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三四章 无敌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0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面对汉王猛然击出的一拳,那名高手不敢怠慢,赶忙挺起长剑直刺过去!

拳剑相交的一瞬,汉王的拳头倏然化为虚影,那天外飞仙的一剑,便刺了个空!下一瞬,汉王变拳为掌,一掌便击向剑脊之上!

那高手的武功,显然高于邓小贤不少,电光火石的瞬间,长剑一转,剑脊转为锋利的剑刃,砍向汉王的手掌!

汉王只好再次变招,改掌为爪,再次抓向剑身!

这时,又一名手持长剑的高手杀到,他的剑招甚至快过前一名剑客,直刺汉王面颊!

汉王挥起另一只手,单手和第二名剑客缠斗起来!

这时,又有两名高手杀到,一人持剑,一人持棍,直取汉王背心!

几乎同时,第五第六名高手杀到,依然是一人持剑一人持棍,直取汉王前胸!

汉王终于没法端坐马上,一个大鹏展翅,从马背上高高跃起,两条长腿,在空中铁鞭似的踢出,划一个凌厉的圆圈,将六名高手齐刷刷逼退!

然而汉王的脸上,突然浮现出惊怒之色!

因为他看到最后两名高手,没有向自己进攻,而是杀向了自己的巨马!

那巨马虽然也是异种,但哪里是顶尖高手的对手!它感觉到危险,咴咴叫着扬起四蹄,踢向面前的那名高手,却被身后扑过来的一人,一刀砍下马头,马血猛的喷出,巨马身首异处!

那马头飞在半空中,一双惊恐的马眼还看向自己的主人,似乎想不明白,为何会突然出现这么多厉害角色!

“混账!”看到爱驹横死,汉王怒吼一声,抡起铁拳攻向一名敌人,这可是昔日皇帝北征时的坐骑,因为他战功卓著,战后才赐他乘坐!汉王一直对其爱逾性命!他登时勃然大怒,要把这些家伙撕成碎片!

那名高手抵挡不住,赶忙退后两步,由其余数人出招拦住汉王!

汉王铁腿飞踹,逼退了两名高手,轰然落在地上,舞动一双铁拳,和八名高手jī战成一团,电光火石间,便是一百多个回合!

汉王的每一拳都带着风雷之声,每一脚都开碑裂石!但对手实在太强太多,每次他要全力攻杀一人,都有六七人从背后和侧面袭来,让他不得不先行自保,只得眼看着敌人一次次逃生!双方竟然打成了平手!

一边全力jī战,汉王却一边心生疑窦——因为他对这些高手的功夫,都太熟悉了!

这也是汉王能在八名只和自己相差一线的高手围攻下,仍然可以胡思乱想的原因所在!因为这些人的招数,他都曾领教过,才能料敌先机,化险为夷!

尤其是那四名用棍的高手,招数分明和他的拳脚同出一脉,甚至其中有一个蒙面人,给他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!就像一直从小陪他练武的那个人!

‘但是,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?!’汉王完全想不通透!念头一冇乱,汉王的拳脚不由自主慢了下来,后背便中了重重一棍!

汉王身形不由一晃,恼火的探手抓住那根铁棍,将那人猛地拉到自己面前,然后拼着肩头中了一剑,一掌拍在那人的胸口,同时探手扯下了对方蒙面的布巾!

血雨蓬飞中,一张熟悉的面孔,便出现在汉王眼前!

“心远!”看到那中掌吐血之人,汉王忍不住惊呼一声,整个人都愣在那里!

高手过招,岂容这种失误?!几名高手的长剑和铁棍,直取汉王的要害!

“王爷小心!”一声长啸,一条灰色的人影电射而来,手中长剑飞出,替汉王挡住了致命的一击!

汉王自己也回过神来,拎起已经动弹不得的心远,挡住面前三条铁棍,三条铁棍登时硬生生止住攻势!

此时背后还有两柄长剑,已经到了距离汉王一寸之处,眼看避无可避!却见汉王爆喝一声,身体竟化作一团虚影!

‘噗噗’两剑透体而入,却只插在汉王的两肋,汉王在生死瞬间,堪堪避开了要害!

朱高煦冷冷看着两柄长剑刺入自己身体,就像那身体根本不是他的一样!同时猛地挥出两掌,正中身后两名高手的胸口,两人吐血倒飞出去……

汉王身上插着两柄长剑,半边身子都被鲜血染红,却依然纹丝不动挺立在那里,轻蔑的盯着剩下的五名高手!

而这时,那替他挡下一剑的来人,也立在了汉王身旁,不是韦无缺又是哪个?!

“嘿嘿,都是成名成家的大腕儿,在这里藏头露尾,以众欺寡,算什么英雄好汉?”韦无缺用脚尖轻轻一点,地上的长剑便跳到他的手中。韦无缺长剑在手,挥出一道匹练,笑道:“来吧,我们接着打!”

