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八五章 家贼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2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百姓一直簇拥着王贤到了承天门外,才依依不舍的散去。因为再往里,便是王公贵族居住的皇城,平头百姓却是不得入内的……

皇城的守卫大都是京中公侯家的子弟,消息最是灵通,这会儿已经听说了王贤回京引起的骚动,全都敬畏的看着这位传奇的大人物!

在这些贵胄子弟看来,不管未来等待王贤的是什么样的命运,能有眼下万民景从的无限风光,他也不枉来这世上轰轰烈烈走一遭了!

王贤看着那一张张神采飞扬的年轻面孔,他能从他们的眼里看出渴望和羡慕,他能从他们的身上看到自己多年前的影子。那是对建功立业、扬名于世的热切企盼……

然而,沿着这条荆棘密布的天堑之路奋勇而上,却会发现越到高处,就越是杀机四伏,因为站在顶峰的皇帝,是绝对不会容忍与他人分享一览众山小的地位。皇帝需要的是卖命听话的走狗,不是英雄盖世的猛虎!一旦察觉走狗有向猛虎演变的趋势,他们便会毫不犹豫杀掉重换一只!

这大明朝,真正风光的只有皇帝一人而已,生为臣民者,再拼命也只是一条随时可以被干掉的狗而已……

直到戴华在车窗外悄悄说一声:“大人,到了。”

王贤这才摇摇头,收起纷乱的思绪,掀开车帘,便见到了久违的伯爵府。府中下人早就得到通知,悉数在府门口迎候。但可能是对王贤的命运有些悲观,管家没有提前让人将府门前修葺一新,落在王贤眼里的景象,竟难免有些破败的痕迹……

“才刚一年而已……”王贤忍不住轻叹一声,小心的扶着顾小怜从车上下来,进了府中。

伯爵府里,一眼看去还是去年离开时的样子,但是之前雪白的院墙,已经生出星星点点霉变的痕迹,地面的砖缝上也有杂草钻出。幸好隆冬雪后,院中花木都盖着一层厚厚的积雪,倒也看不出更多潦倒迹象。

王贤忍着心里的不快,扶着顾小怜穿过月门洞进了后宅,到戴华将顾小怜所住的东厢房屋门推开后,看到地上桌上帷幔上厚厚的落尘,王贤终于忍不住爆发了:“把陈管事给我叫进来!”

等到陈管事慌慌张张赶过来,便看到王贤站在明显许久打扫过的东厢房内,一张脸阴沉的出水,赶忙点头哈腰道:“刚知道伯爷回府,紧赶着把正房打扫出来,伯爷请移步正房,小的这就安排人把这间打扫出来。”

“岂敢劳您大驾?”王贤冷冷哼一声,看着陈管事那张表面惶恐,实则不甚在乎的面孔,阴沉道:“只是请问陈管事,这府里上上下下几十号人,整日都在忙些什么?”

“这……”陈管事还不知死的分辩道:“确实是下面人疏忽了,都以为顾夫人已经……”

“已经什么?”王贤目光凌厉的瞪一眼陈管事,吓得陈管事一缩脖子,赶忙轻轻抽自己一耳光,赔着小心道:“都是小人平素管教不周,下头那帮崽子竟敢偷懒耍滑,回头一定严加责罚!”

“恐怕不只是偷懒吧?”王贤冷笑一声道:“这房间里的摆件,都去了哪里?”之前,顾小怜的房间里陈设的字画、文玩、摆件大大小小有几十样,每一样都价值不菲。如今却只有不到十件,而且都是不值钱的……

“别说摆件,衣柜里的衣服都去了哪里?”王贤指着空荡荡的衣柜,压不住怒火道:“好啊,我真是养了好一群家贼!”

“这……”陈管事脸色发白,赶忙撇清道:“小人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这就赶紧严查,谁要真是手脚不干净,我打断他的孤拐!”

“我先打断你的孤拐再说!”王贤冷笑一声,双目如箭,紧紧盯着那陈管事道:“你当我这么多年的锦衣卫大都督,是吃闲饭的不成?还能让你个小小的家贼翻了天?!”

话音未落,戴华便从外头大步进来,手里拿着一摞当票,厌恶的瞪一眼陈管事,沉声禀报道:“大人,从姓陈的房中搜出这个!”

?看到那摞当票,陈管事一下就慌了神,赶忙跪在地上,磕头如捣蒜道:“伯爷,小人一时糊涂,饶了我这回吧……”

王贤不理会陈管事,接过戴华手中的当票一看,只见上头是陈管事出当各种珍玩的凭据,清一水儿都是再也赎不回来的死当!而且所当的财物,远远不局限这间西厢房中,几乎所有房间里值钱的东西,都已经让他顺出去卖了钱!

