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二七章 再下一城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3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由我和刘将军各带一路人马,分别夺下高青和博兴,”王贤目光扫过众将,沉声说道:“然后就地驻扎,互为犄角,等待法王率大军前来!”

“是!”众将齐声应喏。

“切记切记,如果遇到敌军主力,一定不可恋战,要立即向我方靠拢!”王贤苦口婆心的叮嘱道:“说是分兵,但两地相距不过五十里,一旦事有不谐,两军可立即汇合,且战且退,将敌人引到临淄,届时我大军主力以逸待劳,必可灭此朝食!”

众将纷纷点头,表示记下了。

“如果战事顺利,夺下县城之后,决不可再进一步,否则失去呼应,便成孤军深入之势,此乃兵家大忌!”王贤又嘱咐一句:“切记切记,凭我等的兵力,不可能战胜汉王军主力,绝对绝对不能冒进!”

“是。”众将再次应喏。

“佛母有何指示,还请训示。”王贤微微侧身,看向坐在正位的佛母。

“本座没有指示,就算有指示,军师也不会听。”佛母冷冷说道。

众将不禁暗暗咋舌,心说佛母对军师好大的意见。王贤尴尬的笑笑,言语上却不客气道:“如今临淄已定,佛母是否可以回青州了?法王和众头领正翘首以待呢。”

“本座要去哪里,他们说了不算,军师说了更不算。”佛母淡淡道:“本座决定跟随尔等进军,始终和前线的将士在一起。”

“……”众将虽然不敢说话,神情却很是兴冇奋,昨夜一仗如此顺利,除了王贤早有安排,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,便是佛母亲临前线,鼓舞士气,将士们才能悍不畏死,一往无前!

“……”王贤无可奈何的点点头:“那不知佛母,是跟随学生,还是和刘将军一路。”

“我跟……”佛母冷冷看一眼王贤,目光转向刘信道:“刘将军一路。”

“那好吧,”王贤着实松了口气,能和这性情难测、又带着敌意的佛母分开,他自然求之不得。不过还要煞有介事的嘱咐刘信一句:“一定要保护好佛母的安全。”

“用不着军师操心,”不待刘信回答,佛母便冷声道:“再说刘将军是我军战无不胜的大将,还用得着军师多嘴吗?”

“嘿嘿……”刘信摸着后脑壳,咧嘴傻笑。他还是第一次听佛母夸奖自己,以至于都忘了看军师的脸色。

“得,算学生狗拿耗子。”王贤无奈的摸摸鼻子,转向吃吃偷笑的众将道:“兵贵神速,立即出发吧!”

“是!”众将轰然应喏。

王贤和刘信各带一万兵马,在临淄城外分道扬镳,余下的不到一万兵马,将和花四爷的部队一起看守后路,接应即将开过来的青州军主力……既然佛母执意不肯回青州,那么誓师大会只能暂缓,等大军追上佛母再说了。

王贤本打算留唐封在临淄接应唐天德的主力,但唐封也冇有自己的打算,他知道自个儿寸功未立,在军中毫无威信,自然要跟着王贤打几个胜仗,就算苦点儿、累点儿、危险点儿,能镀镀金也是极好的。

“大公子为何不与佛母同路?”行军路上,王贤奇怪的问唐封,他以为自己严词拒绝了这厮的拉皮条,唐封会晾自己一阵子呢。

“哎!”唐封郁闷的叹口气道:“别提了,咱俩那番话,都让我姐听到了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王贤一下瞪起眼来,他可算明白,佛母为何突然又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开了。“佛母都听到了什么?”

“我哪知道,她轻功那么好。不过估计该听不该听的,都听到了。”唐封苦着脸道:“要不是因为我是她弟弟,估计早就脑袋搬家了。”说着苦笑着看着王贤道:“你说,我还敢往她眼前凑吗?”

“害人害己了吧?”王贤摇摇头,心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?

“哎,军师,这话可就没良心了!我这都是为了谁啊?!”唐封气得吹胡子瞪眼道:“还不是军师的终身幸福?”

“那学生就多谢了,不敢劳大公子费心,学生还想多活两年。”王贤没好气的白他一眼,一夹马腹,越过了唐封。

“嘿,这人……”唐封用马鞭指着王贤,憋了半天,颓然低头道:“等等我……”赶紧策马追上王贤。

高青距离临淄九十里,但都是一马平川的平原,王贤麾下一万精兵士气正盛,连夜行军四十里,第二天黎明前,就到了高青城下!

