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四三章 困惑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1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北京,西苑,勤政殿。

朱棣盘膝坐在炕上,面色铁青的看着眼含泪水的赵王。

“瞻坦那孩子,是儿臣从小看着长大的,素来乖巧懂事,有母后遗风。”赵王抹一把眼泪,哽咽道:“这次为了保护藩地百姓,居然惨遭白莲贼人杀害,父皇,您可要节哀啊!”

‘砰’,朱棣重重一拍炕几,黑着脸怒声道:“白莲贼人丧心病狂,居然敢杀朕的爱孙!朕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!”

皇帝一怒,太孙等人赶忙跪下。

作了一阵,朱棣又低声问道:“老二现在如何?”

“回父皇,我二哥悲痛欲绝,上血书请战,恨不能立即上马提枪,踏破青州,”赵王说着,神情古怪的看一眼几个大学士道:“几位,难道你们没把汉王的奏章呈给皇上吗?”

“哦,回赵王。”杨士奇不紧不慢的回答道:“汉王的奏章昨日到了内阁,但皇上昨日初闻噩耗,悲痛莫名,臣等斗胆暂缓上呈,以免皇上过分悲伤,有伤龙体……”

一进了冬,朱棣的身子骨就又不舒坦了,这阵子一直歪在炕上,闻言似笑非笑道:“多谢几位大学士体恤,朕的身子还好,暂时还用不着你们替朕做主。”

“臣等有罪,请皇上严惩……”杨士奇从袖中取出汉王的奏章,高高举过头顶。

“哼!”朱棣却没有再追究,每日里呈上来的奏章何止千万,朱棣上了年纪,精力严重不济,是以早就有言在先,除非紧急军务,否则奏章由内阁先行拆阅,然后按轻重缓急酌情递送。所以内阁这样做,至少表面上并不是大问题。至于他们心里头打的是什么主意,朱棣也只能敲打敲打,并不会像前些年一样,动辄就罢官撤换了。

毕竟,像二杨一金这样勤勉才干,又能深体上心的臣子,越来越难找了……

朱棣拿过汉王的奏折,打开一看,果然触目惊心,全是血写的文字,上头还浸着泪水,满满的悲愤透纸而出,看的皇帝也不禁神伤。怎么说,中年丧子,也是一件痛事了,纵使字里行间,有些怨怼之言,觊觎之情,朱棣都不会追究的。

勤政殿中针落可闻,众人静静等待皇帝看完奏章。

“哎……”朱棣缓缓合上奏章,叹气道:“老二是在怪朕,为何把他的任命一拖再拖,才会导致这场惨剧。”

“父皇此言差矣。”赵王马上接话道:“当初父皇已经拟好了旨意,要任命二哥为山东总督!是大哥拼命阻挠,才会硬生生拖了一个月……”

此情此景,赵王把矛头指向太子,朱瞻基等人皆无言以对……

“哼!”朱棣果然阴下脸来,看向兵部尚书赵羾道:“如今已经过了半个月,山东那边战局有何变化?”

赵羾是赵王线上的人,闻言赶忙抬头回禀道:“启禀皇上,半个月来,白莲教军队一直在攻打汉王的领地,因为没有旨意,汉王只能被动防守,勉强顾得了城内的民众,至于城外的百姓,只能眼看着他们惨遭白莲教荼毒了。”

“若非为了保护城外的百姓,瞻坦也不会遇害!”赵王仗着没人能反驳自己,公然信口雌黄开了。

“哼!”朱棣又怒哼一声,火气渐渐上涌道:“那柳升呢?这半个月他都干了什么?”

“安远侯……”赵羾迟疑一下,轻声答道:“一直按兵不动!”

‘啪’的一声重响,朱棣一掌拍碎了几上的茶盏,终于作起来道:“莫非他两个穿一条裤子,连白莲教都是那位殿下,养来撕咬对手的狼犬?!”

虽然朱棣没有直接点名道姓,但在场众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对号入座。赵王嘴角挂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。

“皇爷爷!”朱瞻基终于无法沉默下去了,硬着头皮道:“白莲教人神共愤,我父亲早就对其恨之入骨,怎么可能和他们有一丝一毫的联系?!”

“那为什么他们放着柳升不打,专门打你二叔?!”既然朱瞻基挑明了,朱棣也就明说了:“你给朕讲个道理出来啊?!”

“这……”朱瞻基虽然心里清楚,但有些话万万说不出口,只能低头道:“白莲妖人行事诡异,向来随心所欲,并没有道理可言。”

“太孙这话哄哄孩子还差不多。”朱高燧冷笑一声道:“白莲教起事以来,一步一步,何其缜密?怎么在关键时刻,反而随心所欲起来了?!”

