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六五章 无能为力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0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父皇这样说,儿臣只有以死明志了。 ”面对皇帝的责难,朱高炽垂泪道:“儿臣就是再狼心狗肺,也不可能害自己的骨肉兄弟啊!”

“是啊皇爷爷,”这种时候,朱瞻基不能不站出来替父亲说话:“如今当务之急是赶紧命柳升派兵接应二叔,别让他有什么闪失!”

“别在这儿猫哭耗子了!”赵王红着眼圈,满面悲愤说道: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我二哥这下恐怕是凶多吉少了!”说着便俯身痛哭起来:“父皇,二哥八成已经被他们害死了!那王贤就是黑翦,是他们合谋害死二哥的!父皇,您可得给二哥报仇啊!”

在赵王看来,自己这一哭闹,皇帝八成会就势落太子。横竖有一月之约的借口,朱棣这次应该能下定决心了。

“你闭嘴!”谁知朱棣却烦躁的朝他暴喝一声,吓得赵王一哆嗦。

“你当朕不知道,你安的是什么好心?”朱棣冷声说道:“老二现在还不知生死,他要真是逃不过这一场,你也难辞其咎!”

“父皇这话说的,儿臣也唯有一死了……”赵王满脸委屈道:“我不过是帮二哥说了几句公道话,难道这也有错吗?”

“你敢说他做的那些好事,你一点不知情?”朱棣举起王贤那本奏折,想要甩给赵王,但手到了半空,却又硬生生停下!朱棣冷冷看着两个儿子,咬牙切齿道:“你们大哥别说二哥,一个个都是丧尽天良、无父无亲的畜生!咳咳咳……”

朱棣一激动,便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,咳嗽声牵动着五脏六腑,疼得皇帝头晕眼花,口中浮荡起一阵血腥味。朱棣用黄帕掩住口,郑和又赶忙给皇上推宫活穴,朱棣闷声咳嗽了一阵,这才平稳下来。

“皇上,保重龙体啊!”王公大臣们忙齐声劝慰道。

“放心,朕不会被你们气死!”朱棣紧紧攥着帕子,额头青筋暴起道:“不用一个个在朕这儿假模假样的求死!到时候,朕自会赐死你们这些逆子!”

太子和赵王俯,一句话都不敢多说。

“滚下去!”朱棣用尽力气说出这三个字,便闭上眼蜷在躺椅上喘粗气。

王公大臣们面面相觑,见太子和赵王起身退下,便也跟着离开了昭和殿。

大殿之中只剩下郑和一个陪在皇帝身边。

朱棣歇了好一阵子才有气无力的睁开眼,郑和赶忙端来了参汤。

朱棣却缓缓摇头,示意他换茶水。

朱棣接过茶水漱了漱口,吐到痰盂的水却是淡红色。

郑和见状神情一黯,低声说道:“皇上,您又咳血了?”

“……”朱棣缓缓点头,像被抽干了身上的力气道:“不知道还能不能熬过这一冬。”

“一定可以的!”郑和忙轻声安慰皇帝道:“皇上冬天这病也不是头一回,一开春就好了。”

“朕的身子朕知道,就算撑过这一冬,也几个年头了。”朱棣颓然摇摇头,冷笑道:“若是朕年轻个十岁,他们哪个敢跟朕叫板?!”

听了皇帝的话,郑和也是心下黯然,确实,随着皇帝年迈多病,朝局已经不再稳如泰山。朝野上下的心思都开始活络起来,人人都为自己的将来未雨绸缪开了……

朱棣看着同样衰老的郑和,自嘲道:“朕这个皇帝够失败的,儿子不把朕放在眼里,臣子也敢跟朕叫板!”

郑和不知该如何作答,唯有轻声安慰朱棣道:“大明朝是皇上说了算,谁敢跟您叫板?”

“哼……”朱棣冷哼道:“他们看朕老了,快死了,早就不把朕放在眼里了。 ”他的目光有落在那道奏折上:“朕没想到老二居然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,竟敢公然策反朕的军队,杀害地方大员!”说着恨恨道:“都说三个儿子里他最像朕,说的多了朕也就信了!谁知道他根本就是个狂妄无边的蠢材,哪里有一点朕的影子!”

“皇上,也不能只听一面之词。”郑和轻声说道。

“有些事,朕早就有所察觉,只是不愿意把自己的儿子往最坏处想,王贤的奏折,不过是坐实了朕的猜测而已。”朱棣说着话,却把那奏折一下丢入了火中!

火焰转眼便吞噬了奏折的绸布封面,郑和吃惊的看着朱棣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“但是,那是朕的儿子啊!”朱棣的脸让火光映的无比狰狞,咬牙切齿道:“他们竟然敢不给他留条生路!”

