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七二章 变卦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1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老道士被黄偐领进殿中,朱棣一看这的老道样貌,鹤发童颜、仙风道骨,心里就信了一两分。便让黄偐给老道赐座。

老道士也不推辞,欠身谢过皇帝后,便大喇喇在锦墩上坐定,目光炯炯看着朱棣,好似对方根本不是杀人如麻,御宇八方的大明皇帝,而是一个病痛缠身的普通老者一般。

被老道这样打量,朱棣心生不快,但转念一想,又觉着这才是世外高人应有的做派,便按下性子客气说道:“敢问道长仙寿几何?”

“老道生于景定元年。”老道士眼中沧桑无限道:“在这俗世挣扎的日子,已经两甲子又四十载……”

朱棣眼珠子瞪得溜圆道:“景定元年,你是南宋生人?”

“老道七岁那年,忽必烈攻打襄樊,老道随家人躲入深山避乱,幸得异人授道书三卷,可惜天资愚钝,勤修苦练两甲子,还不能挣脱五行,跳出三界,终归要化为尘土。”老道士摇头叹气,好像对自己只能活一两百岁还很不满意似的。

“哦……”朱棣素来就信奉鬼神,否则也不会劳民伤财在武当山大兴土木,给真武大帝修道场了。这和他当年被姚广孝的鬼话煽动造反有直接关系,道衍和尚一直制造各种谶语掛言,让朱棣相信自己是天命所归,终于决定起兵造反。靖难之役中,朱棣身先士卒大小百余战,却毫发无伤,极其不可思议的以一府之地夺取天下,就更让朱棣坚信有鬼神护体之说了。

所以老道说自己有一百多岁,朱棣并没有多大质疑,而是接着问道:“不知道长修习冇何种道法?”

“吐纳、丹法、道术。”老道缓缓说到。

“可否演示一二?”朱棣问一句,紧紧盯着老道。

“可以。”老道微微颔首,道:“老道便给皇上表演个天花乱坠。”便在皇帝和黄偐的注视下,凭空变出一个银盆,然后一手端着银盘,另一手捻着一张符纸在空中一抖,口中念一句咒语,符纸化为橘色的火球飞入盆中,一阵烟雾过后,银盆里便盛满了一盆清水。

“哎呦!这个厉害!”黄偐看的目瞪口呆,忍不住叫唤起来。朱棣虽然没出声,但脸上的惊奇之色,并不亚于黄偐。

“还没完!”老道爆喝一声,将那银盆中的清水往天上一泼,落下来的却是千百朵五颜六色的花瓣!

闻着扑鼻的异香,看着面前的眼花缭乱,朱棣终于也忍不住开口赞道:“好!道长果然好道法!”

老道却恢复了老神在在的淡然模样,拈一朵鲜花攥在手中,等他摊开手,鲜花已经变成一枚道符,老道缓缓摇头道:“这只是术不是法。”

“在朕看来,已经很了不起了!”朱棣已经信了老道三四分,看老道的眼神也热烈起来:“不知道长会不会看病?”

老道却摇冇了摇头,道:“贫道未曾修习冇过医术……”

朱棣失望的目光一黯,却听老道话锋一转道:“因为修道之人百病不侵,学医术有何用处?”

“那……道长看朕可以修道吗?”朱棣的语气也变得小心翼翼,唯恐再受打击。

“以皇上的年纪有些晚了……”老道上下打量朱棣,那双闪闪发亮的眸子,仿佛能将朱棣的五脏六腑都看透:“只有服用九转龙虎丹,使皇上的龙体重回青春,才能筑基修行。”

“九转龙虎丹?”朱棣让老道一番云里雾里,说的一颗心七上冇八下,已然信了五六分。眼巴巴的看着老道问道:“这丹,能治朕的病吗?”

“呵呵……”老道士高深莫测的笑起来道:“皇上说笑了,这九转龙虎丹服完之后,可以脱胎换骨,洗筋易髓,让皇上的龙体重回盛年,您说区区病痛,算得了什么?”

“真的吗?”朱棣冇激动的咳嗽两声,才意识到有些失态,重新坐回软榻道:“道长,哪里有这种仙丹?”

“普天下只有贫道一人会炼。”老道缓缓说道:“不过一转九日,九转八十一日,炼制的时间稍长。”

“不打紧,不打紧!”朱棣摆摆手,马上吩咐黄偐道:“把偏殿收拾出来给道长炼丹,道长需要什么材料,你负责搜集!就是龙肝凤髓也要给道长找来,听明白了吗?”

