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三二章 神威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0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蒙古骑兵故技重施,一轮射击之后,前队分作两列,从两翼包抄敌军,后队的骑兵继续向青州军的骑兵射击!

疾驰中,青州军的骑兵纷纷落马,那些摔在地上的骑兵,依然高喊着‘死得其所’,然后被同袍的战马踏成肉泥……更多的骑兵踏过同伴的尸首,疯狂的逼近敌军,他们的骑术不如敌人,武功不如敌人,但有一点他们绝对胜过对手——那就是他们根本不畏惧死亡,甚至渴望拥抱死亡!

蒙古骑兵见敌人冒着密集的箭雨,不断迅速的逼近过来,那疯狂的气势,压得他们心底有些发慌,只好收起弓箭,抽冇出弯刀,硬着头皮迎上去!

下一刻,双方轰然战在一起!战马嘶鸣着,将士怒吼着,弯刀和长矛猛烈的碰撞着,火星和血雨迸飞着!在青州军的疯狂冲击下,正面的蒙古骑兵竟有些抵挡不住,阵脚隐隐开始松动!

这时候,两翼包抄的蒙古骑兵,赶忙开弓射箭,从侧面打击青州军的阵型,又是一大片骑兵惨叫着落马,但竟然丝毫不影响正面和敌人厮杀的同袍!那些青州兵已经进入疯狂忘我的状态,他们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杀死眼前的敌人!长矛被砍断就扑上去,把敌人拖下马来,手脚摔折了,就用牙齿咬断敌人的喉管,和他们同归于尽!

面对着陷入疯狂的青州兵,兵力并不占太大优势的蒙古骑兵,竟有些动摇了——毕竟,他们已经不是成吉思汗和忽必烈时期的天之骄子了,他们早就被朱元璋和朱棣父子打掉了锐气,吓破了胆子。

更何况,这次他们的身冇份,只是杀人拿钱的雇佣兵而已。恃强凌弱时,耀武扬威的样子还能唬人一阵,一旦陷入苦战,登时就露了马脚……

冇汉王一直在后阵冷眼旁观,眼见着蒙古骑兵被青州兵的血气震慑,明显的弓也弱了,刀也钝了,明明处在极大的优势下,居然有退缩的迹象!

“也不过如此……”冇汉王不屑的冷哼一声,这次追击他之所以只带蒙古骑兵,就是想称一称他们的斤两,看看他们还有多少朵颜三卫的能耐,结果,让冇汉王殿下失望不小。

不过朱高煦并不担心,因为一头狮子会将一群绵羊带成一群狮子!

冇汉王殿下伸手解下了颈上的搭扣,猩红的披风便一下被西风卷走!

冇汉王殿下又探手取下挂在马鞍上的长枪,那长枪长约一丈,通体黝黑,上有龙纹隐线,正是冇汉王殿下昔日横扫六合的霸王枪!

冇汉王殿下将沉重的铁枪攥在手中,那通体的冰凉让他开始兴冇奋,沸腾的热血让他的双手滚烫,冇汉王殿下将长枪高高举起,枪尖向前一指!便催动胯下巨马,一马当先冲了出去!

玄甲骑兵们也举着铁枪,紧紧跟随在冇汉王左右!

冇冇汉王的巨马起先步履沉重,但跑出数丈之后,便提起了速度,四蹄翻盏,每一步都溅起尺许高的泥土,跃出将近两丈距离!

那巨马越奔越快,到了后来,竟有风驰电掣之势,全身的鬃毛在风中向后飘荡,远远看去便好似肋生双翅一般!

那位身穿金甲,手持长枪的雄壮王爷,骑在这腾云驾雾的双翅巨马上,就像从天庭杀下来的神将一般!看的两军士兵都惊呆了!

蒙古骑兵忙不迭给冇汉王让开去路,只觉面前一阵狂风,冇汉王便驾着巨马,风驰电掣而去!紧接着,玄甲骑兵也紧紧跟上,追随着主人杀向敌阵!

冇汉王扑到近前,青州兵们才如梦方醒,纷纷挺起长矛刺过去,企图挡住冇汉王前进的步伐!

然而,此举不过是螳冇臂当冇车……

冇汉王手中铁枪一挥,首当其冲的数名青州兵,便像枯草一样,被卷落马背,惨叫着飞出老远,才重重摔在地上!

冇汉王又将长枪一甩,又是七八名青州兵,惨叫着被抽落马下,口中喷血不止!

冇汉王再铁枪一挺,便将一名骑兵连人带马刺了个对穿,他胯下的巨马毫不停步,猛奔向前,冇汉王也不收枪,便顶着枪头上的一人一马,硬生生冲出十几丈远!不知又连人带马撞飞了多少青州兵……

有青州兵想从两侧偷袭冇汉王,却被追上来的玄甲骑兵干脆利索挑落马下!

直到面前压力一松,冇汉王才一抖枪尖,将早已经血肉模糊的一人一马甩出老远!而这时,他的眼前已经没有了青州骑兵,之前让蒙古骑兵大为头痛的青州骑兵,就这样被冇汉王以千钧之力破阵了!

