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三九章 我来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1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他的名字,什么意思?”不只是刘信,其余人等也都稀里糊涂,不知韦无缺是什么意思。

“你们白莲教姓白,他就姓黑,摆明了势不两立!”韦无缺朗声说道:“你们是白莲,他就是黑剪,黑剪断白莲,分明是要将你们一刀两断!”

众人听得一愣一愣,肚子里有点墨水的便大声问道:“那他的字‘流狻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流狻(音suan)……”韦无缺有些没面子的干咳一声道:“这个么……”

“听说是一种专吃信徒的猛兽。”有人提醒一句。

“不错,就是这种猛兽。”韦无缺像见到救星一样,马上点头。

“我瞎编的……”那人的下一句,却引得众人哄堂大笑,把韦公子臊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“咳咳……”唐长老黑着脸咳嗽两声,制止众人的哄笑。论起对王贤的看重,在场众人加起来都不如他,但也正是如此,他才愈加患得患失,唯恐所托非人,让自己的千秋大业成了镜花水月。

所以当韦无缺拿着汉王的亲笔信找上门,尽管唐长老一万个不想相信,但还是答应给他一个跟王贤对质的机会。只是没想到王贤重伤昏迷,一场对质成了韦无缺的独角戏……

“其实证据还有很多!”小小插曲,完全无法改变韦公子排山倒海的气势,待众人笑声停止,韦无缺响亮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比如黑翦除掉宾鸿,杀掉董彦皋、白拜儿、郝允中这些亲汉王的势力,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韪,杀害了汉王的世子殿下!这一切的一切。都是为了挑起汉王和白莲教的战争,好让朝廷坐收渔利啊!”

“你胡说!”如果说之前刘信替王贤说话,还是处于交情感激之类。但韦无缺提到杀朱瞻坦、董彦皋,他就拼了命也得反驳了。因为在这件事上,他和王贤是同伙啊!

“当初是朱瞻坦勾结董彦皋他们,阴谋杀害法王,夺去青州的控制权,我们才不得以出手的!”刘信说着,激动的看向众人道:“朱高煦写给朱瞻坦的那封信,当时你们可都是看过的!”

“这倒是……”众人不由点头。

“哈哈哈,可笑!”可是论起斗嘴皮子。十个刘信绑一起,也不是韦无缺的对手啊!只见韦公子刷得合上折扇,放声大笑道:“可笑可笑,栽赃陷害也请用点心好吗?!既然我们世子殿下来青州搞阴谋,为何不把信件留在临淄,反而非得带在身上?这跟头上悬着利剑有什么区别?我们世子会那么蠢吗?”

“这倒是……”众人听了,也是不由自主点头,感觉韦无缺说的也蛮有道理,朱瞻坦确实没必要把那封信带在身上。

“你胡说什么?!那封信法王看过,认定是汉王的笔迹!”刘信涨红了脸。高声吆喝起来。

“你忘了王贤是干什么的?堂堂锦衣卫大都督,冇手下能人异士无数,伪造一封书信。岂费吹灰之力?!”韦无缺笑着一指王贤身边的几人道:“说到王贤身边的能人异士,这里就隆重介绍一下,这位冇英姿勃发的青年冇英雄,乃是武当掌教孙碧云孙真人的嫡孙闲云公子!”

闲云冷哼一声:“随你胡说八道。”

“呵呵,”韦无缺笑笑,又指着心严道:“这位乃道衍大师座下首徒心严大师!”说着他朝心严笑笑道:“心严大师,出家人不打诳语,您敢否认自己的身份吗?”

“呵呵……”心严那张古板的脸上,流露出一丝讥讽的笑。然后心严摘下了头上的帽子,露出一头浓密的头发!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众人见状。再度捧腹大笑起来,小声比之前还要夸张。

“抵赖也没有用!”韦无缺也放声大笑起来。他已经玩耍够了,图穷匕见道:“因为有个简单的办法!可以让诸位看个清清楚楚!”说着他朝唐天德一抱拳,高声说道:“法王,在下也算精通易容,请允许在下上前,在黑先生的脸上施为一番,保准能戳破他的假面,让他露出真容!”

众人登时安静下来,都看唐长老如何回答。这次连心严的眉头都微微跳动起来……

“不能答应他啊,法王!”刘信一下噗通一下,跪在唐天德面前,放声大哭道:“军师为咱们大宋国鞠躬尽瘁,连命都要搭上了,他如今还不知能不能活过来呢,怎么能让人这样糟蹋他啊?法王啊,您想过没有,等军师醒过来会怎么想?他肯定会心寒意冷的啊,法王!”

