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三六章 伤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0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王爷,还是让学生跑这一趟吧!”韦无缺向汉王提出请求。

“还是算了吧……”汉王却摇头道:“本王不能让你重蹈瞻坦的覆辙……”

“多谢王爷关心。”韦无缺摇头笑道:“学生虽然学艺不精,但若有危险,从敌军中脱身还是办的到的。”

“本王不是不信你,而是没必要冒这个险。”汉王沉声说道:“如果本王猜的没错,那个救下佛母之人就是王贤,”说着冷哼一声道:“他背心中了本王一枪,恐怕此刻已经去见阎王了!”

“哎!王爷,此人不能以常理度之,没有见到他的尸首,我绝不相信他已经死亡。”韦无缺却坚持道:“王爷,为防万一,还是恩准学生走一遭吧!”

“哎,好吧!”汉王见韦无缺如此坚持,只好同意道:“千万小心。”

“王爷放心!”韦无缺大喜道:“学生定不辱使命!”。

且不说韦无缺领命去寻唐天德,单说王贤后背中枪,喷血昏迷后,被佛母抱住,一路策马狂奔,一直跑入高青城。

高青城中,刘信早就在焦急的等待,他当时只是落马被震昏,将息了半天便醒了过来,但被身边王贤的人拦住,不许他离开高青。刘信自知自己闯了大祸,不敢摆将军的架子,何况就算他摆出将军架子,王贤手下的那帮兄弟,也未必会理会。

刘信一直焦急的等在城门处,先是看到戴华带着昏迷的邓小贤回来,过不许久,又见佛母浑身是血,抱着王贤过来,刘信整个人都吓蒙在那里……

还是戴华等人手忙脚乱将王贤从马上抱下来,然后送入医馆中,立即展开救治。

医馆外,佛母呆立了良久,直到小侍女小心翼翼询问,她有没有受伤,佛母才回过神来。虽然五脏六腑都被震伤,佛母还是缓缓摇头,示意自己没事儿。

这时,王贤安排行刺汉王的八名高手也狼狈不堪的返回了,其中三人重伤,另外五人虽没受伤?却也神情沮丧,在医馆外呆立不语。

一时间,医馆内乱成一片,精通医术的锦衣卫忙着抢救伤员。医馆外却一片死寂,佛母和刘信不说话,五个高手也同样不说话,各自默默想着心事……

此时,五个高手都已经不再蒙面,其中三个是心严,心宁、心平三名庆寿寺高僧。另外两个,竟然是闲云和横云子……听说王贤在山东蒙难,闲云立即丢下新婚燕尔的妻子,从武当山赶过来,然后和心严一样,通过锦衣卫的渠道,陆续在王贤身旁隐藏下来……

这次王贤出兵攻打汉王,闲云和心严等人都扮成他的护卫,一直跟在王贤身边。当王贤发现汉王亲自追击佛母时,心中登时蹦出一个大胆的计划——要设法让汉王落单,然后闲云、心严等人合力将其击杀!

汉王是当世仅存的五大绝顶高手之一,之前王贤自然和闲云、心严等人反复推敲过他的战力,心严等人在十多年前,曾长时间陪汉王练武,闲云又和林三交过手,最后他们得出的结论是,汉王应该和林三的实力相当,己方八大高手联手的话,应该可以击败他!

但是,王贤要的是击杀,而不是击败!当他提出这个要求,平素对武功十分自负的闲云和心严等人,竟都默然不语。王贤便知道,纵使他们八个人联手,也没有信心能杀掉汉王……

‘若能趁其不备偷袭呢?’看着一往无前的汉王,王贤问道。

‘那样,’扮成亲兵立在一旁的闲云轻声道:‘胜算会大些。’

‘有几成?’王贤追问道。

‘……’闲云和心严对视一下,轻声道:‘五成。’闲云又补充一句,‘武功到了化境,可以感应气机的变化,是很难偷袭成功的。’

‘……’王贤皱眉寻思片刻,又问道:‘那如果他失去兵器呢?’

‘那就有九成把握了!’闲云等人神情明显一松道:‘没有兵器就像老虎没了牙齿,楸夫要大打折扣的。’

‘好!’王贤当即拍板道:‘如果出现这样的机会,你们一定不要犹豫!’

‘好!’众人点头应下,但他们无法想象,汉王怎么会失去自己的兵器?

‘事在人为嘛。’王贤却笑着对他们道:‘这件事就交给我,你们做好准备便可。’

结果,王贤真的就办到了!可他们却失手了……他们万万没想到,一旦到了生死相搏,自己和绝顶高手的差距,居然无法用数量弥补!

