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四四章 出发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1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临淄城。

有闲云带来的武当秘药,王贤的背伤恢复的很快,没两天便能下地行走。各地的白莲教军队还在陆续赶来,这样参加明日誓师大会的白莲教军队,将多达八万人之众!

而且这还不算,因为距离太远,必定赶不上誓师大会的刘俊部五万人马……

唐长老这下算是把棺材本都压上了,看着漫山遍野的连营,唐天德自然满腹豪情,但豪气干云之后,又不禁忐忑难耐……他很清楚这一仗要是输了,眼前的盛况必将烟消云散,自己恐怕再无立锥之地。

所以唐长老对自己前日的举动,简直要悔青了肠子,这些天除了和各地到来的白莲教头目走动之外,他做的最多的,就是想尽一切办法,跟王贤修复关系。

王贤对唐长老恭敬依旧,但唐长老明显从他客气的语气中,感受到了淡淡的不满。唐长老对此十分理解,换了谁摊上前日的遭遇,都会感到不满的。是以唐长老道歉的话说了一箩筐,还嫌不够,又给王贤诸多赏赐,却都被王贤退了回来……

唐长老见状,心说不出绝招不行了。这****在王贤房中坐了许久,一直磨磨蹭蹭不肯离去。

王贤知道,唐天德这是有话要跟自己单独说,便将左右支开,然后静静的看着唐天德。

“啊,这个军师……”唐天德见状,把心一横,满面笑容的说道: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是不是该考虑成个家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王贤一听就知道,唐天德所为何事,叹口气道:“多谢法王关心,学生没有成家的打算。”

“哎,那怎么行,你们黑家就剩你一根独苗,你可有延续香火的责任啊!”唐天德语重心长道:“老夫是你的主公,又是你的长辈,这件事就由老夫做主了,你不得推辞。”

“法王,不知您准备把谁家的女儿嫁给我?”王贤颇为无奈,问了一句。

“我家的女儿。”唐天德笑道:“怎么样,你敢推辞吗?”

“哦,”王贤故作糊涂道:“未曾听说法王还有第二个女儿。”

“老夫膝下只有一儿一女。”唐天德说道。

“啊!”王贤吃惊的看着唐天德道:“法王要将佛母许配给我?!这怎么使得!万万不可!万万不可啊!”

“哎,这件事你绝对不能反对。”唐天德却拉着王贤的手腕道:“老夫思来想去,此事对你我都有极大的利处,咱们成了一家人,老夫才好说服方方面面,把这八万大军,全都交到你手里!”

王贤愣了一下,旋即明白了唐天德的想法,感情自己要是不答应和佛母成亲,唐天德就不放心让自己来统领他的军队!

话说到这个份上,王贤不能再一味拒绝了,只能苦笑道:“这件事学生答不答应不重要,关键是佛母。这眼看大战在即,要是因此激怒了佛母,让她拂袖而去,咱们可就坐了蜡了!”

“佛母那边你不用担心,老夫自会说服她。”见王贤松了口,唐天德大喜过望道:“只要你答应就成!”

“无论如何,至少得等到此战之后吧?”王贤又进了一步。

“也好。”唐天德点头笑道:“那就先定下来,打赢了这一仗,老夫就给你们成亲!”。

次日,九万白莲教军队,在临淄城外举行誓师大会。

这天彤云密布,北风呼啸,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,飘飘扬扬落下。

飘飘洒洒的落雪中,八万白莲教大军,面向着城门排成数里,在临淄城外密密麻麻列队。所有人都看着旌旗列列的城头上,在百余名头领的簇拥下,法王和佛母联袂登城。连王贤也坐在一个木制的轮椅上,带伤出现在城头上……

“恭迎佛母,法王圣寿!”在城头军官的带领下,城下山呼海啸,将士们举动着手中的长矛大刀,激动的向佛母和法王致敬。

临近几个县的百姓也都扶老携幼,箪食壶浆前来等候着恭送佛母,给大军送行!人数乌压压,有二三十万之多,别说天上下雪,就是下刀子也阻挡不住老百姓瞻仰佛母的热情。

唐天德站在佛母身旁,看着城下激动不已的将士,心里却老不是滋味。他很清楚,是因为佛母下旨,会盟全省的白莲教,才能汇集起这么大的阵势!如果没有佛母,眼前的兵力至少要少上一半,而且绝对没有这份狂热……

万众瞩目下,佛母上前向将士们抬了抬手,数声炮响之后,城上城下便恢复了安静,所有人都看向佛母,等待她玉音训话。

佛母的目光,缓缓扫过黑压压望不到边的人群,心情却沉重无比,这么多的人,因为自己而聚在一起,还有十倍百倍的人,将他们的命运托付给了自己,让她肩上的重担如泰山一般!如何能让这些人和他们的家庭,安然度过这场战乱?只是想一想这问题,就让她喘不过气来……

