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一七章 出兵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2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王贤说完汉王的五必败,唐长老以下众人,神情皆都轻松不少,感觉王贤说的句句在理,似乎汉王也没那么可怕。唐长老忙追问道:“那我方的五必胜呢?”

“我大宋顺应天命,吊民伐罪,百姓无不箪食壶浆、苦盼天兵!此为尽得人心,一必胜!法王业已大权独揽、军改完毕,全军上下一心,泰山可移,二必胜!”王贤伸出另一只手,指头一根根蜷起来道:“我军占据青州、登州、莱州、胶州四地,正是山东最富庶的半壁江冇山,钱粮充足,戴甲十余万,又有山地之险,进可攻退可守,立于不败之地,就是用人命堆,也能把汉王给堆死!此乃三、四、五必胜!”

“说得好!”唐长老闻言忍不住击掌叫好道:“说的太好了!”

众将的脸上也神采飞扬起来,显然王贤的强心针,效果立竿见影!

“诸位,就像丞相所言,我们切不可妄自菲薄,更不可未战先怯,只要咱们齐心协力,勇往直前!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!”唐长老是干白莲教出身,煽动人心那是看家本领,见众人都被王贤说的激动开了,哪有不趁热打铁的道理:“老夫宣布,此战一切掠夺,本王分文不取,全都分给诸位!”

“嗷……”众将这下彻底激动了,嗷嗷叫着表示,一定要干掉朱高煦,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!似乎刚才那些被汉王吓得要尿裤子的家伙,跟他们没关系一样……

“法王,”这时,一名头领试探着小声说道:“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,把佛母请回来?有佛母在,孩儿们才能舍生忘死啊!”

“这……”唐长老一下就愣住了,紧锁着眉头沉吟起来。

其余人却都是眼前一亮,纷纷附和开了:“是啊,法王,佛母在下面人的心里,分量还是很重的,只要她发一句话,好多人死都不怕!”这下连刘信也大点其头,瓮声瓮气道:“这主意不错,有佛母在,咱们的战斗力会提高很多,法王,请回佛母吧!”

唐长老面现挣扎之色,求助似的看看王贤,王贤微笑着点点头。

唐长老最终下定决心道:“好!请回佛母!”

“太好了!有佛母在,咱们的胜算大多了!”众头领信心大增,欢欣鼓舞。

王贤身后的戴华和邓小贤,脸色却都十分难看……

回到丞相府,邓小贤和戴华都急了眼,后者朝王贤嚷嚷道:“先生,您怎么能答应让佛母回来呢?!”

“拦不住的,”王贤一手端着茶盏,一手捏着杯盖,轻轻撇去浮沫,仿佛事不关己道:“唐天德他们让汉王吓破了胆子,都等着佛母回来给部下洗脑呢,我硬拦下,这仗还怎么打?”

“可是,如果先生猜得没错,那佛母应该是认识您的,和她照面的话,恐怕会露馅的!”邓小贤担忧道。

“问题应该不大,我冇们只见过几面而已……”王贤却有些没心没肺的笑笑道:“既然敢来这青州城,我就不怕和佛母照面,到时候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就是。”

“不行,太危险了!”戴华劝说道:“反正已经成功挑起青州军和汉王军的死战,先生不如早点儿溜之大吉吧!”

“胡闹!我要是溜了,就凭青州城这些货色,还不是给朱高煦送菜?”王贤断然摇头,皱眉道:“此事我自有决断,不要再废话了!”

“是,先生……”邓小贤和戴华只好不再纠缠,前者小声问道:“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?”

“兵贵神速,明日我便和刘信率三万兵马,先行攻打临淄!”王贤沉声说道。

自从得知临淄城被汉王军夺回,刘信就一直厉兵秣马,枕戈待旦,时刻准备着重回临淄,再次夺下这个关键的战略咽喉!

所以唐长老决定开战的第二天,刘信便和王贤,率领三万先头部队开拔了!

唐长老亲率城中文武将领前来相送,说了一番‘替天行道、旗开得胜’之类的鼓舞士气的废话后,又和将士们喝了壮行酒,唐长老便宣布大军出发!

