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六章 低头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1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如果大老爷不管你们,他大可不下这条禁令,让你们拿自己的祖业,去还那点救命粮!那样既不得罪你们,又不得罪大户,还损害不到官府,何乐而不为呢?”吴为怒火熊熊道:“但他还是下了这条禁令,他为什么自找麻烦?还不是为了保护你们的产业!你们非但不领情,竟然还背后捅刀子!还算人么,你们!”

遭到吴为的指责,老人家们都沉默了。原先大户们觊觎他们的田产,他们自然感到气愤,也很感激魏知县。但当他们听说,大户们要买的,不是民田而是官田时,情绪便起了变化。

反正是官府的土地,贱卖贵卖跟他们有何关系?所以他们不再介怀大户的贪婪,反而成了大户的帮凶,逼着县里赶紧卖地换粮食!

“既然要卖官田,那为什么迟迟不成交?”一个老人小声道出了他们的心声。“反正是那些外县人开的,管他贵贱了……”

“愚蠢!”吴为骂道:“那些外县人不过是雇工而已!我富阳县出钱出粮,雇着他们开荒,开出来的地算谁的?还不是我富阳县的!”

老东西们不吭声了,心说反正不是我们的……

“你们也知道开梯田的成很高。即使以最保守的算法,一亩田的钱也在二十两银子以上,这还不算土地身的价值。这些钱说是县衙出的,可县衙的钱哪来的?每一都是你们交上来的!”吴为沉声道:“而大户们对已经开好的梯田,只出四石五,还没完工的那些,更是低到三石!连四分之一的钱都收不回来,如果大老爷答应了,这不等于把县里七成以上的积储,全都白给了那些大户么?那可都是你们交上来的皇粮啊!”

老东西们终于变了脸色,若没有吴为提醒,他们万万不会想到,大户们是在变相侵吞民脂民膏……但要是能讲清道理,也就没有愚民了,几个老顽固仍只看眼前道:“市井小民不懂大道理,只知道不管卖贵卖贱,我们都只能得到点糊口之粮而已。”

“你们……”吴为气得说不出话来,他也无话可说了。还能指望这些小老百姓,去替朝廷替官府考虑?

签押房里一阵安静,众人才发现魏知县已经沉默很久了,只见他静静躺在床上,双目满是浓浓的悲哀。魏知县终于深切体会到,当初永乐皇帝对他说的那句——做官难,做好官更是难上加难了!

他一心一意做好官,希望无愧于朝廷、无愧于百姓、无愧于自己的良心。然而他越想处处周全,就越是都不周全……县的百姓们不满意,大户们不满意,身边的官员不满意,灾民们也不满意……真是可怜可叹可笑!

良久良久,魏知县才回过神来,却不愿看那些老人一眼,他望着屋梁幽幽道:“明天卖地……”

“多谢大老爷!”“大老爷仁慈!”“大老爷观音再世啊!”老东西们这下满意了。

“大老爷……”吴为却满眼是泪……

待那些老东西,心满意足的告退,吴为才对魏知县嘶声道:“大老爷,真至于此么?”

“大道理说一万,老百姓不愿跟你一起勒紧裤腰带也白搭……”魏知县黯然道:“待灾情过后,官会上书自劾的。”

“大老爷何罪之有?”吴为摇头泣道:“您是无可指摘的好官!”

“你谬赞了。”魏知县却痛苦道:“我太好大喜功,太妇人之仁了,要是早听王贤的,只给民夫吃个半饱,哪怕是七分饱,也不至于等不到他回来……”

吴为默然,他知道王贤说过,‘以工代赈’,赈才是,工只是避免灾民吃白食,引起县百姓不满而已。但魏知县希望出政绩,将‘工’当成了目的,结果梯田是轰轰烈烈搞起来了,但消耗也太大了……

在大灾之年,粮食就是钱,就是信心的来源,魏知县在以工代赈的路上走得太急,原该到的两湖之粮又逾期,一下子就没了钱,不得不任人宰割。

两人都清楚,王贤短时间内返回的希望十分渺茫,如果不想让富阳县发生骚乱,只有吞下贱价卖田这枚苦果了……

第二天日上三竿,杨员外和王员外两位大户代表才姗姗来迟。

踏进衙门口时,两人都从对方眼中,看到了志得意满之色,管你是强项令,还是卧虎令,终究不是我们的对手!