“好啊!”王贤将那一摞当票甩到陈管事脸上,杀气凛然道:“你就是这么给我管的家!还有什么好说?!”

“伯爷,我糊涂啊,都说您死在葫芦口,我以为这都是没主的东西了……”陈管事这才怕了,一把鼻涕一把泪道:“我把钱都退回来,看在我侄儿的份儿上,伯爷饶我这一回吧……”

陈管事的侄子是太孙府的管事牌子陈芜,也是陈芜推荐他来王贤府上当了这个管事。王贤看着陈芜的面子,一直对陈管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好在他原先也还算说得过去。没想到,这一年下来,他竟然成了如此肆无忌惮的家贼!

“哼,冲着你侄子的面子,这次就留你一条狗命!”王贤冷哼一声,下令道:“打断他两条狗腿,撵出府去!”

“是!”戴华一挥手,两名护卫上前,倒拖着陈管事就往外走,陈管事惊恐的大呼小叫道:“伯爷,你不能这样对我啊,等我侄子回来,你怎么跟他交代……”

王贤冷着脸,直到外头陈管事的惨叫声响起又停止,才沉声吩咐戴华道:“你把其余下人都遣送出府,不要再留闲杂人在府里……”

戴华应一声,又轻声问道:“想必下面人也没少偷窃,是不是要把他们收拾收拾再撵出去?”

王贤却有些索然的摇摇头,“不必,让他们离开就好。”

“那也太便宜他们了!”戴华愤愤道。

“也是人之常情,就这样吧……”王贤苦笑一声道:“何况,打迈入京城的一刻,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……”

“哎……”戴华只好不再做声……

王贤说的一点都不错,从他迈入京城的一刻,便有无数双眼睛盯紧了他。他在大街上受到无数百姓的拥护,许多人甚至大喊‘忠勇伯无罪!’,这些刺痛某些人眼球的场景,很快便传到了皇帝的耳中。

朱棣这阵子心情不错,自从服用了胡道士炼制的丹药,龙体明显见好,至少在服药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那折磨人的疼痛会消失不见,久违的力气又重回皇帝的身体,甚至不用人搀扶,就能下地走道了。直到他看到赵赢吊着胳膊,鼻青脸肿的样子……

“皇上,老奴该死,竟让佛母在严密防守下逃走,实在罪该万死……”赵赢伏在皇帝脚下重重磕头。

“你带了三千兵马,都看不住一个佛母,是不是真的老不中用了?”朱棣不客气的训斥道。

皇帝的训斥在赵赢听来却如闻仙音,他以为皇帝会暴跳如雷,甚至直接让人把自己拖出去杖责八十都有可能,怎么会就这样不疼不痒说两句?

见朱棣心情不错,赵赢赶忙抬头道:“是,老奴没用,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王贤竟然胆大包天到敢安排人劫持钦犯!”

“你说是王贤干的,可有证据?”朱棣冷声问道。

“王贤做事向来不留证据,但除了他,旁人没有这个本事!”老太监一脸想当然尔道,他知道,朱棣一定会相信自己的,因为在皇帝心中,王贤已经是无恶不作的大魔头了。

“锦衣卫已经落在你手上了,他怎么还有这么大能量?”朱棣果然信了八分,只是有些不能理解。

“皇上,老奴还没来得及禀报,王贤早就有预谋的将锦衣卫的人员设施悄悄迁出京城,转移到山东去。如今在狱神庙的那个锦衣卫衙门,只剩一个空壳子而已!”老太监添油加醋道。

“一派胡言,”朱棣皱眉道:“锦衣卫官兵都是世代忠良的军户出身,岂能一股脑跟他一起脱离朝廷?”

“老奴指的是最要紧的北镇抚司,王贤把他的一干党羽,还有他纠集的那帮三教九流、江湖人士,全都安插在里头,这帮人还有他们的徒子徒孙,差不多有成千上万,却是死心塌地的为王贤卖命。”怕朱棣不信,老太监还特意强调道:“王贤在山东时,手中有上千杆新式火枪,威力性能强于神机营一大截,但老奴接掌锦衣卫后,上下搜遍,也没有找到这样一杆火枪。另外,王贤回京时,身边有四五百枪手护送,一看就是出身锦衣卫,这些人宁肯放弃自己的身份,也要跟他和朝廷作对到底……”

“……”朱棣的神情阴沉下来,如果老太监不是夸大其词,那么自己还真低估了王贤。本以为解除他的锦衣卫官衔,再将他调出山东,王贤就一点硬实力都不剩了,但现在看来,那厮似乎还隐藏着不少东西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