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三一章 追击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0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朱高煦所说的,一个人顶一万人,那一个人,指的自然就是佛母。

朱高煦率领五千蒙古铁骑,循着佛母的踪迹追了过去,一路上刘信的亲兵使出浑身解数,想要甩掉敌兵,但铺天蔽日的蒙古骑兵,依然如附骨之疽,紧紧尾随在后头。

其实,骑术高超的蒙古骑兵,有好几次能迫近甚至追上佛母一行人,但都被汉王有意无意的压了下来,所以与其说是汉王在追赶佛母,倒不如说他是在驱赶佛母更恰当!

“王爷,刚才明明能追上他们,干嘛不让撒黑罕他们继续追了。”侯泰担任传令官,几次之后,发现了此中的蹊跷。

“你懂什么,”朱高煦骑在巨马上,淡淡说道:“这佛母已经是本王的囊中之物,想要捉她,唾手可得。”说着他目光投向远方,似乎在眺望什么道:“但本王这么大阵仗,只捉到一个佛母,岂不可笑?”

“那王爷真正的目标是?”侯泰吃惊问道:“什么呢?”

“他们来了……”朱高煦看着远方,有些欣赏的说道:“来的要比预想的快的多,看来这黑翦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“啊!原来是他!”侯泰这才恍然大悟,怪不得王爷会亲自出马,率领这么多骑兵追击,原来是为了报杀子之仇啊!

“不错,就是黑翦,”朱高煦冷冷道:“这厮才是本王最大的敌人!若非他在背后出谋划策、煽风点火,又杀了我的爱子!就凭唐天德那几块料,岂敢跟本王作对?又有什么本事跟本王作对?!”

朱高煦说完这些话,那些蒙古骑兵才察觉到远处有大队骑兵靠近,便有蒙古人立在马鞍上极目眺望,只见东南方向的地平线上,出现一条淡淡的黄线,黄线渐渐靠近,变成了漫天的烟尘!

蒙古人神情都警惕起来,纷纷拿起弓箭,有人朝侯泰哇啦啦吆喝起来。

“王爷!”侯泰赶忙禀报朱高煦:“他们也发现有敌军了,人数在三四千之众,都是骑兵!”

“是三千骑兵。”朱高煦淡淡说道,武功到了他这种境地,六识超人是常人无法想象的。朱高煦沉声下令道:“让蒙古骑兵列阵准备,这次本王亲自带他们冲锋!”

“是!”侯泰登时jī动起来,赶紧传令下去。

朱高煦身边的将领们听了,也一个个jī动的眉飞色舞,多少年了,他们都见过汉王冲锋陷阵的样子了!

当年靖难之役,汉王孤身入阵,数进数出,拯救皇帝于水火!

当年远征大漠,汉王率轻骑追击八百里,杀的蒙古人落花流水,擒获贵族无数!

这些英雄事迹早就成了传说,这些年,再没有谁能看到汉王长枪巨马,踏破千军的英姿了!

想不到今天,他们竟有幸重见,怎能不jī动的不知所措!

王贤亲率三千轻骑,直奔滨州方向而来!两地相距不过四十里,转冇冇眼之间,王贤和他的轻骑便奔到小清河畔,沿河直下二十里,前方就是滨州城了!

这时候,锦衣卫又带回了刘信部在小清河遇到伏击,被杀的大败,军队溃逃,刘信和佛母不知所踪的消息!

众将闻讯都望向王贤,不知是否还应该继续前进!

“继续前进!”王贤只寻思片刻便沉声下令,只要还有一丝希望,他就绝对不会放弃!

“是!”众将轰然应声,继续催动军队北上!

又行出没多远,头前开路的邓小贤,便发现了十几骑沿着河沿仓皇而来!

邓小贤目力极好,定睛一看,便瞧见了当中的佛母——这女子从头到脚一身白,实在太扎眼,想不看见她都难!

但邓小贤还没来得及高兴,便发现远远跟在后头的大队蒙古骑兵!

那些骑兵显然也已经发现他们,正在轰然整队,做进攻前的准备!

邓小贤全身汗毛直竖,赶忙让人发射一枚烟花,同时策马迎上那十余骑!

一枚烟花在空中炸开,邓小贤冲到佛母面前,厉声道:“我乃军师帐下先锋!刘将军何在?!”

那些亲兵认得邓小贤,没想到援兵来的这么快,心神都是一松,赶忙禀报道:“我家将军在这儿。”

邓小贤这才看到趴在马背上的刘信,皱眉问道:“他没死吧?!”

“没有。”亲兵心说这人怎么说话呢,摇头道:“我家将军只是昏过去了。”

“没死就好。”邓小贤松了口气,赶紧带着这伙人去见王贤。

这时候,王贤的三千骑兵也在小清河畔列阵完毕,准备迎击敌军!

