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七五章 圣旨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1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乐安州,原先的州府衙门,如今的将军府大堂中。

刘俊以下白莲教的大大小小百余名头目全都聚集在这里,大气不喘的听着堂上的王贤朗声念出圣旨道:

“……白莲教罪孽深重,然能幡然悔改,有休兵止戈之心,归附朝廷之意。唏乎,天有好生之德,朕有爱民之心,不忍百姓涂炭,黎民倒悬,特法外开恩,赦免其罪责,封刘信为山东都指挥使同知,刘俊为青州卫指挥使,刘阿丑为胶州卫指挥使……”

随着王贤念出一个个名字,被念到名字的头领都面生喜色,万万想不到朝廷这次还真是转了性,非但赦免了他们的罪责,还封他们大官做!尤其是那些被刘俊夺了兵权的头领,本来就一无所有,如今喜从天降,岂能不欣喜若狂?

哪知王贤念完一长串名单后,话锋一转,又沉声念道:“然首恶唐赛儿焚毁紫禁城三大殿,煽动一省百姓造反,致使百万生灵涂炭,罪大恶极,朕若姑息,枉为人君!特命钦差将其押回京冇城受审,即日启程,不得有误。凡阻拦者皆以叛逆论,人人可诛之而得其恩赏,钦此。”

王贤念完长长的圣旨,大堂中鸦雀无声……众头领面面相觑,心里嘀咕道:‘原来这招安是有条件的,我等的官爵却要用佛母的命来换……’

一时没人敢接旨谢恩了。虽然平心而论,很多人觉着这笔买卖实在划算,既然得了官身,自然要跟白莲教划清界限,管他佛母去死!反正少不了自己一根汗毛……这些白莲教的头头脑脑,大都是商贩地冇主之流,有些能耐钱财,但上不得台面。之所以会跟着造反,无非就是冲着能当大官发大财去的。如今能顺利洗白,还能当上大官儿,自然求之不得。

但他们也很清楚,佛母在白莲教中崇高的声望。要是他们敢接这个旨,恐怕走出这道门,就得被怒火冲天的教徒给打成肉酱!

“怎么还不接旨?”王贤将圣旨折好,捧在手中,脸上没有一点表情。

“这个……”刘俊代表众头领,满脸纠结的问道:“是不是还有商量的余地?”

“是啊上差,佛母在我教中地位崇高,会出大乱子的!”众人七嘴八舌附和道。

“此乃金科玉律,任何人都改变不了。”王贤却只淡淡说道:“你们若不接旨,便是抗旨,招安一事,今后再不会有。”

“这……”众人登时被憋在那里。坚持和佛母共进退吧,到手的荣华富贵就要化为泡影,拿佛母换取富贵吧,又会面对教徒的熊熊怒火,一时间是左右为难,不知如何是好。

正在僵持间,一把清冷的声音在大堂门口响起:“本座去朝廷领罪便是……”

众人齐刷刷循声望去,便见佛母从门外进来,连忙七嘴八舌劝道:“使不得啊,佛母冇,您可不能去北京!”“是啊佛母,咱们白莲教离不开您啊!”甭管虚情还是假意,这时候全都一副坚决不肯出卖佛母的架势。

佛母静静看着众人,待他们消停下来,才缓缓道:“你们不必再劝,既然都愿意接受招安,我这佛母留在山东也是多余,到京冇城给皇帝出出气,对教徒,对你们都有好处。”

“佛母,您可就有去无回了!”众人这下倒真动了几分感情。

“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。”佛母冷冷说一句,旋即话锋一转,语气中透着自傲道:“何况本座神功附体,皇帝老儿想要我的命,也没那么容易。”

佛母这样说了,众头领哪有不就坡下驴的意思,有人小声说道:“佛母,那……教徒那边?”

“本座自会去说,不用你们担心。”佛母有些懒得理会这些家伙,意兴阑珊的挥挥衣袖道:“你等退下吧,本座有几句话要对钦差说。”

“遵命。”众头领暗暗松了口气,转眼便散了个干净。

大堂中,只剩下王贤和唐赛儿两个。

唐赛儿伸出青葱般的手指,将罩面的轻纱解下,露出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孔。那威严庄重的佛母身冇份,似乎也随着面纱解下消失不见,只剩一个满腹心事,柔弱美丽的女子,出现在王贤面前。

王贤看着唐赛儿秋眸中欲说还休的情意,一颗心颤了几下,但旋即吐出一口浊气,神色恢复正常道:“你放心,我会护你周全。”

“我不担心这个,我的使命已经完成,生又何欢?死亦何苦?”唐赛儿眼里的光芒黯淡了一下,但还是关切问道:“我担心的是你,皇帝终究还是要让你回京……”旨意里说的很明白,由王贤押送佛母回京,不得有误。