而且汉王武功之精进,远超心严等人判断,他们八人联手,在汉王失去兵器的情况下,居然依然奈何不得他!

若非汉王对他们的身份起了疑心,执着要揭开他们的面巾,他们根本就伤不了朱高煦!

若非汉王看到心远,震惊的无以复加,他们都捞不到击杀汉王的机会!

此刻,五人陷入到深深的自责中,若非他们低估了对手,王贤又岂会以身犯险,到现在依然昏迷不醒?。

黄昏时分,残兵败将陆续回到了高青城,最终,三千骑兵,只回来**百骑,其余两千余骑或死或亡,已经再也回不来了。

倒是刘信的军队,回来了三四千人马,一个个全身裹满了淤泥,一进城就纷纷栽倒在地上,双目直勾勾望着天空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……

这下刘信顾不上难过了,赶紧去安抚部下,处理善后,佛母也和他一起,尽可能的安慰惊累交加的将士们……

等到掌灯时刻,佛母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,她又来到医馆,见里头灯火通明,守在外头的人,都已经进去。

佛母便也迈步进了医馆,便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,地上躺满了受伤的将士,大夫正在为他们处理伤口。看到佛母进来,本来还在呻吟咒骂的士兵们,一下子就住了口,满含敬畏的注视着佛母。

这些佛母往日里早就习以为常的目光,此刻却感觉像利П一样射向自己,让她无地自容羞愧难当,朝众人点点头,便逃也似的进去屋内。

屋里头,并排四张病床,依次躺着邓小贤、心远、黑云子和乌云子,见佛母进来,几人微微睁开眼,显然还都活着。心宁心平两个和尚守在旁边,都向佛母投去不友好的目光。

佛母又走到里间,里间是王贤,此刻正趴在病床上,上身****着,背上一片紫黑色的瘀痕,依然处在昏迷中。一旁坐着闲云和戴华。

“他……怎么样?”佛母只看了一眼王贤背后,就赶紧转过头去,她对戴华还算熟悉,小声问道。

“先生着了厚甲,表面并没有受伤,但肋骨断了五根,内脏也伤得不轻……”戴华面无表情的回答道。

佛母这才注意到,地上散落着两片中间有凹痕的铁板,又有从王贤身上脱下来的七八层软甲,看来是这些东西保住了王贤的性命,佛母终于松了口气。

‘这家伙,可真怕死啊……’佛母不禁暗暗好笑,但一想到在战场上,王贤策马冲到汉王面前,拦腰将自己抱起来,又用后背挡住了汉王投射出的铁枪,她便鼻头一酸,心说这么怕死的人,竟能做出这样不怕死的举动……

佛母又是感激又是愧疚,甚至还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,再次将目光投向王贤的后背,这次她的目光要大胆许多,看的也仔细许多……看到王贤后背紫黑一片,还微微肿胀,佛母眼眶通红,一股热流涌上心头,刚要转过头去摸一把泪,她突然整个人都僵住了!

摇曳的烛光下,她看到王贤右侧肩胛骨下方,有一处呈三棱状的伤口,不过应该是几年前的旧伤了……

看着那处伤口,佛母登时从头凉到了脚,全身的暖流化作彻骨的寒意,整个人都僵在那里!

一直闭目养神的闲云,突然抬起头来,冷冷看向佛母。

“佛母,您没事儿吧?”戴华也察觉到佛母的异样,出声问道。

“没事……”佛母回过神来,深深看一眼王贤的那个伤口,也不跟戴华打招呼,便转身离开。

“这娘们……”戴华有些没面子的扬扬手,撇嘴道:“变脸比变天还快。”

“她刚才动了杀机,”闲云突然幽幽道:“如果不是被我察觉了,恐怕……就要动手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戴华惊呆了:“公子,您不是说笑吧?!咱们先生可是拼了命才把她救回来的!不说声谢谢也就罢了,怎么会想杀了先生呢?”

“我不知道原因,我只相信感觉。”闲云淡淡道:“无论如何,往后不要让她再接近先生了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戴华点点头,闲云少爷的地位无比超然,说出的自然不容辩驳。

“如果可以,”闲云手按在宝剑上,低声说道:“杀了她最保险。”

“这……”戴华为难道:“这件事恐怕要等先生醒过来,咱们可做不了主。”

“嗯。”闲云点点头,继续闭目养神,不再说话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