见佛母迟迟不语,立在她身后半步的唐长老,只好小声提醒道:“佛母,大伙等着您训话呢。”

佛母这才点点头,对着城下轻启朱唇道:“将士们,兄弟姐妹们。”

佛母开口几个字,又一次引爆了城下的几十万军民,好一阵子气氛才平复下来,佛母接着说道:“我教上承天命,下救生民,起事以来,无往不利。如今已经占据了大半个山东,拯救了数百万百姓!

“佛母威武!圣教无敌!”城下的军民再次激动起来。

看着城下激动万分的军民,众头领个个神情自得,唯有王贤和唐天德,脸上没有一丝笑容。但这两人的心事却又不尽相同。唐长老是看到自己世俗化的努力,在请回佛母之后,转眼又化为了乌有,心里头满是挫败。

王贤却是因为明白了,山东的人心仍然尽在白莲教,谁也别想轻易夺去,自己也不行……

不过这时候,没有注意到两个人的表情,所有人都听佛母继续说下去:“然魔王次子,而伪汉王朱高煦,残暴不仁更胜乃父,占据鲁北地区,残害百姓,杀我教民,坏我佛国一统齐鲁之大业,是可忍孰不可忍?!”

“不能忍!”城下百姓再度高声吆喝起来。将士们更是摩拳擦掌,恨不得立即就扑到乐安州,将那贼子朱高煦碎尸万段!

“法王何在?”佛母沉声喝道。

“小王在。”唐天德赶忙上前,拱手施礼。

“本座命你,统率大军五十万,”佛母说着,将一柄宝剑双手交给唐天德,厉声道:“不灭此贼,不许还朝!”

“不灭此贼誓不还朝!”唐天德接过宝剑,高高举起,向城下的军民展示。

“不灭此贼!誓不还朝!不灭此贼!誓不还朝!”将士们山呼海啸的高喊起来。

待将士们的声音停下,唐天德自然还要有一番训话,好在那些青州军以外的白莲教军队心中,树立起自己的权威!

至于训话的内容,除了令行禁止,违令者斩之类的一串套话,还有白莲教独有的,英勇战死者可直入真空家乡,永享无边极乐。临阵脱逃者永坠无边地狱,万年不得超生之类的戒条。而且唐长老显然不打算长话短说,便在万众瞩目下,长篇大论起来。

佛母退到唐天德身后,看一眼坐在轮椅上的王贤,王贤也微笑着看着佛母。却不知怎得,这平平常常的笑容,竟惹得佛母心头火起,低声说道:“我父亲跟你提亲了……”

“是。”王贤点点头。

“你竟敢答应。”佛母冷声道。

“因为我知道,你必定不会答应。”王贤笑笑道。

“……”佛母沉默一会儿,低声道:“我答应了。”

“……”王贤险些从轮椅上掉下来,但他很快就清醒过来……他太清楚,佛母对林三的感情了,王贤还没有自恋到以为,能让佛母移情别恋的地步。她之所以会做出这种决定,无非还是为了她的信徒和百姓罢了……

“哎……”王贤看一眼仍在唾沫横飞的唐长老,叹息一声道:“你这又是何苦?用不着这样,我也会说话算话……”

“你太狡猾了,只有用这个法子绑住你。”佛母冷冷瞥一眼王贤,声音却有些异样道:“我知道你决计不会对我有歪念头,才会答应我爹的。”说着冷哼一声道:“不过你放心,答应我的事都办到了,我……自然会放过你。”

“哎,好吧……”王贤唯有苦笑而已。心说,同样都是白莲圣女出身,这佛母的牺牲精神,可比小怜要强太多了……

一想到至今仍生死未卜的顾小怜,王贤便心中猛地一痛,扯动背后的伤口,忍不住猛烈的咳嗽起来……

前边正陶醉在长篇大论中的唐长老,听到王贤的咳嗽声,还以为是在提醒自己应该住口了,便终于结束了对将士们的煎熬,一挥手道:“上酒!”

马上有将士分发酒碗,又抬着酒坛,给所有将士都分了酒。

城头上的唐长老等人,也都端起一碗酒,待将士们都得了酒,唐长老高高举起酒碗,粗声道:“干!”

“干!”城上城下所有人,一起捧起酒碗仰头喝干。

“出发!”唐长老一声令下,将士们摔碎酒碗,迎着呼啸的风雪,浩浩荡荡出发了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