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一章 奇谈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0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你怎么知道我能帮上你?”黑小子又问一遍,众侍卫的目光也凛然起来,不过昨天那个中年帅哥倒不在场。

“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忙……”王贤苦笑道:“但我知道,你一定是个大人物,我已经无计可施,只能病急乱投医了。”见黑小子面色缓和,他又顺杆爬道:“我看兄台面相贵不可言、正气凛然,这种事不知道便罢,知道了怎么能不管呢?”

“嘿……”黑小子忍俊不禁道:“别给我戴高帽,我就是个锦衣卫千户而已,品级比姓杨的低,而且你也说了,我这趟的任务是护送,不能惹事生非的。”

“这怎么是惹事生非,这是主持正义!”王贤充分发挥牛皮糖精神,缠着黑小子不放道。“而且锦衣卫不是天子耳目,有侦缉之责么!”

“呵呵……”黑小子笑道:“你说的那是镇抚司。锦衣十二卫,南北镇抚司只是其中一部分,我是銮仪卫的,只有保卫之职,没有侦缉之权啊!”

“……”听着黑小子一本正经的回答,王贤简直要晕菜了。他没想到这小子竟这样难对付,简直像老油条一样滑不留手,好容易抓到他点破绽,却又被他厚着脸皮抹过去了——这小子的脸皮实在太厚了,明明没带胡子已经露了馅,却仍厚着脸皮继续冒充锦衣千户……

黑小子显然不打算再纠缠此事,话锋一转,笑眯眯问道:“对了,你刚才说,‘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’,这个红薯是个什么东西?”

“就是地瓜。”王贤没好气的偏过头去。

“地瓜又是什么?”

“就是山芋。”

“山芋又是什么?”

“红苕。”

“红苕……”

“草瓜茹。”

“……”黑小子彻底无语,转而却又笑眯眯道:“生气解决不了问题,你好好跟我说话,说不定我一高兴,就帮帮你哩。”

“国家大事,岂容儿戏?”王贤憋屈、气苦、郁闷道。

“我管闲事是要看心情的。”黑小子两眼望天,一副‘你乃我何’的表情道:“心情不好,谁愿意管闲事……”说完低头一看,登时愣住了——就见王贤两眼闪着金光,一副乖乖听话状,就差两手抱住他大腿了。

“呃……”黑小子一阵恶寒道:“你咋了?”

“公子爷要问啥?”王贤快速眨着眼道:“小人保准知无不言就是。”

“你先起来,坐下说话。”黑小子与他拉开距离道:“地薯是什么?”

“是地瓜,也叫红薯。”王贤便正襟危坐,一脸谄媚道:“原产自南美,是一种神奇的作物。适应性强、什么地里都能长;栽培简便、只需剪一段藤插进土里,浇一瓢水就行了。而且旱涝保收、抗病虫害、产量惊人,是种粮食的好几倍,且可以当主食,使百姓免于饥荒……”

“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作物?”黑小子难以置信道:“要是我大明朝的土地全部改种地瓜的话,那岂不再无饥荒?”

“呃……”一想到大明要全部改种地瓜,顿顿吃烤地瓜、蒸地瓜、地瓜面窝头、地瓜面包子……王贤就忍不住流泪,这是何等悲催的世界啊。但忽悠的诀窍在于夸大疗效,他重重点头道:“是啊,所以南美的老百姓都不干活的,整天穿着金戴着银,唱着歌跳着舞,喝着可可抽着烟,饿了就烤俩地瓜,那真是神仙般的日子啊。”

“光吃地瓜不会腻么?”黑小子听得目瞪口呆,却也没失去自己的判断。

“腻了就改烤玉米,烤辣椒……”王贤却从容道:“还有西红柿、南瓜啥的……”

“可可是什么?烟为什么用抽的?还有辣椒、西红柿、南瓜长啥样?”黑小子变成了好奇宝宝。

“可可是一种香浓可口的饮料,还可以做成巧克力,吃一口唇齿留香,幸福到心里。”王贤那张嘴,说是舌灿莲花一点不为过,何况那些异域的美食本就十分诱人,“至于辣椒更是神奇,吃一口嘴里像火烧一样,能把人辣的汗流浃背,却十分开胃,让你越吃越想吃……”

别说黑小子了,就连一干护卫都听得津津有味,都没意识到那中年帅哥从外面进来。

待王贤讲得口干舌燥,喝水润喉时,黑小子才发现屋里多了个人,拊掌笑道:“哈哈,大行家回来了,验真假的时候到了。”便问那中年人道:“马叔,他说的地瓜、西红柿、可以抽的烟,可以泡着喝的可可,都是真的么?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?”