邓小贤领着佛母一行人到了王贤面前,王贤脸上一丝表情都欠奉,只冷冷的瞥一眼佛母道:“赶紧闪到后面去,敌人马上就要杀过来了!”

被王贤如此无礼的呵斥,佛母竟没有一点儿反抗的意思,反而低着头,不声不响,依言到了后阵。就像个听话的小媳妇……

王贤看都没再看佛母一眼,他的全部注意力,都放在正前方——那里,汉王和他的蒙古骑兵已经展开了冲锋!千骑卷平冈!

“杀啊!”漫山遍野的喊杀声中,朱高煦策动巨马,一马当先,他的身侧两面,是清一色的玄甲骑兵,这些全身玄色重甲,只露出两只眼睛的重型骑兵,任务只有一个,就是在汉王殿下冲杀时,保护他的安全!

一百玄甲骑兵两翼,便是五千蒙古铁骑,这些骑兵在疾驰中仍站立在马镫上,双手举着弓箭,亢奋的吆喝着,仿佛在赴一场盛大的那达慕大会!

五千余骑卷起漫天烟尘,以铺天盖地的气势,滚滚杀向对面的敌军!

看着将近两倍于己的敌骑杀过来,那三千青州军的骑兵都有些两股战战,若非是骑在马上,恐怕有人就要骇的坐在地上了。

这也难怪,骑兵是最难训练的兵种,要想培养一个合格的骑兵,没有两三年时间,是办不到的!不然汉王也不至于费尽心机,从辽东借来蒙古骑兵!青州军成军不过半年多,哪里有什么像样的骑兵?这三千骑兵不过是三千会骑马的士兵,粗加操练而成……未及交战,便已经被对方凶悍无匹的气势震慑住了!

“弟兄们!”王贤知道,这时候他必须说点儿什么,不然这一仗,根本没法打。只见他策马来到己方阵前,声嘶力竭的鼓动道:“方才大家都看到了,我们已经接到了佛母!不错!拯救佛母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!”

青州军士兵方才就在猜测,那个被接入阵中的白衣女子,不会就是佛母吧?现在得到王贤的证实,将士们的心情登时变了——恐惧无助悄然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神圣的使命感和责任感!

“我们已经接到了佛母!但是还不够!”王贤一改往日温文尔雅的做派,变成了歇斯底里的鼓动者:“因为恶魔的军队也追上来了,必须要他们挡住他们,为佛母争取撤退的时间!只有佛母彻底安全,我们的任务才算完成!”

“是!是!是!”回答王贤的,是教徒们山呼海啸的喊声。

佛母吃惊的看着王贤的表演,几次想张口,都被王贤眼里的目光制止住。只见王贤双手高举,用近似疯狂的声音咆哮道:“为佛母而死,直入真空家乡,可永生不朽,享无边极乐!”

“嗷!嗷!冇嗷冇!”教徒们狂热的声音完全遮住了迫近的马蹄声,他们一个个红着双眼,喘着粗气,紧紧握住手中的兵刃,已经彻底热血沸腾了!

“去吧兄弟们,为佛母而死,死得其所!”王贤猛地一挥手,三千骑兵便如开闸的洪水,迎着敌骑,争先恐后向前奔涌而去!

王贤却没有动,他身旁的一众兄弟也没有动。邓小贤沉声对刘信的亲兵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撤啊!”

那些个亲兵如梦方醒,赶紧簇拥着佛母和刘信,就要继续往南逃窜。

佛母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此刻才回过神,难以置信的看着王贤道:“你鼓动他们不怕牺牲,却转眼就要我逃跑!”

“不止是你,我也会逃。”王贤面无表情道。

“什么?!你为了自己的安全,鼓动他们去送死?”佛母震惊的看着王贤,她还没见过如此冷酷之人。

“是为你送死。”王贤却冷声说道:“是你们的愚蠢,害死了成千上万的将士!”说着冷冷的瞥一眼佛母,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!你多拖延一刻,就要多死几百人?还是说反正你已经害死那么多人了,也不在乎多害死千八百人……”

王贤的话刻bó恶毒,说的佛母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偏又无法反驳,只能咬碎银牙,洒泪转头,先行拨马离去……

看着佛母离去,王贤轻吁一口气,他真担心这婆娘圣母病犯了,死活不离开。

王贤这才将目光投向前方的战场,只见那些蒙古骑兵已经射冇出一轮弓箭,白莲教的骑兵纷纷惨叫着落马,但更多的骑兵依然红着双眼,举着长矛,朝敌人冲锋而去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