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七九章 茶楼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2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咱们还有讨价还价的本钱吗?”张辅说着这话,目光已经变得凌厉起来。

“嘿……”柳升揉着太阳穴,良久才认命似的叹了口气道:“没有。”

“世叔放心,”张辅对柳升的态度十分满意,也很罕见的表态道:“我会用自己的身家性命保你无事!”

“你保得住吗?”柳升恹恹的看一眼张辅,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“我想,应该保得住!”张辅沉声说道:“一来,如果当时换做是我,也会选择攻打青州,而不会救援汉王的。”张辅说的这是实话,当初白莲教是何等声势浩大,如今一下子被切断联系,只能困守乐安州一地,成了明日黄花。都因为柳升的果断决策——趁汉王和白莲教jī战正酣,夺取白莲教的老巢、咽喉要地青州!

只是谁也料想不到,天下无敌的汉王殿下,居然被乌合之众的白莲教军队一战消灭……柳升当初的英明决策,却成了他该死的理由!

“再者,”见柳升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,张辅接着说道:“汉王也是咎由自取!身为藩王私蓄军队,擅自离开封地作战,更是策反朝廷军队,谋杀朝廷重臣!皇上就是再护短,也得掂量掂量,为了给这个逆子报仇,诛杀心腹爱将,到底值不值得!”

“嗯……”柳升点点头,像是被张辅说服了,咧嘴笑道:“贤侄这样一说,老夫心里敞亮多了。”说着哈哈大笑起来:“看来是我钻牛角尖了!”

“谁说不是呢。”张辅也是心情大好,陪着柳升一起大笑起来。

翌日,柳升升帐,当着众将的面将帅印交给了张辅,又吹胡子瞪眼的训斥道:“打今儿开始,英国公就是你们的主帅,你们要像听我的命令一样,老实遵守国公爷的帅令!要是谁触犯了军令,要被国公爷杀头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!都听清楚了没有!”

“遵令!”众将轰然应声。

“请国公爷训话!”柳升便走下台阶,将帅位让给了张辅。

张辅站在台阶上,目光深邃的看帐中众将,好一会儿才缓缓道:“安远侯爷劳苦功高,皇上念他年长,恩准其回京休养,由本公接掌帅印。如今虽说白莲教已经接受招安,但是贼性未改,最易出现反复,是以众将不得稍有松懈,严加戒备,令行禁止,本公赏罚分明,既不会心慈手软,亦不会吝惜赏赐!”

简短训话后,众将自然齐声领命。张辅命众将退下,对柳升道:“世叔,还是多留些时日,帮我稳定下军心吧。”

“哎,老夫的行李都收拾好了,”柳升却连连摆手道:“不掺合了,凭你英国公的赫赫威名,还镇不住那帮没见过世面的小子?”

张辅见挽留不住,只好让人设宴为柳升送行,一番宴饮后,又亲自送柳升出营,分别时还奉上程仪,又告诉他,自己已经上表冇力保,算是把场面功夫做足,才打马回营。

回去的路上,一旁的副将张軏满脸不爽道:“大哥,不过是个待死的匹夫,何苦要费这些功夫?”

张辅看一眼自己的三弟,冷声道:“要不是为了你这个待死的匹夫,为兄何苦要趟这浑水!”

三年前,张軏跟随汉王作乱,替汉王控制了京冇城。事败后,按罪当诛,但皇帝看在英国公的面子上饶他不死,只囚禁了他半年,便放回家中闭门思过。这次朱棣命张辅南下,接手柳升的军队。按照张辅的本意,是不肯接这烫手的山芋。

以张辅如今的地位和分量,如果变着法子坚决不接,皇帝也拿他没办法,可皇帝提出来,要让张軏跟随他一起南下,这下张辅就没法拒绝了。因为英国公把家门荣誉看的比天还大,家里却出了张軏这个叛逆,让英国公一直如芒在背,不得安寝。

这次能有机会给张軏洗白,让他重新受到重用,无疑可以洗刷英国公府的耻辱,这是张辅无法抗拒的诱冇惑。而且皇帝这时提起张軏,就是在提醒张辅,之前朕卖你个人情,如今你得还我!

种种考量之下,张辅才不得不硬着头皮接下了这副担子……

听到乃兄的呵斥,张軏有些恼火,却不敢挂在脸上,闷不做声跟着张辅行出一段。

张辅这才叹了口气,沉声说道:“如今局势十分微妙,弄不好就是不可收拾的局面,这时候,安定人心比什么都重要。要是能顺顺利利接掌兵权,别说礼送安远侯了,就是跪送又如何?”

