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八三章 夹道欢迎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2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这……”老太监又被问住了,确实,一冬都没有下雪,谁也不会预料到今日会天降暴雪。 如果不是下这场雪,自己也决计不会决定进这半途中的道观,而是会到北面二十里外的驿站住下。

“那你如何解释,为何正院炸成废墟,这偏院却丝毫未损。”老太监尤不甘心的质问道。

“这话说得,凭什么正院爆炸,偏院也要跟上?”王贤嗤笑道:“这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!”

“放屁!”老太监见王贤信口开河的样子,气的肺都快炸了,不小心扯动伤口,一阵钻心的疼痛。他强忍着疼,怒视着王贤咬牙道:“还有,你在爆炸前拿一床棉被给钦犯,不是让她御寒,而是让她裹在身上,好免受爆炸的冲击!”

“一床棉被就能抵住爆炸?”王贤心说这老太监还真是心思缜密,一下就道破了自己的意图,但面上仍然一片惫懒,气死人不偿命道:“难道公公没有盖被子?怎么还被炸成这德性?”

“你!”老太监被王贤堵得七窍生烟,一阵阵血往上涌,脑壳都快裂开了,变得有些语无伦次道:“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,她怎么能凭空走出囚车,那囚车完好无损,门也锁的好好的,她怎么就没了呢……”

这下就连抬椅子的太监,都听出来老祖宗被气糊涂了,说出这种白痴的话来,不是找抽是什么?

“公公精心打造的囚车完好无损,门也锁的好好的,人却不见了,”王贤果然一本正经道:“那就只有一个可能。”

“什么可能?”老太监愣了一下。

“钦犯会仙术呗。”王贤满脸戏谑的说道:“佛母嘛,法力无边,穿个墙算的了什么?”说着好似想起什么似的,大惊小怪的拊掌道:“对了,佛母既然能做法烧了三大殿,炸个小小的道观自然不在话下,公公,这下有答案了吧?不用客气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“你!”老太监终于吐出一口老血,脑袋终于清醒一些。马上明白了,自己再说下去也只能自找气受,只能恨恨丢下一句: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你就等着咱家查出真相,把你绳之于法吧!我们走!”

太监们赶忙抬着老太监转出了殿门。

见老太监远去,戴华暗暗松了口气,朝王贤轻笑道:“大人树大招风啊!又是这样,咱们做的再干净,人家照样一猜就能猜个准。”

王贤知道他指的是汉王那回,无所谓的笑笑道:“无所谓了,虱子多了不咬,反正我已经是死罪了,也不在乎再多一条罪名。”说着压低声音问道:“她安全逃脱了吧?”

“应该逃脱了,我跟张栋约定,要是出了岔子,就放一枚红色烟花,都这会儿了也没有动静,应该可以放心了。”戴华轻声说道:“往东八十里就是海边,在那里有船接应他们。”

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,虽然仍然不放心唐赛儿的安全,但他不会再问了。

就像引三大殿火灾的不是仙术,而是精心设计的阴谋,今夜的爆炸自然也是一样的。王贤从一开始,就没有让唐赛儿入京的意思,他很清楚,朱棣肯定会将唐赛儿千刀万剐!一旦入京,自己就是想救她都没机会,只有在途中设法将她放走。

但如今王贤肩负了太多的责任,吸引了太多的仇恨,皇帝恨他入骨,只是苦于找不到借口,才暂时让他活到现在。王贤决不能给皇帝如此显眼的借口,一旦坐实了私放钦犯的罪名,皇帝会毫不犹豫将他下狱整死!

自己死了不要紧,小怜怎么办,妻儿父母怎么办?一众兄弟怎么办?被拖下水的柳升等人乃至白莲教又该怎么办?

所以王贤只能等到东厂的人接手后,再设法放走唐赛儿……

当然,王贤的兄弟们也不是能掐会算的神仙,自然算不到这场暴风雪,也算不到老太监今晚会在升仙观住宿,但这并不重要,因为吴为、帅辉、张栋等人,已经分别在今晚队伍会驻扎的所有三处地点,都做好了营救的安排,就算老太监不住进升仙观,而是选择到前面的姚官驿住宿,他们依然有手段将唐赛儿救出,只是营救人换成帅辉而不是张栋罢了……

爆炸之后,张栋和手下换上东厂番子的服装,趁着混乱轻而易举摸到囚车旁边,救出唐赛儿又趁乱溜走。

至于那囚车完好无损,唐赛儿却不见踪影,有张栋这位时万的传人,什么样的锁打不开?只是等把唐赛儿救出来,他又恶趣味的将一道道铜锁重新锁上,就纯属故弄玄虚,耍老太监一道了……

赵赢在废墟中等到第二天下午,终于等到掌班太监垂头丧气的回来。一看他那失魂落魄的表情,赵赢就知道没有追回逃犯,恨恨的啐了一口:“废物!”

