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六二章 拖下水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0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和唐赛儿分开之后,王贤便星夜赶往青州,因为白莲军的行军速度太过缓慢,他反而后发先至,提前抵达青州城外的官军大营。

“看来安远侯胃口不小,是要一口吃掉所有的白莲军。”见柳升没有在城内驻守,反而背城驻扎,王贤对身边的戴华道:“可惜,咱们不能让他如愿……”

戴华笑着点点头,见守军警惕的迎了上来,便策马上前,高声喝道:“呔!那军士快去通禀安远侯!钦差山东巡抚,忠勇伯,锦衣卫都督王贤前来拜访!”从来没有旨意撤销过王贤的钦差身冇份,是以戴华喊得理直气壮。

那些官军登时就像见了鬼一样,目瞪口呆看着王贤,手足无措的样子十分可笑。也难怪,在寻常军民眼中,王贤早就死在葫芦谷了,怎么会在半年之后又诈尸呢?!

“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通禀!”戴华又喝一声。

那些官军这才如梦初醒,心说甭管真的假的了,赶紧禀报上去,让上头人判断真假就是了。

为首的军官赶忙说一声‘你们先等着’,便慌忙回营禀报去了。

不多时,便听营门口一声炮响,大营中门敞开,久违的安远侯柳升,在数百骑的簇拥下隆重出营。

看到下马而立的王贤,柳升‘啊呀’一声,忙不迭跳下马来,一边往前跑,一边大声嚷嚷道:“果然是我王贤弟!谢天谢地!你还活着啊!”

“侯爷!”王贤赶忙迎上前去,跟柳升抱拳道:“我确实还活着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就被柳升一个熊抱,紧紧给箍住了。安远侯还使劲拍打着王贤的后背,疼得王贤满头冷汗,苦笑道:“侯爷饶命,小弟的伤还没好利索呢……”

“哦?你受伤了?”柳升瞪大眼看着王贤,口中道:“快让我看看,到底伤在哪里了?”虽然不再拍打他的后背,但一双胳膊丝毫没收力,依然死死箍住王贤。

王贤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被勒断了,却也无可奈何。因为他很清楚,这是安远侯在发泄对自己的不满,甚至是愤恨……

不过安远侯也只能搞搞小动作,终究还是得把王贤放开。王贤可算松了口气,见安远侯又要来拉自己的手,赶紧触电似的一缩胳膊,避开柳升的铁钳,苦笑道:“侯爷,我这小身板可经不起您折腾。”

“哈哈哈!”柳升见王贤不给自己出气的机会,大笑几声,伸手道:“快快里面请!咱们哥俩可得好好唠唠!”

“请!”

柳升中军帐中,炭火熊熊,火上架着烤肉,炉边烫着烧酒。安远侯屏退左右,和王贤单独密谈。

安远侯给王贤倒一杯酒,然后一边用锋利的银刀割着架上的肉,一边瓮声瓮气道:“你小子,这半年跑哪去了?”

“在葫芦口受了重伤,养了大半年才捡回这条命。”王贤之前被汉王打伤,确实还未冇痊愈,是以这时脸色发灰,倒是给这说法平添了几分真冇实性。“听说侯爷收复了青州,这才赶紧前来投奔。”

可惜安远侯根本不信,晃着明晃晃的刀子,冷笑连连道:“说的跟真的似的,你能老老实实窝在犄角旮旯里养伤,就不能给朝廷带个信?”

“侯爷,我是怎么栽的这跟头,你应该很清楚。”王贤面上挂着笑,语气却一片冰冷道:“山东省内,朝廷上下,想要杀我的人如过江之鲫!敢问侯爷,若是异地处之,你敢在不能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,再暴露自己的行踪?”

“你说的,还真有几分道理。”安远侯哼一声,刀尖一甩,将一块烤好的羊肉丢到王贤碗中。然后又挑了一块,就着刀尖,恶行恶相的咀嚼起来。

王贤面不改色,用手拿起羊肉,慢条斯理的品尝起来。

安远侯咽下口中的羊肉,重重捶捶胸口,吐出一口浊气道:“你此时来见我,想必是已经利用完了白莲教,可以用本来面目现身了吧。”

“侯爷,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可以乱讲。”王贤淡淡笑道:“白莲教乃杀害我五百兄弟的仇人,我怎么会跟他们扯上关系?至于本来面目?难道小弟还有两张面孔不成?”

“呃……”安远侯被王贤给噎住了,仔细一想也是,王贤这事办的利索,根本没有把柄可寻。憋了半晌,他冷哼一声道:“你跟老夫说出花来也没用,关键这话哄得了陛下吗?”

