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五五章 绝境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2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佛母却只冷哼一声,便走到王贤的帅旗之下,帅旗之下是一面硕大的牛皮战鼓。佛母解下肩上的披风,从军士手中拿过鼓锤,便重重敲在鼓面之上!

隆隆的鼓声在战场上隆隆响起,那鼓声先是缓慢低沉,渐渐变得快速jī昂起来!

白莲教的将士们听到鼓声,纷纷循声望去,看到竟然是白衣白裙的佛母在亲自击鼓!

白莲教的将士登时士气大振!浑身的疲惫和伤痛,还有汉王军造成的挫败感,霎时如滚汤泼雪,一下子无影无踪了!

他们口中嗷嗷叫着谁也听不懂的声音,以无比的勇猛再次冲向敌军,原本已经节节败退的阵脚,居然奇迹般的稳住了!原本被分割开来的人马,竟然也重新联系起来!

这让本以为下一刻就会击溃敌军的朱恒分外失望,破口大骂道:“他奶奶的!真见了鬼了!”可是急也急不得,他只能耐下性子,重新组织攻势,试图在下一刻找到歼敌的机会!

同样惊呆的还有王贤,他看着佛母奋力击鼓的飒爽英姿,忍不住暗暗心折,他从来没想到仅凭一个人一阵鼓,竟能将败局扭转过来!

像是感受到他的目光,佛母一边击鼓,一边转过头来,冷声说道:“如果你敢骗我,我就杀了你!”

王贤却咧嘴笑了,笑的十分欢畅。

许是感到自己的威胁太过无力,佛母冷哼一声,转回头去,继续重重击鼓!接下来几下,她敲得格外用力,像是要把对王贤的怒气,都发泄在可怜的鼓面上一般……

转眼战至过午,汉王的骑兵破军无数,白莲军的左右两翼几乎被打成了废渣,但在莫问的精妙调动下,汉王依然没能突入白莲军的中军指挥部。莫问的军队始终不断的向后退却,却始终有新的军队挡在汉王的面前,汉王破了一阵又一阵,一直到过午时分,才发现自己是在绕着白莲军的中军兜圈子!

汉王恨透了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,但他左冲右突,依然无法突破白莲军一浪接一浪的阻击!到后来,他也索性不作他想,干脆自顾自的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,倒要看看白莲军到底有多少军队够他杀的!

汉王坚信最先崩溃的,一定是白莲军!

白莲军的中军大旗下,看着己方军队越来越羸弱的防守,每次在汉王面前支撑的时间越来越短,莫问也不禁额头见汗。他才用的车轮战法,说穿了就是缩短各部攻击的时间间隔,一部败了另一部立即补上,任何一个方向都有白莲教的军队,车轮作战,不给汉王喘息的机会!

这样因为每一部作战的时间都很短,又有友军掩护,可以保证己方军队只会被击溃,不会遭到重创,休整之后又能卷土重来,掩护友军撤退整军。这样整个军队像车轮一样滚滚运转,耗也把汉王耗干!

这是对付汉王这冇样强大对手的唯一办法。

只是连莫问也没想到,汉王居然强到这种程度!从开战到现在已经将近三个时辰,汉王的铁骑一直在高强度作战,居然依然生猛如初,这样耗下去,恐怕最后崩溃的,会是白莲军自身……

当然,最先崩溃的一定是唐天德,此刻唐长老仿佛受了莫大的刺冇jī,白发散乱,两眼发直,口中念念有词道:“我一定要杀了你,一定要杀了你们……”也怨不得唐长老如此痛心,开战到现在,他的军队已经死伤过半,若非有佛母在支撑将士们的信念,还有军法官锋利的鬼头刀,恐怕白莲军已经早就溃不成军了……

但所有人都很清楚,近十万白莲军被三万汉王军击溃的时刻,已经不远了……

“孩儿们!”汉王身先士卒半日,手刃的白莲军官兵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身上却一点伤都没有,依然龙精虎猛的对身后的铁骑吆喝道:“泥腿子们妄想累垮咱们,咱们让他们看看什么是铁打的汉子!把他们全都送去见他们的无生老母!为吾儿报仇!”

“嗷!”汉王麾下的骑兵高声应喏,但比起早先,声音确实已经低了不少。他们毕竟不是汉王这样的天生异种,都是普通的血肉之躯。哪怕比一般人耐力要强很多,也经不起这样从早到晚的厮杀,一个个早就疲累欲死,伤痛不堪了。只是一直势如破竹,靠胸中一股锐气撑着而已!他们眼看胜利已然在望,纷纷奋起余勇,咬牙跟随着汉王扑向面前的敌人!