“行了!”朱棣见儿孙又要撕咬起来,不由一阵烦闷,断然挥手道:“传旨给安远侯柳升,命他立即率军支援汉王!若有延误,提自己的脑袋来见朕!”

“皇爷爷,那一月之约?”朱瞻基硬着头皮问道。

“朕只是答应太子,一个月内,不任命汉王为山东总督王,可没答应他,见死不救。”朱棣冷冷说一声道:“所以,一个月的约定,仍然有效。”

“这……”朱瞻基登时有些傻眼,论起耍无赖,当今皇上可是祖师爷级别的。

“父皇英明!”朱高燧欣喜不已,趁热打铁道:“请父皇再下一道旨意,恩准汉王进攻白莲教,报我侄儿的死仇!”

“不要得寸进尺了……”朱棣冷冷瞥一眼赵王,登时将他的五脏六腑都看穿道:“难道没有朕的旨意,老二还闲着了不成?!”

“这……”朱高燧猛然看到,消失多日的东厂太监赵赢,悄然立在大殿角落。香炉中氤氲的白烟,几乎将老太监的身影全部挡住,不仔细看,谁也注意不到他的存在。

朱高燧登时明白了,父皇已经对汉王的举动,多多少少有所了解,登时不敢再多说一个字,乖乖低头道:“儿臣知道了。”

“都退下吧!”朱棣烦躁的挥一挥手,把众人赶出大殿。

走出殿门时,朱高燧轻松的神情,和太孙殿下阴沉的脸色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待所有人都退下,赵赢悄然来到皇帝身边,躬身施礼。

朱棣扶着炕几想要起来,但全身骨节酸痛无比,那平日里搏狮伏虎的一双手臂,居然无法撑起自己的身体!

赵赢赶忙上前,伸出双手,轻轻托住皇帝的手肘。

朱棣这才缓缓站起来,神色阴沉道:“朕这把老骨头病成这样,那帮孽障光顾着互相咬来咬去,没有一个察觉的!口口声声陛下万岁,实际上巴不得朕赶紧咽气!”

朱棣越说越上火,气急了剧烈的咳嗽起来,赵赢赶忙伸手给皇上抚背,轻声劝皇帝道:“皇上息怒,龙体要紧。”

“你放心,朕一时还死不了。”朱棣脸上一层灰败之色,却仍逞强道:“明年朕还要巡边呢!”

“是是,皇上更要好生将养,这样明年开春必能龙精虎猛!”赵赢轻声应道。

“朕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朱棣心情平复下来,这才问赵赢道。朱棣对山东的了解,要比大臣们以为的深得多。他早知道汉王和白莲教素来有一腿,也能明白汉王为什么会扶植白莲教。如果不是明白这点,任凭太子赌上性命,也不可能让皇帝收回成命的!

所以朱棣对如今山东的局势十分不解,为什么汉王会被白莲教反过来往死里打?难道是苦肉计不成?可再苦的苦肉计,也不能搭上自己的世子啊……朱棣横看竖看,都感觉有人在里头捣鬼,如果这个人是太子的话,那就太可怕了,朱棣绝对会拼着社稷动摇,也要立即将其废黜幽禁!

“皇上,老奴刚刚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……”赵赢扶着朱棣在大殿中踱步,慢悠悠说道:“是关于王贤的下落的。”

“王贤!”朱棣脑海划过一道闪电,心说自己怎么把他给忘了!如果是这家伙搞的鬼,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了!

“是,据说他现在改头换面,成了白莲教的军师,名叫黑翦,深受唐天德信赖,先打汉王再攻柳升的方略,就是他一手制定的。”赵赢缓缓说道。

“这……”虽然跟猜测的出入不大,朱棣还是难以置信道:“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吧,这消息是从哪里传出的?”

“汉王那里。”赵赢轻声道:“因为未经证实,所以老奴没有马上禀报……”

“不管王贤是不是黑翦,这里头一定有他在捣鬼!”朱棣双目精光一闪,笃定道:“看来他是想帮他的主子,在山东把汉王除掉!”说着,皇帝竟有些酸溜溜道:“摊上这样的臣子,老大还真是前世的福气……”

赵赢也想说,有我这样的臣子,也是皇上修来的福气。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想想,万万不敢说出口。

“皇上,那咱们下一步,该如何是好?”

“既然双方摆足了架势,要好好在山东斗一场,朕还能拦着不成?”朱棣冷哼一声道:“让他们斗去吧,朕先看戏。”

“我们什么都不做?”赵赢轻声问道。

“朕看戏,你有事做。”朱棣低声说道:“你去一趟山东……”

皇帝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近似耳语,只有赵赢听到皇帝话,点点头,轻声道:“皇上放心吧,老奴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