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三五章 是他?!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0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你说,是他?!”听了他的话,冇汉王死死瞪着韦无缺。

“不错,是他。”韦无缺深吸口气,仿佛在诉说世上最荒谬的事情道:“就是我们把山东翻遍了,也遍寻不着的王贤王仲德!”

“不可能吧?!”冇汉王吃惊的张大嘴巴,不慎一下扯到伤口,疼得他眉头紧皱,失声笑道:“怎么可能?堂堂锦衣卫大都督,却和青州白莲教搞在一起,这也太扯淡了!”

“那王爷如何解释,会有武当山的牛鼻子,和庆寿寺的秃驴们,一同在这里伏击王爷?!”韦无缺却已经笃定自己的推断,自信满满的沉声说道:“这世上能让他们走到一起的,除了王贤又有哪个?!”

“这……”冇汉王一想也是,王贤和庆寿寺的关系自不消说,那些和尚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,如今只以他的马首是瞻。至于武当上的孙碧云,虽然和王贤没什么交集,可他的孙子孙女,跟王贤厮混在一起不知多少年了!

“还有,王爷您想,王贤是什么时候消失的?!”韦无缺接着问道。

“大概是六月份吧。”冇汉王想一下,道。

“那黑翦是什么时候出现的?”韦无缺追问道。

“好像也是六月份。”冇汉王皱眉道,既然早已把黑翦视为心腹大患,自然会将其底细调查清楚。

“王贤是在什么地方消失的?”韦无缺又问道。

“青州泰和山的大断崖。”冇汉王想一想道。

“那里距离临朐县城,不过一天的路程,而且因为临朐是白莲教的地盘,我们当时的设防要松懈不少!”韦无缺沉声说道。

“唔。”冇汉王点点头,确实如此。当时搜捕的人手只顾着防止着王贤逃回济南了,对白莲教方向的搜捕要松懈不少。

“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认定,王贤当时知道逃生无门,而且就算逃回济南,皇帝也不会放过他!”韦无缺双手重重一击成拳,一直困扰他多日的谜团,今日终于一朝得解了:“他便想到了这个死中求活的办法,假扮成黑翦投靠了同样走投无路的刘俊!”

“怪不得那个刘俊发迹的这么快,原来是有王贤给他支招!”冇汉王也终于恍然大悟了。

“妙!妙!妙!”韦无缺忍不住为王贤击节叫好起来:“刘俊正逢马山之败,正是朝不保夕之际,以王贤的三寸不烂之舌,让刘俊把他当成救命稻草毫无难度!以王贤的能耐,让刘俊重新咸鱼翻身,一跃成为九县联盟的盟主,一样是易如反掌!”

“然后呢?这家伙既然骗过了刘俊,为什么不趁机溜回济南,反而又靠上了唐天德?”虽然已经相信了韦无缺的推断,朱高煦还是感觉难以置信,那王贤得是多变态,才能想出这个打入白莲教内部的法子来?

“既然已经赢得了刘俊的信任,而且冇还有希望接近唐天德,他为什么要回济南?”韦无缺笑着反问道:“换做是王爷,您会怎么选?”

“这个么……“仔细一想,冇汉王殿下自个也不得不承认,在当时走投无路的绝境中,也确实只有这一个法子,能让那王贤死中求活,甚至是反败为胜。“换了我也不会灰溜溜回济南,定会留在白莲教搏一把!”

“不错!”韦无缺兴冇奋的以拳捶腿,一张俊脸因为兴冇奋而涨红扭曲,他自己都说不清自个为何如此兴冇奋?是因为知道王贤没死,自己又找到了人生意义?还是终于解开了困扰半年之久的谜团?抑或是对王贤异想天开的死中求活之计,不得不击节叫好?!

“刘俊不过只是王贤的踏板!王贤毕竟是骄傲的锦衣卫大都督,让他利用一下白莲教没问题,可真让他深耕细作,彻底跟白莲教搅在一起,他是万万办不到的。”韦无缺冇激动无比的颤声道:“何况王贤肯定做梦都是报仇雪恨,让自己可以风风光光重见天日,所以他一定会设法接近唐天德!只有赢得唐天德的信任,才有掌控白莲教全局的可能!”

“一旦赢得了唐天德的信任,他就可以挑唆唐天德与我们敌对,”朱高煦说着,神情阴霾下来,咬牙哽咽道:“所以他攻打临淄,杀宾鸿,董彦皋,白拜儿,还有……还有我儿,一步步让两家成了今日这不死不休的局面!”

“王爷冇英明!”韦无缺重重点头道:“今日两军之不死不休的局面,就是王贤化身黑翦,一手搅动的!”说着仰天长叹道:“所有人都被他耍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听韦无缺分析完,朱高煦半晌没有吭声,他在仔细回想这过往的半年多,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,王贤就是不死也早已经出局了。没想到这家伙竟能想出那样法子绝处逢生,无中生有的挑动山东的局势,让自己一下子陷入前所未有的被动!

