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一一章 讲和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1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丢了再夺回来就是!”最受不了白拜儿的就是刘信,吹胡子瞪眼道:“你要再说风凉话,老子就不客气了!”

“哼!粗俗!”白拜儿把头一歪,不过还是乖乖闭嘴。

“刘枢密的话是糙了点儿,但道理是对的。”丞相王贤这时轻摇羽扇,微微笑道:“汉王麾下兵不过五万,而且素质远远不如从前。我们大宋的军队集中起来,要超过十几万,又有百姓支持,何惧汉王?”

“确实,该朱高煦怕咱们才是!”刘信高声说道。

“嗯!”唐天德虽然仍然很怵朱高煦,但开战在即,不能涨别人威风,坠自己志气。便拿出一副气吞山河的架势道: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!既然朱高煦要战,那就战个痛快吧!”说着看向一众将领道:“诸位,点齐各部兵马,待明日本王亲自率领尔等,夺回临淄城,直取乐安州!”

“遵命!”刘信、郝允中、丁谷刚、董彦皋等人轰然领命,赶忙分头下去整军。

待众人都走了,唐天德看向王贤道:“丞相,这仗该怎么打,就拜托你了!”

“法王放心,一切早有定计,学生已算无遗策。”王贤笑着点点头。

“哈哈!有先生在,”唐天德放声笑道:“老夫有什么不放心的?!”

从唐长老那里出来,王贤回到了唐长老赐他的‘丞相府’,所谓丞相府,其实就是原先的青州同知衙门,在原先的知府衙门一侧。

“先生,”一见到王贤,邓小贤便迎上来,轻声禀报道:“京城急信,皇帝果然任命汉王取代了安远侯。”他们毕竟是在敌人内部,消息要稍稍滞后一点,不过得到消息的时间,仅比汉王晚一天而已,已经十分了不起了!

“原来如此。”对此王贤并不意外,当初他撺掇唐天德建邦称王,就是为了激怒朱棣,让皇帝逼迫柳升对青州用兵。不过王贤十分清楚,当今山东境内、三足鼎立,汉王又居心叵测,柳升根本不敢轻易进兵青州。所以王贤让魏源给柳升带话,请他暂缓出兵一月,保证届时,局面将大大转变!

柳升以为王贤有什么谋划,会让白莲教不战自乱之类,但其实王贤只是在利用他,达到让汉王走上前台的目的!王贤十分了解朱棣,也很清楚赵王的德行,深知一旦柳升抗旨不遵,朱棣便会把风险抛到脑后,不顾一切起用汉王!

如今这个消息,不过是印证了王贤的算计是成功的而已。

“当初咱们力主去打临淄,就是为了让汉王再把临淄夺回去,这下唐天德应该下定决心,和汉王开战了吧?!”邓小贤开心问道。

“恐怕还不能。”王贤缓缓摇头道:“唐天德这帮人,骨子里对汉王十分畏惧,要是汉王一直开战还好,就怕……”顿一顿道:“朱高煦会突然不打了,唐天德肯定就会迟疑!”

“如冇果太孙殿下能顶住压力,朱高煦一定会撤兵的。”邓小贤轻声说道。

“唔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放心吧,就算太孙缩头了,还有太子殿下,一定会保住柳升的!”

“先生,这我就有点糊涂了。”邓小贤面带疑惑的望着王贤道:“您让柳升激怒皇上,又让太子或者太孙保住他,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

“呵呵,这样做有三层目的。”王贤缓缓盘膝坐在炕上,伸出三根手指道:“一者,我必须要让汉王主动攻击唐天德!之前,我以为打下临淄,又重创他的援军,就可以把汉王激的暴跳如雷,不顾一切报复回来。谁知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,汉王居然忍住了。是可忍孰不可忍,所以我明白了,在山东境内无论做什么,都不会改变汉王当缩头乌龟的决心!”

“汉王为什么会转变的这么大?自然是因为所图匪浅。”王贤接着说道:“很显然,他太希望能东山冇再起,得到执掌山东军政大权的机会。为此他愿意忍一切不能忍。我们想对付他,只能从他的欲望着手。”

“所以,咱们得帮他一把,让他能取代柳升。”邓小贤恍然道:“一旦汉王得知自己取代柳升,必然会在消息还没传开前出兵,趁唐天德还被蒙在鼓里,攻占战略要地,争取战场主动!”

