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六七章 逼宫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0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PS.奉上今天的更新,顺便给『起点』515粉丝节拉一下票,每个人都有8张票,投票还送起点币,跪求大家支持赞赏!王贤和刘俊约法三章,刘俊都满口答应,他这才叹气道:“你这是把火炉子丢给我坐啊。”

这话王贤还真不是矫情,至少刘俊深以为然,嘿嘿笑道:“这往后的局势扑朔迷离,我是看不懂的,当然得你来带头。”

“好吧。不过这位子目前还是得你来坐,我坐不合适。”王贤苦笑着说道。

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”刘俊不解问道。

“我还得保留着朝廷的身冇份,咱们里外配合,方可成事。”王贤沉声道。

“那好,我听你的。”刘俊终于不再坚持,却不敢再坐回交椅上去,而是和王贤东西昭穆而坐。他巴巴看着王贤,问道:“接下来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只有一条路可走,就是招安。”王贤淡淡说道。

“招安?!”刘俊又像被蜜蜂蛰到屁股一样,一下子就蹦起来。“兄弟,你可是杀了汉王的人,皇帝老儿岂能容你?!”

“我会教他不得不容。”王贤笑笑道:“何况汉王之死,多半会算在白莲教头上,至少明面上,皇帝没法拿这件事治我的罪。”

“那也是提着脑袋过活,担那份心干什么?”刘俊愁眉苦脸道:“难道咱们就不能自个儿打天下,将来你当皇帝,再封我个并肩王,那多快活啊?”尽管得来的稀里糊涂,但刘俊如今毕竟占据数州之地,手下拥兵数万,一下子要向朝廷投降,他还真转不过这个弯来。

“以一省之地抗天下,有败无胜也。”王贤摇头解释道:“何况山东民生凋敝、赤地千里,根本支撑不起咱们和朝廷对抗。”

“当初朱棣老儿,还不就靠着一个河北,打下来的天下吗?”刘俊不服气道。

“此一时彼一时了,朱棣的江冇山与其说是打下来的,不如说是建文帝送给他的。”王贤轻声道:“现在我们的对手不是建文帝,而是朱棣,他虽然年老多病,但依然无敌于天下,不是我等可以抗衡的。”

“兄弟有点长他人志气了吧?!”刘俊闷声道:“既然朱棣那么厉害,怎么山东还是这鬼样子?”

“一来是朱棣没有料到,山东居然会乱到这种程度。二来是他的朝廷爆发了严重的财政危机,根本没钱驱动军队开拔打仗。这也是皇帝始料未及的。”王贤缓缓说道。

朱棣文韬武略,在历代皇帝中都是出类拔萃的。唯独在财政上,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二百五!别的不提,居然会把滥发宝钞当成扩充国库的灵丹妙药!殊不知这种疯狂的滥发,是对国民财富和国家信誉的可怕透支,都是要还的债!而且是子子孙孙都还不起的高利贷!

如今,这个国家在经过了辉煌无比的十余年永乐盛世后,终于冇进入了可怕的还债期!

当然,这些话没必要对刘俊讲,讲了他也不明白。王贤接着说道:“但他真要是发起狠来,砍掉几大项开支,总可以派出十万八万的大军,到时候咱们能挡得住吗?”

刘俊本来想说,汉王都不是咱们的对手,有什么好怕的?可转念一想,柳升能把青州军打得魂飞魄散,还真的是挺可怕的……再想想海上的郑和舰队,刘俊终于能感受到王贤描绘出的末ri 景象。

“而且咱们是接受招安,不是无条件投降。官兵们接受朝廷的封官建制,但不听朝廷的调遣。咱们身冇份变了,成了朝廷的官兵,但其他一点儿不变。山东还是咱们的地盘,军队也还是咱们的军队。”王贤向刘俊解说道。

“那敢情好,我还以为招安了就要像梁山好汉那样,被朝廷给活活整死呢!”刘俊这才松口气,转眼却又愁眉苦脸道:“可要是那样,皇帝老儿怎么可能答应呢?”

“事在人为。”王贤拍拍刘俊的肩膀,沉声说道:“你只要相信我就行。”

刘俊猛然想起自己和王贤的约法三章,点头道:“好吧,我都听你的。”

博兴城内外,尽是白莲教的残兵败将,却是一片死气沉沉。

天寒地冻,缺衣少食,不少士卒活活冻死,活着的凄惨到了极点,蜷缩在抢来的民房冇中瑟瑟发抖,一个个两眼无神,如同行尸走肉。

一串响亮的马蹄声从远及近,转眼间,近百骑白衣的骑士来到博兴城下,一名打头的骑士朝城头高喊道:“佛母驾到,快开城门!”