“王某胸怀坦荡,此心可鉴,为何还要哄陛下?”王贤笑着摇头道。

“停停停,老夫不跟你闲扯淡……”柳升连连摆手,然后死死盯住王贤道:“我只问你一件事,汉王如今怎样了?”

“我还要问侯爷呢,”王贤目不转瞬的看着柳升道:“皇上不是让侯爷去支援汉王吗,您怎么在青州扎营了?”

“莫非……”看着王贤一脸的吃定自己,柳升心头猛一哆嗦,手中的银刀便落入火中,溅起一尺多高的火星。安远侯的声音都变了调,颤巍巍问道:“你把汉王俘虏了?”穷尽安远侯的想象力,也只能想到这一层了,他根本无法想象,大明朝有臣子,胆敢手刃龙子龙孙!

殊不知,王贤已经亲手干掉一位龙子,和一位龙孙了……

“要我怎么说,侯爷才肯相信?”王贤自然绝对不会承认,摊着两手道:“我如今光杆一个的败军之将,又没有通天之能,怎么就能击败汉王的数万精锐,还把汉王给俘虏了?你当我是太上老君啊?”

“……”柳升算是看明白了,王贤是绝对不会跟自己说实话。但王贤越是这样,他就越发笃定,汉王已经被王贤给捏在手里了。沉默了好一会儿,他才指着身后的青州城,沉声道:“赵赢那个老太监,如今就在青州城中,日夜审问抓获的白莲教徒,他要弄清楚的只有一个问题——就是那黑翦到底是不是你!”说着冷哼一声道:“如果你自觉能逃过东厂的调查,避免皇上的疑心,只管继续隐瞒就好!只是到时候,别怪老夫不肯帮你说话!”

见柳升动了真火,王贤轻叹一声道:“侯爷,您的好意,我心领了。”

“哼……”柳升闷哼一声,不再吭声。

一时间,大帐中只有炭火燃冇烧,发出的清脆噼啪声,愈发显得此刻安静的令人难堪。

长时间的沉默后,柳升苍声一叹,那张满是皱纹的脸,竟好似老了十岁一般,他想到了最不可能发生的一种可能。“哎,老夫万万不该高估了汉王……以为他有数万精兵在手,本身又是大明最厉害的将领,对付一群白莲教乌合之众,哪怕是以寡敌众,最多也就是个两败俱伤,绝对不至于落到个兵败身亡的地步……”

王贤眉头微微一颤,虽然这个‘亡’字有多种解释,但看柳升此刻的表情,想必是已经猜到,汉王凶多吉少了……王贤轻声说道:“刀兵无眼,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。何况汉王殿下吉人自有天相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回来。”

“回不来了……”柳升阅尽世事、通明练达,是靖难功臣中数一数二的聪明人。他抬起眼睑,死死盯着王贤,幽幽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仇深似海,可你不能让老夫替你背这口锅啊!我背不起,也决不冇能给你当这个替罪羊!”

王贤知道柳升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,自己不给他一个过得去的交代,他就能立即让人把自己抓起来,扭送到京冇城去给朱棣交账。不过王贤一点都不意外,因为柳升的任务就是支援汉王,如今他未加救援,汉王凶多吉少,朱棣发起怒来,头一个就得朝他开刀!

“呵呵,侯爷,如今正是同舟共济之时,可不要先起内讧啊。”王贤淡淡一笑,给柳升斟了一碗酒。

柳升端起碗来送到唇边,那只可以开强弓硬弩的手臂,此刻居然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。一碗酒倒有小半洒出来,把他的胡子前襟都打湿了一片。

柳升这种明白人,自然十分清楚,就算能成功的把王贤定为罪魁祸首,自己也绝对是在劫难逃——朱棣可是下达了圣旨,让他支援汉王的。

何况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,王贤就是白莲教的军师黑翦,更没法证明是王贤搞死了汉王,朱棣就算认定了他是罪魁祸首,也只能找其他的由头,秋后再算账。而自己,恐怕等不到秋后,就要全家被押上法场了……

“哎!老夫怎么就上了你的贼船!”柳升心念电转,已经想通了此中的关节,明白眼下只有一条路可走,就是跟王贤一起,想方设法把命保住。

“侯爷,自古正邪不两立,这也是必然的。”见柳升果然是明白人,王贤心情大好,大言不惭道。

“噗……”柳升没忍住,一口酒喷到火堆上,咳嗽连连道:“见过不要脸的,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!”

“难不成,我们是坏人?”王贤眨着无辜的眼睛,反问柳升道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