英国公通过他们的动向,断定他们的目标是济宁。赶忙传信给守备大运河的郑和部,让他们加强戒备,同时率领一万兵马试图增援济宁,然而白莲教的军队十分狡猾,得知英国公出兵,马上调转方向,意图先消灭英国公的军队!”

“双方军队在途中遭遇,英国公以本部五千兵马为先锋,原山东都司五千兵马殿后,与白莲教军队展开鏖战,眼看要击溃来敌,白莲教突然从后方杀出一支军队,殿后的五千兵马不战而溃,消失的无影无踪,英国公腹背受敌,寡不敌众,为避免全军覆没,只能退向济南……”

朱棣那张呆滞的脸上,升腾起愠怒之色,提高声调嘶叫道:“西在呢?”

“父皇问的是现在吧?”朱高燧神情一黯,低声道:“击退英国公后,白莲教军队合兵一处,围攻济宁城,守备大运河的军队拼死抵抗,基本已经消耗殆尽,济宁城危在旦夕……”为了安慰一下皇帝,朱高燧忙又说道:“不过青州城仍在朝廷手中,儿臣与几位大学士商议后,已经斗胆发廷寄,催促在青州的军队,支援济宁城了……”

“有个屁用……”朱棣怒不可遏的哼一声,口水便顺着面颊淌下来,王贵妃赶忙用手帕帮他擦去。朱棣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艰难的嘶声道:“赶紧……样柳星回去……”

“父皇的意思是,赶紧让柳升回山东?”朱高燧倒是理解的越来越快。

皇帝眨眨刅皮,表示他说对了。

“另外,赦免佛母……”说完这句话,朱棣闭上了眼睛,一滴浑浊的泪水顺着皇帝的眼角淌下来。

“是。”朱高燧何等聪明,自然知道这是消除眼下混乱最简单的办法。道理十分简单,山东之所以重新乱成一团,不过是因为皇帝将王贤和柳升调回京城,又试图逮捕佛母,才会出现这样的反弹。只要朱棣能忍气吞声,不再试图颠覆山东的局面,山东的局面自然又会退回到从前……

“那……沧州的蒙古骑兵,还有山海关外的朵颜部,又该如何应对?”其实这些话不应该赵王来问,但赵王要趁着太子太孙都不在,树立自己皇帝代言人的形象,就必须越俎代庖,将请示汇报的权利,牢牢抓在自己手中。

“派人去沧邹……告诉那些蒙古银,朕会安排船只送他们回辽东……”朱棣真的一个字都不想说,但这些决定,也实在只有他才能做。

“是,儿臣会马上派人去沧州,传旨意给那些蒙古人。”朱高燧顿一顿又道:“儿臣建议,同时传旨给关外的朵颜部,勒令他们立即退兵,则可以得回自己的族人。否则朝廷将把那些蒙古骑兵尽数斩首!相信他们一定会畏惧皇上天威,赶紧皇上仁慈的。”

朱棣仍然没有睁眼,但微微点头,显然是同意了。

“还有。”朱高燧见皇帝默认了自己上传下达的地位,不由愈加兴奋,又要再请示。

“赵王,皇上刚醒过来,不宜太过操劳。”王贵妃看不下去了,打断赵王道。

“娘娘,儿臣也心疼父皇,但事关社稷,必须要请示圣意。儿臣长话短说就是。”赵王恭敬的让王贵妃碰了个软钉子,然后径直对皇帝道:“还有太孙殿下在河套失踪一事,请皇上示下。”

“不…管……”朱棣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失望之情,嘶声说道。

“父皇先休息吧,等父皇龙体康复一些,再说这件事。”赵王行礼退下,看似是王贵妃的话起了作用,实则是他担心朱棣消了气,会传旨把太孙找回京城,那对他的大事来说,可就大大的不妙了……

赵王走出内宫,在外殿焦急等候的众王公赶忙围上来,七嘴八舌问道:“王爷,皇上怎么样了?”

“托祖宗的洪福,父皇醒了。”赵王红着眼圈,满脸清醒道。

“太好了!谢天谢地!”众王公如释重负,朱勇对在门口的杨太监道:“杨公公,请通禀一声,我等要到皇上床前问安!”

“这……”杨太监看看赵王,想起两人之前的约定,一脸为难道:“皇上刚醒,状况还不是很好,贵妃娘娘不许任何人打扰。”

“是啊诸位,本王已经告诉父皇,诸位在外头候了一天一夜。”赵王温声说道:“皇上已经知晓诸位的忠心,诸位先请回去歇息吧。”

“杨公公,我等有军机要务要请示皇上,片刻不能耽搁。”杨士奇虽然还没弄清赵王的算盘,但深厚的政治智慧告诉他,这种时候谁离得皇帝越近,谁就越主动。所以他坚持要见到皇帝。

“呵呵,杨学士,就不要让杨公公为难了。”赵王这次没让杨太监顶缸,笑着说道:“父皇方才醒来时,已经把要办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,杨学士问本王即可。”

杨士奇陡然警惕起来,狭长的双目微微一眯,神情旋即恢复如常,淡淡道:“也好。请问王爷,皇上有何旨意?”

“第一道旨意,立即传旨安远侯柳升返回山东,重掌兵权。”赵王便沉声道:“第二道旨意,立即传旨沧州,命那些蒙古人不许轻举妄动,朝廷会安排船只送他们回辽东。第三道旨意,立即传旨山海关外,勒令朵颜部立即退兵,则可以得回自己的族人。否则朝廷将把那些蒙古骑兵尽数斩首!”

“遵旨。”见赵王说完,杨士奇躬身领受皇命,又淡淡问道:“王爷,皇上还有别的旨意吗?”

“哦对了,还有……赦免佛母。”赵王叹了口气道:“为了稳住山东的局势,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“遵旨。”这本就是题中应有之意,把柳升放回山东,就标志着朝廷接受与白莲教二分山东的现状。横竖短时间内,都拿佛母没办法了,还不如痛快赦免她的罪名,免得自己尴尬。

“还有吗?”杨士奇接旨之后,再追问一句。

“没有了。”赵王道:“皇上只有这四道旨意。”

“那微臣还是得进去一趟,”杨士奇正色道:“事关国本,就是豁上被娘娘责罚,微臣也得问一问皇上的意思。”

“我问过……”赵王岂是那么好相与的,依然牢牢挡在杨士奇面前,沉声道:“父皇只有两个字,不管。”

“是不管太孙殿下,还是不管太子殿下?”杨士奇目光转冷,审视的看着赵王。

“都不管。”赵王也冷冷看着杨士奇,硬邦邦的回应道。

瞎子都能看出来,两人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,众王公都是人尖子,马上就品味出这二位在争什么,全都死死盯着两人,心里盘算着该如何自处。

“不管是太孙还是太子,都是一国之本,岂能置之不顾?”杨士奇紧紧盯着赵王,昂然道:“请殿下让一让,臣要进去冒死直谏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