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七六章 重逢就好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1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院子里,是一个小小的天井,天井中冇央有一颗傲雪的寒梅,在这寒冬腊月里夺目的绽放。可惜浓重的药味掩盖了腊梅的暗香。王贤无心欣赏,目光直接越过梅花,落在梅花后的房门口。

显然,房间里有个病人……

王贤突然难于呼吸,也不记得是怎么一步步走到房门口,探手掀开门帘。只记得门帘掀开的一霎,自己看到的那一幕——一个年轻女子背对着门口,娴静的坐在床边,只见她双肩消瘦,纤腰不堪一握,长发如瀑,垂落在白色的衣裙上,安静的让人不忍打扰。门帘掀起,那女子依然纹丝不动,就像没听到一样……

虽然只看了个背影,王贤焉能认不出,这病弱娇美的女子,便是自己日思夜念的顾小怜!

眼泪刷得就模糊了两眼,王贤扶着门框,身子摇摇欲坠,嘴唇翕动了好几下,嗓子却发不出任何声音……

“小怜……”王贤拼尽全力,终于从嗓子眼里挤出两个字,然后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快步到了床头,俯身紧紧从后头抱住了顾小怜。王贤的眼泪奔涌而出,将顾小怜的肩头都打湿了一大片,然而他悚然发现,顾小怜居然还是毫无反应,就像没有知觉一样……

“她听不到你说话,也不会给你任何反应。”唐赛儿悄然出现在门口,在王贤身后低声说道。

“你对她做了什么?!”王贤紧紧抱着瘦弱不堪的顾小怜,回头双目喷冇火的瞪着唐赛儿,几乎是咬牙切齿道:“有什么手段冲我来!对付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?!”

唐赛儿还没见过王贤如此愤怒,一时呆在那里,不知该如何作答。

“你这人怎么这样!”唐赛儿身后的侍女却忍不住嚷嚷起来:“若不是我家佛母,她早就死定了知不知道!”

“别说了,出去。”唐赛儿不让侍女说下去,待其退出房门,才轻叹一声道:“半年前,葫芦谷之役后,我在河边发现的她……”

王贤默不作声,转回头来,痴痴看着顾小怜那张绝美却没有任何表情的脸,那双曾经勾冇魂摄魄的大眼睛,如今空洞洞没有一丝神采。王贤心如刀绞,紧紧咬着嘴唇,控制着不让自己嘶喊起来。

“那时她一直昏迷不醒。我将她带到附近的镇子上,请了很多大夫多方救治,都说她的后脑遭受了严重的撞击,恐怕再也醒不过来了。后来找到一个曾经做过御医的老大夫,给她连下四十九天金针,终于将其救醒,可她仍然像没有知觉的人一样,感觉不到任何外界的信息,也不会说话,就这样整天呆坐着……”

唐赛儿介绍完顾小怜的病情,沉重的叹了口气道:“你恨我也没错。因为当初我将她当成一张可以要挟你的底牌,更担心你要是看了她这样子,会方寸大乱,坏冇了我们的大事,所以迟迟没有告诉你她还活着。”

“那你为何现在又告诉我?”王贤控制不住的讥讽道。

“因为我们可能有去无回,所以我得让你知道,她还活着……”隔着面纱,谁也看不到她脸上的泪水,但那面颊上冰凉刺骨的感觉,让唐赛儿的心一阵阵抽痛。

“多谢。”王贤说完这两个字,便不再回头。

唐赛儿站在那里,看着王贤像捧着稀世珍宝一般,小心的呵护着怀中的顾小怜,心中一阵阵的酸楚,她甚至希望,此刻没有知觉的是自己……

天渐渐黑下来,唐赛儿不知何时离开了房间,王贤依然紧紧地抱着失而复得的顾小怜。

“小怜,你这个傻丫头,为什么要替我去死,值得吗?”

“小怜,看着你坠崖的那一刻,我恨不得让全世界给你陪葬……”

“小怜,我让人找遍了山东,都没有找到你的影子。”

“你知道吗,这些日子来,我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你……”

“小怜,你还活着,实在太好了……”

王贤就这样紧紧抱着顾小怜,喃喃和她说着憋在心里半年多的话儿,他哭一会儿,笑一会儿,心疼一会儿,然后又搂着她开心的笑起来。

“是啊小怜,老天把你还给我,我还能奢求什么!”

