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4章 崩盘边缘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2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汉王率领他的一万骑兵,接连击溃了白莲军五六个军阵,而自身的损失寥寥无几。只是白莲教的军队好像无穷无尽,刚刚打垮了五千人,便又有五千人涌了上来,挡在了汉王面前。

始终在局部地区保持绝对优势,这本是汉王以少胜多、以骑制步的不二法门,按说汉王应该十分痛快才是。但此刻看着似乎杀也杀不完的白莲军,汉王却变得十分烦躁。因为他现,自己对任何一路白莲军,都只能击溃不能消灭,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部下体力的下降,甚至连重创都办不到,所以败下去的白莲军战斗力并没有太大损失,退出战场之后,利用友军的掩护,又能重整旗鼓,很快便可卷土重来!

“王爷,小心有诈啊!”韦无缺策马来到汉王身边,对已经杀成了个血人的汉王大声道:“白莲军每部退却的时间都一样,分明是早就安排好的!”

“想和本王玩车**战!”汉王随手摸一把脸上的血浆,露出狰狞的白牙,切齿道:“白日做梦!本王把他们都打成残兵败将,看看到时候谁还能挡在我面前!”说着高高举起手中的铁枪,指向前方的白莲教军队,嘶吼道:“孩儿们,随孤再破一阵!”

“嗷嗷嗷……”骑兵们杀的兴起,紧紧跟着汉王掩杀过去!

“哎……”韦无缺却没有动,他看着神勇无比的朱高煦,却像在看一头被红布逗引的到处乱跑的公牛,不祥的预感笼罩心头。

博兴城下,王贤的日子也不好过,当汉王骑兵将白莲军左翼打穿,朱恒终于不再忍耐,亲自率领一万两千名精锐步兵从正面向他起了冲击!

汉王军的步兵十分精悍,而且强大程度是随着兵力的增加,成倍递增的!一千名汉王军步兵需要两千名白莲军步兵抵挡,五千名汉王军步兵,就需要两万名白莲军步兵才能抵挡!当一万两千名步兵动排山倒海的攻势时,王贤的三万名步兵根本抵挡不住,一下子就被冲得节节败退,眼看就抵挡不住!

“给我顶住!”眼看着三万大军落花流水,王贤登时双眼血红,他还是低估了朱恒和汉王军的能耐,还以为三万步兵至少可以挡住朱恒这不到两万兵马。哪成想根本不是敌人的对手!

“将帅旗前移五十步!”王贤深知,任何人都能退,唯有自己绝对不能退!一旦自己这边被朱恒攻破,他就可以与汉王形成呼应,两下夹攻之下,什么车**战全都会变成笑柄!

“退过帅旗者!杀无赦!”王贤已经从轮椅上站起来,拿着宝剑站在帅旗之下,亲手斩了数名退后的军官!闲云和心严等人也带着锦衣卫的高手上前,帮助白莲军一起抵挡汉王军的冲锋,这才勉强稳住了阵脚!

看着敌军小队兵马间配合娴熟,攻守有度,明明人数处在劣势,却把白莲军将士打得落花流水,王贤目眦欲裂,他死死抓着剑柄,头脑一片空白——他对所有的兵力调配了若指掌,自然知道这时候不会有任何的援军给到自己!那六七万汉王军将士,眼下正轮番遭到汉王的痛殴,能不崩溃就已经是奇迹了,哪里还有人会管他这边!

王贤不禁想起昨夜里,莫问曾经反复追问自己,三万军队够是不够?自己那托大的表现。不禁一阵阵的面红耳赤,羞愤难当!

中军,唐天德急成热锅上的蚂蚁,他站在高处,眼看着自己的军队被汉王打得狼奔豕突,溃不成军,急的他抓耳挠腮,双脚直蹦。不断问身旁的莫问道:“莫先生,咱们到底能不能顶住?!”

莫问是王贤配给唐天德的参谋官,居中军以唐天德的名义号施令,调度部队。他紧抿着嘴唇看着周遭方圆十几里的战场,待唐天德问了两遍才缓缓道:“法王宽心,汉王的冲锋已经没有之前的锐气,对我军造成的杀伤已经小了不少,”说着他微微一笑道:“方才,我们只损失了五百兵马……”

“五百兵马还少啊?!”唐天德心疼的跺脚道:“你们这些败家子!这仗才打了一个时辰不到,老夫已经快损失两万兵马了!”

“打仗嘛,哪有不死人的。何况对手还是天下最强的汉王铁骑。”莫问却不为所动道:“再损失两万就差不多了……”

“你!你!”唐天德险些要被莫问气晕过去,要不是还得靠他指挥打仗,非得下令将其拖出去喀嚓了不成!