“老祖宗,肯定是姓王的捣鬼!”掌班太监赶忙转移仇恨道:“我找他算账去!”

“回来,还嫌不够丢人!”赵赢阴着脸,把掌班太监唤回来,没好气道:“三千人眼皮子底下把人给弄丢了,还好意思怨别人?你不是把脸伸给人家打吗?”赵赢自然不会将,自己已经被狠狠打脸的经历,讲给下面人听。

“哎,那咱们怎么跟皇上交代?”掌班太监哭丧着脸道:“这可是咱们东厂大权独揽以来,头一次行动啊!”

“放心,姓王的虽然没留把柄,但皇上一样会把这笔账记到他头上。”老太监何尝不知,这次大动干戈,却如此灰头土脸,一定会影响皇上对东厂的评价,但事到如今,也只能往好处想了。“让姓王的再得意几天吧,等到了京城,看他还能不能得意下去了!”

“哎,只能如此了……”掌班太监垂头丧气道。

接下来的路程,东厂众人一直提着十二万分的小心,就连老太监也顾不上养伤,日夜不歇的死死盯着王贤,唯恐再出什么岔子。虽然他也知道,王贤没有趁那夜的混乱逃走,应该就不会逃走了,但一天不到京城,他就一刻也放不下心来。

幸好接下来几天,皆都平安无事,直到看见前方巍峨的北京城,老太监悬着的心才松了下来,他真担心王贤会凭空消失不见,那样不用皇上吩咐,自己都会找块砖头撞死自己得了……

不过老太监轻松的心情没有持续多久,还没走到丽正门前,就远远看见黑压压的一群老百姓,在那里翘以待。

“这么多人聚在一起,”老太监已经神经过敏,马上叫过掌班太监,“是在干什么?”

“看上去像是要迎接什么人……”掌班太监骑在马上,手搭凉棚,瞧着前头扎着几个彩楼,彩楼下摆着不少香案,一些个女人手里头还拿着花篮,这架势就像是迎接凯旋的将军一样。掌班太监拍马屁已成习惯,顺嘴说道:“应该是听说老祖宗押解姓王的回京,前来夹道欢迎吧?”

“会吗?”老太监心头一热,他的毕生理想可是‘千古流芳’,但旋即就觉着不可能,人贵有自知之明,他知道太监的名声有多臭……

“这个……”掌班太监也不敢把话说满了,只好小意道:“让孩儿派人去瞧瞧就知道了。”便支使个番子到前头打探清楚。

那番子快马到了丽正门前,便看到东厂、锦衣卫、顺天府的官差浩浩荡荡从城内开出,官兵手持棍棒铁链,吆五喝六将百姓驱赶开来。但老百姓实在太多,就像潮水一样,赶退了一波还有一波,根本就没法驱赶。一时间,丽正门前充斥着震天的咒骂声、吆喝声、哭喊声,场面混乱至极。

那番子骑在马上,像在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,被人群裹挟的东倒西歪,好容易看见一名相熟的东厂同僚在前头,连忙拼命挤过去,一把拽住那人的胳膊,大声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那人以为被偷袭,刚要一刀砍过去,待看清是自己人,才松了口气,旋即又瞪大眼道:“老郑,你怎么回来了?难道老祖宗到京了?”

“不错。”姓郑的番子点点头,凑近了对方的脑袋,大声说道:“老祖宗看见这边闹腾,命我来探明究竟!”说着指一指周遭情绪激动的百姓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他们也不知了什么邪风,突然就聚集到这儿,要迎接王贤回京!”对方一脸郁闷道:“这不,惊动了马公公,派咱们赶紧来把人群驱散!”

姓郑的番子心说,果然是迎接人的,只是接的不是自家厂公,而是厂公的死对头……

“能赶紧把人都撵走吗?”姓郑的番子高声问道。

“悬!”对方看看周围乱成一锅粥的景象,不乐观道:“这里一时半会儿怕是走不了人了,要不你去请示一下厂公,还是改走顺承门吧!”

“成。”姓郑的番子心说也是,便拨转马头回去禀报厂公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