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零章 死马当活马医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0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恳请大人体念浙江受灾百姓嗷嗷待哺,通融则个。”许知县近似央求道:“若是怀疑船上有私盐,可以马上派人检查的,五十艘粮船,也就是几天工夫。”

“贵县是在教官么?”杨同知脸上现出不悦道。

“下官不敢。”许知县忙摇头道。

“哼……”杨同知的蒜头鼻子哼一声道:“看在浙省两大宪和贵县的面子上,官近日便行苏州府,请求加紧审理此案。”顿一下道:“至于粮船,也会尽快搜查的……但是这种满载的粮船,检查起来十分麻烦,必须把粮食全卸下来,然后拆船才行……总之会尽快的。”说着起身送客道:“贵县回去敬候佳音便是了。”

“是……”许知县只好也起身行礼,转头对王贤道:“你还有没说的么?”

“大人容禀。”王贤朝杨同知深深施礼道:“既然粮船检查十分麻烦,不妨由盐司的人解往富阳,再由盐司卸船入库,这样有没有私盐一目了然,而且两遍功夫一遍做,即节省了盐司的人力和时间,也解了县百姓燃眉之急。”

“这个法子好,以运兼查,两难自解。”许知县赞道。

却见那杨同知眯着一双金鱼眼,连瞧都不瞧王贤,意思很明显,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么?

这种被无视的耻辱,让王贤怒火中烧,他闷声道:“听闻大人与我富阳杨氏是同宗,只是元末战乱才分散两枝,求大人体念这份香火情,高抬贵手,救敝县一命吧。我举县父老永念大人的恩德……”

王贤突然来了这么一段奇怪的话,许知县不禁暗暗着急,你说这些有的没的的作甚?姓杨的怎么可能在意?

但许知县没想到,一直眯缝着眼的杨同知,一下子睁开双目,吃惊的瞥了王贤一眼,显然没想到这层隐秘的关系,竟然已被对方侦知。

不过毕竟是老江湖了,杨同知很快镇定下来,拉下一张胖脸道:“国法如山,岂容私情!来人,给我把他拉下去,赏他二十大板!”

“大人息怒……”许知县忙拦住求情,好说歹说,才帮王贤免了这顿板子。

两人狼狈的从分司衙门出来,许知县黑着脸坐上轿子,显然十分恼火。王贤的脸更黑,闷着头坐上车,跟着他回到长洲县衙。

好在两人都老于世故,待回到县衙,坐在签押房时,都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。

“你还是冲动了。”许知县连喝了五杯茶才解渴,叹口气对王贤道:“惹恼了杨同知,倒霉的还是你自己。”

“就是跪着求他,他也不会通融的。”王贤冷声道:“师伯看不出来么?他已经拿定主意,在盐运分司、苏州府衙、杭州总司之间踢皮球了。他是准备把我们当猴遛了!”

“你这比喻……倒也形象。”许知县苦笑道:“我何尝不知是这样,但又有什么办法?官大一级压死人,何况还是不归地方管的盐运司。”顿一下道:“贤侄,你提富阳杨氏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怀疑杨同知之所以会作梗拦下粮船,其实是受富阳杨氏所托。”王贤意兴阑珊道:“但没什么证据,我纯猜的。”

“这种事,你查不到证据的。若贤侄没有更好的办法,眼下只能等待了。”许知县想了又想,还是决定照实说道:“你知道杨同知为何如此强硬?因为当年靖难的时候,他是汉王麾下一名书记,跟着殿下南征北战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后来圣上登基,汉王便为他求了个县官当,可他能力低下不说,还贪酷好色,被御史连年参劾。饶是如此,他的官却越当越大,八年时间从七品升到从四品,完全是青云直上。”

许知县虽然只是讲述,王贤却听懂了他的意思,人家杨同知的后台硬着呢!

谁都知道,永乐皇帝虽然在官的轮番劝说下,立了长子高炽为太子,但对痴肥的太子一直横看竖看都不顺眼。却一点不掩饰对汉王的宠爱,允许他拥有军队、滞留京城、并将三大营交他统领。

所有人都说,皇上还是属意汉王的。立高炽为太子,不过是为了敷衍大臣,一旦机会合适,肯定会易储的!

有汉王殿下给他撑腰,所以杨同知才敢胡作非为!