“我也没听说过……”那马叔摇摇头道。

“看来你是吹牛皮了。”黑小子嘿嘿笑望着王贤道:“我马叔可是带着……呃,带着锦衣卫保护郑公公下西洋的,那个见多识广可不是你能比的。”

不待王贤回答,那马叔却又悠悠道:“但是海洋广袤,世界无边无涯,我到过的地方只是一小部分,而且哪怕这一小部分,也只是蜻蜓点水,未能深究。”顿一下,微笑道:“所以我没见过的,不能说就不存在。”

“你没去过的地方,我大明朝也没人去过;你没见过的东西,我大明朝也没人见过吧。”黑小子对马叔叔倒是真心崇拜。

“呵呵,小友,你说的这些东西,都产自哪里?”马叔对了解未知的兴致,远超吹嘘自己的经历。

“南美。”

“在什么地方?”马叔问道:“南洋那边么?”

“不是,是往东。”王贤指着东方道:“沿着苏州河进入大海,一直往东三万里,就会见到美洲大陆,我刚才说的东西,都产自南美。”

“你怎么会知道呢?”黑小子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难道你出过海?渡过三万里重洋,到过美洲,见过那些东西?”

“呃……”王贤知道,这个撒不了谎,以对方的能力,只要随便一查,就能摸清自己的底细。只好含糊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,这些东西就像印在脑子里一样。”

“莫非是生而知之?”黑小子笑道。这年代不能解释的事情太多,人们对奇闻怪事的耐受力自然更高。

“差不多吧。”王贤大言不惭的点头道:“但也记得不太清楚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这时那马叔厚道的为王贤解围道:“公子,就别刨根问底了。你叫他来,不是问虫经的么?”

“你不说我差点忘了。”黑小子一拍脑袋,便不再问那些天方夜谭,拉着王贤道:“快快,继续讲虫经,昨天讲到哪了?”王贤自然无不应允。

黑小子好像很赶时间,吃饭都顾不上,一直听王贤讲到天黑,才将玩蟋蟀的方方面面都记录下来。小心翼翼将厚厚一摞稿纸收好,黑小子才心满意足的放王贤回家。

至于那帮忙之事,尽管王贤旁敲侧击,他却顾左右而言他,根本不给句准话。将个王贤吊在半空、不上不下……一会揣测黑小子是要帮忙的意思,一会儿却又感觉不像,也许对方的身份再高,也不愿意招惹汉王的门下吧?

王贤一晚上辗转反侧,好好体验了一把命运握在别人手里的痛苦……结果他竟然失眠了。第二天顶着一双黑眼圈起床,王贤感到一阵迷茫,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。

见他有些消沉,林清儿为他沏一杯香茗,又取来兄长的古琴,为他弹琴解闷。

琴声琮琮,从两人的房间里悠然飘出,在天井里回荡着。连帅辉和二黑俩粗人都深深陶醉,说话也不禁轻言细语起来:

“你说这次这事儿,有没有戏?”帅辉小声问道。

“悬。”二黑闷声道。

“我也这么觉着,”帅辉点头道:“盐司的人竟然连藩台和臬台的面子都不给,简直让人没法相信。”

“不奇怪。”二黑淡淡道:“去年周臬台用大人的计策,下了盐司一城。人家老大不怀恨在心?这次姓杨的这么干,他们老大非但不会反对,反而会暗中力挺……觉着这手下太够意思,还记着给老大报仇呢。”

“你这是混混思维。”帅辉不信道。

“有区别么?”二黑白他一眼道:“大人常说,官场江湖险恶。可见官员就是些高级混混。”

“呃……”帅辉想想似乎也对,便不再纠缠道:“姓杨的敢不卖藩台、臬台的账,咱们大人的账,肯定也不理会了……”

“废话。”二黑点下头。

“那这次的事情岂不要黄?”帅辉面色发白道:“大老爷只能把民夫们辛辛苦苦几个月开的田,贱价卖掉换粮食了?”

“不然就得老百姓卖田,那还不如官府卖呢。”二黑那张总是表情欠奉的脸上,终于流露出不爽道:“临来前我爹就说,千百年来,都是强龙不压地头蛇,没有能斗得过乡绅的县令,我还不信。现在才知道,我爹真他娘的有见地!”

两人正说着话,就听到有敲门声,帅辉赶紧拍屁股起身开门一看,就见个穿着绸袍的肉球,顶着个酒糟鼻子,满脸堆笑的立在门口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