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九一章 逆臣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0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侯爷快谢恩吧。”黄偐的声音近似哀求。

“臣,谢主隆恩。”王贤这才缓缓下跪,磕头谢恩。

见王贤跪下谢恩,朱棣也是松了口气。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赶紧退朝,结束这场作茧自缚,自取其辱的拙劣表演。

哪知王贤话锋一转,又昂首道:“但不敢接旨。”

“为何?!”朱棣只觉着一阵阵气血上涌,嘴唇忍不住的哆嗦起来。

“因为臣遭百僚弹劾,在证明臣无罪之前,不敢接受任何封赏。”王贤缓缓说道。

见王贤蹬鼻子上脸,朱棣额头青筋直跳。群臣看的心惊胆战,但着实有不少人暗叫痛快,屈服在朱棣的淫威下这么多年,他们终于看到了有人敢打皇帝的脸,实在是三生有幸!看过一回这辈子都值了!

所有人瞪大了眼睛,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瞬间。

朱棣已是骑虎难下,前所未有的屈辱和愤怒充盈着他的全身,就是当年为躲避建文帝的迫害,装疯****喝尿,那份屈辱也赶不上今日的一半!

但残存的理智告诉朱棣,这时候不能不忍耐!因为那五份军报上的噩耗,足以压垮他的江山社稷!

朱棣深吸一口气,定定心神对王贤道:“不遭人妒是庸才,区区捕风捉影之说,爱卿不必放在心上……”

“空穴来风未必无因,臣请皇上彻查,还臣一个清白。”王贤却依然坚持道。

“不必了!朕说不必就是不必了!”朱棣猛地一拍桌子,勃然发作起来,但发作的对象却是那些受命攻击王贤的大小官员:“这阵子从科道到六部,有些人,扇阴风,点鬼火,一片风言乱语!朕在这里跟尔等说明白!王贤是朕的股肱,国之砥柱!是他出生入死,战于疆场,尔等才能在京城安享太平!才能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做,整天鸡蛋里头挑骨头,不惜污蔑功臣来沽取直名!”

那群官员被朱棣骂得狗血喷头,心里头更是叫起了撞天屈,‘陛下啊!不是让我们当托的吗?!’但这时候也只能一声不吭,任由皇上发泄。

看着这些家伙一个个面如土色,那些没掺合的官员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,偏还得强忍住笑,一个个表情古怪至极。

“朕今日把话放在这里,谁要是再敢拿那些莫须有的罪名攻击乐安侯,朕定斩不饶!”朱棣整个人站起来,杀气腾腾的重重拍案,眼前一阵阵血红之色,只觉眼前的王贤幻化成了从地狱中逃出恶魔一般……

王贤这才领旨谢恩,不再继续矫情。

“退朝!”听到王贤谢恩,黄偐竟有如蒙大赦之感,赶忙变了调的叫唤起来。

“臣等恭送皇上。”百官赶忙俯身叩首。

朱棣本就是站在龙椅前的,拂袖想要逃离这让自己受尽屈辱的地方,却一阵天旋地转,身子向一侧软软的一歪。幸好旁边太监赶忙扶住,才没有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群臣这时候全都俯身在地,倒没有看见这一幕的……

等群臣抬起头来,朱棣已经在一众太监的簇拥下,不见了踪影。

公卿大臣们从地上爬起来,忍不住纷纷望向王贤,心中砰砰直跳,目光中满满都是畏惧,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和他搭话。

王贤也不看百官,站起身来,拍了拍膝盖的浮尘,便径直扬长而去。

等到王贤走远了,百官这才敢动弹,一面向外走,一面忍不住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:

“我怎么感觉像是在做梦?”

“可不是吗?昔日的霍光、曹操也不过如此吧……”

“何止,今上可不是昌邑王、汉献帝啊!”

“哎,今日这一场倒是痛快,只怕埋下株连九族的祸根!”

“没有这一场,皇上难道就不会诛他九族了?”

“也是,横竖死路一条,干嘛不痛快一点?他还真敢啊……”

“未必,今上可不是十年前的今上了……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什么都没说……”

杨士奇和杨荣走在最后头,看着百官渐行渐远,听着那些议论声渐渐消失,两人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忧虑,这才转回内阁。

回到内阁坐定,二杨依然有些魂不守舍,久久不语。直到金幼孜推开门进来,大声嚷嚷道:“看这五份军报!”

听说金幼孜将军报的内容拿回来了,二杨这才定下神来,杨荣起身赶忙将五份军报抓在手中,和杨士奇传看。只见——

第一份军报说的是,数千蒙古骑兵出现在北直隶沧州一带,击溃了瀛洲卫,截断了大运河!