莫问像是完全感受不到唐天德的怒气,依然自顾自的下达一道道复杂的军令,这些命令唐天德根本就听不懂,只有莫问和他的那些参谋官明白而已。

唐天德有火没处,气的直揪自己的胡子,却冷不丁听莫问说一句:“法王与其担心汉王这边,还不如担心博兴城下呢,军师那边……怕是要顶不住了!”

“这是你们的问题!”唐天德咆哮起来:“没有金刚钻,就别揽瓷器活!老夫已经把所有的军队都交给你们了,要是还输了,从黑翦到你,一个都别想活!”

“末将的意思是,”莫问无奈的看一眼唐天德,轻叹一声道:“法王身边的这一万军队,可以作为预备队去增援一下军师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唐天德却像被踩到尾巴的猫,跳脚道:“不行不行!本王这一万老本,绝对不能动!”这一万军队是唐天德关键时刻用来保命的,眼下战局处处极其不利,他怎肯让身边没有军队保护?!

“如果不增援的话,军师那边一旦顶不住,整个战局都会崩溃。”莫问淡淡道:“法王留这一万军队有什么用?“

“本王当然有用!”唐天德闷声说道。一旦兵败如山倒了,这一万军队至少能保他逃回青州!

虽然唐天德没明说,莫问也知道他的算盘,嘴角浮起一丝讥笑道:“莫非法王还以为能逃回青州不成?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!”唐天德愣了一下,死死盯着莫问道。

“青州城,”莫问幽幽说道:“已经回不去了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非但唐天德惊呆了,一旁的佛母也吃了一惊。

“实不相瞒,柳升的大军已经开赴青州,此刻青州城到底在谁的手里还未可知。”莫问冷冷说道:“但末将敢保证,法王带兵败回时,青州城上一定插着朝廷的旗帜。”

“你胡说八道!”唐天德暴跳如雷道:“若果有此事,本王早就接到禀报了!”

“呵呵,所有的禀报都被军师拦下了。”莫问讥诮的看着唐天德。

“什么?!他怎么敢?!”唐天德险些气晕过去,整个人一阵天旋地转,从嗓子眼里迸出几个字道:“黑……翦……老夫要被你害死了!”

“长老,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,就是拼上所有也要赢下这一场,不然必定在汉王军和朝廷军的夹攻下,死无葬身之地!”莫问却根本不管唐天德怎么想,依然慢条斯理的说道。

“你,你们……”唐天德有气无力的垂下胳膊,哀鸣起来道:“迟早要害死老夫!”

“跟我走!”佛母翻身上马,率领唐天德身边的兵马,向王贤驰援过去。

“只能带一半走!”唐天德赶忙叫嚷道:“给老夫留下五千兵马!”

只是他的声音淹没在人嘶马叫中,谁还能听得到?

博兴城下,在朱恒的亲自率领下,汉王军已经将白莲教的军队分割成数段,展开了围歼!

王贤的帅旗更是遭到朱恒猛烈的攻击,连锦衣卫都全部顶上去,损失极其惨重!

“先生,”看着眼前惨烈的战况,戴华忍不住高声叫道:“咱们必须后撤了,不然要被朱恒包围了!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了!”

王贤双目血红,猛地将宝剑插在地上道:“那就死在这里!”

“先生,犯不着啊!”戴华一边苦劝,一边想拉扯王贤。

“滚一边儿去!”王贤粗暴的一把推开戴华,刚要再说话,却见一骑白马率领数千兵马赶到了!

那数千兵马一到,就投入了战团之中,那骑白马却到了王贤面前。

王贤眯眼看着从马上下来的佛母,粗声道:“你来做什么?!”

“来问问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佛母目光如剑,冷冷盯着王贤道:“我看你存心是想把我教中子弟消耗殆尽!”

“莫非你以为,不用损失多少兵马,就能击败汉王不成?!”王贤冷笑着反问起来。

“当然不是!可你这损失也太大了!”佛母怒道:“方才我一路前来,看到败退下来的军队全都损失惨重,将士们已经无力再战了!”说着上前一步,怒瞪着王贤道:“就算你最后能把汉王给拖累了,拖疲了,哪里还有兵力可以击败他?!”

“这你就不用管了,我自有主张。”王贤却极不负责任的丢下一句,看着眼前的战局道:“还是想想眼下该怎么办吧?你这几千兵马起不了多大作用!”

果然,那几千兵马冲入战团之中,只是掀起一阵波浪,便也陷入了敌兵的层层包围之下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