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一四章 真面目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1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法王,您都说他们要火并您了?!还管什么世子?”王贤无法理解唐长老此刻的想法。

“哎!”唐长老喟叹一声道:“我们能吃几碗干饭,军师还不知道?怎么可能是冇汉王虎狼之师的对手?”

“法王,切不可妄自菲 薄冇,冇汉王已经不是昔日的冇汉王,咱们也不是昔日的草寇了!”王贤苦口婆心的劝道。

“我知道我知道,让我想想,好好想想……”唐长老下意识的点点头,眼里的犹疑,却没有减弱多少。

“哎!”王贤喟叹一声,出门而去。

“先生!”唐长老在背后喊一声,王贤都没有理会,唐长老颓然坐了下来。

王贤一离开大厅,就见刘信提着刀,身后隐约还跟着一伙手下,正翘首朝自己望来。

“先生,怎么样?”一看到王贤,刘信马上上前,压低声音问道:“长老答应了吗?!”

“哎……”王贤摇头叹气,低声道:“长老害怕冇汉王,不敢下这个决心。”

“那让咱们替他下这个决心!”刘信紧了紧手中利刃,咬牙切齿道:“把那些牛鬼蛇神,杀他个干干净净!”

“嗯!”王贤点点头,沉声道:“此事若成,兄弟可谓奇功一件!若是事败……”

“那咱们兄弟就死在一块,黄泉路上有个伴!”刘信低声笑道。

“正是此理!”王贤低声道:“这会儿董彦皋、白拜儿几个,还在朱瞻坦那里赖着,估计很快就会被撵走,你带人去后门候着,一看到他们出来,就关门打狗!”

“放心吧!”刘信拍拍胸脯笑道:“整个法王府的防务,都是俺一手负责,这会儿就是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了!”

“好!事成之后你便速速到朱瞻坦那里接应我!”王贤点头吩咐道。

“先生,你还是等我一起,收拾朱瞻坦吧!”刘信担心王贤吃亏,好心劝说道。

“不必,一者兵贵神速,要是让朱瞻坦听到风声,寻求法王的庇护,事情就不好办了。”王贤摇摇头,目光冰冷道:“再者,我还有一笔账要和他算!”

刘信还想劝,但转念一想,以王贤的本事,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,便点点头,沉声道:“那先生一切小心,我那边一完事就过来接应你!”

“你也务必小心,一个都不能放过!”王贤点点头,沉声嘱咐刘信道:“不然后面的局面,就很难收拾了!”

“俺晓得了!”刘信答应下来,和王贤分道扬镳,消失在黑暗中。

王贤又在阴影里站了一会儿,才整整衣襟道:“咱们也回去吧。”

身旁的戴华便打着灯笼头前引路,两人无声的向‘丞相府’走去。

到了相府门口,便见几个侍卫模样的家伙,在那里走来走去。戴华一眼就认出,这几个正是朱瞻坦身边的侍卫。

王贤不动声色的过去,那冇几个侍卫看到他,便走上前,冷冷瞥他几眼,沉声道:“你就是黑翦?我们殿下有请!”

王贤点点头,神情平静道:“头前带冇路吧。”

几个侍卫本以为还要费些功夫,没想到王贤这么痛快,愣了一下,才带着他往世子殿下的住处走去。

戴华向黑暗中点点头,便快步追着王贤去了。

朱瞻坦下榻的院子内外,几十名王府侍卫在警惕的巡逻,在两侧厢房内,还有上百名侍卫待命,毕竟是非常时期,双方还算是敌对,必须要严防死守,以免世子殿下遭遇不测。

王贤来到院子内,进屋之前,被王府侍卫仔细搜身,确定他身上没有利器,侍卫才会领他进屋。

接受搜身时,王贤看到董彦皋、郝允中、白拜儿三个满面堆笑的从屋里出来,三人也看到了王贤,神情难免有些尴尬,但旋即便恢复如常,装作没看见他的样子,有说有笑的出了院子。

搜身结束,没有发现利器,侍卫便领着王贤进了屋,通禀一声,里屋门缓缓打开,一股名贵的龙涎香味便扑鼻而来。

“进去吧。”侍卫侧身让开去路,王贤便迈步进了内间,只见朱瞻坦一身华丽的锦袍,手上戴着绿油油的戒指,正斜倚在炕上,冷冷的看着自己。

“拜见殿下。”王贤毕恭毕敬、躬身行礼。

朱瞻坦死死盯着王贤好一会儿,才摆摆手,示意手下人都退下,这才咬牙切齿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院外,数名长随打着灯笼,指引董彦皋三人往法王府后门走去。三人的轿子都停在后门的轿厅中,护卫也都在那里吃茶等候。

一边走,三人一边低声说着话。

“老董,你说冇汉王不会真跟姓唐的媾和吧?”郝允中颇为担心道:“咱们可就坐了蜡。”

“甭瞎操心,”董彦皋摇头笑道:“冇汉王要真是想跟姓唐的相安无事,当初何苦费劲拉拢咱们?”

