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八七章 万箭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2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王贤瞪大了两眼,死死盯着顾小怜眼角的那滴泪,泪水划过她洁白如玉的面颊,转眼滴落在地面上,消失的无影无踪……但那一滴晶莹夺目的泪水,却已经永远定格在王贤的记忆中,永远都不会消失!

王贤是如此的惊喜,以至于戴华进来他都没察觉。看到王贤欣喜若狂的样子,戴华轻声唤了句:“大人……”

“太好了!”王贤正满腔的兴奋无人分享,一把抓住戴华的胳膊,激动万分的叫道:“她能听见我的话了,她能听懂我的话了!”

“真的?”戴华也是一阵惊喜,他太清楚王贤这阵子全身心的付出了,真担心再这样下去,自家大人会顶不住自己先垮了……但当戴华仔细的盯着顾小怜打量,却只见她依然如故,没有丝毫的变化,不禁小声问道:“大人,何以见得?”

“她刚才听我说话流了一滴泪!”王贤大声道:“以前我说多少话她都没反应,看来这阵子的治疗有效果!”

“……”戴华却有些不以为然,因为顾小怜有的时候也会被风吹得流泪,心说大人实在是太过心切了,什么都往好处联想。但他决计不会刺激王贤,能让大人高兴高兴,哪怕只是空欢喜也是好的。

待到王贤平复下激动的心情,才看向戴华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“大人,今日朝会,有几个言官弹劾您诸多不法,要皇上严查。”戴华才想起正事儿,沉声说道。

“什么言官?弹劾我什么?”王贤却好似早有预料,一点都不吃惊的问道。

“是刑科给事中顾岩,户科都给事中李旻,还有两名监察御史张文山、刘云辉。”戴华轻声答道:“四人的弹劾大同小异,总结来说,有六大罪状,藐视君上、临阵脱逃、中饱私囊、公器私用、勾结匪类、蓄养死士……”说着,戴华将朝会的记录递给了王贤。

王贤接过记录一边翻看,一边云淡风轻的笑道:“区区几个七品言官,区区几条似是而非的罪状,这就是皇上的出楸吗?”说着竟饶有兴趣的点评起来道:“藐视君上这条站不住脚,我可是一接到旨意就马不停蹄,没有片刻耽搁的。临阵脱逃,我想皇上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拿葫芦谷说事。中饱私囊,这个纯属污蔑了,谁不知道我王家家财万贯,哪用的着喝兵血度日?至于公器私用,这个就太虚了,你们现在已经不是锦衣卫,自然算不得公器。”

“倒是勾结匪类,蓄养死士这两条还能沾点边儿,不过要想拿掉我的脑袋,皇上还得来点儿真格的!”王贤继续好整以暇的为皇帝支招道:“把我杀皇子皇孙的事情摆上台面,不就万事大吉了?”

“皇上丢不起那人……”戴华苦笑一声,旋即忧心忡忡道:“仅凭这些莫须有的罪名,皇上确实不足以定大人的罪,但可以把大人的名声搞臭,更让人担心的是,只要他们有一点证据,皇上就可以无限放大,让东厂把大人下诏狱审讯。一旦进了诏狱,让大人瘐死在里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了……”

“呵呵,不错,有长进!”王贤将那记录合上,拍拍戴华的脑门道:“开始知道用脑子了……”

“大人,我说的不对吗?”戴华瞪大眼睛看着王贤。

“虽不中亦不远矣。”王贤给戴华一个鼓励的笑容道:“要是皇上知道你能把他的想法猜的七七八八,会不会赏你个大学士当当呢?”

“大人,都什么时候了,您还有心情说笑?”戴华无奈的苦笑道。

“散步的时间。”王贤给顾小怜穿好披风,站起来又细心的为她戴好兜帽,扶着她缓缓往院中走去道:“生活已经够苦了,总得微笑着面对。”

“大人,咱们该如何反制?”戴华跟在王贤身后问道:“要不要请咱们这边儿的言官,下次朝会和他们唱唱反调?”

“行了,说你胖还喘上了,真当自己是诸葛亮啊?”王贤没好气的白他一眼道:“该干嘛干嘛去,别在这儿碍眼。”

“大人?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做?”戴华只好站住脚,尤不甘心的问道。

王贤和顾小怜走出好一段儿,才回过头,笑容温和的看着戴华道:“我们能做的都已经做完了,在踏入这座伯爵府之后,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等候最终的宣判。”

戴华瞠目结舌,看着王贤扶着顾小怜,走在寂寥空旷的天井中……

天空湛蓝如洗,有悠扬的鸽哨声从头顶划过……

王贤不作为的结果,便是京中舆论对他迅速的恶化。

京城各衙门中,最不缺的就是见风使舵的墙头草和打落水狗的聪明人,见太子被皇帝发配离京,王贤一进京就被皇帝软禁,朝会上那几个言官跳出来弹劾王贤,也明显出自上面人的授意,聪明人们哪里会不清楚,昔日里炙手可热的忠勇伯、原锦衣卫都督王贤,马上就要步他前任的后尘,死无葬身之地了!

