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七三章 河东河西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1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立即派人拦住王贤,让他返回山东。”见郑和愣在那里,朱棣又重复一遍。

“是。”郑和茫然点点头,不确定是不是皇帝要和王贤妥协。

朱棣这才接着道:“让他接替储延,担任钦差招安使,让他去博兴宣旨……”待郑和记下,皇帝又说道:“另外,至今日起,锦衣卫归于东厂之下,把赵赢立即召回来,让他重整锦衣卫!”

“是……”郑和依旧点头,心底却泛起彻骨的寒意。原来皇帝并不是要妥协,只是意识到眼下可能准备不足,要争取时间布置,彻底不给王贤可乘之机而已。

“去吧……”朱棣挥挥手,嘶声道:“把当值的内阁大臣叫来……”显然,皇帝还有很多事情要办。

“是。”郑和行礼后退下,出来对守在寝宫外的杨士奇道:“皇上请学士进去。”说完,也不看匆匆进殿的杨士奇,便步履沉重的出了宫殿。

殿外,寒月如霜,星斗西斜,郑和吸一口冷冽的空气,只觉五脏六腑犹如刀割。他知道,皇帝已经下定决心,要除掉王贤了……

天津城外陈官驿,王贤和一众护卫星夜兼程,赶到这座距离京冇城三百里的驿站,准备稍作歇息继续上路。

进去驿站,驿丞一看是锦衣卫,赶忙殷勤招呼,众护卫却不用他插手,井井有条的喂马烧饭,戴华又打了热水给王贤洗脸。

王贤简单洗漱之后,和衣躺在床上想要睡上一觉,无奈脑海中千头万绪、纷沓而至,明明全身疲惫,却没有一点睡意。瞪着眼在床上躺了不知多久,才终于迷迷糊糊打起了盹。谁知刚刚睡着,外头就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什么事?”王贤坐起身来,声音带着火气。

“大人,京中来使,请快出来接旨!”戴华的声音响起。

“知道了。”王贤愣了一下,这才穿鞋下地,推门到了院中。

院子里,几名风尘仆仆的太监立在那里,满脸的疲惫比王贤一伙人还要浓重十倍。看到王贤,为首的太监扯着嗓子嘶声道:“忠勇伯接旨。”

王贤赶忙跪接旨意,太监便将皇帝任命他取代储延为钦差安抚使,立即返回山东宣旨招安的旨意宣读一遍。

王贤接旨后,站起身来,为首的太监把黄绢往他手里一塞,便直挺挺的晕了过去。

旁边人忙七手八脚将那太监扶住,架到厢房冇中救治。王贤皱眉看着那几个太监进了厢房,便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,对着朱棣的旨意沉思起来。

过了片刻,戴华进来,见王贤还对着黄绢发呆,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反应,才忍不住小声道:“大人,那个太监是累晕的,他们从京里出发,一刻也没停歇,一口气跑出来三百里……”

“呵呵……”王贤这才有了表情,语带讥讽道:“皇上怕来不及阻我回京。”

“招大人回京也是他,不让大人冇回京也是他。”戴华嘟囔一声:“皇帝老儿还有没有点儿正事儿了?”

“之前让我回京,是算准了我不敢回京。”王贤淡淡说道:“一旦我出他意料,他反而害怕开了。”

“这不正好?”戴华笑道:“咱们回山东,和朝廷老死不相往来就是了。”

“哪有那么简单……”王贤摇头道:“皇帝不是放我回山东,只是想让我晚些时间进京。”说着掸一掸那道黄绢道:“这上头说的很清楚,我这个钦差招安使,到山东是宣旨,不是招安。说白了,就是让我传道旨意罢了,”说着讥笑道:“你看着好了,那道旨意里肯定还有让我进京的命令……”

“那……怎么办?”戴华紧皱着眉头问道。

“还能怎么办,回山东!”王贤将黄绢往地上一掷,沉声说道。

其实,博兴城已经没有白莲教的影子……

当初汉王和白莲教针锋相对,都没有在博兴城设防,概因此城城垣低矮,易攻难守,在此设防殊为不智。之前白莲教壮志凌云,剑指乐安州,只是将此处作为进兵的中转站,后来兵败青州,慌不择路,才会暂时屯驻乐安。

如今虽然已经暂时休兵,但博兴距离柳升大军屯驻的青州城不足百里,白莲教的残兵败卒驻于此城难免寝食难安,是以转进它处的呼声一直不绝于耳。只是青州这一战略咽喉一丢,对于不足两万的败军来说,能选择的余地着实不多了……

