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五章 怒火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1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魏知县一声令下,县衙便将能空的宅院全都空出来,安顿被房东赶出来的灾民。

老百姓们有几个进过县衙的?就算进过的,最多也就是到了大堂、二堂,其余的地方对他们来说,都是那样的神秘。他们带着好奇的目光,畏畏缩缩的被差役带入一间间房中。

尽管县衙共空出来近一百间房,但有源源不断的灾民陆续赶来,很快就把这些房间占满了。

看着肃穆的县衙里塞满了灾民,那白发老者小声问差役道:“大老爷住哪?”

“喏。”差役用下巴一点道:“正中的院子就是。”

“吓,大老爷的住处也给我们了?”白发老者吃惊道。“那他的家眷怎么办?”

“咸吃萝卜淡操心,”差役骂道:“问那么多干啥?”

却见白发老者已经走进知县宅中,对里面的灾民道:“都出来,这是大老爷的内宅。”

灾民们也大吃一惊,二话不说,全都卷铺盖出来,还没忘了把里面的物件恢复原样。

那厢间,这么多人住进县衙,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安排,魏知县已经焦头烂额了。

当他听说还有很多人没处住时,终于忍不住发火了:“房间不是足够么?哪里还空着?”

“大老爷的宅子。”

“不是让夫人和小姐搬出去了么?”

“夫人和小姐是搬出去了,但灾民们听说是大老爷的宅子,执意不肯往里住。”差役答道。

“唉……”魏知县叹气道:“把秦里长叫过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不一会儿,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过来了。

“让乡亲们住进知县宅吧。”魏知县请他坐下,面上难掩疲惫道。

“我们不能打扰大老爷一家。”秦里长却坚决道:“大老爷不用担心,我们挤挤就是了。”

“我家人口单薄,只有拙荆和小女,”魏知县摇头道:“她们已经住到我学生家了。”说着一抬手道:“就别犟了,这时候,服从安排就是对我最好的支持。”

“这……是。”秦里长只好低声应下。

好容易把灾民们安顿下,又让人妥善照顾他们的饮食,魏知县刚要喝口水,松口气,胡不留又一脸无奈的进来了。

“又怎么了?”魏知县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,有气无力道。

“堂尊,”胡不留吞吞吐吐道:“又有百姓……跪在衙门口了。”

“让他们一并进来就是,”魏知县闭着眼道:“住不开就挤一挤,两家一个房间。”

“这次不是灾民,”胡不留咽口吐沫道:“是咱们富阳的百姓……”

魏知县猛地睁开眼,盯着胡不留,一字一顿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堂尊出去看看就知道了……”胡不留却不愿意刺激魏知县道。

魏知县一言不发站起身,消瘦的身子晃了晃,胡不留赶紧去扶,却被他一把推开。

再次戴上官帽,魏知县步履沉重的踏出签押房,向前衙走去。

这条路他每天都要走,从没像现在这样沉重过。哪怕是方才,听说灾民们被赶出来,他也没有这么沉重。

但走得再沉重,也有走到的一刻。当他走到衙门口,便见百余县百姓跪在栅门外……一见到他出来,那些人便放声大哭起来。

“诸位诸位,”魏知县压住满腔的愤懑,抬起手臂道:“有话好好说,先不要哭了。”

可他的话没有效果,哭声反而更响了……

“你们到底在哭什么?”魏知县从没感到这样无助过。

“他们在哭陈知县。”胡不留小声道:“早先一直在喊,‘陈县令你去了哪?怎么就撇下我们’之类……”顿一下,啐道:“不识好歹的混账!”

魏知县却像僵住了一样,一张脸煞白煞白。他的心都碎了……

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他感到羞耻的?这是**裸的打脸啊!

自己苦苦坚持都是为了谁?难道是为了那些灾民,不,跟他们一钱关系都没有!

自己是为了富阳,为了富阳的百姓啊!

可他们却如此回报自己!

魏知县胸中气血激荡,终于眼前一黑,晕倒在衙门口。

“大人,大人……”差役们慌乱成一片,赶紧七手八脚把他扛回签押房。

刚要去找吴大夫来看,魏知县却醒了,缓缓道:“让外面那些百姓,派几个代表进来说话。”

“堂尊,您的身体……”胡不留小声道。

“快去!”魏知县陡然提高声调,重重拍着床沿。

“是。”胡不留再不敢废话,赶紧跑出去,盏茶功夫,领了七八个老人进来。

见把大老爷气成这样,老人们心中惴惴,跪下磕头,口称有罪。

“都起来,请坐吧。”魏知县歪在床上,有气无力道:“诸位何罪之有?”