“是的,这也是当初我为什么要打临淄。如果临淄仍在汉王手里,那他就不用如此心急,完全可以等到旨意到了再动手。”王贤点点头,又道:“但我又不能真让他得逞,那头猛虎放出笼来,是要咬死人的!”说着,淡淡一笑道:“所以我得想办法,让皇上收回成命,让他空欢喜一场。”

“这世上能让皇上收回圣旨的,也只有太子和太孙了!”邓小贤本来就是极聪明之人,此刻一通百通,双手猛地击掌道:“所以您同时又给太孙去了信,请他务必争取一个月!”

“但哪怕是皇上最喜爱的太孙,也不可能让皇上收回成命,除非……”王贤顿一顿道:“除非他豁出一切去,用自己的储位死保柳升……”说到这儿,王贤双目神情一黯道:“但我估计,太孙殿下很难做到这一步。”

“如果先生能将我们的计划透露给太孙,哪怕只透露一部分,太孙应该会搏上一把。”邓小贤轻声说道。

“不行……”王贤却摇头道:“一者,我们的目的是报仇,帮朝廷解决白莲教只是顺带,把计划告诉太孙,可能反而会惹来麻烦。二者,”说到这儿,王贤压低声音道:“我是故意不告诉太孙的,正因为不知道我要干什么,没办法说服皇上,所以只有用自己的储位去赌一条路!”

“但您刚才说太孙可能不会赌这一把……”邓小贤皱眉道:“要是那样,咱们不弄巧成拙了?”

“太孙可能不会赌的原因,是有人可以替他赌。”王贤有些心痛,如今的太孙,早已经不是当日那个与他兄弟相称的‘小黑子’了。但转念一想,如今的自己,又算个什么东西?五十步笑百步而已,凭什么痛惜别人。

“您是说太子?”邓小贤轻声问道。

“不错。”王贤点点头,这次他的内疚是真实的,因为太子殿下从来没有变过,对他向来全心全意信任,竭尽全力支持。利用太子确实不太应该,但只要能报仇,王贤就是把灵魂卖给魔鬼都愿意。只见他双目寒光闪烁,声音阴沉无比道:“如果是用太孙之位来赌,可能赵王不会有兴趣,还会想办法力劝皇帝不要改变旨意。”

“但若是用太子之位来赌,赵王一定会上钩,绝不会阻止皇帝改弦更张!”邓小贤重重点头道:“无利不早起,赵王折腾这么多,不就是为了个储君之位?!他一定受不了这个诱惑!”

“这也就是未来我们离间汉王和赵王的伏笔了。”王贤喝一口茶水,闭上眼道:“我已经机关算尽,能不能成,全看天数了!”

邓小贤崇敬的看着王贤,经过夏天的炼狱,这个浴火重生的男人,变得更加强大无比!王贤的手中似乎有看不见的丝线,可以轻易牵动任何一个人,按他的心意行动!虽然远在青州一隅,却能算尽天下人心,不论是金銮殿上的皇帝,还是皇城中的龙子龙孙,亦或是乐安州的冇王爷,济南城的将军,所思所想,全在他的掌握中!

“明天,应该就会有结果了吧?”邓小贤轻声问一句,见王贤闭目不语,便不再多言,躬身悄悄退下。

第二天,京城的消息还没传来,但王贤已经知道,自己的计划成功了。因为攻打广饶和寿光的汉王军队突然撤回,如果汉王决意攻打青州,一定不会不取这两处。如此半途而废,只说明一个问题,那就是情况有变,汉王要继续当他的缩头乌龟一阵子了!

仅仅是京城的旨意取消而已,尚不足以让汉王当回缩头乌龟,一定是从赵王那得到什么保证,保证一个月后,局面将出现大的变化!

“如果没猜错,汉王很快就要派人来和谈了。”彼时,王贤正在衙中处理军务,闻讯后依然奋笔疾书,并不抬头。

“和谈?刚抢了咱们的临淄,就想和谈?凭什么!”一旁本来有些无聊的刘信,突然一下就蹦起来。

“以战促和,本就是上策。”王贤搁下一份奏本,看一眼刘信道:“要是法王同意和解,你我可能要倒霉了。将军可要有准备啊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刘信却根本不信道:“都打了两仗了!我就不信,法王还能跟汉王的人重新和解!”

“如果……”王贤看着刘信,微微笑道:“汉王答应归还临淄,并正式签订盟约,你说法王会不会心动?”

“那……”刘信这下没底气了,仔细想想,无奈的吐了口浊气道:“就说不定了……”

王贤点点头,没有再说话。

刘信还想再问什么,突然听到外头有手下禀报,说汉王世子朱瞻坦,已经到了青州城外!
*


下一篇: 上一篇: