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一九章 总要面对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2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他到底何德何能,让父亲可以一见倾心,再见倾城?”佛母大为不解。

“呵呵,这里头说来话长……”唐长老笑笑道:“总之,就像周文王得了姜子牙,汉高祖得了张子房,这是天命,黑先生乃天赐我也!”

“愿闻其详。”佛母不为所动,坚持让唐长老有一说一。

“好吧……”唐长老无奈,只好将王贤从刘俊那里发迹,然后被自己强挖过来,向自己献计献策,帮自己理清军政要务,一步步成为自己左膀右臂主心骨,股肱心腹顶梁柱,跟佛母讲了个清楚。不讲不知道,一讲连唐长老自己都吓一跳,原来不知不觉中,自己已经把手中大部分权力,都交给了王贤!

“父亲,就是女儿也知道要分权制衡,不可集权于一人的道理……”佛母无奈道:“您怎么能对他信任到这个程度?若是他有异心怎么办?!”

“应该不会吧,”唐长老有些心虚道:“主要是一者,其余人等都无法望其项背,只有能者多劳。再者,这些都是权宜之计,此战之后,老夫自然会分他的权。”说着猛地想起什么,击掌道:“对了!他发了毒誓,战胜汉王之ri ,就是他解甲归田之时,有这句话在,老夫进退自如,”唐长老把自己说的心花怒放起来,高兴道:“哈哈,进退自如啊!”

“……”佛母无奈的看着唐长老,好一会儿才幽幽道:“那就更奇怪了,此人如此殚精竭虑、任劳任怨,却要在功成之ri 急流勇退,他到底图什么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唐长老也为这个问题困惑了好久,最后只能归结于读书人脑子坏掉了。“咱们没法理解读书人的想法,可能是就是想证明自己有本事吧。”

“那也应该在帮你灭了大明之后吧……”佛母说完,又微不可查的轻声补充道:“如果有那一天的话。”

“哎呀!”唐长老被佛母问的心烦气躁,摆摆手道:“我又不是他肚里的蛔虫,怎么知道他是如何作想?!你自己问他就是!”

“父亲说的对,我必须要见见他。”佛母点点头。

“不凑巧,黑先生昨天和刘信率兵去攻打临淄了。”唐长老道:“前线战事紧急,军中不可一ri 无帅,老夫没法把他召回来,佛母还是等等再说吧。”

“这个简单,”佛母淡淡道:“我自己去临淄就是。”

“这可不成,”唐长老急了,大摇其头道:“各地的军队正集结而来,他们可是冲着佛母这面大旗来的!你得留在青州,鼓舞士气啊!”

“我说过要帮你忙了吗?”唐长老自个儿说的热乎,佛母却一盆冷水兜头浇下。

“呃……”唐长老像被扼住脖子的鹅,两眼发直的看着佛母。

“那你回来干什么?!”唐封已经急的跳脚开了。

“我说过,我是为了别的事回来,”佛冇母淡淡道:“既然父亲现在不方便处置,那我就先离开了。”

“走就走!”唐封气得嘟囔道:“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

“你闭嘴!”唐长老狠狠瞪一眼儿子,转向女儿道:“佛母啊,方才为父也说过,这一仗关乎咱们所有人的存亡,你不能袖手旁观啊!”

“等我见过那人再说。”佛母轻声说道。

“哎,好吧!”唐长老只好让步道:“今儿个太晚了,明天一早,我安排人送你去临淄!”

“好吧。”佛母点点头,径直起身离去。

“有什么了不起的?拽什么拽!”看着佛母的背影,唐封阴阳怪气的小声嘟囔。

佛母回头冷冷看他一眼,看到唐封赶紧缩头,赔笑:“姐姐,有什么事儿吗?”

佛母轻轻摇头,不知是表示没事还是失望,然后身影消失在门口。

“哎!”看不见佛母的身影,唐长老松了口气,佛母虽然是他的女儿,给他的威压却越来越大。“你没事儿招惹她干什么?!”

“爹,我就是看不惯她这做派!”唐封嘟囔道:“又没有外人,端什么佛母架子,谁不知道谁啊?!”

“我看你是嫉妒!”唐长老冷笑一声,一下就戳穿了唐封那点儿心思。

唐封就是嫉妒唐赛儿,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,偏偏他们老唐家重女轻男,若非黑先生支了几招,唐封在唐天德心里的存在感,微 bó的就像空气一样。“爹你可冤枉我了,我是替你不平,哪有这样跟父亲说话的女儿,简直是纲常倒置!”

