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三七章 回忆最伤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0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寒月高悬,西风漫卷枯叶,高青城已成光秃秃一片。

寒风吹得城头的火把摇晃的厉害,巡逻的士兵蜷缩成一团,城内施行宵禁,街上空无一人。

事实上,就算没有宵禁,这样人口稀少的小县城中,也没人会在这深更半夜时分出门活动,人们习惯了早早就上床熄灯,在呼啸的西风中睡去了……

整个高青城中,只有寥寥几处亮灯的地方,一处是医馆,一处是马棚,一处是军营,还有一处,是佛母下榻的驿馆。

驿馆中,佛母将小侍女赶到门外,已经独自在房中待了半夜,门外的小侍女又困又担心,支愣着耳朵坐在门槛上,听着里头的动静……但她什么动静也听不到。

屋里头一片死寂,佛母枯坐在灯前,手中紧握着一柄二尺来长的银鞘短刃,这短刃便是她天下无双的独门兵器——银妆刀!

佛母握住刀鞘,缓缓抽出雪亮的银妆刀,那刀有三刃,三面刀刃呈‘人’字状,与王贤背上的刀口完全吻合!

烛光照在刀身上,映出一圈圈的光晕,将佛母带回到记忆的洪流中……

南海子猎场,一座小山丘上,立着一位天神般威猛高大的男子,只见他从背后取下一人多高的巨弓,抽一支雕翎长箭,然后凝神静气、张弓搭箭!

‘嗖’的一声,长箭电射而出,命中了七百步以外,那位骑着红色骏马,一身黄色衣甲的老者!

那老者便是永乐皇帝,朱棣应声中箭落马,一旁的太孙惊呆了,慌张的抱起皇爷爷,上马逃窜而去……

射箭的自然是林三,一旁还有气急败坏的韦无缺:“为什么不把朱瞻基也射死?!”

“之前只说射朱棣,没说还要杀别人。”林三淡淡回应道。一旁,当时还是唐赛儿的佛母,却冷声警告韦无缺:“再用这种口气跟三哥说话,我就不客气了!”

“你是故意的!”韦无缺恨恨丢下一句,便和其余人追出去。

但林三却丝毫未动。唐赛儿也没有动,她温柔似水的看着林三,那目光在如今的佛母看来,是那样的遥远和陌生……

“三哥,咱们回去就成婚吧……”

“嗯。”林三又应一声。

“‘嗯’是何意?”

“再说吧……”

“你什么意思?!”

“我还不想成亲。”

“是因为要继续守孝吗?”

“不光是守孝。”林三又叹口气,看着唐赛儿道:“我觉着咱俩不太合适……”

“怎么会呢?”唐赛儿震惊的看着林三,喃喃道:“我觉着和三哥很合得来。”

“那是你觉着。”林三脸上浮现不耐之色。

“你觉得我哪不好,我改。”唐赛儿的眼泪快要下来了。

“你怎么这么贱,”林三啐一口道:“老子早就烦了你了,拜托别再缠着我好吗?”

“你……”唐赛儿喉头一甜,一口鲜血吐出,嘶声道:“算我瞎了眼!”

唐赛儿转身就跑,转眼就消失在林三的视线中……

“三哥!”一声悲鸣,唐赛儿化作一道虚影,直扑王贤和太孙的队伍。

“快拦住她!”侍卫们惊恐的喊叫着,却已经来不及了,唐赛儿扑到了马车上。王贤和朱瞻基愣愣的看着她……

“三哥!”唐赛儿抱着抱住林三的尸,放声痛哭!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那哭声凄厉恐怖,让铁石心肠的人听了,都要掉下泪来。

朱瞻基悄然退开,示意侍卫将她拿下,却被王贤拦住了……

“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?”

“殿下,她不过是来收尸的,并非刺客。”王贤低声道:“求殿下放她一马。”

“林三犯得是诛九族的重罪!”朱瞻基咆哮道:“这女子不是他的妹妹,就是他的妻子,绝对不能放跑!”说着闷哼一声道:“王贤!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你不要考验我和你之间的感情!”

“殿下,我求你了。”王贤眼泪刷得就下来了,哽咽道:“林三哥临死之前,拜托我照顾好她,他就求了我这一件事……”

唐赛儿本来哭得昏天黑地,却听王贤连番提起林三,登时满腔的仇恨喷薄而出,附在银妆刀上刺向王贤的后背!

“我杀了你!”

“小心!”

王贤下意识的一回头,他看到最后一个的画面,就是满脸杀气唐赛儿,一刀刺向自己的后背!

正是这一回头,唐赛儿刺得偏了些,正刺在他右肩胛骨下侧!