“本王终于知道,”良久,朱高煦长叹一声道:“柳升那厮为何宁肯抗命也要按兵不动,还有老大,敢用自己的储君之位,替柳升作保了!本王一直就奇怪,这俩人难道都得了失心疯不成?原来是因为这个!”

“王爷说的对,一定是王贤给了他们承诺,保证一个月内会扭转山东的战局,让我们和唐天德两败俱伤,两人才肯冒此风险!”韦无缺沉声说道。

“亏我还以为老大转了性,原来还是那副假公谋私的鬼样子!”朱高煦狠狠啐一口道:“他力挺柳升,不过是指望王贤能干掉老冇子罢了!”说着重重一拍大冇腿道:“你说柳升这个傻货,跟着瞎搅和干什么?!”

“王爷,咱们必须停下来,好生计较一番了。”韦无缺看一眼开始西斜的太阳道:“藏在暗处的敌人最危险,一旦到了明处,对我们就构不成威胁了。”

“你说下面怎么办?”朱高煦闷声问道。

“王爷,”韦无缺语重心长道:“世子殿下的死,现在已经证明并非唐天德所为,而是王贤为了挑拨离间,加害我们两家!”

“所以呢?!”朱高煦伤口被牵动,咳嗽两声,黑着脸看着韦无缺。

“所以,我们绝对不能让王贤得逞!凡是王贤想让我们做的,我们一定不能做!”韦无缺沉声说道:“我们要向唐天德揭露他的身冇份,让他死无葬身之地,既然选择了兵行险招,王贤就要接受败露身亡的命运!”

“然后呢?”朱高煦又问道。

“然后和唐天德修好……”韦无缺轻声说道。

“什么?!”朱高煦登时暴怒,粗暴的打断韦无缺道:“就算朱瞻坦不是唐天德杀的,但把他的身体拖出去喂狗,总是唐天德干的吧!”朱高煦捂住肋间的伤口,咬牙切齿道:“本王与他势不两立,不死不休!”

“王爷息怒,且听学生说。”韦无缺待冇汉王发作完了,才轻言细语的说道:“唐天德是敌人没错,王爷要将他全家挫骨扬灰也没问题,但眼下这个阶段,唐天德不能死啊!唐天德一死,就是个鸟尽弓藏的局面啊!”说着他定定看向冇汉王冇道:“敢问王爷,是立即报仇重要,还是您的大业重要?!”

“……”冇汉王神情阴晴变幻了半晌,最终闷声道:“当然是后者。”冇

“王爷果然冇英明!”韦无缺恭维一句道:“王爷,欲取山东,先图济南,只有吞并了柳升的部队,然后养寇自重,假以时日,咱们才能做到大而不倒,!”

“你说的没错,可济南是那么好取吗?”冇汉王没好气道:“柳升可是块硬骨头,何况本王也没法公然攻打朝廷的军队?”

“哎,王爷,欲取济南何须一兵一卒?只需要一封奏表即可。”韦无缺淡淡道:“您的世子,今上的皇孙,为白莲教所杀害,您应该是什么心情?今上又是什么心情?王爷只需要痛不欲生、泣血上书,表示不能立即报仇雪恨,便枉为人父,无颜于世,您说皇上会不会还要拖上一个月,才给您山东总督王的任命?”

“老头子不会再拖了……”冇汉王恍然大悟,双目放光道:“说起来,若非太冇子逼他拖延这一个月,本王的世子怎会死在白莲教手中?!以老头子推诿己过的性格,肯定会怪在太冇子头上!不可能再拖下去了!”

“王爷所言极是,只要您上这道表,不出十日,圣旨便可降临,届时王爷名正言顺开入济南城,接管柳升的兵权,任他有多大能耐,只能乖乖跪迎!”韦无缺沉声说道:“届时,王爷便立于不败之地,再无藏弓烹狗之忧了!”

“……”冇汉王沉思许久,重重点头道:“就这么定了!”

“给朝廷的奏表,王爷府中主簿当可捉刀。”见冇汉王同意,韦无缺也很高兴,乘兴说道:“至于给唐天德信,还得王爷亲自执笔,揭穿王贤的身冇份!”

“理当如此。”冇汉王点点头,让人端来笔墨,就在这战场之上,挥笔写就一封洋洋洒洒的亲笔信。

待信写成,装入信封封好,冇汉王递给身边人道:“去一趟青州……”

“且慢,”韦无缺却一把把信拿过来,对冇汉王拱手道:“王爷,还是让学生跑这一趟吧!”〖未完待续〗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