往东,往西,往南都是送死,只有北上乐安和利津两途,而利津濒临大海,海上有郑和的舰队游弋,去利津似乎也是自投罗网。说来说去,只有到乐安州,和刘俊的部队汇合一条出路而已……

刘俊也确实早就派人过来,邀请佛母和法王到乐安州,只是青州军内部,对要不要去乐安,十分的迟疑。因为青州军已经不足两万,而且士气低落,四分五裂,到了乐安,就有被兵多粮足的刘俊所吞并的危险……尤其是唐封,十分抗拒北上乐安,一直撺掇唐天德不要北上。

是以足足拖了半个月,一直拖到粮草耗尽,兵变四起,在博兴已经待不下去,众将领才不得不一起劝谏唐长老去乐安。唐长老也知道回天乏术,终于同意启程,带着两万军队,十余万教徒,在冰封万里的寒冬腊月艰难向乐安跋涉……

等这些饥寒交迫的军队抵达乐安时,已经跟乞丐没有什么两样了……刘俊又故意整齐五万大军,全副武装、浩浩荡荡在城外列队欢迎佛母和法王驾到,看上去十分热情,但在气势上已经完全压倒了青州军……

“哈哈哈,欢迎欢迎!”刘俊一身昂贵的盔甲,外罩黑貂皮大氅,在阿丑、二黑、许怀庆、龙五爷等一干将领簇拥下,大笑着来到唐长老的马车前。唐长老本来想强撑着骑马出现在乐安城下,无奈一路上颠簸辛苦,伤情又有反复,根本起不来身,只能病歪歪躺在马车上,看着刘俊耀武扬威。

看着落魄不堪的唐长老等人,刘俊心中十分畅快,想到数月前,唐长老派五万大军在青州城外给自己的下马威,感觉今日终于狠狠出了一口恶气!

看着唐天德强撑着坐起来,刘俊却故意不理会他,先翻身下马,向佛母施以大礼,毕恭毕敬道:“恭迎佛母!”

唐赛儿骑在马上,依然是白衣白裙,白纱罩面,清清淡淡,仿佛不食人间烟火,对刘俊也只是微微点头。

刘俊也不以为意,从地上爬起来,拍拍膝盖的土,才好像刚看到唐天德一般,大惊小怪的诈唬起来:“哎呦,这不是唐长老?您怎么病成这样了?”

听到刘俊不称‘法王’,而以‘长老’相称,唐天德只是微微皱眉,纵使心中不爽,但形势比人强,也只能忍下来。可一旁的唐封不能忍,怒哼一声道:“大胆,见到法王还不跪迎!”

听了唐封这一声,阿丑等人纷纷怒目而视,心说都这时候了,这小子还搞不清状况。

“呵呵……”刘俊轻蔑的看一眼唐封,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道:“是本座失礼了,”说着看向唐天德道:“法王,请受本座一拜。”话虽如此,动作却慢的要命,好像关节炎发作一样……

“使不得……”唐天德赶忙连声拦住。他知道,真要冇是受了刘俊这一礼,回头还指不定要被他折腾成什么样。其实他来的路上早想通了,人在屋檐下,哪有不低头?只有暂且退避三舍,一切等伤好再作他图。

“多谢法王。”刘俊马上站定,他也就是做做样子,他才不相信,唐天德敢受自己这一拜。

唐封铁青着脸站在一旁,看着刘俊得意洋洋的上马,引着父母和唐天德,穿过层层军阵,往城中而去。

唐封愣了一会儿,才想起要跟上,却冷不防被阿丑探手拽住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唐封回头怒视着阿丑。

“扇你!”阿丑说着挥起手臂,一巴掌抽在唐封脸上,唐封不过是个纨绔子弟,哪禁得起阿丑的牛力?一巴掌就被扇在地上,几颗牙齿伴着血沫飞了出来。

一旁的青州军将领,却全当没看见,不管唐封闷着头往前走。

“嘴巴放干净点儿,下回就不是这么便宜了!”阿丑一口浓痰吐在唐封脸上,骂一声“什么东西?”然后便扬长而去。

唐封捂着肿胀的脸颊,看着阿丑嚣张离去的背影,这才渐渐意识到自己父子如今的处境,那曾经触手可及的少主梦,已经化为泡影……

回到城中,刘俊请佛母入住原先的汉王府,唐天德自然也被担架抬入王府。但刘俊绝口不提,如何安顿唐天德父子,明摆着这爷俩能住进王府,都是因为佛母的原因。

唐天德倒也识趣,当天便提出,自己年老多病,行将就木,欲将法王之位让与刘俊。刘俊却不领情,当着白莲教大大小小头领的面,公然宣称所谓法王,并不符合白莲教的教义,应当予以废除,仍然以护法自居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