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三章 无敌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0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有道是‘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贱则无敌’,古人诚不欺我。杨同知堂堂四品高官,之前倨傲到连布政使、按察使的面子都不给,却能转眼放下架子和王贤一个青衫小吏结拜……着实是个人物。

但王贤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受宠若惊,继而像小受一样百依百顺,反而开始得寸进尺了……

“真的可以么?”王贤又是惊喜又是担心:“不会给老哥添麻烦?毕竟苏州府比老哥还高半级。”

“高半级有什么用?”杨同知一脸不屑道:“我高兴叫姓侯的一声府尊,不高兴直接叫他大马猴,他也得赔笑应着。”

“盐司这么厉害?”王贤惊讶道。

“不是盐司厉害,是哥哥我厉害。”杨同知得意的吹嘘道:“你不知道吧,老哥我可是靖难功臣!当年白沟河之战,今上几为瞿能所害,汉王殿下帅精骑数千前往救援,阵斩瞿能父子,救出当今皇上,哥哥我就在其中!”

王贤一脸敬仰的听着,大大满足了杨同知的虚荣心,便继续讲古道:“后来东昌之败,荣国公战死,今上只身走,汉王引军接应,击退南军,我亦在阵中。再后来徐辉祖败我军于浦子口,我燕军险些崩溃,又是汉王引朵颜蕃骑前来,挽狂澜于即倒,我还在阵中!”

有这段靖难的资历在,他自然不把那建文遗臣出身的转运使放在眼里。

看着胖成个球的杨同知,王贤很难将他与身经百战的靖难之臣联系在一起。不过当今皇上格外优待靖难功臣倒是真的,纵使他们有不法之事,也总是不忍处罚,这也养成了功臣们骄横跋扈的性格。

“哼哼……”吹牛虽爽,也得有听众才行。王贤无疑是优秀的听众,他能用适当的惊叹和提问,把发言者的兴致越撩越高,后来杨同知竟得意的吹嘘道:“别说在这苏州地界,就是整条长江上,你报我杨魏的名号,都可畅通无阻!连税都不用交!”

‘咳咳……’终于等到这一句了,王贤忍不住咳嗽起来。激动之余,心中不禁狂叫道,你丫太多余了,既然杨魏何必运同呢?

“怎么,不信么?”杨同知好似受到侮辱,瞪着他道。

“不是不信,只是税关也归盐司管么?”王贤一脸好奇道。

“税关当然是地方官府管了,但是我盐司的船都是不收税的。”杨同知傲然道:“不信我借你一对牌子,你在船头竖起,看看哪家敢上你的船收税。”

“原来老哥竟然是靖难功臣,怪不得老哥这么厉害!”王贤讨好的给杨同知敬酒道:“不过小弟的粮船,并非只有这些。”

“哦?”杨同知一滞道:“你个县里赈灾,还要多少粮食?”

“我富阳县本身不产粮,要从邻县购买口粮。但我浙省种粮的也越来越少,自给自足尚且吃力,更没有多少粮食卖给我们。”王贤苦着脸道:“这导致本县粮价畸高,而且受制于人。好比这次受灾,我们有钱都买不到粮食……”顿一下道:“是以小弟和湖广那边达成协议,常年不间断购买他们的粮食,让本县彻底摆脱粮荒。”

“……”杨同知心说好个小崽子,给你根杆子就往上爬,还想把这种好事儿变成常态化!但他之前把话说太满,也不好拒绝。

“当然,不会让哥哥白帮忙。”王贤一脸肉痛道:“不瞒哥哥说,我在里头占了一成干股,这样吧,咱们三七开,我三你七,如何?”

“这话说的……”杨同知发现自己真是作茧自缚了,前面把话说的太满,至少今天是必须要装大哥了。胖脸勉强挤出慈爱的笑道:“不能白让你叫声哥,那两块牌子,就当见面礼了,你一直打着就是。”顿一下道:“你也不用给我干股,哥哥我不缺这点儿蚂蚱腿。只要你心里有哥哥,就行。”

王贤知道,他让自己给唬住了,以为自己跟那位公公有啥密切关系呢!殊不知大家就是个萍水相逢,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人家叫啥,过后也必然相忘于江湖。一个县城小吏,和南京城的大人物,怎可能再有交集呢?

不过这不妨碍王贤拉大旗作虎皮,反正自己又没保证什么。

“多谢哥哥,小弟没齿难忘!”王贤笑容灿烂极了,又向杨同知敬酒道:“能和哥哥结拜,是弟弟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儿!”

“呵呵,以后有事,尽管报我的名号就好!”杨同知笑着点头,心里却郁闷道,我却亏得很!

