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三三章 舍身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0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面对冇汉王那石破天惊的一枪,佛母没有使短刀招架,而是从袖中飞射冇出一道金光,转眼便缠住了冇汉王的枪头!

众人这才看清,那金光原来是一段不知什么材质的九尺长绫,佛母用金绫缠住冇汉王,便从马背上飞跃而起,朝冇汉王怀中直扑过去!

“天真!”冇汉王冷笑一声,长枪一抖一甩,便将长绫绷直,佛母的身躯登时就被扯得一歪,然而佛母的轻功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,只见她脚尖一点冇汉王的枪身,便稳住了身形,同时双腿连环,踢向冇汉王的中门!

“来得好!”冇汉王改为单手持枪,左手轻拢慢弹,便将佛母凌厉到只剩虚影的脚法,化解于无形之中!

佛母曾听林三讲过,若比较当今四大高手,正值盛年的冇汉王应该排在第一!但她以为,自己能和林三哥对打不落下风,对上冇汉王就算赢不了,至少也能打个平手……

真正对上冇汉王才知道,原来林三哥一直都是让着她的……

佛母略一走神,便被冇汉王一指点在左腿梁丘穴上,登时像被烙铁烙了一下,整条左腿都失去了知觉!

佛母登时失去平衡,身子便要从半空中坠落下去!佛母咬碎银牙,一束寒芒凌空射向冇汉王的面门!同时伸手去抓自己战马的缰绳!

“雕虫小技!”冇汉王又是一声冷笑,左手挥手在面门一挡,竟硬生生将那枚钢簪抓在手中,然后反手一扔,速度竟比来时快了一倍有余,直取佛母的胸口!

佛母赶忙一个下腰,险险躲过了钢簪,但她身后的战马却没有这份功夫,被正中马面,惨叫着轰然倒地!

但冇汉王还有后招,他扔出暗器的同时,右手猛地往下一压,枪杆便朝佛母的身上砸去!眼看着佛母似乎要躲不过去,她突然一紧手中的长绫,身体在半空中侧了过去,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一下!

冇汉王的铁枪重重砸在地上,登时冇激起沙石无数,打得佛母浑身做痛!

“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,有种跟老冇子打!”

这时,邓小贤终于赶上来,长枪直刺冇汉王!

“呵呵!”冇汉王怪笑一声,铁枪一挺,和邓小贤战在一处!转眼之间,双方的枪头交错七八回合,一时间火星四溅,看似不分胜负。

但邓小贤两条手臂都已经麻木了,右手虎口迸裂,鲜血直流,连握枪都十分困难!更让他惊骇欲绝的是,冇汉王的铁枪上,还死死缠着佛母的金绫,佛母一直拼命拽着金绫,使冇汉王不得全力施展!

‘噗!’佛母一口鲜血喷在面纱上,触目惊心。她刚才看似一动不动,但实则一直与冇汉王以内力相抗,比邓小贤还要凶险十倍!

此刻,佛母已经被冇汉王的内力震伤,就是动一根手指头,也会牵动五脏六腑的伤势冇,让她痛晕过去!

邓小贤也很清楚,若非有佛母帮忙,自己恐怕在对方手下走不过三招……

“你还不如个女人呢!”冇汉王轻蔑的看一眼邓小贤,突然一运劲,长枪发出一声奇怪的鸣叫,剧烈而轻微的抖动起来,佛母的金绫便如死蛇一般,从枪杆上脱落下来!

说完,冇汉王便要挥枪将落在地上的佛母格杀当场,邓小贤只好咬牙挺枪,再次挡在佛母面前!

冇汉王怒哼一声,一枪砸在邓小贤的枪杆中冇央,登时将他的长枪砸为两截,冇汉王却眉头微皱,感觉有些不妙!

果然,便见邓小贤嘴角挂着一丝得色,手中两截断枪,一截化为标枪,直射冇汉王胯下的马头,一截变成短刃,直刺冇汉王的手臂!

“萤火之光,安敢与皓月争辉?!”冇汉王长笑一声,手臂一收,铁枪一转,便挡下了标枪,击飞了短刃,还顺势用枪尾扫中了邓小贤的肩膀!

‘噗’,邓小贤吐出一口鲜血,从马背上倒飞下去!

幸好,那十几名亲兵拍马赶到,有人张开双臂,抱住了邓小贤,谁知手臂登时骨折,惨叫着从马背上摔下来!

冇汉王那一枪的千钧力道,哪怕是邓小贤这样的高手都承受不了,更别提身手普通的亲兵了!

那亲兵落地时,仍然是抱着邓小贤的姿势,让他这一垫,邓小贤才没有昏死过去!

这时,十几名亲兵围上冇汉王,想要缠住他,给佛母争取时间。

可他们如何是冇汉王的对手?!朱高煦一个横扫千军,便将一半的亲兵扫落马下,再一个风卷残云,剩下一半亲兵也全都落马,非死既残,场面凄惨无比!

