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五三章 送死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2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上午时分,王贤的前锋军队,出现在朱恒的大军面前。

两军相对不足数里,在初冬的明媚阳光下,能清楚的看到对方的身影轮廓。

没有任何对话,王贤便挥动了令旗,白莲教军队立即发动了攻击。

“弓箭手准备!”看着列队一步步逼近的敌军,朱恒神情冷峻,手按宝剑。

汉王军的弓箭手纷纷张弓搭箭,瞄准了白莲教军队的上方。

“等他们完全进入射程,务必造成有效杀伤。”朱恒沉声下令道。

弓箭手们便屏息凝神,等待着敌军近到百步之内。

然而最先射击的却是白莲教军队,一阵密集的枪响声,浓密的白烟腾起,阵前的汉王军弓箭手便惨叫着纷纷倒地。

“他们竟然有火枪?!”朱恒惊得大张着嘴巴,看着射击完毕,收起长枪退到阵后的敌军。“而且射程这么远?!”

白莲教军中,第一排的射手退后,第二排射手上前、瞄准,又是一阵密集的排枪,打得汉王军的弓箭手损失惨重,而这时,汉王军仍然一箭未发……

“射箭!”朱恒不敢再等了,不然等敌军进了有效射程,他的弓箭手也就不剩不多少了!

‘嗖嗖嗖嗖……’弓箭手们赶忙将箭矢抛射出去,然后迅速的再次弯弓搭箭,改为平射!

白莲教的火枪手也遭遇了伤亡,但仍然稳稳端着火枪,瞄准敌军不断射击,压制着敌军的弓箭手!

“可惜……”看着己方的战果,王贤惋惜的眉头紧皱。这五百条火枪已经是他能拿出来的所有了,如果再多上十倍,恐怕仅凭射击,就能将敌军击溃。

眼下,几百条枪并不足以决定战局,只能勉强压制住敌军的弓箭手。真正决定胜负的还是刀刀见血的白刃战!

“杀呀!”王贤令旗一挥,手持盾牌和长矛的白莲教敢死队,开始发起冲锋了!

“冲啊!”弓箭手没有造成预想的杀伤,让朱恒很是不爽。见白莲教军队展开了冲锋,便也令旗一挥,派前军迎了上去!本来他的想法是结阵防守,但被王贤的火枪队打怕了,哪敢缩在原地不动?

转眼之间,两军数千将士在这枯黄一片的淄河平原上猛然撞在一起,血腥的厮杀终于开始了!汉王军训练有素,武艺高超,白莲军奋不顾身,悍不畏死,这一战一开始就残酷无比!往往汉王军士兵一刀砍在白莲军士兵身上,却被对方一把死死抱住,挣脱不得。继而,死在其他白莲军士兵的长矛下。

两军战士砍缺了兵刃,丢掉了盾牌,野兽一样抱在一起,疯狂的扭打着,撕咬着,喊杀声惨叫声哀嚎声响彻战场!鲜血染红了每一具年轻的躯体,也将枯黄的大地染成血红……

最初投入的军队很快死伤殆尽,但战场上的惨烈厮杀却有增无减,因为后援的军队不断加入,无数鲜活的生命在前赴后继。冇此刻士兵的生命不再是生命,而只是战场上敌我力量的消长,双方的将领只盘算着如何将敌人的力量消灭掉,取得战场的主动!

而且在两军将领眼中,此时的战斗不过只是这场残酷战役的开胃菜罢了,甚至连前戏都算不上……

“将军,这帮泥腿子超乎想象的凶猛啊!”朱恒的副将不禁忧心忡忡:“我们不能和他们再耗下去了,出动主力决战吧!”

“是啊,将军。敌军投入的兵力十分有限,显然是防备着王爷的骑兵,我们可以趁着他们投鼠忌器,吃掉正面的敌人!”另一名将领也嘶声道。

“……”朱恒却默不作声,他何尝不知,这时候如果能以主力击溃对方前锋,战场主动权将牢牢掌握在己方手中,届时王爷的铁骑只要一出现在战场上,等待对方的就只有兵败如山倒一条路了!

但朱恒依然一言不发,他只手扶着车栏,死死盯着对面的帅旗,只见那一丈多长的大旗上,赫然写着个斗大的‘黑’字。

朱恒知道,对方的指挥官是王贤,那个创造了无数奇迹,埋葬了无数强人的疯子。一头狮子带领的羊群,依然可以所向披靡,何况看这些白莲教军队,也跟羊群没有半分关系。朱恒根本没有信心能击溃他们!

“将军,不能再犹豫了!”众将领在一旁心急火燎的劝说道:“王爷的骑兵恐怕随时都会出现啊!”

