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六一章 何去何从?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0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流淌了千年的淄水河畔,无辜的小兽再次探出头来,看着对岸那对气氛怪异的男女。

“你说的对,是我执念了……”唐赛儿看着远处荡漾的芦苇丛,缓缓说道:“执念害死人。我之前就是因为报仇的执念,才会被父亲利用。他对我说,只有统一了白莲教,有了强大的实力才能向皇帝,向你报仇。”

说到正题,唐赛儿恢复了冷静,却没有转头看向王贤的意思。她继续缓缓说道:“但父亲起事以后,我只看到百姓生灵涂炭,白莲教高层争权夺利根本没人考虑百姓的死活。而这,是林三哥,宁肯牺牲自己的生命,也要避免的局面啊!”

“……”见唐赛儿终于想通了,王贤感觉如释重负,谁知心里却愈发堵得厉害。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道:“我和你对林三哥的看法,是一样的。他是个真正的大冇英雄……”

“不错,其实林三哥赴死之前,已经跟我说的很清楚了,他是不想看到山东大乱,兄弟死难,才要牺牲自己,来避免这一切。而且我很清楚,三哥的武功之高,不在冇汉王之下,除非他自己求死,否则谁也杀不死他!”

唐赛儿说着,双手颜面,泪水从眼角滑下,声音中蕴含着无尽的自责道:“可是我不能接受啊!他为所有人着想,竟然独独不考虑我怎么办!我是那么喜欢他,他怎么能完全不把我放在心上?!”

唐赛儿终于忍不住,失声痛哭起来。王贤想上前安慰她一下,但走了一步迟疑了一下又站住,只掏出绢帕递过去,轻声说道:“林三哥心中不会没有你,只是此事向来古难全,他也没有办法……”

唐赛儿一把拿过手绢,擦拭起脸上的泪痕,继续说道:“我接受不了自己的心上人,心里却没有我的事实。所以才执意认定是你杀害了他!所以才甘心情愿为父亲所利用,一心一意想向你和朝廷报仇。殊不知……”唐赛儿的声音低沉下去,哽咽道:“我自己的所作所为,让林三哥的死变得毫无意义!他拼上命也要极力避免的局面,却在我的手中成为现实、变本加厉!”

看到唐赛儿哭得伤心至极,娇躯如风中枯草摇摇欲坠,王贤终于还是忍不住上前,想要给她一点依靠,唐赛儿便顺势伏在他怀中,哭了个昏天黑地……

等到情绪平复下来,唐赛儿便双手支着王贤的胸膛,离开他的身边。微微红肿的双目似怨似恨的看着他,等他说些什么。

“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。人都会走弯路,与其为过去的错误痛苦,不如好好想想,如何走好将来的路。”王贤被唐赛儿看的心慌意乱,只能轻咳一声,不疼不痒的说着没有营养的话。

唐赛儿神情一黯,低声说道:“可惜你也不是好人,我怕跟你合冇作,会错上加错……”

“不会的。”王贤摇摇头,却没有说什么让她放心的话,因为说得再多也没用,只能让她看自己的行动了。

“我听说青州已经被朝廷夺取?”唐赛儿定定看着王贤,幽幽道:“你跟我说实话,是不是你计划好的?”

“这……”王贤心念电转,最终还是实话实说道:“虽然柳升攻打青州并非出自我的授意,但确实在我意料之中……”

“让我父亲的十万大军折损过半,是不是你计划好的?”唐赛儿追问道。

“冇汉王乃是绝世勇将,想要击败他,不可能不付出惨重代价。”王贤道:“这个结果,也是在意料之中的……”

“既然都在你意料之中,为何还要将白莲教推到如今这般田地,你还说是为我们考虑?!”唐赛儿声音转冷道:“你叫我怎么能够相信你?!”

“因为我们谁都无法控制白莲教这头巨兽,只有将其陷入困境危局,才有可能迫使其按我们的意志做出选择。”王贤目光坦诚的看着唐赛儿。“真让白莲教大获全胜,独占山东,他们怎么可能跟朝廷讲和,就算你是真的佛母,也不可能办到的!”

“你说的我都知道……”唐赛儿定定看着王贤,目光愈发冰冷道:“可你这人实在太奸诈,如何让我相信,到最后不会把我们都出卖了,换取你自己的荣华富贵?!”

“我自己的荣华富贵?”王贤自嘲的笑笑,轻声说道:“过来之前,我已经杀了冇汉王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唐赛儿登时杏眼圆睁,难以置信的看着王贤:“你不是在说笑吧?”