吴为面无表情的,将他们领进签押房。

魏知县也是面无表情的坐在大案后,面前摆着一式两份的契约。

两人行礼后,魏知县没有看座,只是缓缓道:“看看吧。”

吴为便各给两人一份契约。

两位员外一看……一万亩田地整体出售,一亩成田搭配四亩半成田,总价是十八石稻米。

杨员外皱眉道:“应该是十六石五才对。”

“成田四石五,半成田不到三石五!”魏知县重重拍案道:“官已经让了一大步,你们还要死咬着呢?”

“呵呵……”这价钱倒也可以接受,但他们这次买田,已经比预想的贵了。两位员外心说,这时候应该乘胜追击,跟他客气没意义,纯属跟钱过不去。王员外便干笑道:“要是我们说了算,肯定就答应大老爷了。”

“可我们说了不算,”杨员外一副商量的口气,接着道:“要不明天再谈,我们回去商量一下,看看有没有可能再让让。”

魏知县岂能不知,他们这是在要挟自己,一张脸变得铁青。

“欺人太甚了吧!”吴为怒不可遏道:“你们就不考虑日后了么!”

“吴令史这话好没道理。”杨员外撇撇嘴,冷下脸道:“我们奉公守法、与人为善,官府凭什么威胁我们?”

“罢了罢了,买卖的前提是自愿,”王员外大摇其头道:“既然县尊这么不愿意,我们也不要勉强了。”

“就是,好像我们强买强卖似的,”杨员外也点头道,说完两人作势要走!

“回来!”魏知县低喝一声,对吴为道:“按他们的意思,重写一份。”

两个员外的眼中流露出胜利者的神情,却又听魏知县淡淡道:“但有一句话你们记住。你做初一、我做十五。今日不跟我讲情面,他日也不要求我讲情面。”

魏知县声音不大,两个员外却从心底升起寒意,陡然想起那句‘破家的县令、灭门的令尹’!但旋即又自嘲的笑起来,怕他个球,大不了走走关系,把他从富阳撵走就是。

于是,两人装作没听见的,等着吴为重写了契约,再仔细看一遍,确认无误了,才在上头签字画押。

吴为也替王贤在上头签字了,然后黯然将一式两份的契约,摆在魏知县面前。

魏源提起笔来,只觉重逾千斤。落笔写下自己的名字,也给自己的仕途画上了句号……贱卖官田之事,必须有人负责,就算朝廷和省里不追究,他也过不了自己这关,不会再觍颜当这个朝廷命官了。

当然光签名是没用的,哪怕民间田产买卖,都需要县官用印才能生效,何况是官田了。搁下笔,他打开印盒子,拿起那枚知县大印,在约书上按下,拿起,再在另一份上按下,契成……

两个员外捧着约书,兴高采烈的离去了……

魏知县痛苦的闭上眼,失败,自己彻底失败了……

吴为愤恨地一拳打在椅背上,竟将那花梨木的官帽椅,打了个粉碎!

当天下午,大户们便按照契约,将一万七千石粮食,运到了永丰仓,其中九千石是购买那两千亩成田的全款;还有八千石,是另外八千亩半成田的定金。

无论如何,富阳县的粮食危机过去了,老百姓松了口气,大户们更是在李员外的别业里,通宵达旦的摆酒欢庆,彻夜笙歌,庆祝大发利市是一方面,但更让他们高兴的是,那桀骜不驯的魏知县,终于向他们低头了!

这一点非常重要,因为对乡绅巨室来说,势压州县,至少是结好州县,才是他们习惯的生存模式。在这种模式下,他们可以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,风风光光的傲立在乡间。但魏源不愿与他们沆瀣一气,更想将他们压倒,这是乡绅们如何也不能接受的。

那么只有将他压倒了,而且他们也做到了……

翌日清晨,富户们才结束了通宵的荒淫,乘车坐轿各自家去了。

杨员外坐在自家的马车上,得意的哼着小曲。这次他居功至伟,得到的好处也最多,足足两千亩梯田,至少值六万两银子。就算扣掉给那位同宗大人物的,也足够他三代挥霍了。

想到得意处,小小车厢已经容纳不了他膨胀的心,杨员外让人卸掉车帘,像国王巡视领地一样,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百姓。

突然他目光一凝,仿佛白日见鬼!

他竟看到那个应该还在苏州求告无门的王贤,在几个伴当的簇拥下,从码头方向走来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