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七七章 除夕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1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为了照顾顾小怜,王贤每日只在白天行进六十里,天还不黑便安排住宿,绝不肯多走一里。

而且他说到做到,一路上一直亲自照料顾小怜的衣食住行,绝不厌烦,亦轻易不肯假她人之手。连唐赛儿身边的侍女都偷偷的说“从没见过他这样的男子,能耐心到这个地步……’‘若能得到这样的照料,永远醒不来也值了……’之类……

这日是除夕,一行人到了济南府地界,唐赛儿策马到王贤身旁,轻声问道:“你要不要回家和家眷团圆一日?”

王贤却缓缓摇头,低声道:“相聚太短,别离太苦,还是不回了……”

“那要不要将小怜姑娘送去济南疗养?”唐赛儿又轻声问道。

王贤依旧缓缓摇头道:“我要带她去京冇城,那里的名医多……”

“京冇城太危险了,万一有去无回怎么办?”唐赛儿不放心的问道。

“我一定会带她回家的。”王贤目视着远处济南城的轮廓,坚定道:“她会说着笑着,出现在一家人面前……”

见王贤主意已定,唐赛儿不再劝说。一行人便在日暮时分,下榻于济南城外三十里的郭店驿。

王贤的部下早就在此打好前站,又逢除夕,驿站中本就没有过客,戴华索性散出点银子,将驿丞驿卒全都撵回家去过年,把整个驿站都包了下来。

等到王贤到来时,看到驿站门上贴着对联,院中窗上粘着窗花,还真有点儿过年的气氛。

戴华又挖空心思,整治出一顿丰盛的年夜饭。天擦黑时,王贤亲手放了一挂鞭,然后让一众兄弟全都入席。

席间,王贤端着酒碗,看着满满一屋子的手下兄弟,沉声说道:“弟兄们,我害你们没法回家过年,先自罚一碗!”

众人哄笑叫好声中,王贤将碗中烈酒一饮而尽,然后用手背一抹嘴巴,眼圈通红,情绪低沉的说道:“过去一年,发生了太多事情,太多的兄弟已经没法过这个年……”

说着话,王贤眼前浮现出周勇、周敢、胡三刀、高牛儿、时万……那一张张鲜活的面孔,心如刀绞,眼泪溢满眼眶,嘶声说道:“我敬他们!”

说完,又将一碗烈酒一饮而尽。

众兄弟眼圈通红的看着王贤,听他继续说道:“我们这些活着的人,不为死去的兄弟报仇,天理不容!”

“天理不容!”众兄弟一起高喝道。

“但除了报仇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,”王贤目光扫过一个个兄弟,满含情义道:“就是不能让你们再重蹈覆辙,相信我,一定会给你们一条出路!”说着再次端起酒碗道:“这第三碗酒,我敬你们!”

“我等敬大人!”众兄弟赶忙端起酒碗,陪王贤一起喝下这第三碗酒。他们的目光明显亮了许多……

这些部下忠心耿耿,愿意为王贤赴汤蹈火不假,但他们也都是有家有口冇的普通人,眼看着自家大人走上和皇帝对抗的不归路,心中不能没有忧虑。很多人都担心自己的家小会受到牵连,是以队伍的气氛一直颇为凝重……

现在王贤做出这样的保证,他们也就放下了心口的大石。虽然王贤只说没做,但他们坚信自家大人说到就一定会做到……

一连敬了三碗酒,王贤便让众人自便,自个儿转到了后堂。

后堂中,窗户上贴着‘喜鹊闹枝’的窗花,桌上摆着精致的菜肴,顾小怜静静坐在椅子上,一旁的唐赛儿拿着玉梳,为她细心地梳着头,然后将一枚翡翠花簪,轻轻别在她的发髻上。

“过年了,小怜姑娘嘴上不说,心里也一定是想漂漂亮亮的。”唐赛儿看一眼王贤轻声说道。

“小怜是最爱美的。”王贤点点头,扶着顾小怜转过身来,昏黄的灯光下,伊人的轮廓愈发病弱娇美,如瀑的秀发上,那枚花簪熠熠生辉。

两人便一左一右坐在顾小怜身边,伺候她吃年夜饭。

看着王贤将细细的鱼刺小心翼翼的剔除,把无刺的鱼肉送到顾小怜唇边。又用手帕轻轻擦拭她的唇角,唐赛儿的心也变得无比柔软,一个念头兀然蹦了出来:‘若换做是我,他会不会也这样用心照顾……’

但旋即她又暗暗自嘲“自己是他什么人,他凭什么这样对自己?’如是想来,唐赛儿心中难免惆怅莫名,端起酒盅,接连喝了几杯闷酒。

“今天得到消息,张辅已经到山东了。”王贤喂顾小怜吃完一段鱼肉,拿起帕子擦擦手,然后一边剥虾,一边低声说道。

几杯酒下肚,唐赛儿粉面酡红,双眸流波,听了王贤的话,愣了一会儿方抬头问道:“他是自己来的,还是带兵来的?”