“啊,让哥哥这一说,还真有个事儿……”王贤一拍脑门,呵呵笑道。

“呃……”杨同知差点没噎死,有完没完啊小子!老子的结拜兄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哪个像你这样,拿个针鼻当棒槌的!就是亲弟弟,这样跟我得寸进尺,我也非得抽死他不可!

可惜王贤这个弟弟,是他危机处理的结果,若是闹掰了,岂不弄巧成拙?若那位公公觉着自己不给他面子,发起飙来可不是自己能承受的……

是以杨同知面色数变,忍了又忍,还是挤出一丝笑道:“什么事儿?”

王贤焉能不知,自己已经惹得杨魏兄火大了,但他并不在意。因为杨同知和他结拜,不过是权宜之计,待此间事了,这兄弟也就到头了。不趁热打铁,多捞点实惠,对得起自己那一声声‘哥’么?

他虽然不能拒绝和杨同知结拜,但岂能便宜了这个便宜哥哥?他王贤的哥哥是那么好当的么?

对杨同知的郁闷,王贤视若无睹,满脸笑容道:“前年开始,都转运盐使司下令,允许两浙僻邑,官商不行之处,山商每百斤纳银八分,给票行盐。此法官民两便,深受那些县的欢迎。”顿一下道:“我们富阳身处山区,按说也符合条件……”

“那为什么不许你们县的商人买盐引?”听说是盐司衙门内部的事儿,杨同知松口气道。

“因为我们县上头没人。”王贤悲愤道:“那些上头有人的县,哪怕条件远好过我们县,也得以获准购买盐引,但我们县那时候知县空缺,没人管这事儿,结果就把我们落下了。”说着巴望着杨同知道:“求哥哥帮着说句话,把我们县补上吧!”

“……”杨同知微微皱眉道:“要是我苏松分司的,自然是一句话的事儿,但你是在浙江……”

“刚才哥哥不是说,你说一,转运使不敢说二么?”王贤小声道。

“我说过么?”杨同知简直郁闷透了,我把话说那么满干啥?

王贤很肯定的点点头。

“下不为例……”杨同知无奈的答应了王贤的请求,同时忙不迭关上大门。再让他无休止的索取,他真要赔掉裤子了……

这个满脸横肉的家伙,其实胸有城府之严,心有山川之险。无奈智者千虑必有一失——他跟文官耍无赖自然无往不利,但跟个无赖耍无赖,这不是关公门前耍大刀,夫子庙前卖文章么?

得亏杨同知脸皮够厚,不然被王贤这块牛皮糖缠上,非得被祸害到破产不可!

宴席后半段,王贤虽然没再提啥非分的请求,当然不算非分的要求可没少提……

离开沧浪亭时,王贤身后跟着长长一串队伍。先是扛着两面官衔牌的帅辉和二黑,然后是两名歌姬,一个厨子,还有一帮背着大包小包的仆役。

沧浪亭门口,王贤拉着杨同知的手,恋恋不舍的垂泪道:“真是一刻也舍不得跟哥哥分开啊!哥,你对我真是太好了……”

杨同知的表情已经凝固了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滚!再也不见到你这小王八蛋!

不过九十九拜都拜了,也不差这一哆嗦,他十分勉强的干笑道:“一世人、两兄弟,我的就是你的……”

“真的么?”王贤欢喜道。

‘噗……’杨同知竟吐了一口老血。

“啊,大哥,你吐血了?”王贤吃惊不小,不就是吃点拿点,举手之劳,对你又没什么损失。不至于气得吐血吧。

“战场上的老伤,一到这季节就发作。”杨同知摇摇头,用手帕捂着嘴道:“我得静养几天,你出发时我就不去送了。”

“小弟前来辞行也是一样。”王贤关切道:“不看着老哥康复,总是走不安生。”

‘再让你来一遭,我就直接去见太祖了!’杨同知心中大怒,忙拒绝道:“你来了我不安生。总之我可能去城外,找一处水镇静养,具体在哪还不一定,所以你当我不存在,直接走就行了。”

终于把王贤打发上车,杨同知有种‘借问瘟君欲何往,纸船明烛照天烧’的感觉,长长吁口气,转身进了宅子。

身边的家丁目睹了一切,低声问道:“大人,要不要教训他一顿?”

“别再节外生枝了。”杨同知郁闷道:“郑公公对王爷太重要了,我不能惹他不快,坏了王爷的大事。”

“唉,就这么便宜他了?”家丁郁闷道,向来只有他们占人便宜,这次却被人占尽便宜,自然不爽。

“便宜就便宜吧。”杨同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闭眼道:“哪有光占便宜不吃亏的?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