三万大军雄赳赳、气昂昂,向西北方向浩浩荡荡开进。唐长老握着王贤的手,小声叮嘱道:“如今临淄城驻兵过万,大将王斌又十分善守,尔等切不可强攻,打一打,若是打不下来,便在城外驻扎下来,等待老夫率大军赶到,再做计较。”

“法王所虑甚是周详,学生自当听命,”王贤点点头,问道:“只是不知大军何时开赴临淄,学生心里也好有个计较。”

“之所以定不下来,是因为佛母还没回来。”唐长老皱眉道:“老夫已经派人请她回来……”说着不由自主苦笑一下道:“可她那脾气,谁能管得了她?到底什么时候回来,老夫也说不准。”

“难道佛母一天不回,法王就一天不出兵吗?!”王贤也皱起了眉头。

“哎!”唐长老满面羞愧,轻叹一声道:“要是老夫手下将领,都像你和刘信这样骁勇就好了!”他的声音越来越低,几乎微不可查道:“那些人非得等到佛母回来,才肯出兵……”

“哎!法王,这很可能是一种变相的反弹,”王贤在唐长老耳边低声挑唆道:“看来不少人对法王一手遮天不太满意,迫不及待想要佛母回来制衡法王。”

“这……”唐天德一听就慌了,紧紧攥住王贤的手道:“那该如何应对?要不先生先别出征了,坐镇青州帮老夫先定内局吧!”

“法王放心,有反弹是正常的。关键还是在于要树立威信!只要我们能取得这一战的胜利,击败了汉王!”王贤沉声说道:“长老的威望便彻底无人匹敌,到时谁还敢有二心?不用长老动手,就有人将其人头送上!”

“先生说的是……”唐长老点点头,深深看着王贤,满含万分期许道:“前线的事,就全都拜托先生了!”

“法王放心,”王贤重重点头道:“您就等着好消息吧!”

“老夫放心!”唐长老再次点头,道:“老夫也会每天都派人催佛母的……”

唐天德送了一程又一程,眼看就要出了青州,进入临淄了。

“法王请回!再走就要上战场了。”

“哦,老夫这就回去了,先生一路凯歌!”

唐天德这才依依不舍送走了王贤和他的三万大军。

乐安州,汉王府,银安殿内针落可闻。

大殿的金砖上,横七竖八躺着几名太监宫女的尸首,血迹将名贵的白色波斯地毯染成了暗红色,触目惊心。

朱高煦头上的王冠不知所踪,他披散着头发,神情狰狞无比,手中提着龙泉宝剑,剑上沾满了鲜血,血珠顺着剑刃一滴滴滴落在金砖上,发出清脆又令人毛骨悚然的滴答声。

韦无缺、朱恒、马忠、侯泰等汉王心腹,全都匍匐在地,任由鲜血将他们的手脚衣袍浸湿,没有人敢动一下,唯恐引起汉王的注意,成为下一个牺牲品……

“咯咯……”朱高煦怪笑一声,双目尽是万分憎恨之色,嘶声叫道:“好啊!唐天德,你敢杀我爱子!还将其尸首喂狗!好啊!好啊!本王若不将你全家碾为齑粉,将你女儿与猪狗交配,本王誓不为人!”

朱高煦重重一剑挥出,将一名太监的冇尸首,登时斩为两段!这才厉声说道:“都给本王站起来!”

韦无缺等人赶紧从地上爬起来,一个个浑身血迹,还有脸上带血的,看上去真像从血池地狱爬上来的恶魔军团。

“点齐所有兵马,本王要倾巢而出,剿灭青州!”朱高煦厉声下令道:“沿途男女杀尽,坟茔掘尽,屋舍烧光,鸡犬不留!本王要用青州境内所有生灵,来祭奠本王的爱子!”

“是!”众将哄然应声,对他们来说,一番烧杀抢掠,自然痛快无比!

“王爷请三思啊!”韦无缺硬着头皮,苦苦劝谏道:“此时万万不可轻举妄动!一来,一月之期未到,此时贸然出兵,乃是无旨而行,这是藩王的大忌!会让我们非常被动的!”顿顿,韦无缺激动道:“再者,王爷图谋天下,山东是王爷的根基,杀尽青州百姓固然痛快一时,可山东百姓的心,就永远不会向着王爷了!”

“哼!”朱高煦冷哼一声道:“你还有没有三者?!”

“有!”韦无缺十分罕见的流露出真性情,毫不畏惧的顶撞朱高煦道:“三者,白莲教坐拥青胶登莱,有很大的纵深可供迂回。且军队十余万,百姓数百万,纸面实力远胜我军!我等不过五万兵马,若是倾巢出动,被人抄了后路,丢了根基怎么办?万一敌军放弃青州,利用地形优势,诱敌深入,我军该如何应对?!盛怒之下不可草率,要冷静啊王爷!千万不能让长久以来的苦心谋划,就这么付诸东流啊!”

“说完了吧?!”朱高煦冷冷看着韦无缺。

“说完了……”韦无缺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“出兵!”朱高煦沉声下令,他根本就听不进去任何话了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