“这种事,也可以拿来说笑吗?”王贤摸摸鼻子,苦笑道:“尽管我会推说,冇汉王是死于白莲教乱军之手,可这种话拿来骗骗老百姓还行,你认为朱棣会相信吗?就算他相信,便不会迁怒于我吗?”

“确实……”唐赛儿也知道,王贤绝不会扯这种谎。一颗心登时替他揪了起来,颤声道:“换做我是皇帝,绝对不会因为没有证据,就善罢甘休的。”说着,忍不住埋怨道:“你这又何必?”

“我这样做,不是为了取信于你。”王贤淡淡说道:“只是为了替兄弟们报仇。我说过,不报此仇誓不为人,总不能就这样放过冇汉王,看着他洋洋得意,逍遥法外吧?”

“你这样仇是报了,可以后如何了得?”唐赛儿眉头紧蹙问道,

“以后,当然就靠你了。”王贤飒然一笑,眉头霸气的扬起道:“虎老不咬人,只要你们不出问题,皇帝就是恨死我,他也发作不得!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看着自信的王贤,唐赛儿便觉着无比安心,之前心中的种种担忧,不知不觉间就化为了乌冇有。她终于在王贤身上,找到了可以全心全意依靠的感觉。这感觉真的很不错。唐赛儿冷若冰霜的脸上,终于绽开了迷人的笑容。“那你说,后面该怎么办吧?“

“你父亲率军回青州,很可能会吃败仗,”王贤沉声说道:“你要趁机夺取白莲教的控制权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父亲就一定会败?”唐赛儿也不知是不服气,还是故意跟王贤对着来。

“这是必然的。白莲军是透支了全部,才拿下冇汉王的。杀敌一千,自损三千,而且之前的承诺全都没有兑现,如今老巢又被别人端了,军心士气必然跌到低谷。而柳升厉兵秣马大半年,如今兵锋正盛,他又是有数的宿将,此战恐怕会重创白莲军。”

“还不是你干的好事?!”唐赛儿横了王贤一眼,轻咬朱唇道:“把我爹算计的这么惨,我却还要帮你一起算计他,这世上有这样当女儿的吗?”

王贤让唐赛儿的无边风情弄得有些心慌意乱,嘿嘿一笑,不和唐赛儿纠缠这个问题,道:“总之,你要趁唐长老败军之际,将白莲教掌握在手中。”说着他深深看一眼唐赛儿道:“你要明白,这一点很重要。不然青州白莲教这些人,就只有死路一条了……”

“那你呢,你做什么?”唐赛儿定定看着王贤。

“我要做的事可多了。”王贤苦笑一声道:“除了你要做的事,都是我的事。”见唐赛儿依然目不转瞬看着自己,王贤只好透一点底出来道:“我要做一个局,让皇帝除了承冇认山东既有的局面别无他法。只有这样,他才会低下高傲的头,同意派人招安我们。”

“宋江冇费尽心机让朝廷招安之后,梁山好冇汉可没什么好下场。”唐赛儿不置可否的说道。

“那是因为宋江冇甘心当朝廷的鹰犬。”王贤轻轻叹了口气,声音透着无比的苍凉道:“而我已经当够了鹰犬,只想堂堂正正做人了。”

“可你也说过,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酣睡?明朝的皇帝怎么可能容忍,国都八百里外就有一股心怀异志的势力存在?”唐赛儿轻声说道:“别怪我得陇望川,我得心里有底才行。”

“这种事情,想远一点总没有坏处。”王贤点点头,目光变得愈加悠远道:“但咱们想不了那么远,将来时局的变化,是谁也料不到的。只要咱们经营好自己的力量,进可攻退可守,最次也还有容身之地。总是不会太坏的……”

“是我强人所难了……”唐赛儿轻叹一声,双目中闪过异彩连连道:“反正往后的事情有你操心,总要带大伙闯一条生路出来就是了。”

“你倒是会做甩手掌柜。”王贤苦笑着点点头:“我王贤无德无能,但有一条,什么时候都不会对不起自己的兄弟。”

“我也算是……”唐赛儿俏面微红,未语先笑道:“你的兄弟吗?”

“你……”王贤吃惊的看着唐赛儿,这女子确实非同一般,短短时间便将彼此的尴尬化解掉了。他笑着点点头,大声道:“当然是!”

“那我就放心了……”唐赛儿也笑了,看一眼手中的绢帕,又有些红脸道:“洗干净再还给你。”

“其实不洗我更高兴。”王贤放松下来,口花花起来。

“去死吧!”唐赛儿作势虚踢王贤一脚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