“大哥也太小心了,”张軏小声嘟囔道:“帅印都握在手里,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“哼!别人认是帅印,不认就是块破铜烂铁!”张辅面色严峻道:“你也带了好多年兵,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?”

“这大明天下还有人敢不认皇上授的帅印?想造反不成?!”张軏尤不服气,还在嘟囔道。

“住口!”张辅沉声喝道:“不学无术的蠢材,我张家要是都像你这样,早就被灭门多少遍了!”说着看一眼身旁的另一位副将道:“你说说,在军营看出什么异常来了?”

“回公爷的话,确实有些异常。”那副将一点不给张軏面子,沉声答道:“按说这支军队是安远侯一手成立,亲自操练而成,官兵们应该对他的感情十分深hòu。可是从得知安远侯要离开,一直到安远侯离开,全营官兵几乎没有任何异常,这就是最大的反常!”

“不错,”张辅赞许的点点头,沉声说道:“短时间内,想切断柳升和这些官兵的联系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”顿一顿道:“只能一面严密监视军队的异动,一面加紧将军官控制住,那些不听命令的,要毫不留情的撤换!”

“是!”众将轰然应声。

“诸位,不想把一世英名毁在山东,就给我打起全部精神来!”张辅又加重语气训话道。

“是!”

皇帝下旨各地花灯进京暂停一年,各种新春喜庆活动也都停办,让正月里的北京冇城不复往年的热闹,人们一下子有些无所适从,只能聚集在茶馆酒楼中听书闲聊,消磨这大好的时光……

前门内,京冇城最大的春丰茶楼,此刻宾客盈门,茶客们穿着过年的衣裳,互相抱拳行礼,互道‘新春吉祥’、‘大吉大利’之类的吉祥话。然后便七八人凑成一桌,就着瓜子、核桃,各色干果,喝着热腾腾的大碗茶,云里雾里的扯起了闲篇。

“这年过的,真他冇妈没劲。”一名穿着粗布棉袍,络腮胡子的汉子,将两枚核桃攥在手中,重重一捏,核桃便碎裂开来。“肚子里没什么油水,连个灯会都看不成,没劲,真没劲!”

“你就知足吧,”一旁穿着绸缎长袍,袖口却打着补丁的消瘦中年人,不客气的从汉子手中,拈一块核桃仁,送到口中享受的咀嚼,:“好歹全家还饿不着,多少人家里过年都吃不上顿饱饭?”

“刘员外,你们这些江南来的财主老爷,”络腮胡子将剩下的核桃仁一把塞到嘴里,口中含糊不清道:“没过过这种苦日子吧?”

“嘿……”刘员外满脸苦闷道:“我家在嘉兴时,有良田八百亩,水塘十五顷,不说锦衣玉食也差不多,哪成想冇这才几年光景,就落到这般田地!”

“哎,都是当今皇上造的孽……”一旁一直低头喝茶的老者,忍不住叹息起来:“要是洪武爷还在,非得被他再气死一回不成。”

“慎言啊,邱老爹,”一旁的茶客赶忙劝起老者来:“如今东厂掌了锦衣卫,可是满京冇城的抓人!”

“老头子黄土埋到脖颈,怕个球,”那邱老爹却jī动的嚷嚷起来道:“八年前,咱在杭州的织铺有织机六张,织工十几人,一年坐着不动,都有上千两银子的进项!可是永乐皇帝一声令下,咱就得变卖了家产,迁到这风沙漫天的北京冇城!更可恨的是,当时只能把铺子卖给织造府,织造府只给擦腚都嫌硬的宝钞!这比明抢还可恨!至少明抢我还能跑,在永乐皇帝这儿,我要是敢跑,就得杀头!”

邱老爹老泪纵横,一边抹泪一边呜咽道:“几年前,我还能给人家织布勉强糊口,如今老眼昏花干不得了,北京冇城又什么都贵的要死,我看我还是早点儿找根绳子,吊死了利索!”

众人赶忙劝解道:“大过年的,说什么不吉利的?”但心里头无不戚戚然深有同感。如今大明宝钞已经贬值到十贯面额才能买到两个馒头的地步,堂堂大明京冇城已经出现贸易凋敝、商铺大面积关门的萧条景象。老百姓几乎是家家家徒四壁。每天都有上百饿死的穷人被拉去京郊化人场……

尤其是那些朱棣从南方各地强迁过来老百姓,原先在江南各地都是殷实的富户,如今却到了饭都吃不上的地步,心里的落差和怨恨,也就可想而知了……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