而韦无缺的身后,玄甲骑兵也已经轰然而至,纷纷端起弩弓,朝对面还立着的五个人射过来!

五人用兵刃磕飞了射到身前的弩箭,都知道杀死朱高煦的机会已经没有了,为首的和尚,看看武功最高的剑客,那剑客点点头,五个人便扶起受伤的同伴,几个起落,便飞快脱离了战场。

韦无缺也不追,因为他知道汉王伤重,已经没法追击了。至于让韦公子自己去追,他还没活腻歪……对方哪一个,都够他喝一壶的,何况还有六壶……

玄甲骑兵也不敢追击,他们的数量不过一百,一看王爷被三刀六洞,全身是血,哪里还顾得上敌人,赶紧团团将朱高煦保护在中冇央!

“王爷,您没事儿吧?”韦无缺将长剑一抖,收入腰间。

朱高煦紧咬着牙关不能说话,没好气的瞥一眼韦无缺,意思很明显,我插冇你两剑看看,你有事儿没事儿!

韦无缺呵呵一笑,低头查看朱高煦的伤口道:“还好没伤到要害,王爷忍着点儿,我帮您把剑拔出来。”

朱高煦却一抬手,示意韦无缺滚一边儿去,然后竟然双手握住了两柄长剑的剑柄!

“……”韦无缺震惊的看着朱高煦,赶忙道:“王爷,且慢,学生这里有上好的麻药!”

朱高煦闷哼一声,鼻孔喷出两团白气,根本不理会韦无缺。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牙关紧咬,面目狰狞,嗬嗬嘶叫着,然后两手猛地将两柄长剑从肋间抽了出来!

长剑脱体,朱高煦双目圆睁,两道鲜血喷涌而出,全身的肌肉不受控制的颤抖片刻!然后汉王殿下爆喝一声,绷紧了胸口的肌肉,伤口的流血登时止住了七冇七八八……

所有人一动不动,像看天神一样看着朱高煦,心脏都扭成一团,完全无法想象人类竟能有这样的忍耐力!

还是韦无缺率先回过神来,失声叫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给王爷包扎啊!”

才有玄甲骑兵如梦方醒,赶紧过来帮汉王处理伤口!

忽然,玄甲骑兵们齐刷刷咆哮起来:“王爷神威!王爷神威!王爷神威!”声音传出老远,好几里外都能听到!

朱高煦却不为所动,他敞怀坐在一块石头上,任由手下为自己包扎伤口,手里却拿着那两柄沾着他的鲜血的宝剑,定定出神。

“这不是武当牛鼻子的佩剑吗?”韦无缺站在朱高煦身旁,看着那两柄样式古朴的宝剑,眉头拧成了川字,诧异道:“孙碧云的亲传弟子,怎么会和白莲教的人搅合在一起?!”

“冇哼……”朱高煦冷哼一声,黑着脸缓缓说道:“你还没有看到,姚广孝的亲传弟子,也和白莲教的人搅合在一起呢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韦无缺两眼瞪得溜圆,心中电光火石闪过一个画面,方才他扑过来时,似乎是看见一个刺客被汉王扯下面巾,虽然韦无缺做不到对姚广孝的弟子如数家珍,却也觉着那张脸在那里见过……让汉王这一说,他猛然想起来,是在太冇子身边!

来山东之前,韦无缺曾暗中窥探过太冇子,见太冇子身边时刻有数名高手僧人相伴,才打消了行刺的念头。其中有个僧人,就是今日他看到的那个!

“怎么会这样呢?!”汉王将那两柄宝剑狠狠插在地上,揉着脑袋大惑不解道:“他们怎么会在这儿?难不成当初庆寿寺那场大爆炸,没有炸死姚广孝!老和尚又跑到山东来玩造反了!”说着汉王被自己震惊了,拍着大冇腿道:“一定是这样!不然白莲教怎么可能有如神助,肯定是老和尚在背后捣鬼!”

“你说着老和尚,黄土都埋到脖子了,怎么还死性不改呢?!”汉王被自己的推断给吓到了,郁闷的看着韦无缺道:“咱们怎么可能玩的过他?!”

“呵呵,王爷先别自个儿吓自个儿。”韦无缺摇摇头,双目中闪着jī动的光芒,强抑着兴冇奋说道:“学生以为,您的猜测,只对了一半……”

“你什么意思?!”汉王皱眉看着韦无缺。

“那个在暗中捣鬼的人,是跟姚广孝有关系没错!”韦无缺幽幽说道:“但一定不是姚广孝,而是姚广孝的徒弟!”

“你说,”汉王死死瞪着韦无缺,颤声说道:“是他?!”

ps:大家可以加一下我的微博‘三戒大师_杨浩’,欢迎一起来交流吹牛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