此刻,高青城中似乎还毫无所觉,城上城下一片漆黑,根本没有半分临战的气氛。

而且锦衣卫早就潜入到城中,将城内的情况源源不断汇报过来。情报也验证了王贤的猜测,高青的守军不过两三千人,根本就不知道临淄已经失陷,都以为离战火还远着呢。

“先生,这应该也是正常,溃退的士兵应该是从博兴逃回乐安,不会绕远到高青的。”邓小贤轻声说道:“而且汉王的主力也不在这边,应该不会有诈。”

“还是小心为上。”王贤看着黑暗中的高青城头,缓缓道:“等天亮吧。”不知怎的,王贤心头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,他如今十分相信自己的感觉,因为当初和郭义进兵青州,他就有同样的感觉,可惜却没有听从自己的内心,结果遭遇了此生最大的苦难。

“是。”邓小贤不再多说。

大军便潜伏在城外数里的山包后,无数双眼睛静静地盯着轮廓越来越清楚的高青城。随着天光越来越亮,高青城的真容,也清晰的出现在众人眼中,低矮的土培城墙年久失修,也没有护城河,确实无法与临淄并论,也怪不得汉王费尽心机打临淄的主意。

当秋日的晨光开始照耀大地,通往高青城的道路上,开始出现了一些挑担推车,准备进城的小贩,这意味着,开城门的时间马上就到了……

果然,片刻之后,高青城门缓缓敞开。晨光下,王贤甚至能看清看门的军卒打着哈欠,懒懒散散的样子。也不盘查,守军就放小贩入城,城里的百姓也有出城的……

“先生,看样子他们确实没有防备。”邓小贤轻声说道。

“是。但太怪异了,”王贤皱眉道:“汉王是干什么吃的?不至于退化到这种程度吧……”

“不管怎样了,”邓小贤低声道:“咱们这么多兵马,随时都可能会发现,不如让属下带一千人,先打他一下看看!要是真的没有防备,咱们就趁势而下,要是有诈,先生自可应变。”

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,这确实是最好的应对了,他看看邓小贤道:“千万小心。”

“先生放心。”邓小贤点头笑笑,便点起本部兵马,一千人绕过山坡,说说笑笑,懒懒散散往城门口走去。

守城的士兵远远看见他们,先是一阵紧张,但看见这一千人穿的是官军的衣服……汉王军和官军的军装是一样的,便以为是自家的军队,不由便放松下来。城门都没关,只是让人迎上去,看看是哪位将军的部下,怎么跑到高青来了。

王斌在临淄城败得太快,丢弃了大量粮秣辎重,其中就有汉王拨给他们御寒的冬衣,王贤和刘信正愁着部下没有棉衣御寒,自然毫不客气的笑纳。所以邓小贤的一千人冇马,全都穿着汉王军的衣服。

“这位将军请了,你们是哪个部分的?”转眼间,守军的人来到邓小贤面前。

“哦,我们是王将军的部下,”邓小贤笑着说道:“奉命来高青调些粮草。”

“什么?!”那几名军卒一下就愣住了,有个嘴快的脱口而出道:“我们也是王将军部下,怎么从没见过你们?”

“哦,正常,我们原先是花三爷的人,刚刚投降王将军。”邓小贤反应极快,笑着朝几人抱拳道:“初来乍到,往后还得兄弟们多照应!”

那几个军卒,官职最高的不过是个把总,见邓小贤骑在高头大马上,气宇轩昂,肯定是个高官,虚荣心登时得到极大的满足,那一点儿疑虑便被抛到九霄云外,一个个笑逐颜开道:“好说好说。咱们这就带将军去见我们城守大人!”

“多谢。”邓小贤笑着点头,一千多人便跟在几名士卒身后,往城门走去。

“这位将军怎么称呼?”快走到城门口,几个士卒才想起来,忘记问邓小贤的姓名,便回过头来问询。

“告诉你们也没用。”谁知邓小贤却变了脸。

“你什么意思?!”几个士卒登时大为不满,心说你个降将拽什么拽。

“因为,”邓小贤伸手摘下挂在马鞍上的长枪,闪电般连戳数枪,几名士卒根本来不及反应,便一齐喉头中枪,喷血倒地!

“你们要变成死人了……”邓小贤面无表情的说一句,他身后早就按捺不住的部下纷纷举起刀枪,冲向近在咫尺的高青城门。

守军根本没料到异变陡生,想要关城门根本来不及,甚至不少将士连自己的兵器都没来得及拿,就被砍倒在地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