挡在汉王面前的是蒋艺部,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面对汉王了,而他身边的将士已经不足千人,而且个个带伤,不少人连站都站不住,得拄着兵刃才能保持不倒。

蒋艺此刻却已经平静了,他身边此刻只有参谋官一个人,军法官在上一次阻击中已然阵亡了……但蒋艺没有丝毫要逃走的意思,他看一眼身旁年轻的参谋官,淡淡道:“老冇子问你一句话,这么打下去,有赢的希望吗?”

“有!”参谋官脸上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,让他年轻的脸显得狰狞可怖。尽管参谋官也不知道,己方将如何赢得这场战役,但他对王贤和莫问有强大的信心。因为这两个人告诉他,只要按计划一步步走下去,就一定会取得胜利!所以他相信,胜利一定会属于己方!

“好……”蒋艺点点头,环顾下左右的兄弟道:“你走吧,这里用不着你了……”

“我不会走的。”眼看着越来越近的汉王铁骑,参谋官却纹丝不动。

“放心,到了这份上,老冇子要是临阵脱逃的话……”蒋艺哂笑一声,掂了掂手中已经缺了刃的斩马刀,紧紧握住刀柄道:“会让父老乡亲戳脊梁骨的!”

“是我一直逼着你们送死的,”那参谋官也抽冇出宝剑,与蒋艺迎着汉王铁骑并肩而立,沉声说道:“要是逃走的话,一样会被戳脊梁骨的!”

“哦……”蒋艺看着已经和兄弟们战在一处的汉王铁骑,放声笑道:“那好,咱们下了黄泉再好好算账!上!”

“上!”说完,两人便挺起刀剑,朝着汉王的骑兵扑了上去!

蒋艺猛地一刀斩断了一个骑兵的马腿,那骑兵惨叫着从马上摔下,刚要爬起来,便被参谋官一剑刺了个透心凉!

两人拔出刀剑,又扑向下一名骑兵,配合居然十分默契!一连击杀了五六名骑兵,才双双被汉王骑兵从背后砍倒……而此时,蒋艺部其余的将士也已经全都倒地了……

两人同时倒在满是血污和残肢断体的战场上,蒋艺突然想起什么,艰难的转头望向那参谋官,一开口,口中却涌出鲜血。

参谋官见状,用尽最后的力气抬头看着蒋艺。

只听蒋艺竭尽全力嘶声问道:“还不知道,你叫什么?”

“呵呵……”参谋官笑了,仰面躺在地上,看着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天空,回答道:“府军前卫,许安逸。”

话音未落,两人便被席卷而过的铁骑践踏成泥,蒋艺甚至都没来得及做出震惊的神情……

中军旗下,莫问痛苦的低下了头,蒋艺部的五千兵马,是开战以来被全歼的第一股力量。开了这个口子,很快就会有第二支、第三支部队被全歼,马上就要逼近全军崩溃的极限了冇!

“撤兵吧……”一旁的唐天德突然说话了,他终于承受不住,已经没有赌下去的勇气了。

“不行!”莫问一下就回过神,断然摇头道:“汉王方才消灭这一千残兵用了超过半炷香时间,这说明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了!这时候绝对不能放弃!”

“老夫没看到什么强弩之末,只看到自己的部队被打成了废渣!”唐长老咆哮起来道:“不能让你们再瞎指挥了!来人呐!把他给我拉下去!”

“是!”唐封便带人上前,想要将莫问抓起来。

莫问身边的锦衣卫自然不让,立即拔刀相向,将莫问护在身后。然而莫问却好像事不关己,自始至终都背对着唐天德,保持眺望姿势。

博兴城下,精神胜利法毕竟只是一时,实力上的巨冇大差距,终究还是客观存在的。在朱恒将其最后两千人的预备队投入战场后,汉王军又艰难地掌握了主动,重新将白莲军分割包围,再次形成围歼的态势。

眼看着局势再次岌岌可危,王贤望向佛母道:“你还有什么妙招,快拿出来啊?”

佛母白他一眼,冷声道:“到底谁是主帅?”

“这么说,你也没招了?”王贤苦笑道:“那咱俩今儿就交代在这儿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佛母只看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“要造反吗?!”见莫问竟不把自己父子放在眼里,唐封登时跳起脚来:“来人呐,把他们干掉!”

立刻,便又有数百军士涌过来,将莫问和他的锦衣卫团团围住。眼看一场火并在所难免。

突然,莫问转过头来,看着唐天德,大声说道:“我们赢定了!”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