刘信之前的话,唐长老听听也就罢了,但最后一句,一下就让唐天德变了脸色,是啊,自己怎么就没想过,要是军师是被污蔑的,自己让人这般****于他,将来可如何相见?

唐天德脸色数变,城门下一片死寂。

“法王明鉴,”韦无缺见唐天德又动摇了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有道是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此人身上这么多的疑点,若不澄清的话,您还敢用他不成?”

这话又击中了唐长老的心坎,沉默半晌,他死死盯着韦无缺,幽幽问道:“要是不能怎么办?”

“若是在下诬陷了军师,把这条命给他赔罪就是。”韦无缺信心满满,大言炎炎。

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唐长老点点头,挥下手道:“给你一炷香的时间。”

“请诸位擦亮眼睛,看好这难得的奇观。”韦无缺长笑一声,转身向王贤走去。

“你不能过去!”刘信急了,伸出双臂挡在韦无缺身前,嘶声朝唐长老喊道:“法王,您想想啊,要是黑先生真是王贤假扮的,他为何会拼死救佛母?看着佛母被汉王杀死,不是更好吗!”

“是啊,是这个理儿……”丁谷刚等人不禁暗暗点头,

“是啊爹,”唐封也终于忍不住,跳出来道:“朱高煦追杀我姐姐,总不是假的吧!您老可得擦亮招子,不能让他们这么拙劣的反间计给骗了噢!”

韦无缺明明可以轻易越过两人,却含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任由两人推搡自己。

“……”唐长老面色数变,最终还是硬下心肠,猛地一挥手,道:“拉开他们!”

便有数名卫士上前,道一声:“大公子,刘将军,得罪了。”说着将不断挣扎咒骂的两人扯到一旁。

韦无缺掸掸身上的灰,摇头笑笑,款款走向王贤。他此刻的心情好极了,任何事都不会让他生气。

“三、二、一……”韦无缺轻声倒数,数到一的时候,果然,闲云公子仗剑挡在王贤身前。

“怎么,闲云公子又有什么理由?”韦无缺轻摇折扇,好整以暇的看着闲云。

“你不能接近我家先生,万一你趁机下毒手谋害先生怎么办?!”闲云冷冷说道。

“是啊!”此言一出,刚刚稍稍消停的唐封和刘信,马上大嚷大叫起来:“法王,我看他就是想趁机行刺军师!千万不要上了他的当啊!”

唐长老愣了一下,神情有些踯躅。

韦无缺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两人,放声笑道:“这是在什么地方,难道我活腻了不成?!”

“那不好说,你这疯子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!”唐封尖叫道:“别以为你在山西做的那些好事,别人不知道冇!好端端的山西白莲教,就让你一手给毁了!”

“是啊……”旁观的众人骚动起来,投向韦无缺的目光,登时变得极不友善。

“呵呵,那就没办法了……”韦无缺双手抱臂,有恃无恐的笑起来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唐长老,唐天德满脸的纠结,满心的顾忌,都抵不过脑海中的一句话——不过就是验一验,验一验就真相大白!

就在他要咬牙下令,隔开王贤的护卫时,突然凭空传来一声清冷如冰泉的女子的声音:

“怎么会没有办法?!”

听到这一声,城上城下众人齐刷刷望过去,便见面罩薄纱,一身白衣白裙,一尘不染的佛母,步态娴雅的出现在场中。

“拜见佛母!”城上城下的教徒,登时望风而拜,中下层的官兵,激动的不能自已,高层的将领,也规规矩矩,丝毫不敢放肆。

佛母微微点头,走到场中。

见她一出现,就把风头全部夺去,完全盖过了自己的光辉,唐长老心下老大不痛快,但碍于大庭广众之下,还得拱手行礼道:“佛母,听说您不知所踪,我等正担心呢。”

“本座当来时便来,当去时便去,不劳法王挂怀。”佛母的声音清清淡淡,听不出一丝情绪。

“佛母乃是全军将士的依托,老夫怎能不挂怀?”唐长老似笑非笑道。

“……”佛母用沉默回答唐长老的废话,弄得唐天德颇为尴尬,只得干咳一声道:“方才佛母说有办法,敢问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很简单,有本座来检验军师的脸,到底是真容还是易容。”佛母淡淡说道。

“好主意!佛母圣明!”此言一出,众人便纷纷点头,谁都知道,佛母和王贤的深仇大恨,可谓不共戴天!如果说这世上有一个人,绝对不会包庇王贤,那一定非佛母莫属!

唐长老也深为认同,毫不犹豫的点头道:“那么,就有劳佛母了。”

ps:大家可以加一下我的微冇博‘三戒大师_杨浩’,欢迎一起来交流吹牛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