“哎!”唐长老也被戳中了心事,心里老不是滋味好一会儿,才叹气道:“没办法啊,谁让为父把她捧成个佛母,那就得当尊神供着。”

“孩儿担心的是,咱们受她的气习冇惯了,可黑先生没跟她打过照面,能不能受得了她这一套?!”唐封又是一脸替王贤着想道。

“为父倒不担心黑先生,他识大体顾大局,”唐长老缓缓皱眉道:“为父担心的是你姐姐会找黑先生麻烦,听她话里话外,定然是青州城中有她的眼线,早就把这阵子发生的事体,添油加醋告诉她了。”

“肯定的!不然她能回来兴师问罪?!”唐封深以为然。

“她似乎将最近的变化,都归咎于黑先生身上,为父怕她去大营,会跟黑先生过不去。”唐长老皱眉道:“黑先生身负我大宋国运,哪有精力跟她周旋?”

“要不,我陪姐姐去一趟吧。”唐封道:“我虽然拦不住她,但有什么事可以及时跟父亲报告,要真是闹得不像话了,父亲也可以及时赶过去。”

“唔……”唐长老端起茶盏想一想,点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
“而且,”唐封突然露出****的表情道:“孩儿还想……撮合他们俩……”

“噗……”唐长老一口茶水险些喷到唐封脸上,又被呛得咳嗽连连。“咳咳……”

唐封赶紧给父亲拍背抚胸,好一会儿唐长老才恢复如常,喘着粗气指着他骂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!”

“孩儿怎么就胡说八道了,孩儿是深思熟虑的!”唐封却振振有词道:“父亲想,要是他俩真能成了,是不是好处大大的!”

“你放屁!”唐长老下意识骂一句,然后却愣住了。唐长老一直深受两个难题困扰,让他寝食难安,心下不宁。

一个难题是佛母强大的影响力,让他一直寝食不安,但如果佛母嫁了人,自然就没有神圣的色彩,影响力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
另一个难题是王贤的本事实在太厉害,让他难免担心,万一此人生出异心怎么办?如果能让他倒插门,成了一家人,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!

他一下意识到,若是佛母能下嫁王贤,自己心中的两大难题,似乎都可迎刃而解了!

不过这么大的事,唐长老绝对要慎重行事,他太知道女儿宁折不弯的性格了,摇头道:“这事儿根本不可能,说什么好处都白搭。”

“怎么就不可能了?!”唐封想的却是,如果能把姐姐嫁出去,将来就没人能跟自己争江冇山了!自然要极力说服老爹。

“黑先生四十多了,你姐姐才二十岁,差一半呢。”唐长老摇头道。

“那有什么,黑先生可还是处冇男,我姐姐可是个寡妇了,寡妇头子有什么好挑的?有人要就冇不错了……”唐封小声嘟囔道。

“你闭嘴!”唐长老听他越说越不像话,打断了唐封道:“此事休要再提!”

唐封本来还很失望,却又听唐长老冒出一句:“就算将来要提,那也是老夫的事,lun 不到你多嘴!”

“嘿嘿……”唐封笑嘻嘻点头,他知道父亲动心了。

“别在这儿杵着了,赶紧让人给军师送信去,”唐长老两眼一瞪道:“让他早点儿有个准备!”

“得令!”

根本用不着唐封报信,以王贤在白莲教的权势地位,往青州城掺几把沙子,简直易如反掌。如今,青州城内外各处要害部位,都有锦衣卫的密探潜伏。

这还要归功于周敢,这位锦衣卫山东指挥使生前,就致力于派送密探到白莲教军中卧底,今ri 王贤才可以坐享其成,毫不引人注意的,就把这些人提拔起来!

所以佛母一到青州,王贤就知道了,邓小贤和戴华登时就紧张起来,前者担忧道:“她怎么来的这么快,莫非知道了什么风声?!”

“瞎担心,”王贤却摇头道:“她整天在外头飘着,能知道什么。”

“先生说的是,她去的是青州,又不是来咱们临淄大营,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戴华笑道。

话音未落,又一道情报传来,戴华接过来一看,登时脸色十分精彩。邓小贤一把夺过情报一看,瞪一眼戴华道:“乌鸦嘴!”说完把纸条奉给王贤道:“先生,佛母明天要来大营!”

王贤点点头,神情十分镇定。可他手上的毛笔,却滴下一滴墨汁,在公文上染下好大一团墨迹,这是十分罕见的……

邓小贤和戴华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安,不知这次,大人能不能蒙混过关?!

ps:大家可以加一下我的微冇博‘三戒大师_杨浩’,欢迎一起来交流吹牛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