“老奴遵命。”黄偐恭声应下。

朱棣抓到了救命稻草,精神好了很多,又和胡道长聊了好一会儿长生之术,听老道舌灿莲花,说的十分高明。又听说九天后,第一转金丹便可出炉,朱棣不禁龙颜大悦,对老道的信任,不由提高到了七八分。

谈兴正浓,外头太监禀报,郑和求见。

此时不是郑和当值,求见必有要事,朱棣按下谈性,吩咐黄偐带老道下去,好生侍奉。这才让郑和进来。

黄偐带着老道出去时,跟郑和打了个照面,赶忙躬身行礼,郑和也客气的点点头,便算是还礼。看着郑和进去的背影,黄偐不由暗暗愤恨,任自己如何巴结,在皇上心里的地位始终比不过郑和。

黄偐又看向胡道士,目光一下子热烈起来,心说这次要是把丹炼成,治好皇上的病,什么郑和马三宝,全都得靠边站!

胡道士依旧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,老神在在站在那里。

郑和进去寝殿,见朱棣疲惫的靠在椅背上。方才一阵兴冇奋,已经透支了皇帝的体力。

“皇上,”郑和也不废话,躬身禀报道:“山东来报,王贤已经离开济南,兼程北上,这会儿应该快到沧州了。”

“他竟然敢来?”朱棣一下子眉头紧锁,双目寒光直射的重复道:“他竟然敢来……”如是重复了两遍,他才抬头看着郑和道:“你怎么看?”

“以臣愚见,可能是咱们误会忠勇伯了,他接到旨意毫不停留,便日夜兼程进京,应该是心中无愧的表现。”郑和轻声说道。他个人对王贤的印象是极好的,一直认为王贤会是大明朝未来几十年的栋梁,就算没有什么私交,也想替王贤开脱几句。

“哼!”朱棣却冷哼道:“他要是真的问心无愧,为什么要先去青州再到济南,然后才进京?”

“他去青州是接旨,至于路过济南……他的家眷在济南,探望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吧?”郑和轻声说道。

“他分明是去密谋!”朱棣却发作起来,一动怒,那种像有无数蚂蚁在全身骨节噬咬的疼痛便又袭来,让朱棣的表情都狰狞起来,声音更是阴沉的可怕道: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冇厚道?朕看他是安排好了后手,才有恃无恐进京的吧!”

“老臣愚钝,”郑和缓缓问道:“不知他安排了何种后手?”

“京里的,山东的,向着太冇子,和他勾结的多了去了,他有的是后手可以准备!”朱棣疼得满脸汗珠滚滚,双目透着怨毒的光,断断续续道:“竖子,他已经不怕朕了!想要跟朕掰掰手腕了!”

郑和不知朱棣口中的竖子,指的是王贤还是太冇子,但无论哪一个,对大明朝来说,都是一场天大的祸事!他还想再劝劝皇帝,却见朱棣满脸汗水,痛不欲生的样子。赶忙打住话头,扶着朱棣到床上躺下,又叫御医进来给朱棣好一番针灸推拿冇,皇帝这才缓过点儿阳神来,却把所有人都赶出去,独自一人孤零零躺在寝殿之中。

朱棣满身病痛的躺在龙床之上,望着有些重影的帐顶,想要抬手揉揉眼,却怎么也抬不起来,最后只能放弃努力,仰面长叹一声,心中黯然道:‘冇英雄老矣,教竖子猖狂……’

如果倒退回几年前,哪怕是今年春天,龙体尚算康泰时,朱棣根本不会把王贤放在眼里,搓尔挑梁,不过是挥手之间,便可碾为齑粉!但如今,僵卧病床,昏昏沉沉的皇帝,不得不痛苦的承认,随着自己的衰老病弱,此消彼长间,大明朝已经出现了可以挑战皇权的力量!

都有谁?太冇子、王贤还是白莲教?一个个名字在朱棣脑海中盘旋,最终竟定格在王贤身上。

朱棣思来想去,竟悚然发现,王贤是比白莲教和太冇子更可怕的对手!白莲教虽然兵多势大,但根基浅 薄冇,充其量只能为患一方。太冇子根基深冇厚,一呼百应,但借他个胆子也不敢干出弑君弑父的行径来!唯独王贤,虽然看似孑然一身,却可以将白莲教和太冇子力量同时化为己用,更是心狠手黑,连皇子皇孙都敢杀,真要是给他可乘之机,他真敢把刀子架在皇帝的脖子上!

想到这儿,朱棣感到脖颈一阵阵冰凉,这下彻底清醒过来,开始仔细盘算起,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了!

辗转反侧到四更天,朱棣缓缓开口道:“把郑和叫来。”

郑和就在殿外候着,闻命赶忙上殿,跪在皇帝床前,轻声问道:“皇上有何吩咐?”

“几件事,你去办一下。”朱棣看着郑和日渐苍老的面庞,嘶声道:“立即派人拦住王贤,让他返回山东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