“带兵。皇帝省出过年的费用,凑了一笔军饷给他。”王贤小心剥出完整的白嫩的虾仁,然后放在汤匙中,又去剥另一个。“张辅带了八千精兵,才肯出京。”王贤不禁佩服英国公,之前朱棣下旨让他到山东,张辅就是不肯,非得手里有兵才肯出京。这才是百年大计的做派,哪像自己那么傻,皇帝一声令下,带着几个人就跑山东来……

“如果山东的军队被张辅掌握,我们是不是就危险了?”唐赛儿一双凤眼微眯,目光迷离的看着王贤。

“安远侯应该不会轻易交出兵权。”王贤用筷子将虾仁碾碎,缓缓送到顾小怜唇边,小心喂她吃下去,方轻叹一声道:“如果军队真的被张辅掌握,确实就麻烦了。”

“那你还是不要进京了吧……”唐赛儿伸出赛雪欺霜的小手,轻轻按在王贤的手背上。王贤只觉一阵沁骨的冰凉,抬头看着唐赛儿。唐赛儿俏面红似火烧,双目几欲滴水,鼓足了勇气说道:“我们带着小怜,到济南接上你的家眷,远走高飞吧……”

王贤看着唐赛儿愣住了,这还是时刻把教徒放在第一位的白莲佛母吗?

“你当我是在说醉话吧……”唐赛儿收回手叹息一声,幽幽道:“这些天看着你照顾小怜姑娘,突然感觉人不应该给自己那么多负担,照顾好自己身边的人才最重要……”

“你能这样想,我就放心了。”王贤看着唐赛儿,露出一丝笑容道:“背那么多负担在肩上,真怕你随时会撑不住……”

“还说我,你不是一样?”唐赛儿也笑了,登时满室皆春,沁人心脾。“这么说,你同意了?”

迎着唐赛儿满是期盼的目光,王贤却缓缓摇头,低声道:“我还是要进京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唐赛儿秀眉紧蹙,似嗔似怒道:“你为什么一定要去送死?”说着看一眼顾小怜,不胜伤感道:“你以为她不在人世的时候,心里有多么悲痛欲绝?想没想过,你若不在人世了,会有多少人像你一样悲痛欲绝?!可不是每一次都有这样失而复得的幸冇运啊!”

“你说的我都知道……”王贤点点头,等他抬起头来时,双眼的目光透着无比的坚定道:“但是,人生在世,有些事是必须去做的!一天不向赵王和皇帝讨回公道,我就一天不得安宁!”

“你怎么和他一样执拗?!”唐赛儿忽然怒气勃冇发,紧咬着通红的嘴唇道:“就算要报仇,你可以在山东造反啊?!何必孤身去冇京冇城送命?!”

“因为我不想成为我仇恨的那种人!”王贤叹了口气,伸手握了握唐赛儿冰凉的小手,看着她凄凉的双目,缓缓说道:“皇帝、汉王、赵王这些人,总以为天下是他们博弈的棋盘,为了达到个人的野心,可以毫无愧疚的害死千万人。我不行!我的仇人是他们,不是天下的百姓,我要的是他们的命,不是无辜百姓的命!”

唐赛儿定定看着王贤,目光渐渐有些痴了,出神许久才喃喃问道:“你真有信心做到吗?”

“有。”王贤拍了拍她的手背,给她一个暖心的笑容道:“放心,一切都有安排,你只要按计划行事即可。”

“好,我相信你……”唐赛儿目光灼热的看着王贤,重重点头道:“我会一直相信你……”

两人便不再说这些煞风景的话,一起伺候着顾小怜睡下,又回到桌边,一杯接一杯的对的。偶尔说几句话,也都是一些应景的闲言,他们小心翼翼的逃避着现实,不想让这个辞旧迎新的良辰佳节,再蒙上hòuhòu的阴霾。

因为两人都很清楚,这很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对的了……

最后,王贤抱起醉倒的唐赛儿,将她柔弱无骨的身子,小心放在顾小怜一旁,又扯了床被子给她盖上。刚想起身,唐赛儿突然伸出双臂,搂住了他的脖子,火热的双唇印在了他的嘴唇上。王贤还没反应过来,唐赛儿便放开他,转过身去,仿佛一切都没发生一般……

王贤摸着自己滚烫的嘴唇,在床边站了好一会儿,还是退到了门口,轻轻推门出去。

门关上时,他分明听到屋里一声似幽似怨的叹息声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