“还真是,”白拜儿娇滴滴道:“董大哥就是有见识!”

“要我看,”董彦皋早就习冇惯了白拜儿的变态,面无表情道:“世子殿下这次来,不过是迷惑姓唐的,不久便会动手!”说着看看身边两人道:“咱们得抓紧机会,帮殿下干掉唐天德,青州城就是咱们的了!”

“哈哈哈!”郝允中和白拜儿刚要开口,就听黑暗中响起一阵大笑,吓得白拜儿尖叫一声,郝允中和董彦皋都变了脸色,举起火把喝道:“谁?!”

“老冇子!”刘信提着刀,从黑暗中走出来,指着三人冷声道:“三个吃里扒外的东西!法王素来冇厚待你们,你们却想着如何谋害法王!”

见自己的话都被他听到,三人眼中杀机迸现,纷纷握住兵刃,董彦皋一边缓缓上前,一边冷笑道:“听到又如何,你能拿我们怎样?!”

“拿你们去见长老!”刘信也冷笑道。

“就凭你?!”白拜儿怪笑起来。郝允中举起刀,低喝一声道:“废话干什么,杀了他!”

“就凭你们?!”刘信怪笑一声,打了个响亮的唿哨!

哨音未落,四面八方的高墙上突然出现无数火把,足足百余名弓冇弩手,从各个方向居高临下,瞄准了董彦皋三人。

“姓刘的!你要造反吗!”董彦皋见状神情大变,也尖声打了个唿哨。

客房冇中,世子殿下屏退左右,冷冷盯着王贤道:“你到底是何人,为何会知道当日通州之事?!”那一次,朱棣得报说,王贤和徐妙锦私通,怒冲冲赶到通州捉奸,却看到了冇汉王世子朱瞻圻和赵王妃私通的丑闻!这种事自然被严密封冇锁消息,除了最上层,寻常官员都不得与闻,更何况远在山东的小老百姓了。

虽然严格来说,朱瞻坦算是这件事的受益者,不是朱棣一怒之下杀了朱瞻圻,也轮不到他来当这个冇汉王世子,但通州之事依然是朱瞻坦心中的奇耻大辱,他百思不得其解,自己的二哥和三婶,怎么会突然从南京跑到通州,还禽兽一般搞在一起?

“因为那件事,”王贤向前两步,低下头,咯咯笑道:“就是我干的!”

“你到底是谁?!”朱瞻坦惊得毛骨悚然,一把抓住桌上用来切肉的银刀,使劲瞪着王贤。

“想知道,我满足你。”王贤笑着伸出手,揪住了腮边一片冇带着胡须的皮肤,然后咬牙猛地一撕,竟将整张脸皮撕了下来!

朱瞻坦吓得手脚冰凉,他也听过野狐禅,知道传说有画皮鬼,看到王贤将脸皮揭下来,一下就真以为撞见鬼了,全身不由自主筛起了糠,想要出声叫喊,却牙关打颤,什么声音也发布出来……

但当他看清王贤面皮底下的真面容,整个人一下子就成了雕塑!他指着王贤,双目圆睁,结结巴巴道:“竟,竟然,是你!”杀了他也想不到,这位唐长老的头号谋士,宋国的丞相,居然是他们冇汉王府的头号敌人——葫芦谷后下落不明的王贤!

王贤终于恢复了本来的面目,冷冷看着满面惊恐、仍旧难以置信的朱瞻坦,眼里全都是报复的快感!

“快!”朱瞻坦终于回过神来,张口就要尖叫呼救,却被王贤一把捏住喉冇咙,呼救声便憋了回去!

朱瞻坦满脸涨红,拼命挣扎,王贤突然残忍的一笑,竟一下松开了手!

朱瞻坦马上兔子似的向后一跃,身子缩到墙角,同时狂呼乱叫道:“快来人啊!救命啊!”

他声嘶力竭,叫喊声似乎要掀翻屋顶,然而接连叫了几声,外头依然静悄悄一片,没有人回应。

朱瞻坦终于感觉到不对劲,蜷缩在墙角,惊恐的看着王贤,只见他抱着手臂,好整以暇,一副猫戏耗子的架势。朱瞻坦还有什么不明白?用脚趾头也能想到,他的手下肯定都被冇干掉了。一直耀武扬威的世子殿下,双膝一软,跪在炕上,不禁牙齿咯咯打颤道:“饶命……”

“你饶过我兄弟的性命吗?!”王贤突然脸一黑,猛地一记重拳便结结实实砸在朱瞻坦脸上,登时打了他个满脸开花,然后劈手夺过朱瞻坦手中的银刀,一刀插到他的大冇腿上,咆哮骂道:“你饶过我兄弟的性命吗?!”〖未完待续〗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