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八四章 百姓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2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听说城门口的百姓迎接的是王贤不是自己,尽管早有心理准备,赵赢还是气歪了鼻子,看一眼身后的马车上,王贤正在若无其事的给顾小怜念书,老太监恨恨的啐一口道:“肯定是这家伙捣的鬼!”

不过赵赢心里也清楚,要是换成自己,就是暗中下多少工夫,也不会有几个百姓愿意来捧这个臭脚的。

“改道顺承门!”老太监审时度势,同意了属下的建议,队伍便转向西,绕出好几里地去,从顺承门进北京城。老百姓果然都被吸引到丽正门去了,顺承门内外没有多少凑热闹的,队伍顺利的进了城。

“从顺承门走好,”见老太监神色寡欢,掌班太监赶忙宽慰起来:“这是囚车出入的死门,本就应当从这走。”顺承门外便是大名鼎鼎的菜市口,是官府杀人的地方。当年文天祥就是被元朝人押出顺承门斩的,故而掌班太监有此一说。

老太监这才点点头,缓缓说道:“用不了几天,他又得坐车从这儿出来。”

说话间进了北京城。三千军队是在城外押解钦犯用的,进了城,自然不能有那么多人跟着,是以此时老太监身后只有七八百名东厂的番子,气势上比在城外时要弱了许多。

正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前行着,不知谁大喊了一声:“忠勇伯在这儿呢!”

这一声不要紧,一下子就像炸开了油锅,街道上的老百姓呼啦一下全都涌过来。转眼就把东厂的队伍围了个水泄不通,人们憋红了面孔,喊哑了嗓子,声音震天的叫嚷着:“忠勇伯!忠勇伯!忠勇伯!”

东厂的人赶忙举起兵刃,试图将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老百姓挡在外头,可是人实在太多了!而且还不断有老百姓从别处涌过来,挤得东厂的人各个臭汗淋漓、丢盔弃甲,整个队伍被不断挤压到前胸贴后背的程度,甚至有番子被挤得两脚悬空踩不着实地。不时有东厂的人尖叫道:

“哎呦,我的鞋掉了!”

“别挤了,再挤卵黄就要出来了!”

“我的妈呀,喘不过气来了!”

老太监骑在马上,身边还有掌班太监带着一众番子拼命阻挡,倒还不至于挨挤,可是一张脸却拉的老长,脸色难看的吓人——他看着四面八方的人潮人海,听着震耳欲聋的‘忠勇伯’、‘忠勇伯’呼喊声,一颗心混合着嫉妒、愤怒、震惊、恐惧,火烧火燎的难受,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……

“你出的什么鬼主意!”眼看着再挤下去就要出人命了,掌班太监气急败坏的一巴掌抽在姓郑的番子脸上,破口大骂道:“还他妈不如走丽正门呢!”走丽正门虽然百姓如潮,但起码有东厂、锦衣卫、顺天府的人接应,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孤立无援,就像被团团包围了一样。

那姓郑的番子捂着脸一句话不敢说。掌班太监也知道打他一巴掌只能出出气,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还得回头对身后的赵赢请示道:“厂公,动手吧,再不拿出点厉害来,弟兄们就要被挤死了!”

“拿出什么厉害?”赵赢瞥一眼掌班太监,恹恹道:“拔刀杀人?”

“孩儿们杀出条血路,掩护厂公冲出去!”掌班太监还真是这么想的。

“放屁!”却换来赵赢一声喝骂,要不是手脚不方便,估计老太监早就一脚把他踹飞了,气不打一处来的骂道:“这是哪里?你要制造血案给谁看?还嫌咱家不够倒霉吗?”

老太监拎的清楚,看百姓群情汹汹的样子,多少能体现出如今朝野对皇上驱逐太子、迫害王贤的悲愤之情。他这时候要是敢在京城中大开杀戒,肯定要沦为替皇帝背锅的众矢之的,就算朱棣心里如何理解自己,说不得也要拿自己出来平息民愤……老太监要的是千古流芳,遗臭万年的事情可不干。

“那……该如何是好?”掌班太监没了主意。

“……”老太监阴着脸沉默半晌,才咬牙道:“请忠勇伯出面劝劝他们……”

“什么?”掌班太监难以置信:“这不是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?”

“顾不上许多了,”不是万不得已,老太监岂会出此下策?赵赢黑着脸道:“你还要咱家亲自去请不成?”

“不敢!”掌班太监赶忙挤到马车旁,对守在车门口的戴华道:“快请你家大人安抚一下百姓,不然要出人命了!”