“把老父母气病了……”老人们惴惴道。

“我没生气,只是太累了而已,”魏知县却不承认,淡淡道:“请你们来,也不是为了兴师问罪,而是开诚布公谈一谈,县到底哪里做得不周,让你们如此想念前任知县?”

“这……”

见老人们嗫喏,魏知县道:“我们就是聊聊天,说说话。把我骂成什么样都没关系,我绝不会怪罪你们。”

“那就斗胆说了……”老人们才小心翼翼开口道:“其实他们都说,老父母心里没有他的子民,只想着升官发财……”

“……”魏知县的眼中,闪过熊熊怒火。好容易才强自压下道: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

“他们说,别的县都是先管县的百姓,至于外县灾民只要饿不死就行,只有咱们富阳县,是先管那些外县人。我们这些县的百姓,反而成了后娘养的!”老人们越说越生气,最初的畏惧荡然无存:“他们说,大老爷这是为了讨好上司,目的自然是升官了!”

“……”魏知县脸色铁青道:“那‘发财’又是从何而来呢?”

“当然那一万亩梯田了,”老人们答道:“他们说,县里之所以迟迟不肯卖地,是因为不想卖贱了!大老爷为了多赚钱,宁肯让我们老百姓断炊!”

“就是,当初不让民间交易田产,不就是为了避免大户手里的粮食,落到我们手里么?”

“呵呵……”魏知县心头升起浓浓的悲哀,对这些愚昧的老人,他都生不起气来。低声问道:“他们,到底是谁?”

“他们,”老人们咂咂嘴,小声道:“就是那些有见识的人了。”

“你们被他们当枪使了。”魏知县淡淡道:“他们是想逼我就范,把田贱价卖给他们。”

“就算被当枪使,我们也愿意。”老人们却顽固道:“我们只知道,永丰仓已经空了,我们老百姓要饿肚子了!”

“谁告诉你们永丰仓空了?”魏知县冷声道。

“他们……”老人们道:“这种事瞒不住的。”

“那你们知道,现在富阳县的粮食,都在谁手里么?”魏知县已经过了那股愤怒伤心的劲儿,渐渐冷静下里。

“他们……”老人们面色微变。

“你们知道他们有多少粮食么?”魏知县又问道。

老人们摇摇头,这他们哪知道。

“最少五万石。”魏知县淡淡道:“如果你们对这个数字不了然,我可以告诉你们,永丰仓的容量,也就是七千石。”

“啊,这么多?”老人们不禁暗暗心惊,他们万万想不到,灾荒快持续俩月了,大户们家里,竟藏有七个常平仓的粮食。

“咱们浙江多雨潮湿,故而仓库里存粮都不算多,所以这些粮食,不可能是他们之前存下的。”魏知县又道:“另外谁都知道,春荒只是暂时的。而且朝廷免了浙江今年一半的税粮,这样等到夏收,粮食自然足够。”

“也就是说,春荒最多还剩两个月。那么我要问问诸位,他们弄五万石粮食存在家里,是个什么意思?”魏知县幽幽道,他谨遵孔子教导,以德报德,以怨报怨,下决心要和那帮大户开战。

当然不是用来吃了……老人们心知肚明,这是在囤积居奇!

“他们是打算,等富阳县粮尽了,好用极低的价钱,收购百姓的田产!”一旁侍立的吴为,此时沉声道:“也不拘是田产,还有县城的房产,作坊,铺面!只要是值钱的东西,他们来者不拒!”

“想想吧诸位。”吴为接着道:“你们家里的茶园,一亩可以卖三十贯钱,却因为青黄不接,被人家趁机以四石粮食买去,你们愿意接受么!”

老人们齐刷刷摇头,但其中一个小声道:“不接受也没办法,总不能眼看着家里人饿死。”

此言一出,众人都神情黯然,一旦到了那种时候,人为刀俎、我为鱼肉,哪有拒绝的权力?

“现在诸位知道了,眼下这段时间是粮价最贵,田价最贱的时候。”吴为冷笑道:“我家大老爷不是贪财么,会选在这个时候卖田?”

众老人一起摇头,小胖子说的对,大老爷这时候卖田,肯定不是为了赚钱。

“大老爷是为了保护你们的家业,才禁止民间田产交易,才拿官田来卖!”吴为愤怒道:“你们明白了吧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