“嗯……”朱恒点点头,却依然没有下令。众将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。

白莲教的前锋大旗下,王贤神情同样凝重。一旁的戴华小声道:“朱恒名不虚传,还真沉得住气……”

“嗯。”王贤微微颔首,如果是一般的将领,这时候一定会试图击溃自己,给自己的主子制造进入战场的有利条件。但从战局总体来说,还是等汉王的骑兵出现那一刻再主力出击,那样效果会更好。只是那样一来,就有拿主子当枪使的嫌疑,不是一般的将领敢做的。

“他不着急咱们也不着急。”王贤依然坐在轮椅上,手中羽扇轻摇,声音慢条斯理道:“不过他想等咱们自乱阵脚,恐怕是要失算了。”

两军对垒到正午时分,汉王的骑兵出现了!

一出现在战场,朱高煦便立即率领骑兵向白莲军的左翼,发动了突破进攻!朱高煦亲自率军出击,冲锋在前,一万骑兵紧随其后发起冲锋。汉王的骑兵就像锋利的长矛,狠狠的刺入刘信所统领的左翼!

首当其冲的竟然就是蒋艺的五千兵马!五千步兵哪里能抵挡住疯狂而至的汉王骑兵,转眼之间就被撕开一个大口子,汉王军的铁骑不知撞翻了多少白莲军将士,骑在马上的汉王军骑兵挥舞着马刀,如砍瓜切菜一般砍杀着毫无还手之力的敌军!

还没反应过来,蒋艺就已经损失了一千多部下,眼见着汉王锐不可当,朝自己的将旗扑来,看的他肝胆俱丧,两股战战,若非身后军法官已经拔出刀来,他定会调头就跑。

“快,快撤军吧?”蒋艺艰难的扭过头,看着面无表情的参谋官。

那参谋官只是瞥一眼手中的线香,冷冷道:“时间还不到。”

“等你到了,我们就死透了!”蒋艺的声音都变了调。

“那将军就想办法顶住!”那参谋官却不为所动,声调中不带一丝感情。

“我干你大爷!”蒋艺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,却也只能吆喝着让将士们顶上去:“还有半柱香时间!给我顶住!”

见主将纹丝不动,白莲教将士也没话说,只能嗷嗷叫着扑到汉王的面前。

眼见敌军奋不顾死扑上来,汉王轻蔑的冷哼一声:“螳臂当车!”便长枪一扫,十几名白莲教将士便惨叫着飞出去,横飞的鲜血便溅了汉王一身。

汉王和他麾下的将士像割麦子一样杀了一茬又一茬,但白莲教的士兵像着了魔一样,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死活,依然前赴后继挡住汉王的去路!

蒋艺眼见着身边的将士已经所剩无几,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只听怪叫一声:“老子上!”便要带着自己的亲兵扑上去。

却被那参谋官一把拉住,蒋艺粗暴的甩开那参谋官的手,大叫道:“信不信老子宰了你!”

“时间到了。”那参谋官摊开手,线香果然已经只剩灰烬…冇…

蒋艺瞪着血红的双眼,看着参谋官手中的香灰,喉头咯咯颤抖了好一会儿,方嘶声道:“撤……”

蒋艺一声令下,剩下的两千多残兵便呼啦一下调头就跑。汉王刚要率军追杀,却见又有五千兵马已经严阵以待,挡在自己的面前!

“哼!”汉王轻蔑的冷笑一声,放过了蒋艺的残兵,率军杀向挡在面前的五千敌兵。

“他奶奶的!蒋艺那窝囊废都能顶住一炷香!”领军的将领对部下咆哮道:“你们自己看着办吧!”

“嗷!”将士们被激起了血性,高举着长矛迎上了势不可挡的汉王铁骑!

“螳臂当车!”汉王长啸一声,双腿一夹胯下战马,铁枪横扫千军,一下子就把敌阵打开一个大口子,身后的骑兵嗷嗷叫着跟进掩杀起来!

白莲教的将士登时如被割倒的麦子一般,成片的阵亡在地,但有了之前蒋艺部的例子,官兵们根本就没有丝毫要退却的意思,依然前赴后继抵挡汉王凶猛的攻势!

这些暂时都跟蒋艺没关系了,他带着两千多残兵,跟着参谋官穿过己方的阵地,一口气跑出去一里地。

参谋官突然勒住马缰,回头对蒋艺道:“我们在这里重新结阵。”

“……”蒋艺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看看身边的残兵败将,突然爆发道:“你要让我所有的兄弟都死光吗?”说着死死瞪着持刀在手的军法官:“你杀了老子吧!我他妈不干了!”

“你想让之前的兄弟白死吗?”参谋官冷冷说道:“你刚才的勇气哪去了?”

“哎……”蒋艺也不过是宣泄一下情绪,颓然坐在地上,两眼发直的望着远处的激战。他突然明白,自己和兄弟们的任务,就是送死而已……
*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