第二份军报说的是,佛母回到山东,率领白莲教大败张辅的军队,围攻济宁城,正与守卫运河的郑和军队激战!郑和军寡不敌众,如果没有援兵,必定支撑不了多久。

第三份军报说的是,太子一行被困在济宁城中,形势岌岌可危。济宁知府向朝廷请求火速救援。

第四份军报说的是,辽东的朵颜三卫突然进逼山海关,说是关外去年冬天大寒,冻死牛羊无数,请皇帝赈济。

第五份军报说的是,在宣府巡视的太孙殿下队伍,遭到来路不明的蒙古人攻击,现已躲入河套,失去联系,宣府守军一面紧急调动寻找,一面向博尔济吉特部求助,希望如果发现太孙殿下,能够提供保护。

五道噩耗就像五座大山,压得皇帝不得不弯下腰来!朱棣一点也不怀疑,如果自己执意要杀王贤,这大明朝立即就会天下大乱!这才是朱棣无论如何也不能承受的打击……。

看完军报,二杨恍然大悟,杨士奇长叹一声道:“怪不得!怪不得!”

虽然他没说怪不得什么,但另外二位都知道他说的是,怪不得皇帝的恨不得将王贤碎尸万段,却不得不放过他,还得对他虚与委蛇……

“太毒辣了!太疯狂了!”杨荣摇着头,难以相信大明朝居然有臣子敢做出这样的事情!

“是啊,王贤疯了,他是故意要让皇上低头出丑……”金幼孜也失魂落魄道:“想不到我大明朝居然出了个曹操……”他还是难以置信,看着二杨道:“那些截断运河的蒙古骑兵,不可能是王贤派出的吧?”

“那些蒙古骑兵是汉王从辽东雇来的,后来汉王兵败,海路断绝,他们回不了辽东,便在山东境内流窜。”杨士奇沉声说道:“想必是王贤派人将他们收服,利用骑兵的优势,躲开重兵把守的山东段运河,绕到沧州发动了突袭。”

“这一手,”金幼孜素来相信杨士奇的判断,喃喃说道:“实在太致命了!”

大运河是北京城的主动脉,北京城百多万军民,每日所需物资的数量极为恐怖,贫穷的北方各省根本无法供给,全靠大运河从富庶的江南一带吸血过来供养。这些大学士十分清楚,一旦运河被切断,江南的物资供应不来,京城三天之内就会出现短缺,半月之内就会出现饥荒,最多一个月就会变成人吃人的人间地狱……

“那朵颜部是怎么回事?”金幼孜又问道:“他们凑什么热闹?”

朵颜部便是当初朱棣从宁王手中借来的蒙古铁骑,后来在靖难之役中立下奇功。朱棣夺位之后论功行赏,将朵颜部分为三卫封在辽东,号称朵颜三卫。只是这些蒙古人素来认钱不认人,对明朝并没有多少忠诚的念头,所以汉王才会借兵成功。

不过朱棣的威名之下,朵颜部还是十分老实的,这次突然大举出现在山海关外,实在令人费解。

“应该是王贤派人联系的他们。”杨荣缓缓道:“既然汉王能从他们手里花钱雇兵,王贤花点钱,自然也能让他们配合一下……”

“如果只是这样,皇上也不会担心。”杨士奇却神情凝重道:“关键是关内这数千蒙古骑兵,是朵颜部必须要救回的。”草原上全民皆兵、实力为尊,谁的男丁多,谁就是草头王。加之被大明连年讨伐,如今人丁单薄,元气未复,若折了这几千蒙古兵,朵颜部会实力大损,被其他部落趁机消灭也有可能。

“嗯。”金幼孜点头道:“这样说有道理,朵颜部应该是为了救回蒙古骑兵,蒙古骑兵也应该是为了返回关外,”说着不解道:“那为何他们不直说呢?非要找一些奇怪的借口。”

“应该是王贤在捣鬼……”杨荣沉声道:“他很清楚蒙古人的想法,借口帮他们脱身,驱动他们帮自己造势。”

“差不多是这样,但谁也不敢赌,”杨士奇神情凝重的缓缓道:“蒙古人对京师形成夹攻之势,不管是真是假,都必须做最坏的打算。”山海关是京城的北大门,沧州是京城的南大门,北大门有人扣关,南大门更是直接被攻陷。京师震动,社稷不安,换成谁是皇帝,都会急火攻心,什么也不顾也得全力解除这近在咫尺的危机!

“那太子太孙殿下又是怎么回事?”金幼孜又不可思议道:“二位储君难道不明白,皇上此时把他们遣出京城,其实是爱护他们。他们此举只会适得其反,惹祸上身啊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