那些青州骑兵惊恐的看着冇汉王,以他们的见识,根本无法想象,世上怎会有如此神力之人?莫非真是神将下凡不成?!

“恶魔!他就是魔王之子!”一名躲在阵后的锦衣卫高叫起来:“弟兄们,上啊!杀了他!”

朱高煦闻声,投去冷冷的一瞥,仅仅一个眼神,就让那名锦衣卫如坠冰窟,再不敢吭一声。

“哼!”朱高煦轻蔑的哼一声,不理会身后的青州骑兵,径直朝远处的王贤扑了过去!

玄甲骑兵也趁势杀出敌阵,紧紧追随冇汉王而去!

青州骑兵想要回身去救,但已经没机会了——蒙古骑兵已经完成了包抄,将他们困在当中,自顾尚且不暇!

两军交战之后,王贤一直在距离战场两百步的位置观战,他必须要现场评估蒙古骑兵的战斗力,才能正确估计这一新加入的变量,看看需不需要调整整体计划,如果需要,应该如何调整……

结果让王贤小松了一口气,蒙古骑兵固然弓马娴熟,但似乎有些血勇不足,这应该是雇佣军的通病了。打打顺风仗自然不在话下,一旦遇到不要命的敌人,就会咬不住牙关乱了阵脚……

看完了该看的,王贤对身边的戴华说道:“可以鸣金了。”虽然他不在乎白莲教徒的死活,但这些不怕死的骑兵十分宝贵,日后还有大用处。

戴华刚要下令鸣金,却见冇汉王只身发起了冲锋,登时就被那股横扫千军的气势镇住了,只是稍一愣神,就眼睁睁看着冇汉王冲入青州军阵,如热刀割黄油一般,轻而易举的便突破出来!

戴华也是身经百战了,高手如林三他也见识过,但从来没有人能给他如此强烈的压迫感,那种一个人能顶千军万马的气势!哪怕是林三也没有的……

“快鸣……”戴华这才回过神来,刚喊出两个字,就被王贤猛然打断道:

“不要喊了,没机会了!”

王贤的判断一点错都没有,很快就见一百玄甲骑兵也从青州军阵中突杀出来,而这时,两翼包抄的蒙古骑兵也就位了,如果这时候撤军,就是一场一边倒的屠冇杀了!

“那该怎么办?!”戴华焦急问道。

“各自为战吧!”王贤定定看着势不可挡冲杀过来的冇汉王,又看看身边的一众兄弟,咬牙道:“咱们撤!”

众人错愕的目光中,王贤拨马便走,众兄弟只好赶紧拨转马头,紧跟着王贤撤退。

“哈哈!哪里走!”见黑翦吓得掉头就跑,冇汉王长笑一声,催动巨马,紧追不舍!

双方在这初冬的华东平原上一追一逃,渐渐远离了身后的战场冇!

远处,原本应该已经撤走的佛母,居然没有远去,而是紧紧的盯着战局的变化,任身旁的邓小贤如何催促,也不肯拨动战马。

非但不走,当她看到王贤被冇汉王穷追不舍,眼看越来越近时,还一紧缰绳,要催动战马去接应王贤!

“你不能过!先生不会有事的!”邓小贤心下着急,也顾不上什么了,一把抓住佛母的马缰,不让她乱来。

“你放开!”佛母瞪一眼邓小贤,只见白光一闪,一柄样式奇特的宝刀,便朝邓小贤的手腕砍去,邓小贤下意识一松手,佛母便催动战马冲了出去。

“我就说吧!”邓小贤要急疯了,这女人如此任意妄为,会坏了王贤的大事!“女人就不能上战场!”

骂归骂,邓小贤丝毫不敢迟疑,赶紧拼命催动战马,追了上去!

王贤抓着马缰,回头看看身后越来越近的冇汉王,心头盘算起一举击杀他的胜算来,但盘算的结果是并不乐观,自己这个诱饵必须要处在更加危险的境地,只有生死一线的时候,才有可能趁着冇汉王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,将其一举击杀!

正在这时,王贤突然看到前方,原本早已脱离战场的佛母,又带着那十几名亲兵折返回来!

“你搞什么名堂?!”一看到佛母,王贤登时炸了毛,双目喷火的怒吼道:“又回来干什么!”

佛母只神情复杂的看一眼王贤,没有作答,便与他擦身而过,迎着冇汉王冲了上去!

“这个蠢货!”王贤咒骂一声,猛地一拽缰绳,战马人立而起!不待前蹄落地,王贤便拨转马头,要转身回去。

待王贤转过马头,便见佛母已经迎上了冇汉王,冇汉王一见佛母大喜过望,他本以为因为自己托大,这次要让佛母溜掉了!没想到这婆娘不知打的什么主意,竟然又转回来送死!

“既然活腻了,就让本王成全你!”冇汉王长笑一声,挺枪便刺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