许知县的潜台词是,认栽吧大侄子,要是等不及,就赶紧想别的辙吧……

哪还有时间想别的办法?如今正是春荒时节,除了湖广,大明朝各省都缺粮。可再去湖广已经来不及……

“师伯已经尽力了,我想家师知道了,亦必感激不尽。”王贤起身,诚心诚意的向许知县行礼道:“剩下的事情,让弟子自己来吧,不再给师伯添麻烦了。”

听出他语气中的悲壮,许知县皱眉道:“你可千万别做傻事。”

“弟子不做傻事。”王贤淡淡一笑,躬身施礼,离开了县衙。

望着他萧索的背影,许知县不禁暗叹,这世道是怎么了,为何秉承正道的人,总是走得这么艰难?

离开县衙,王贤见两个劲装汉子候在那里。两人正是昨日跟着黑小子的侍卫,见他出来,便上前问道:“忙完了么?”

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。

“那就上车吧。”侍卫的语气并不客气,掀开车帘道:“我家公子等很久了。”

王贤顺从的坐上马车,马车穿街过桥,驶入位于狮子林的官驿之中。

通过层层戒备的门洞,来到内里深深一处庭院,便见昨日那黑小子,穿一身青袖箭衣,正在与几个侍卫搏斗。尽管侍卫们肯定留了手,但他的拳脚虎虎生威,每一下都带着破风声,显然也是个高手。

至少相对于田七叔,是这样的。

王贤便和那卫士候在一旁,直到黑小子把几个侍卫都打倒在地,得意的大笑道:“我这功夫,足够行走江湖了吧?”

躺在地上的侍卫要装痛苦,开口回答岂不露了馅?是以王贤身边的那位恭维道:“公子在江湖上,是可以横着走的高手了。”

“呀,王兄来了?”黑小子这才看到王贤,下意识一摸下巴,发现自己忘带胡子了。便面不改色道:“快快里面请,我去洗把脸。”当然以他的肤色,面不改色毫无难度。

侍卫将王贤领进堂屋,又奉上茶点。不一会儿,黑小子便换了身月白色的儒袍出来,愈发显得面黑如铁,而且还长出了满口大胡子……

王贤就像没看出他的变化似的,起身向他问安。

“王兄请坐。”黑小子伸手虚让,自个在主位坐定道:“怎样,今日的事情还顺遂?”

“唉……”王贤叹口气,一脸郁卒道:“不提也罢。”

“怎么,不顺利?”黑小子问道。

“昨日所料果然不错,那杨同知虚与委蛇,存心拖延。”王贤恨声说道,便将今日遭遇对黑小子讲了一遍。

黑小子听完后,也是一脸愤慨道:“这狗官,一点不在乎老百姓的性命!”便抬头问王贤道:“你打算怎么办?就这么算了?”

“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王贤切齿道:“但我不能让那帮衣冠禽兽得逞了,否则还有何颜面回去见富阳父老!”

“你想怎么做?”黑小子沉声问道。

“我听说,上月皇太孙代表皇上,前往江西为胡太夫人致祭,如今从江西返回,大驾业已杭州,不日即将抵达苏州!”王贤一字一顿道:“到时候,我要拦驾告状!上达天听!”

“你胆子可真够大的!”黑小子面上闪过一丝怪异,吃惊道:“真闹到皇上那里,不说杨同知,他的靠山亦会着恼,到时候可不是光你倒霉,连你家知县也要吃挂落!”

“顾不了那么多了。”王贤义愤填膺道:“我家大老爷时常教导我等,当官不为民做主、不如回家卖红薯!比起千百条人命来,头上的乌纱算什么?大爷尚且可以不惜身,我这个小吏还有什么好在乎的?”顿一下道:“何况,他有靠山,我也有靠山!”

“哦?”黑小子顾不上问红薯是什么,惊奇道:“你的靠山是谁?”

“自然是当今永乐皇帝!”王贤肃容朝南京方向一拜道:“当今圣上乃尧舜禹汤一般的明君!我和我家县令是为圣上办差,自然有圣上做靠山!就不信姓杨的靠山,能比圣上还大!”

“确实是你的靠山大……”黑小子像不认识他似的,端详着一脸正气的王贤,心说没想到这还是个大忠臣呢。默然片刻道:“可是你和圣上之间,相隔千山万水,只怕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啊!”

“所以恳请大人援手!”王贤霍然起身,推进山倒玉柱,拜倒在黑小子面前,悲声道:“我知道大人业已完成任务,没有义务帮忙,但我更知道大人宅心仁厚、忠君爱民,不会容许那些狗官无法无天,戕害陛下的子民的!”

黑小子目光怪异的望着王贤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能帮上你?”

王贤一听,如闻仙音!他只是着死马当活马医来求告,想不到这黑小子竟真能帮上忙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