“小怜,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……”

虽然怀中的玉人听不到也看不到,王贤还是开心的说啊说,直到搂着她沉沉的睡去,就是在睡梦中,他依然将顾小怜搂的紧紧地……

天亮时,门帘掀动,唐赛儿端着托盘进来。看到王贤和衣搂着顾小怜躺在床上,唐赛儿俏面一红,想要退出去。

王贤却已经坐起来,四目相对无言良久,他才低声说道:“抱歉,多谢。”

虽然只是干巴巴四个字,唐赛儿听了,眼里却泛起点点泪花,心里头既有被误会后的委屈,更多的是不知从何而来的酸涩。深吸口气,唐赛儿调整好呼吸,对王贤展颜笑笑道:“吃早饭吧。”

说完,她将托盘搁在炕桌上,托盘里除了早点之外,还有一个药罐。唐赛儿打开盖子,倒出黑色的药液。然后将顾小怜扶起来,给她围了一方帕子在颈上。一手端着药碗,一手舀一勺药液,在唇边轻轻吹去热气,才慢慢送到顾小怜唇边。

顾小怜的嘴唇感受到勺子,眉头无意识的轻轻一皱,但还是乖乖的张开小嘴,喝下一口药液。唐赛儿再舀一勺,如法炮制,她的动作十分娴熟,显然经常给顾小怜喂药……

王贤在一旁看着,等到一半时,便示意唐赛儿将药碗给自己,想要学着给顾小怜喂药。唐赛儿有些不大放心,但见王贤坚决的眼神,还是乖乖把药碗递给他。

王贤接过药碗,学着唐赛儿的样子,轻轻舀一勺药液,缓缓送到顾小怜唇边。顾小怜微微张口,王贤便将药液送入她口中,谁知顾小怜竟呛得咳嗽起来,药液从唇边淌下,将帕子浸湿了一片。

王贤赶忙搁下药碗,给顾小怜拍背,同时求助的看向唐赛儿。

“她虽然能吞咽了,但反应很慢,你要把勺子在她的唇边停一下,等她反应过来再喂。”唐赛儿端起药碗,给王贤演示一遍,又轻声道:“这些活男人干不来的……”

王贤虽然没有再要药碗,却目光坚决道:“我要亲手照顾她……”

“哎……”唐赛儿幽幽一叹,下意识的轻声道:“我总算知道,她为什么愿意为你送命了……”

王贤却萧索的摇摇头,低沉道:“她太傻了,我根本不值得……”

唐赛儿给顾小怜喂一勺药,沉吟一会儿,才看他一眼,轻声说道:“值不值得,只有她自己知道,你说了不算。”

王贤有些吃惊的看向唐赛儿,她却转过头去,不再看他。

王贤在乐安城又待了一天,主要是跟二黑和许怀庆等人吩咐,要将军队牢牢掌握在手中,同时避免白莲教再生内乱,也绝不能让那些头头脑脑欺凌百姓。众人都知道,山东将是他们的立命之基,就算王贤不嘱咐,他们也绝对不敢懈怠。

第二天天不亮,王贤便和唐赛儿带着顾小怜离开王府,准备悄悄出城。为了让顾小怜少受颠簸,王贤特意安排了一辆四轮马车,马车四壁全都用油毡密封,里面还烧着炭盆,暖冇和又舒适。又安排了一名侍女,在车里随时照顾顾小怜,他这才放心上路。

谁知来到城门口,王贤给门外黑压压的无数教徒吓了一跳。当然,单单人多没什么可怕的,关键是这无数双眼睛全都满是怒火,恨恨的盯着自己。王贤毫不怀疑,若非佛母在身旁,这些人肯定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……

“你们聚在这里干什么?”唐赛儿皱皱眉头,下意识挡在王贤身前。

“佛母,您真的要去北京?”教徒们悲声问道。显然,不知谁走漏了消息,这些白莲教徒已经知道朝廷的旨意了……

“是的。”唐赛儿面罩白纱,清清冷冷的点了点头。但这一下就像一瓢冷水泼入了热油锅,城门口登时就炸开了!

“佛母!您不能去送死啊!”

“打死这狗官!不能让他把佛母带走!”愤怒的教徒们,开始到处寻找石块,想要干掉王贤,拯救他们的佛母。

“都不许胡来!”佛母严厉的声音响起,众教徒登时一滞,不情愿的停下了动作。

“你们不要为难他,去京冇城是本座自己的主张。”佛母对众教徒淡淡说道:“而且本座也不是去送死,而是要跟皇帝好好讲讲理,然后自会转回。”

“您说的是真的?”众教徒惊喜的巴望着佛母:“您真的会回来?”

“一定。”佛母点点头,妙目含泪看着众教徒,缓缓说道:“我走后,你们要听从刘护法的命令,好生练兵,勤劳生产,等我回来,就是真正太平的时候。”

众教徒这才依依不舍的让开去路,送王贤和佛母出城。

教徒们送了一程又一程,直到佛母的队伍消失在天际,才含着热泪转回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