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四七章 计将安出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1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回到军营,已经是日暮时分,莫问和二黑化妆成卫士,跟王贤下了马车。

一下车,王贤就看到佛母又来了,而且明显带着怒气。

“你跑到哪里去了?!”佛母等了王贤一下午,一看到他,满肚子的火气登时压不住了:“丢开军队一走就是一天,有你这样的主帅吗?!”

“我要观察敌情,在营里头坐着怎么观察?”王贤无可奈何道:“再说中军营离这里十里地,你一天一趟不嫌累啊?”

“你!”佛母被王贤说了个大红脸,幸亏她戴着面纱,没人看得见。

王贤身后,初来乍到的二黑和吴为,都是目瞪口呆,但见其余人已经习冇以为常,显然这样的场面已经发生过多次了。

“要不是为了我教子弟,你八抬大轿也请我不来!”佛母好容易才平复下心情,冷哼一声道:“告诉你一件事,刘俊的部队本该昨天就到青州,至今还没有踪影!”

“哦……”王贤点点头,气死人不偿命道:“这种事情,随便让人来知会一声便是,何劳佛母亲自跑一趟呢。”

佛母又被王贤气的浑身发抖,好一会儿才咬牙切齿道:“本座是来质问你,刘俊不来了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怎么会不来呢?”王贤却不以为意道:“他都说要来了。”

“你几岁了?别人说什么信什么?”佛母冷笑连连道:“还有,不要自我感觉太好,刘俊凭什么听你的?我看他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,根本就是敷衍你!”

“他为什么要敷衍我?”说话间,王贤坐上轮椅,示意戴华推自己进去。

“贪生怕死呗。”佛母见王贤又甩给自己一个后脑勺,气的跳脚道:“你给我站住!”

“太武断了。”王贤摇摇头,叹口气道:“我要是能站住,干吗还要坐轮椅?”

“你!”佛母真要七窍生烟了,见王贤越行越远,急的她跺脚道:“你还没说怎么办呢?不说清楚,明天我可不替你擦屁股了!”

“没了刘屠户,还吃不了带毛的猪?”王贤的声音越来越远道:“放心吧,山人自有妙计。”

“早晚我要杀了你!”见王贤完全消失在营地中,佛母恨得咬牙切齿。

进去营帐,二黑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你俩啥关系?咋她还替你擦屁股……”

“滚!”王贤一个字,把二黑的嘴堵住,对莫问道:“你先休息一下,吃完饭咱们好好谈谈军情。”

“用不着休息,歇了三年,骨头都生锈了。”莫问却摇头道:“先生,咱们直接开始吧。”

“好!”都是自家兄弟,王贤自然不需要客套,让人将沙盘抬过来,然后就着沙盘亲自给莫问讲解起两军的情形来。

谈到正事,二黑自然不再说笑,和莫问一起仔细听王贤讲解。莫问听的十分认真,还趁着王贤停顿的时候不断提出问题,王贤都一一给予细冇致的答复。

这样对莫问来说几乎完全陌生的两支军队,讲解起来确实十分麻烦。汉王军还好说些,白莲教的军队就复杂的让人发指了……几乎每一支部队都有自己的特色,从将领到士兵,千奇百怪无奇不有。要说起共同点来,恐怕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都算‘乌合之众’。

等王贤讲完全部情形,已经是深夜了。

“大体情况就是这些……”王贤疲惫的吐出一口浊气,歉意的看着莫问道:“知道为什么要请你来了吧,这一仗让我打,估计就是个秀才搬家。”

莫问的眉头紧拧着,也没了和王贤客套的心情,他还在努力消化繁杂的信息。王贤耐心等了好一会儿,才听他抬头道:“确实不好打,我军虽然数倍于敌军,但无论从哪个方面,都远逊色于敌军,而且这一带也应该是汉王精心选定的战场……”莫问说着,用手指一指沙盘上的博兴、滨州、高青等地道:“这些地方一马平川,十分适合骑兵机动,这样可以保证他们始终保持一击不中、随即远遁的状态。说实话,汉王只要不犯错误,单凭他的一万骑兵,我们根本没法赢他。”

“嗯。”王贤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:“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,只要他逃走,我们就一点办法也没有。”说着苦笑一声道:“而且咱们真的……拖不起。”

“末将窃以为,先生多虑了。”莫问略一沉吟,字斟句酌道:“开战到现在有些时间了,如果汉王有逃走的想法,他早就脱离战场了。”说着莫问指指淄水河畔道:“但汉王和他的一万骑兵,始终在这一带徘徊,说明他还是抱着一举歼灭咱们的想法。”