“……”郑和不想多说,却又不得不说道:“皇上,汉王只是不知所踪,殿下吉人自有天相……”

“不用安慰朕,朕要是他们,绝对不会再次放虎归山,打蛇不死反被蛇咬了。”朱棣冷冷说道。

郑和忍不住轻声问道:“他们指的是?”

“太子!王贤!柳升!”一个个名字从朱棣的牙缝中迸出,皇帝浑身上下杀气腾腾道:“是他们!一定是他们干的!”

“皇上……”郑和颤声劝道:“事关国体,不能轻下结论啊!还是得调查清楚,让事实说话啊!”

“哼,以王贤的能耐,朕还能找到什么证据?!”虽然没有证据,想来也不会找到证据,但朱棣确信无疑,这里头一定是******在捣鬼!绝对错不了!但怒气过后,朱棣却被从心底生出的无力感,牢牢钉在了椅子上,只能任由那种无力感蔓延到全身每一个角落。

“那接下来该如何处置?”郑和轻声问道。

“等吧。”朱棣看着被烧成灰烬的奏折,意志消沉道:“他们既然唱了这好大一出戏,自然有收场的时候。让他们唱吧,看看能唱出什么花来。”说完,朱棣看看郑和道:“你的水师调到北边没有?”

“已经过了扬州,几天内就能到登莱。”郑和赶忙回禀道:“不过没有带足够的步兵,更是没有骑兵,登6作战恐怕力有不逮。”郑和的舰队,原本是有精锐的步兵和骑兵,但都被朱棣调到运河一线,保护朝廷的大动脉去了。

“先封锁住山东沿海,片板不能让他们下水。”朱棣也知道不能强人所难,缓缓吩咐道:“先断了白莲教水上的通道再说。”

“是。”郑和点头领命,又问道:“山东方面,需要再派军队吗?”

“哎……”朱棣摇摇头,自嘲道:“皇帝也差不动饿兵。这二年朝廷缺钱,用宝钞充作军饷,军中将士早已是沸反盈天,朕现在拿不出真金白银,只求他们不要哗变,哪敢劳动他们。”

“那山东,”郑和有些吃惊道:“朝廷真的无能为力吗?”

“只是暂时而已……朕已经将张辅调回来了,安南的兵也会6续撤回。”朱棣面色阴郁道:“停下安南这个无底洞,朕明年便可以派出五万兵马,由张辅挂帅,平定山东。”

“那就好……”郑和心说,转过年来的事儿,也不会拖太久。

“但前提是明年不能有大灾荒,可是今冬无雪,谁知道明年会是个什么光景?”谁知朱棣话锋一转,又颓然道:“哎,天不假年,天不与时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

“天佑大明,天佑吾皇,来年未必会有灾荒,很快都会好起来的。”面对如此颓废无力的皇帝,郑和除了廉价的安慰,还能说些什么?

“但愿吧……”朱棣却不拒绝郑和的安慰,哪怕明知道这只是安慰而已。皇帝疲惫的闭上眼睛道:“朕累了,真的累了……”

昭和殿内外一片寂静,只有北风在肆意的呼啸。

柳升和白莲教的战斗一结束,王贤就知道了战况。结果毫不意外,疲惫离心的白莲教军大部,几乎是一触即溃,根本没有像样的抵抗,就在柳升凶猛的进攻下四散溃逃,让人完全无法想象,就是这支军队刚刚击败了不可一世的汉王军!

只有唐天德嫡系的青州军,不愿意放弃青州,固执的抵挡着柳升的进攻。

安远侯不愧是一代名将,两万军队在他的指挥下反复穿插,将负隅顽抗的青州军打成了筛子,中军大旗都被柳升夺去,丁谷刚阵亡,唐天德本人也中箭负伤!

若非刘信带着子弟兵,拼死杀出一条血路逃脱,唐天德父子就要一战都被安远侯俘虏!

幸好柳升心有杂念,没有率兵追杀,这才让刘信收拢残兵,带着受伤昏迷的唐天德,北上逃命而去。

彼时,王贤正在山洞中烤火,听完戴华的禀报,意兴阑珊道:“就像旁人料不到汉王会败得这么惨,我也没想到,唐天德会一战就输光老本!”

“幸亏安远侯及时收兵,不然唐天德父子要是死在这一场,恐怕佛母那边是不会和我们合作的。”戴华庆幸说道。

“佛母……”王贤眼前浮现出那在水一方的绝色佳人,轻叹一声道:“不管怎么说,这下她收服白莲教应该没什么难度了。”

说完,王贤站起身来,接过大氅披在身上,看一看外头阴风呼啸的天空,沉声说道:“我们也出吧!”

“是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