马车十分坚固,周围又有重兵把守,自然丝毫感受不到拥挤,戴华好整以暇道:“我家大人正在念书,等念完这段再说……”

“你!”掌班太监鼻子都要气歪了,但有求于人,也只能耐下性子,乖乖等着。

马车上,王贤其实已经停下了念书,他听到外头震耳欲聋的叫嚷声,实指望着顾小怜能有点儿反应。可是等了许久,都不见她手指动一动,王贤自嘲的笑笑,暗道:‘看来,也不是什么样的声响都能刺激到她……’

本来王贤还打算回京之后,让人造几个震天雷给顾小怜听听响呢……

将思绪从顾小怜身上抽离出来,王贤才开始关注起外头群情汹涌的百姓,他将车帘拉开一道缝,看一眼外头涨红脸的百姓,心中却没有多少激动。因为他很清楚,百姓是最容易被煽动的一群人,他们今天能为自己打抱不平,明日就有可能沿街唾骂,用口水把自己淹死。

而且老百姓之所以如此激动,恐怕还有很大原因是把太子的那一份,加在了自己身上……

“伯爷,咱家亲自求你了,你快点出来成不?”外头,响起了赵赢满含怒气的声音,原来老太监左等右等,不见他出来,忍不住亲自来催了。

“公公,在下是戴罪之身,不方便抛头露面吧。”王贤慢条斯理的说道。

“事有从权,咱家求你了成不!”赵赢无可奈何道:“再说,您有没有罪,得皇上说了算,至少现在,您还是无罪之身。”

“哦,原来我是无罪之身啊,”王贤一脸恍然道:“公公这一路上严防死守,我还以为自己一进京城就要被关进诏狱呢。”

明知王贤是在故意犯贱,赵赢只能忍着怒气赔笑道:“哪里哪里,伯爷自然是回您的伯爵府了。”

“那你还待这儿干什么,请我吃饭啊?”王贤瞥他一眼,讥讽道:“这一路上朝夕相处,也没见你请过客。”

“我也得走的了啊!”老太监终于憋不住,咬牙切齿道:“姓王的,你这是挟民意令天子,公然蔑视皇上的权威!”

“我就是怕你这么说,才不敢出这个头。”王贤冷笑道:“谁知道我这里一出面,回头你会怎么编排我?肯定说这又是我搞的鬼,没错吧?”

老太监要被王贤给逼疯了,抓狂道:“咱家跟你保证,绝对没人会这么说!”

王贤这才哼了一声,拉开车门,现出了身形。

“忠勇伯出来了!”四面八方的百姓看到王贤现身,情绪登时激动到顶点,声嘶力竭的叫嚷道:

“忠勇伯是忠臣!”

“谁迫害忠勇伯,就是大明的敌人!”

“我们与忠勇伯同生共死!”

王贤眼角有点湿润,向众人抱抱拳,然后抬起双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。

人潮果然奇迹般的安静下来,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看向王贤,想听听他要说什么。

“诸位,你们对在下的爱护,王贤永生不忘!”王贤先道了一声谢,话锋一转,正色道:“但是你们不该轻信谣言,谁说我要被朝廷迫害来着?”

“都这么说……”有人大声回答道。

“听风就是雨。”王贤笑道:“有没有被迫害,我自己最清楚。现在向大家郑重说明,皇上招我进京,是要加官进爵,不是要罢官砍头的!”

“哈哈哈!”众百姓如释重负,开心的笑起来,却也有聪明的,不太相信的问道:“伯爷,您被东厂押回来,还不是迫害吗?”

“这问题,就得请东厂提督赵公公来回答了。”王贤看一眼身后的赵赢,笑道:“赵公公,为大伙解释一下吧。”

赵赢无可奈何上前,面前挤出一丝笑容,可惜比哭还难看,“大伙误会了,咱们是护送伯爷进京的,过了这路口就分道扬镳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众百姓这才放下心来。

“诸位请让开一条去路,可好?”王贤笑眯眯问道。

“好!好!”老百姓闻言便乖乖闪到道路两侧,将大路让开。

“赵公公,咱们就在这里分手吧。”王贤笑着看看赵赢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“告辞!”赵赢黑着脸草草一拱手,便带人离去,他一刻都不想在此停留。

待到东厂的人离去,街面上气氛明显活泼了许多,百姓们簇拥着王贤往伯爵府的方向走去,一边走一边不停的问:“伯爷,太子殿下去了南京,不会有事吧?”

“怎么会有事呢?”王贤耐心的解释道:“我大明如今有南北二京,皇上在北京,南京也得有君上坐镇啊。”

“伯爷,您这次回来待多久,还走吗?”

“可能要待很久……”王贤说着有些失神,喃喃道:“很久……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