“嗯,他应该是在等柳升的军队汇合过来。”王贤点点头,朱棣令柳升增援汉王,下的是明旨,他自然已经知晓。“如果柳升的军队汇合过来,我们麻烦可就大了,但要是柳升不出来,就怕汉王会打退堂鼓。”

“应该不会的。”莫问却摇摇头,眼前浮现出三年前镇江冇城那场染红长江冇水的血战道:“末将曾经和汉王在镇江冇苦战,对他有进无退的作风记忆犹新。只要站在这战场上,他的骄傲不会允许他在一群农民军面前退却,毕竟在他眼里,我们只是一群乌合之众。他的自信让他确信一定会击败我们,他的脑子里,只有如何击败我们这一个念头,根本不会做他想。”

“唔。”王贤点点头,松了口气道:“我相信你的判断。”

“末将愿为自己的判断负责。”莫问沉声说道。

“用不着你负责,我付得起这个责。”王贤摆摆手,笑道:“好吧,既然对手不会逃脱,那咱们就说说,如何才能打赢这一仗吧。”

“要想打赢这一仗,必须要充分发挥我们的兵力优势。”莫问沉声说道。

“呵呵,老莫,你刚才还说,在骑兵面前,兵力优势等于不存在呢。”一旁安静听着的二黑,终于忍不住插话道。

“那得看如何调动这些军队了,如果站定了挨打,肯定等于不存在。”莫问笑笑,向二黑解释道:“但如果能动起来,以动治动,情况就不一样了。汉王追求的是同一时间内,面对我们的兵力越少越好,我们追求的是,同一时间内,面对他的兵力越多越好。汉王追求的是,和我们单一一部交战的时间越长越好,我们追求的是,单一一部和汉王交战的时间越短越好。”

“呃……”二黑有些蒙圈道:“还是没听懂。”

“呵呵,”王贤却兴奋的笑道:“恭喜莫兄又上了一层境界,已经勘破兵法之道了!”

“先生谬赞了,末将不过初窥门道而已,”莫问谦虚道:“而且知易行难,最大的问题还是这支军队的素质,如果确如先生所言,恐怕会在汉王的铁骑面前一触即溃,届时主动运动变成被动溃逃,就是神仙也没办法了。”

“这个莫兄不用担心,白莲教的军队是乌合之众不假,但有佛母在场,抗压性却是一般的军队无法比拟的。”王贤缓缓道:“如果交锋时间过长,可能会崩溃,但若真能做到,单一一部和汉王交战的时间越短越好,我想还是顶得住的。”顿一顿道:“只是不知,你能缩减到多短时间?”

“这要看推演了。”冇莫问道:“大人给我一天时间,我给大人一个明确的方略。”

“好!”王贤重重点头。

和王贤开完会,已经是下半夜了。但时间实在紧迫,莫问根本无暇休息,马上就投入到作战方案的制定中。王贤让戴华等人,保持中军帐的绝对安静,以免打扰到莫问的思路。

王贤也一直陪着莫问,以供咨询,到了第二天下午,两人正在为兵力的调配伤透脑筋时,营帐外头传来一阵嘈杂声。

已经习冇惯了安静的王贤,不由皱起眉头,见莫问也被打断了思路,他便轻声道:“你先继续,我出去看看。”

坐着轮椅出了营帐,王贤就看到是佛母身边的小侍女在吵吵,不由往她身后看了看,却没有看到佛母的影子。

见到王贤出来,小侍女气鼓鼓的走过来,脚尖踢了踢他的轮椅道:“佛母命我告诉你,今天是她最后一次替你顶住议论,明天你要是还不动作,佛母也保不住你了。”

“多谢这位姑娘。”王贤笑着点点头道:“麻烦你请你家佛母晚上过来一趟,我有事找她。”

“什么?!”小侍女瞪大了双眼,气的大声道:“你这人有没有点规矩,有事情不求见佛母,却让佛母来见你!你以为你是谁啊?”

“把她赶出去。”王贤瞥一眼戴华道:“然后你自己去领二十军棍,下次再有人喧哗,就直接去死吧。”

“是。”戴华神情一凛,赶忙把气急败坏的小侍女拽了出去。见小侍女还待吆喝,戴华情急之下,竟伸手捂住她的嘴巴。小侍女惊呆了,狠狠一口咬在戴华的手心上,疼得戴华呲牙咧嘴,但依然不敢松手。
*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