这一声,就像泼入油锅的一盆冷水,登时城头上下就炸开了!原本瑟缩在墙根下的白莲教士兵,呼啦一下全都涌上城头,争先恐后向外眺望。

待看清那位骑着白马,白衣白裙,头戴纱巾的窈窕女子,一阵惊人的欢呼声,便从这些‘行尸走肉’口中爆发出来:“真的是佛母!佛母回来了!”

城门哗啦啦打开,人群争先恐后涌出城去,狂热的迎接佛母的大驾。

佛母骑在马上,只见教徒们跪在地上放声痛哭,哭得极其伤心,就像遭了多大罪的孩子,终于看到母亲回来一样。

“佛母,您可算回来了!”

“呜呜,我们还以为,您把我们抛弃了呢……”

“佛母,为什么会这样!您不是说打完了那一仗就不用再打仗了吗?!”

听着教徒们的哀鸣,佛母心里也很不好受,她勒住马缰,目光缓缓扫过四面八方的教徒,城门上下登时针落可闻。教徒们一个个屏息凝神,等待佛母的玉音训示。

“本座是说过,博兴之战后,尔等便可永享安宁。”有些话,佛母本来是说不出来的,但看着这些穷途末路的教徒,她终于还是狠了狠心,沉声说道:“但有人违抗了本座的命令,贸然再次发动战争,自然不会得到本座的庇佑,才让大家遭受了这样的失败……”

“啊!这么说,都怪法王,哦不唐天德了?!”众教徒登时义愤填膺,纷纷嚷嚷道:“他竟然敢违抗佛母的旨意,却把咱们害的这么惨!”

却也有声音不解的问道:“可是,青州被官军攻下,难道法王不能解救吗?”

“本座本来擒下了汉王,打算用汉王换取青州。”佛母缓缓的再次强调道:“可是有些人违抗本座的命令……”

这下,所有的杂音都被掩盖住了,所有的声音都变成一个:“唐天德是罪人!是他害惨了我们!”

“走!找他算账去!”众教徒的狂热劲儿一来,就簇拥着佛母,高喊着‘唐天德罪该万死’的口号,朝着县衙方向涌去。

“唐天德罪该万死!”教徒们的口号声,又惊动了四面八方的教徒,不断有人流从四面八方涌过来,汇入到大部队中。等大部队行进到县衙门口时,已经聚集了三四万人……其中有一半是军队。

县衙门前,是唐天德的嫡系部队在驻守。唐长老如今伤重未愈,这些嫡系卫队本就如临大敌,此刻看到人山人海朝县衙门前涌来,本想列阵将其驱散。但领头的军官一看衙前街上的人山人海,知道寡不敌众,赶紧让人紧闭大门,再支上几根木梁。

“开门开门快开门!”隆隆的砸门声响起来,叫喊声更是震耳欲聋:“佛母冇在此,尔等安敢阻拦?!”

“佛母……”唐长老的嫡系,还不至于一听佛母的名字就五体投地,但他们一个个惊恐莫名,不知道佛母到底唱的是哪出?

县衙后院正房。

唐天德正躺在病床上,有气无力的喝药。说来也是倒霉,他竟然被流矢射中左眼,当即就把眼球给爆掉了,幸亏刘信拼死相救,才保住他一条老命。

命虽保住了,唐天德却垮掉了。伤病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青州城的一败,将他的家底折损殆尽,称王称霸的美梦也化为泡影,这才是对唐天德最沉重的打击。整个人一下子老了十几岁,看上去完全就是个行将就木的老者了……

刘信和唐封好说歹说,才劝得唐天德肯服下药汤,老头子正端着药碗,哆哆嗦嗦的喝药,忽听得外头震天的嘈杂声,心里一紧,半碗黑色的药汤便洒在了前襟上。

一旁的仆人赶忙给他擦拭,唐天德却顾不上这些,嘶声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刘信和唐封也是面面相觑,正待出去问个究竟,侍卫长慌慌张张跑进来,大声禀报道:“法王,佛母回来了。还带着好些人,看上去像要兴师问罪……”

“兴师问罪?”唐封一听就炸了毛,吹胡子瞪眼道:“还没找她算账呢!要不是她突然玩儿失踪,咱们哪会败的这么惨?”

“你少说两句吧,”唐天德却有气无力道:“请佛母进来,看看她唱的是哪一出?”

侍卫长得令转出,不一时,佛母便翩然进了内室。

没进门,唐赛儿就闻到室内浓重的药味儿。一进去,便看见唐天德半边脑袋缠着渗xie 的纱布,病歪歪的倚在床上。

毕竟是父女一场,唐赛儿的心一下就软了大截,低低唤了声:“爹爹。”

“你还知道这是你爹?!”唐封气哼哼道:“还以为你要带人拆了这儿呢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