“是。这是意料之中的。”王贤点点头,叹息道:“本来我上月回京,胜算可能还大些。但这一个月里,皇帝使了很多手段,现在回京,要更加危险了。”

就在朱棣派人拦住王贤不久,接二连三的旨意便从西苑中传出来。先是太冇子将被派往南京镇守,一过完年就得启程。同时离京的还有太孙,朱瞻基将被派往边关九镇巡边,最短半年才能回京。

除了太冇子太孙,就连和王贤关系不错的朱勇、薛禄、张輗等人,也被皇帝以各种借口,派往各省安抚军队去了。虽说如今兵饷不济,军心不稳,确实需要大力安抚,但这一个个和王贤关系密切的重量人物,几乎同时被支出京去。皇帝的意图已经是再清楚不过了——就是要把王贤所有的援兵都断掉,让他到京冇城孤立无援!

更加釜底抽薪的是,朱棣将锦衣卫归于东厂的掌控之下,还命赵赢立即回京整顿锦衣卫。之前王贤宣告失踪的近一年中,朱棣曾命张輗暂掌锦衣卫,试图将权柄收回。但锦衣卫上下都是王贤的亲信,加之特务机构的隐秘性,以及张輗不愿意雪上加霜,种种原因造成了张輗甘当摆设,王贤依然掌握锦衣卫的情形。

这次朱棣给锦衣卫降格,又派赵赢辣手整顿,显然是要彻底摧毁王贤的党羽!一旦王贤外无奥援,内无党羽,回到京冇城,就只能任由皇帝宰割了!

朱棣这一招招使出来,每一下都像在王贤的身上加了一道枷锁,将他死死困住,挣扎不得。实话实说,王贤已经有被压得喘不过气的感觉,但他还是安慰满面忧色的唐赛儿道:“放心吧,借用你方才的话,皇帝老儿想要我的命,也没那么容易。”

“我们这算不算是同病相怜?”唐赛儿突然笑了。

她双目流波,面若桃花的样子,看的王贤一呆,赶忙把目光移开,干咳一声道:“当然,难兄难弟更要同舟共济。”

见他不敢直视自己,唐赛儿心下一黯,神情没有丝毫改变,轻嗔一句道:“谁跟你是兄弟来着?”然后便低下螓首,陷入了沉思,好像要下什么决心一样。

王贤便静静的等着,直到唐赛儿再次抬起头来。

“出发之前……”唐赛儿深吸口气,声音有些颤抖道:“我带你见一个人。”

“什么人?”王贤轻声问道。

唐赛儿却躲避开王贤的目光,有些慌乱道: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王贤便跟着唐赛儿从后门出了州衙,本以为要去多远的地方,谁知冇转了个街角就到——原来目的地是唐赛儿暂住的冇汉王府。

这还是王贤头一次进冇汉王府,只见轩敞广阔的王府中,一间间一栋栋殿堂馆阁,全都住满了老百姓……院子里晾晒着无数破破烂烂的衣衫被褥。还有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孩子,在原先冇汉王的练武场上追逐打闹,欢快的嬉笑声十分悦耳。

看到佛母的身影,小孩子们登时就停止了打闹,呼啦一下围拢过来,七嘴八舌的向佛母问安。大人们也被惊动了,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,从屋子里出来给佛母请安。

“都去忙吧。说过多少次了,不要拘礼。”在教徒面前,佛母自然戴回她的面纱,声音依旧清清淡淡,好像不带什么感情。但是那些教徒望向她的目光,却满含着孺慕之情……

待教徒依命散去,佛母继续带着王贤前行,轻声解释道:“人太多乐安城太小,一个王府就占了大半地方,我让人把他们放进来居住,至少天寒地冻有个容身之处。”

王贤点点头,轻声说道:“显然你任重道远,远远没到撂挑子的时候……”

佛母愣了一下,轻叹一声道:“所以你不能死,不然这担子我挑不动……”

两人说话间来到后宅,周遭一下子便安静下来。虽说佛母敞开门让教徒住进自己府中,但教徒们还是很自觉的远离佛母的住处,以免打扰到她的清修。

后宅中花木茂密,曲径通幽,只是深冬季节,难免萧索。

佛母沉默下来,王贤也不说话,跟着她沿着蜿蜒的小径,穿过一片竹林,眼前兀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院落。

院门口有一个身穿白裙的侍女在守卫,看到佛母带了个男人回来,古井不波的脸上难免流露出丝丝讶异来。

“佛母……”侍女让开了去路。

唐赛儿微微点头,深吸口气转回头,有些不敢看王贤的眼睛道:“你自己进去吧。”

王贤似乎意识到什么,心跳漏了半拍,艰难的点点头,缓缓迈步走进院中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