但他们还是给佛母争取了时间,只见两匹骏马疾驰而至,马背上似乎没有骑手!仔细一看,原来两名骑手藏身马腹,一个探手捞起了邓小贤,另一个伸手搂住了佛母的纤腰!

佛母的腰肢,还从未被人碰过,脸上登时一阵怪异的嫣红,但她被冇汉王的内力震伤,根本动弹不得,只得任由对方将自己环抱起来,然后搁在马鞍上!

半空中,佛母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,是黑翦……不知怎的,佛母竟心头一松……

“放开我,我一定要杀了你……”被王贤环抱着坐在马鞍上,佛母却又虚弱的威胁起王贤来。

“闭嘴!你个蠢婆娘!”王贤此时不知邓小贤的生死,正满腔都是怒火,马上怒喝一声,猛地一夹马腹蹿了出去!

佛母竟乖乖的闭上嘴,老老实实缩在王贤怀里,鼻尖满满都是年轻男子的阳刚气息,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身在何处……

王贤却没有这份闲情逸致,他脸上写满了焦急,一边策马狂奔,一边还不时回头张望,果然见冇汉王在料理了那十几个亲兵之后,便催动战马追了上来!

王贤是和戴华分头逃跑的,冇汉王果然根本不理会戴华,任由他带着邓小贤越逃越远,冇汉王的眼里只有王贤那匹马!

那匹马上,既有黑翦又有佛母,冇汉王只要一枪刺出,就能将这两个心头大患扎成串糖葫芦!

这时候,冇汉王眼里已经没有其他了,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追上去,杀死马上的那对男女!

黑色的巨马纵蹄狂奔,将腿长力大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!它距离目标越来越近,和身后的玄甲骑兵也越来越远……

眼看着王贤就要被追上,他的兄弟们赶忙纷纷上前阻挡,然而在完全冲锋起来的冇汉王面前,竟无人是他的一合之敌!

只见冇汉王纵马狂奔间,铁枪舞动如风,千军劈易!

王贤手下的兵器纷纷脱手,惨叫着跌落马下,甚至连战马也被冇汉王杀死,轰然摔倒在地上!

十几个人,也只是稍稍拦住冇汉王一瞬,只见冇汉王猛地一夹马腹,战马嘶鸣着一跃而起,便冲出了人丛,直追王贤而去!

王贤的卫士们再次涌上来,冇汉王似乎失去了耐性,长枪呼得一挥,带着凛冽的风声,将王贤的卫士扫倒一片,同时蓄力完毕,那长枪便要脱手而出!

但冇汉王不知为何,眉头一皱,不由自主手上的力道便减去五分!不过五分力道也足够了!那长枪脱手而出,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,朝王贤背后直射而去!

“就是现在!”王贤一直回头死死盯着冇冇汉王,见那长枪朝自己飞射过来,不惊反喜的叫了一声!

叫喊的同时,他想侧身躲过冇汉王的铁枪,这才骇然发现,自己根本躲闪不及!

只是眨眼之间,那长枪便正中王贤后背,王贤若遭雷击,一口鲜血喷在佛母身上,将她的衣裙都染成红色!

“啊!”佛母惊恐的叫一声,赶紧反手抱住王贤,策马狂奔而去!

就在王贤被铁枪击中的同时,八条身影从王贤的卫士丛中飞射而出,分上中下三路,从左右直取冇汉王!

一看那八条人影,冇汉王就明白自己之前为何心生警兆了,原来王贤藏了这一批高手,之前不管多危险,都不让他们现身,只等自己长枪脱手而出的一刻,才猝起发难!

冇汉王不由暗恨不已!

武功到了化境,有时能感受到被称为‘气机’的东西,这种说不清道不明,神之又神,玄之又玄的东西,就是冇汉王也不能全然相信!如果他相信,自己刚才感受到的,是高手的气机,可能就不会把铁枪飞射冇出去了!

但也可能还是会,因为他是天下第一高手,自有天下第一的骄傲!

冇汉王恨得是,自己在那一刻,竟然收了一半力气,因为他真切的感到了恐惧!

这还是此生头一次……

冇汉王冷冷看着从四面八方扑上来的八人,悚然发现每一个都是近乎绝顶的高手!这样的高手可谓世上罕有,每一个都是骄傲透顶的,别说与人联手,就是偷袭也不屑于!

现在,这八个人却蒙着面,小心翼翼藏在人群之中,在自己失去兵器的一刹那,才同时发起了进攻!

而且每个人手中都持着兵刃,双目中满是必杀的决绝!

冇汉王却赤手空拳,孤身一人坐在马背上,身后,被他远远甩下的玄甲骑兵,还正在拼命狂奔的路上!

面对着对手处心积虑的必杀之局,冇汉王却笑了,他仰天大笑一声,朝最先扑上来的一名高手轰出一拳道:

“那就,战个痛快吧!”〖未完待续〗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