接下来几日,果然各个衙门陆续不断都有官员上书弹劾王贤。按说除了科道言官和部堂长官之外,其余官员是不能擅自上本弹劾一名超品伯爵的。但奏本递上去,通政司一概收下呈送内阁,也没有任何人因此受到申斥,这就让满朝官员感受到更明确的信号——皇上希望看到群起攻之,将王贤批倒批臭的场面!

西苑,今日晴好,煦日暖暖,朱棣难得的在王贵妃的陪伴下走出猫了一冬的寝宫,在南海子畔缓缓散步。马上就出正月,湖面的坚冰有融化的迹象,风也不再像前阵子那么刺骨,朱棣心情大好,随意的和王贵妃说着闲话,感觉眼前的一切都生动可爱了不少。

正说着话,朱棣见杨荣从远处过来,笑着把他招呼到眼前道:“有什么好消息?”

“回皇上,安远侯已经离开山东,眼下差不多已经到沧州。”身为皇帝的机要秘书,杨荣自然知道朱棣眼下最挂念什么。

“嗯。”朱棣点点头,又问道:“太子呢,他没跟柳升碰上吧。”

“太子走的是水路,安远侯走的是旱路,没有碰上。”杨荣轻声道:“太子眼下到了济宁府,应该也很快就到南京了。”

“唔,看来还都算老实。”朱棣摩挲着手中的拐杖,沉吟片刻问道:“王贤呢……”

“忠勇伯回京后,一直闭门不出,只是请了些大夫上门,给他的侧房夫人看病。”杨荣答道:“所有大夫离开伯爵府后,都被东厂的人请去审查,并没有发现异常……”

“京中舆论如何,有多少人站出来揭发他呀?”朱棣说着,将目光从远处收回,紧紧盯着杨荣。

“截至今日,通政司一共呈上三十六份弹章,分别来自六部各寺……”杨荣轻声答道。

“这么少……”距离那日朝会已经过去四天,朱棣以为最少也得有一百多份弹章了。闻言不悦道:“有没有各部长官上表啊?”

“没有。”杨荣只得据实答道:“上表的大都是些六七品官员,只有几名五品官员,还有一些八品以下的……”

“哼!”朱棣脸色阴沉下来:“其余人都在干什么?蹇义、夏元吉、吕震他们为什么不上本弹劾?”

“这……”杨荣听朱棣点名的这些,都是官居一品的部堂高官,不禁犯难道:“这些大员影响太大,可能是担心会被人误解……”

“误解什么?”朱棣冷冷的反问道。

“误解成,皇上要动太子殿下……”杨荣只好硬着头皮说道。

“他们想太多了,太子是太子,王贤是王贤!”朱棣却不容商量道:“朕看他们是想隔岸观火吧?让他们都上本,身为部堂高官,更该以身作则!”顿一顿又看杨荣道:“还有你们这些大学士,一个都不能少!”

“遵旨……”杨荣无奈应下……

在皇帝的压力之下,接下来两天,六部九卿内阁学士也纷纷上本,弹劾王贤勾结匪类、欺君罔上等若干罪名。一看部堂高官们一个不落?全都上本,对王贤的弹劾,俨然变质为是否忠于皇帝的标志。在京官员们哪个还敢怠慢,一时间,弹劾的奏本雪片般飞往通政司。到后来,内阁已经不再统计有哪些人上本,而是统计哪些人没有上本开了……

截止到下次朝会之前,北京城中一千两百余名八品以上官员,只有几十人仍坚持不肯上本,这场对王贤的舆论攻势,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点!

北京城的老百姓都惊呆了,不止本朝本代,就是历朝历代,都从没出现过这种朝中大臣一起弹劾一人的景象!就算那些遗臭千古的大奸大恶之徒,也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……

老百姓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这样一个大功臣、大忠臣,怎么转眼就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****了呢?那些在王贤进城时,听他说过话的老百姓,却全都破口大骂,恨得直跳脚!说朝廷阴险卑鄙、不讲信用,说好了招忠勇伯进京是加官进爵,怎么人一进京城,就直接打入十八层地狱了?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