王贤被重重一击,身子便向前飞出去……

唐赛儿被和尚们围在中央,眼看就要被擒,却听王贤嘶声道:“放她走……”。

大街上打更的声音,把佛母从回忆的漩涡中唤了回来,不知不觉她已经满眼泪水……

佛母用一双泪眼,死死盯着手中的银妆刀,她已经断定,黑翦就是王贤,王贤就是黑翦!

佛母将刚刚还鞘的银妆刀抽出,神情一阵决绝,但下一刻,脸上又现出犹豫之色,把刀再次还鞘……

这一天夜里,她手中的银妆刀,不知多少次出鞘还鞘,她亦不知多少次起身坐下,无声的叹息……

外面倚着门框睡着的小侍女,猛地一点头,一下醒过来,揉着眼睛看看左右,发现已经天光大亮了,再听听里头,依然毫无动静。

小侍女一面小心活动着酸麻的手脚,一面小心翼翼从门缝往里看,只见里头空无一人,窗户却敞开着!

“佛母!”小侍女一下就彻底醒了,赶紧推开门进去一看,里面果然没了佛母的踪影!

“不好了,快来人呐!”驿馆院中,响彻小侍女的惊声尖叫:“我家佛母失踪了!”

尖叫声很快把刘信引来,刘信紧皱着眉头,看看佛母房间的摆设,也看不出什么异样来,问那小侍女也是一问三不知,只说佛母昨日回来之后,心情很不好,一个人闷在屋里,也不许旁人打扰,等到天亮来看时,就发现佛母不知所踪了!

刘信想破脑袋,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只好嘱咐那小侍女一句:“不要胡说八道,佛母失踪的消息,要是传出去我要你的命!”

“我知道了……”小侍女怯生生问道:“将军,您说佛母去哪儿了,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我哪知道。”刘信没好气的瞪她一眼,闷声道:“她自己长腿,想什么时候回来,自然就回来了!”

说完,刘信不再理会吓蒙了的小侍女,又让人把驿馆封锁起来,不许人进出,这才离开……

离开驿馆,走在冷冷清清的大街上,刘信心情灰恶至极。

他想到一天之前,自己还意气风发,率领八千精兵,想要连下三城,立下讨伐汉王的头功!

谁知道战局变化如此凶猛,仅仅一天时间,自己就被打散了部队,成了败军之将,为了救自己和佛母,军师搭上了两千多骑兵,自个儿还至今伤重未醒。

到这会儿,佛母又玩起了失踪,情况一下子坏的不能再坏!更麻烦的是,如今身处前线,敌人随时可能会打过来,他却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!

这让起事以来,一直一帆风顺的刘将军,终于体会到造反不是请客吃饭,是随时都会掉脑袋的……

“哎!”刘信走着走着,突然重重给了自己脑门一记,把他身后的亲兵吓了一跳。

那些亲兵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将军,打完了自己便抱着脑袋蹲在大街上,放声大哭起来:“你们说俺明明是个草包,逞什么能耐啊?要是当初听军师的,哪有如今这些烂事儿!该躺在那的人儿是俺啊!军师啊,咱俩换换吧,让俺替你躺着,你来替俺受罪吧!”

亲兵们面面相觑,听不明白自家将军是什么意思。

正嚎啕大哭着,数骑快马疾驰而至,若非亲兵们拦的及时,那快马就要撞到刘信身上了!

“赶死呐!”亲兵破口大骂起来。

“好狗不挡道!”对方也不是好惹的:“咱是法王信使,前来给刘将军和军师送信的!”“还不快快让开!”

亲兵有些心虚气短,让开左右道:“我家将军在此……”

信使们便看见,刘信从地上爬起来,一边用衣袖擦鼻涕,一边瓮声瓮气道:“瞎嚷嚷什么?!”

“刘将军!”信使一看果然是刘信,赶忙翻身下马,将一封书信递给刘信道:“法王已经到了临淄,也知道了军师的状况,命将军立刻将军师送回临淄休养……”

“法王好快的消息。”刘信一边嘟囔,一边撕开信看看,果然是唐长老的亲笔信。点点头道:“成,老子这就去问问军师的情况,看看能不能立即出发!”

“将军!”信使却强调道:“法王的意思是,无论什么情况,都必须立即出发!”

“狗屁!”刘信还没说话,唐封冲出来,大声嚷嚷道:“你少在这儿装大尾巴狼,是军师的性命要紧,还是……什么要紧?”

唐封还要发作,却被刘信打断,刘信将那信使拉过来,上下打量着他,沉声问道:“说!法王那边发生什么事了?!”

“没,什么都没发生啊……”信使被刘信看的浑身发毛,赶忙矢口否认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